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恩人倾国
弥砂2016-12-06 19:104,434

  风千影蹑手蹑脚地走进凌听雨的客房,他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风千影正以奇怪的姿势定格在他茶色的眼眸中。

  “可有偷懒?”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不信师兄可以去问贺宇岩。”

  “宇岩也是你的师兄,不可这样目无尊长。”

  “可是小影只想叫你师兄。”

  风千影委婉地诉说自己的情意,却换来凌听雨的一句恍然大悟。

  “我才记起,原来你叫小影。”

  风千影很受伤。之前不记得也就罢了,拜师那天秦晋还特意告诉过他,结果他还不记得。

  “师兄这两天都没有叫过小影的名字,就是因为不记得小影吗?师兄不知道的时候,就没有想过问小影吗?”

  “竹居里只有我们两人,用不着称谓。”

  “现在我们在万家,师兄觉得要不要称谓。”

  “叫你师妹总不会错的。”

  凌听雨依旧那么云淡风轻,倒让风千影觉得是她小题大作了。可是凌听雨越是如此,她便越不甘心。她对他是那样的不同,他怎么能用“师妹”两个字就囊括了她的存在!

  “小影请问师兄,你可记得几位师姐的名字?”

  凌听雨仔细想了想,冰凉的唇吐出两个温暖的气息:“秦情。”

  风千影等着他说其他人的名字,却再也没有。

  两个三个四个甚至只是不知道她的名字都可以,为什么只记得秦情的名字!

  “记得便是记得,不记得便是不记得。该记得的,是不会忘记的,你又何必那么执着呢?”

  风千影在他淡泊的眼眸中看见了自己愤怒丑恶的嘴脸,怎么能让他看见这样的自己!风千影狂奔了出去,可是嫉妒却压抑不了。

  贺宇岩被她粗鲁地撞了一个踉跄,却还好心地追上她细心管教。

  “你这丫头又是发什么疯?以前在自己那儿疯也就罢了,现今你与我们一样,都代表着万华门,可不许那么胡来。随我去见师兄,商议一下晚上的安排。”

  风千影皱了皱脸,不敢造次,只是问贺宇岩:“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贺宇岩只当她是小姑娘爱俏,便说:“我们小影很漂亮,只要不要皱眉头就好。”

  风千影伸手搓了搓自己的眉毛,再问他:“现在可漂亮了?”

  “漂亮漂亮。”

  “那是秦情姐姐漂亮,还是小影漂亮?”

  贺宇岩呆愣了一下,说:“小影漂亮,小影最漂亮。”

  “哼!”风千影往后退了一步,指责着贺宇岩,“你骗人,如果真是我漂亮,你为什么要犹豫呢?我不相信你了,我一点都不漂亮,我一定长得很丑!”

  眼看着风千影又要跑,贺宇岩提前一步挡在了她身前,好言相劝,这才让风千影的气顺了一些,乖乖地跟着他去找凌听雨。进屋之前,风千影还死命地揉了揉脸,向他确定了自己的容貌之后才让他进屋。

  见小影这般,贺宇岩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原来症结真的在大师兄身上,门中的传言也不是假的。可惜以大师兄这淡泊避世的性子,还是让小影早点死了这份心才好。

  两人前后脚进了房间。贺宇言对凌听雨说:“大师兄,万爷说已经安排了万府弟子守在万府里外,只要求我们和他一起守在藏宝阁里便好。”

  “贼人要来万府偷东西,定不是等闲之辈。你去告诉万爷,藏宝阁交于我与他两人便好。你另外向万爷要一批人在城外守着。至于小影……”

  风千影的眼睛顿时就亮了,直勾勾地看着他。

  “你晚上只要乖乖睡觉就好,不要出门。”

  风千影的心一落千丈。但是只要凌听雨说的,她就会听。

  一入夜,风千影就觉得整个万府都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氛围中,就像这夜色一般压抑。她吃完了晚饭,又在凌听雨身边磨蹭了一段时间,才恋恋不舍地回了自己的客房,蒙头大睡。

  半个时辰之后,风千影还是掀开了被子。完全睡不着,现在才只有戌时。于是,她点了一根小小的蜡烛躲到床边,翻起了从山上一并带下来的小人书。

  看小人书是最好打发时间的,她看得入了迷,再回过神,是因为外面有喧闹声,随后,就有一个满身血迹的人闯进了她的房间。

  风千影刚刚回过神,还有些懵,下一刻,脖子上就架上了一柄冰凉的剑,被带到了外面。

  凌听雨拿着一柄剑站在他们面前,剑锋上沾着血迹,衣摆上也沾了一点。

  风千影惊呼:“师兄,你受伤了!”

  凌听雨淡淡地说:“不是我的。”

  “那就好。”

  剑锋逼近了几分,在风千影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放我走!”

  明明已经很虚弱了,但是语气里还有着不能忽视的杀气。风千影这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身处陷阱。不过,她相信凌听雨会救她的,那个无所不能的师兄。

  “我答应放你走,你先放了她。”

  “等我出了城,自然就放了她。”

  风千影对凌听雨崇拜的五体投地:师兄果真是料事如神!

