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所偷何物
弥砂2016-12-06 19:153,854

  万府为人处事大多随万爷一般彬彬有礼,来万府的客人也大多敬重万爷,不会随意与人发生争执。可是现在,就在万府的大门口,就有一个姑娘和万子凤发生了争执。

  万子凤不记得万府有请落桑宫这个门派的……

  那美艳的姑娘将请帖直接扔到了万子凤地脸上,对他说:“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清楚,这是不是你们万府的请帖。如果不是,我洛倾城这就走人!”

  万子凤仔细查看了请帖,上面确确实实盖了他们万府的印信。可是……他真的不记得有邀请落桑宫的人。

  那姑娘冷哼一声,质问道:“莫不是你们万府瞧不上我们落桑宫是籍籍无名的小门小派,这么容易就忘记了?”

  “子凤不敢,洛宫主里面请。”

  洛倾城可不吃这套,竟就站在大门口不肯走,对万子凤说:“不成,你们万府欺负我们落桑宫是小门小派,亏得本宫主还亲自前来。若是只派了几个宫中弟子,你们岂不是连门也不让进了!”

  “是在下不是,在下向宫主赔罪,还请宫主入府。”

  “你道个歉本宫主就乖乖地入府,岂不是太便宜你们万府了。明明是你们有错在先,本宫主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万子凤当时就在想:古人诚不欺我!果真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大师兄,不如去请师父吧。”万子虎小声地对万子凤说,“兴许她会给师父面子。”

  万子凤点点头,万子虎立刻去请万爷。万爷也不过进去休息了片刻,万子虎就火急火燎地赶来说是外头有了麻烦。

  万爷叹息:“你们这般不中用,让我如何放心的下!”

  万子虎面露愧色,解释道:“是那姑娘太难缠了!”

  “来者是客,若不是你们做的不对,她怎会如此!”

  万爷出去迎洛倾城,虽然他也不记得有邀请过落桑宫,但是门派那么多,落桑宫也的确是非常非常不起眼的小门派,所以也有可能是自己和弟子们忘记了。如此,可是大大的失礼。

  于是,万爷一出去就向洛倾城赔罪。

  “洛宫主,是在下疏于管教,还望宫主不要计较。在下已经安排好了客房和伺候的奴婢,请宫主入府。”

  洛倾城的眼珠子转了转,说道:“万爷的辈分都可以当倾城的伯伯了,倾城哪敢让万爷赔罪呢!倾城只是想知道万爷给我们落桑宫安排的客房是在哪些门派旁边啊?”

  “虽然大家是江湖儿女,但毕竟是男女有别。所以落桑宫的客房在峨眉派和相思门的旁边。”

  “峨眉派啊……”洛倾城摇了摇头,“我们落桑宫还没有来齐呢,还会有男弟子的,在尼姑庙旁边似乎也不大好啊。”

  万爷便说:“那便改在万华门边上好了。那一边的院落房间多,都是东厢住男弟子,西厢住女弟子的。落桑宫也可如此。”

  “万华门啊!如此甚好,甚好。”洛倾城相当满意最后的安排,这才领着宫中的弟子大摇大摆地进了万府。

  风千影听到洛倾城这个名字的瞬间,就想到了倾国,可惜万华门与他们落桑宫也着实是没有什么往来,就这么突然过去问也奇怪的很。

  凌听雨见她今日打坐都心不在焉的,便说:“若真是与倾国公子有关,你又当如何?”

  又当如何?也不能如何,只是想知道那洛河宫怎么变成了落桑宫。莫不是自己耳背听错了?也不应该,若是如此,又怎么会让他们进府呢。

  “小影只是好奇罢了。”

  “旁人的事情,不必太过好奇。”凌听雨说罢,复又阖上了眼睛。

  风千影觉得凌听雨是不是读佛经读岔了。佛家讲究的是慈悲为怀,可不是事不关己。

  风千影打完坐,就去院子里扎马步。大略扎了有半个时辰的时候,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颗果子砸到了风千影的头,然后,就听见有人在问:“千影,怎么还在扎马步。我教你的可有练习?”

  风千影抬头望去,一边揉着被砸疼的脑袋,一边捡起地上的果子朝他砸去,回答道:“当然有的!”

  洛铭夕轻巧地躲过那颗果子,带着一阵风落在了风千影的面前。

  “力气这般小,看来还得找个时间教你扔飞镖才行。”

  “好啊好啊!”

  两个人热火朝天地聊着,有小弟子经过瞧见了,立刻去报告万子鱼。没一会儿,万子鱼就拿着他的剑,带着跟他一派的弟子来院子里抓人了。

  风千影已经习惯了他来找茬,但是那么大阵仗还真的吓了一跳。

  “万子鱼,你又要干什么!不怕你大师兄又罚你去思过堂吗?”

  “哼!你少拿我大师兄来吓唬我。这回我拿下这魔教妖人,就是立功!”万子鱼朝那些师弟们使了个眼色,那些弟子们纷纷抽出刀剑,上前将他们围住。风千影踏前一步,洛铭夕拦下了她。就这么短的功夫,两个人都被押了起来。

  一弟子对万子鱼说:“二师兄,风姑娘是万华门的弟子,这样抓起来不合适吧?”

  “什么万华门弟子!”万子鱼把那弟子骂了一个狗血临头,“一会儿你们就可以看清她的真面目了!”

