第十章 结下梁子
弥砂2016-12-06 19:113,214

  又一个时辰过去,暮色四合。

  凌听雨慢慢踱到她的面前,道:“时辰到了。”风千影胸口憋着的一股气松了,整个人摊坐在了地上。一旁的秦情赶紧去扶她,凌听雨抬手,说道:“慢。”

  秦情的动作就停顿僵硬在那里,风千影也不敢把手伸过去。

  凌听雨问道:“你可知错了?”

  “小影知错了。”

  “错在哪里?”

  “小影错在不应该去偷窥他人……”

  “以后还会犯吗?”

  “绝对不会!”这四个字她说得格外坚定,因为今天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

  凌听雨点了一下头,风千影方才把手伸给秦情,让她扶着自己起来。

  回到房间,里面已经摆上了饭菜,风千影如恶虎扑食一般扑了过去。秦情道:“没有人和你抢,你慢一下。伤口不会痛吗?”

  风千影眨了眨眼,嘴里头还嚼着饭菜,含糊不清地问道:“什么伤口啊?小影淋了那么久的雨,秦情姐姐还是给小影准备一碗姜汤比较好。”

  “已经让人去准备了。两个时辰以前珠珠打了你,你难道忘记了吗?”

  风千影的心肝一颤,道:“当然没有忘记。”然后她咽下嘴里的饭菜,问她:“你们既然都看到了,为什么不来把她带走,要由着她打我呢?”

  秦情面色尴尬,道:“是听雨说要给你一个教训……来,先不要吃了,我们先上药吧。”

  但凡提到了凌听雨,风千影有再多不甘和委屈都化为无可奈何。她打定主意:下次再干坏事,一定不能被人发现。万一被人发现了,也要像今天齐珠珠那样,不会被责罚。

  如果凌听雨知道风千影淋了将近两个时辰的雨之后的感想是这样的,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失败。

  第二天起床,风千影浑身上下依然很痛,心里就越发不肯原谅齐珠珠。凌听雨只是想借齐珠珠之手给她一个教训,风千影不会报复凌听雨,但也不表示她不会报复齐珠珠。

  贺宇言过来敲门,道:“小影,你可还好?今日武林大会正式开始了,如果能到场,还是到场的好。”

  “好,我马上就出来!”风千影匆匆梳洗吃饭,然后赶到了会场。

  秦晋他们早在那里了,齐珠珠见她来迟了,便道:“你怎么来迟了?被大师兄知道,小心他又罚你。”

  风千影不理她,只是问秦情:“师兄呢?”

  “师兄不喜欢这种场合,他没有来。”

  顿时,风千影也有想走的念头了。她压低声音,悄悄地问秦情:“那我现在可不可以走啊?”

  秦情同样小声地说道:“大家看着你进来的,如果你走了,便是真的不对了。”

  风千影叹息,只好留在了大殿里,浑浑噩噩地听万爷讲了一大堆的话。首先,是讲了魔教整了他们一顿,然后再叹息了一下先盟主不幸病逝,最后得出结论:武林大会开始。风千影腹诽:这些事情大家在来的时候你应该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要专门开一个大会,浪费大家的时间再说一遍呢?真是麻烦。

  少林寺的玄静大师是被请来当评审的。风千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凌听雨那副模样,觉得少林寺担当评审应该是这个大会里最靠谱的地方了。

  最后,万爷宣布武林大会会在下午未时准时举行,希望各大门派可以准时到场。风千影听到结束语,只知道终于可以走了,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齐珠珠问秦情道:“姐姐,我们万华门是谁去参加?是师父吗?”

  秦情笑道:“爹爹早过了这与人争夺的年纪,你几位师兄都是要参加的。”

  “大师兄也参加吗?大师兄的武功那么好,一定可以打败他们,当上武林盟主的!”

  “你大师兄连现在的场合都避之不及,哪里会去争什么武林盟主,你就不要想了。”

  他们说话间,各门派擅长,相思门的人从他们面前经过,齐珠珠便又问秦情:“相思门的人也要争武林盟主吗?”

  “来都来了,应该是要的。”

  这时候,崆峒派掌门燕云子对她们道:“两位姑娘不必忧心,这寡妇门能有什么名堂,成天就知道偷窥男人,绝对比不上你万华门的高足。”

  因为偷窥他人的人里还有风千影,所以齐珠珠附和他道:“掌门说的是,我最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偷窥旁人的人了。”

  秦情已经伸手拽了齐珠珠,可是她完全不理会。风千影已经习惯了,可是天问的脾气,却是忍不了的。

  她还没有出门呢,居然敢当着她的面这般诋毁相思门,是可忍,孰不可忍!