  这边的响动惊动了贺宇言,一看到这副景象惊得不行,上前对万子鱼说:“你这是在做什么!还不快放了我师妹和倾国公子!”

  “放什么放!我这就要押着他们去见师父!”

  “倾国,你不是说你和他们是朋友吗?怎的有这样的朋友?”洛倾城带着宫中弟子走进了院落,一双美眸漫不经心地瞥了万子鱼一眼。万子鱼顿时觉得心肝儿都颤了颤。

  洛铭夕苦笑:“姐姐就不要嘲笑我了。”

  姐姐!风千影惊恐地看向洛倾城:洛倾城是他姐姐,那他们不就全是魔教的人!那我还要继续帮他们隐瞒下去吗?

  洛倾城继续说:“我哪里是在嘲笑你,我是在责怪我自己。姐姐没有本事把落桑宫壮大,连累的宫中的弟子们都只有被欺负的份儿。你说姐姐有多难过。”

  说话的功夫,万爷已经闻风而来,听了洛倾城的话气得不行,狠狠教训了万子鱼他们一顿,罚去了思过堂,并向落桑宫赔罪。

  这么一闹,贺宇言的脸色很是难看。等万爷离开后,他就招风千影随他回去。洛倾城却在此时挽住了风千影的手,对贺宇言笑道:“我挺喜欢这个妹妹的,可不可以让她跟我回去说会儿话?我们落桑宫就在隔壁,想来万华门是不会介意的。”

  贺宇言已经深刻地体会过这个一宫之主撒泼打诨的功夫,哪里会不同意,只是交代让风千影早些回来,就自行离去了。

  风千影却是不想同洛倾城他们回去的,她害怕他们会杀人灭口。不过也是她太笨,没有想透,人家都挑明了带她回去,若是她出了半点的事情,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风千影缩手缩脚地跟着他们回了房间,整个人吓得都不敢吱声。洛倾城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她却紧紧捏着自己的手不肯接。

  洛铭夕故作哀伤地说:“千影,你当日明明说不会介意我的身份的,如今你这番情态,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风千影立即解释:“不是的!小影只是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罢了。”

  “你没想明白什么?告诉我,我回答你。你先坐。”

  风千影小心翼翼地坐下,斟酌着开口:“你们真的是姐弟?亲姐弟?”

  “自然,我说了我叫倾国的。”

  风千影扯了扯嘴角,想要笑,却又笑不出来。“你是洛河宫的人,怎地又变成了落桑宫。是你之前诓我,还是我自个儿听错了?”

  “我诓你作甚!”洛铭夕开始向她一一解释,“我之前就与你说过,魔教里不一定全是坏人,而你们这些名门正派里也未必全是好人。是我母亲偏执,我与姐姐却是实打实的好人,这才又另建了一个落桑宫,不求扬名于武林,只求在正派能有一席之地,问心无愧。”

  风千影当即又觉得他们姐弟二人着实不容易,心生愧疚怜悯,又立即问他:“那偷江湖令的事情,可与你有关?”

  “江湖令绝对不是我偷的。”洛铭夕否认,“那江湖令是那日劫持你的人偷的,我不过又从他身上偷了回来,再偷偷放在你身上,由你带回去还给他们。”

  “你为何不亲自给他们?这样,他们就不会误会你是……误会你是坏人了!”

  “实不相瞒。我母亲前段时间刚刚出关便要我来偷江湖令。我知母亲得到江湖令定会在江湖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故而迟迟不愿动手,谁知魔教中竟然还有人觊觎江湖令。如若是我亲自送回去,一来难以向我母亲交代。这二么,也难以向魔教交代。到时候,怕是洛河宫在魔教难以立足,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原来如此。”风千影接受了他这个解释,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你们这次来,可是你们母亲又下达了什么任务?”

  “是的。母亲让我们夺得武林盟主的头衔,号令武林。”

  “那可不行!”风千影立刻站了起来,“若是如此,你们母亲一定又会在江湖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

  洛倾城忍住笑,朝她点了点头。风千影看着她的笑容有些莫名,再转过去,看见了洛铭夕认真严肃的面庞,这才放下了心。

  “你且放心,我们不过是走个过场,不会真的夺武林盟主的位置的。现在我都已经告诉了你,你可放心喝茶了?”

  “自然放心的。”然后,风千影就将那杯茶一饮而尽。

  风千影走后,洛倾城慢悠悠地鼓起了掌,对洛铭夕道:“你这半真半假的话,真是差点连我也给骗过去了。不过你为何要告诉她呢?”

  “她以为我是她的救命恩人,自然对我言听计从。何况她是万华门的人,若是真的有一天被人怀疑,她也一定会帮我们掩盖。有了她的帮忙,不就等于是整个万华门在给我们作保。这样的话,行动自然会更方便一些。”

  洛倾城冷笑:“你的确很高明。可是,就算你是我的亲弟弟,我也不得不说你们男人真是冷些无情,也难怪这个世上会有相思门那样的门派存在。”

  “可若没有我这冷血无情的男人,我们又如何能拿到万府的请帖混进来呢?”

  当日,洛铭夕其实只是来偷万府的请帖的罢了。只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江湖令上,而且请帖又多,他们就没有注意到后来请帖少了一张的事实。至于把偷到的江湖令送回去,既是对万府、万华门以及所有正派的一次挑衅,更是为了不耽误他们的再次出现,影响他们的计划罢了。

  半真半假的谎言最难以辨别,风千影就这么糊里糊涂地相信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小影受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