  相思门这次派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是相思门内索魂堂的人,以天问为首。索魂堂,顾名思义,是相思门最血腥,最杀戮的存在。天问是相思门的迎客弟子,专门负责接杀负心汉的任务。而花影魅影等人,便是出去完成任务的杀手。也是因为有了索魂堂的存在,相思门才一直游离在魔教与正道之间。

  天问听到有人污蔑相思门,立刻停住了脚步,带着那帮美女杀手气势汹汹地走到燕云子的面前,说道:“老家伙,话可别说的太满,到时候被我打得趴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可没有人来救你!”

  燕云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反击道:“你以为你有多好!一群没人要的垃圾!”

  寂影当即抽出了藏在腰际的冰绫剑,直刺向燕云子。天问伸手按住她的手腕,道:“别人没有分寸无礼,那是他的问题。都是快入土的人了,我们也不要跟他计较。你要真的气不过,就在擂台上多揍他两拳好了。”

  燕云子大怒:“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

  风千影看他们快要打起来了,连忙高声喊道:“玄静大师,你管不管啊!武林前辈欺负后辈了!”

  燕云子转身,指向风千影,气得说不出话来。风千影朝他做了一个鬼脸,道:“小影不会武功的,所以不会上擂台,你不要再看小影了!你要是打我,那真的是仗势欺人,欺凌弱小了。你这样,还怎么教导你的弟子,又如何在武林立足呢?”

  “哼!”燕云子用力地甩了一下袖子,说,“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我不与你计较!我们走!”

  风千影这才想起师父,立刻心虚地看向他。秦晋走到她身侧,低声说:“这次是他太过分,你做的没有错。”

  风千影得了夸奖,顿时情绪高涨,更加不安分起来。比如,在万子鱼嘲笑她得罪了崆峒派掌门,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时候,她对万子鱼说了一句:“喂,我们打一架吧。”

  万子鱼立刻往后退了一步,道:“你一定是想害我,我才没有那么傻呢。”

  “哎……”风千影叹息一声,故作高深地说,“罢了,其实小影也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

  这下,万子鱼就迷糊了。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风千影,问道:“什么不是为了你一个人啊?”

  风千影看向他,朝他嫣然一笑,说:“小影的师父想要把小影嫁给你啊。”

  “什么!”万子鱼被吓地连连后退,立刻说道,“不不不!你一定是在骗我!”

  “随便你了,大不了逃婚嘛。”风千影说着,转身就走。

  万子鱼挡在她身前,道:“不说清楚,你不许走。”

  “好啊,那你也听清楚。因为你天天找我的麻烦,天天找我的麻烦,贺宇言……师兄就以为我们两个是欢喜冤家,想撮合我们,还报告给了小影的师父。所以小影认为,我们打一架,应该就可以消除他们的误会了。”

  万子鱼犹犹豫豫地说:“其实我觉得……打架这种方式似乎太激进了。而且你是女孩子,又不会武功,我也不能欺负你不是?”

  风千影以为自己的耳朵坏掉了。刚才万子鱼说什么?不能欺负她!没听错吧!

  “哎,是小影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你欺负小影欺负得还少吗?”

  万子鱼扭扭捏捏地不说话,风千影就越发奇怪。她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试探着问:“还是你有相好的姑娘也在这儿?你不想给她留下不好的映像?”

  万子鱼还是不说话。于是风千影问:“不会是峨眉派的尼姑吧?”

  万子鱼终于说话了,一开口就是:“你疯了吧!”

  风千影哈哈大笑,说:“不然是谁?洛倾城?齐珠珠?”

  “齐珠珠是谁?”

  “那就是洛倾城了。”

  万子鱼顿时愣在了那里,风千影拍手庆祝,转身就跑。

  万子鱼立刻去追她,大喊道:“你别跑!”

  风千影施展轻功,万子鱼也施展轻功。一个跑,一个追,由于万子鱼逼得太近,风千影仓惶逃窜,尽是将整个万府都跑遍了。

  贺宇言瞧见了,欣慰地说:“果然不出我所料。”

  凌听雨问他:“她的轻功是哪里学来的?”

  贺宇言这才发现问题所在,茫然且惊恐地看着凌听雨,道:“不是你教的吗?”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武林大会(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