  双方僵持着,贼人胁持着风千影一步一步后退。风千影的脖子僵硬地都酸了。她小声地和那个贼人打着商量:“我说这位大哥,你可以走快一点吗?你看你伤得那么重,这么走下去,我怕你还没到城门口就晕过去了。”

  “少废话!”剑锋又近了几分,风千影疼得龇牙咧嘴。

  又这样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贼人的手一抖,在风千影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随后就摔倒在了地上。而风千影只觉得脖子上一凉,吓得魂不附体。

  “小美人,你可是被哥哥迷倒了?”

  来人出言不逊,可是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含糊,扯下自己的衣摆,迅速地帮风千影止了血。

  眼前的男子风姿俊朗,在明朗的月光下对风千影妖娆一笑,电得风千影的神智再次远离了她的大脑。

  “多谢大侠相救。”

  凌听雨的声音传来,风千影又瞬间掉入愧疚的深渊。自己怎么能这样花痴,如何对得起师兄!该死该死。

  “不必客气。只是可惜,让贼人给跑了。”

  “无妨。”

  风千影回头望了一眼后面大批的万府弟子,不禁扼腕。都怪眼前的男子长相太过妖艳,连男子都被迷得忘了捉拿贼人这等大事,真是罪过罪过。不过既然男人都免不了对他花痴,那自己刚才的失神也算是正常了。

  妖艳男子看着左顾右盼的风千影,伸手拉了她一下。风千影这才看向他:“公子有事吗?”

  “没什么事儿。”不知为何,任何一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都有一种轻挑的意味,“我只是想知道姑娘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连句‘谢谢’都不说的吗?”

  风千影慌乱,连忙说:“谢谢这位大侠,不知道大侠如何称呼,有机会小影一定报答!”

  “你叫小影?这个名字不好。”

  风千影解释:“我叫风千影,大家都叫我小影。”

  “风千影是个好名字,这样小影也勉强可以接受。”在评论了别人的名字一番之后,男子才说出自己的名字,“我叫倾国,你觉得这个名字如何?”

  风千影的嘴角抽了抽,非常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很……贴切。”

  倾国哈哈大笑,道:“这是我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当然贴切。”

  这时,被派去支援贺宇言的万府弟子和贺宇言等人一并回来了。贺宇言看见了和风千影并肩而立的倾国,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朦胧的,还未成型的想法。

  “万爷,大师兄,我们在城外守候多时,并没有看见贼人出城。”

  “如此看来,这贼人一定还在城里。他身上有伤,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你们快快全城搜查!”

  “是!”

  贺宇言还要行动,已被万爷留住。

  “这等小事不敢麻烦两位,何况风姑娘还受了惊吓。三位随在下回府,我命人准备酒菜给风姑娘压压惊。”

  倾国一步走到万爷面前,依次指着风千影、凌听雨还有贺宇言数着“一二三”,然后对万爷说:“不是在下脸皮厚,万爷难道就不觉得应该把在下这位风姑娘的救命恩人一道请去吗?”

  于是,倾国就这样跟着他们一起堂而皇之地进了万府。

  万爷还要忙,就没有坐陪,只吩咐了厨房准备了些精致的酒菜,安慰了风千影一番就离去了。倾国倒是完全一副主人的派头,见另外三人不动筷,还招呼起了他们三个。

  风千影给他面子吃了一块糕点。贺宇言也给凌听雨倒了一杯茶。

  凌听雨任他们三人各做各的,自顾自地盯着倾国看了许久。

  倾国夹了一颗花生抛进嘴里,和凌听雨开起了玩笑:“这位公子,你可别这样的看着我。虽然我长得男女通吃,但是我喜欢的还是像小影一样的姑娘家。”

  被点名的风千影没有察觉倾国的说法有什么不妥,只是想着:如果师兄也能一次就记住我的名字该有多好!

  凌听雨开口,问:“你究竟是何人?”

  “我已经说了,我是倾国。”

  风千影对于救命恩人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加之凌听雨经常不记得别人的名字,所以她就更加觉得感同身受。

  于是,小园里,只听得风千影对倾国宽慰地说:“恩人莫生气,我师兄本就是不记人名字的。”

  三个男人齐刷刷地看向了她。凌听雨依旧面无表情,相对应的是贺宇言的表情异常的纠结。而倾国却是问风千影:“你莫不是也忘了我的名字,不然叫我恩人作甚?”

  风千影连连摆手,道:“我知道你的名字。那我以后叫你倾国可好?”

  “如此甚好。”

  贺宇言被风千影气得不轻,又见她和外人交流甚欢,更是头疼。

  “小影,大师兄是问倾国公子的身份。”

  “哦,原来如此。”风千影点点头,偷偷瞄了凌听雨一眼,懊恼自己居然不明白凌听雨的意思,真是不该,不该啊。

  倾国妖娆一笑,对凌听雨说:“我的身份,自然是小影的救命恩人。”

  “你不说,便是有问题。”

  倾国“啧啧”叹息,道:“本来看你相貌不凡,应该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奈何行为处事这般极端?我不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更何况我是小影的救命恩人,哪有像阁下这样审犯人似的问的!”

  原本是对倾国有怀疑,可是被他这么一说,倒显得是凌听雨不知礼数。风千影虽然平时毛毛燥燥的,但相对于几近隐居山上的凌听雨,她更懂得待人接物应该如何。所以她对倾国说:“我师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你就不要和他计较了。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各自休息去吧。”

  倾国站起,说:“我要住你隔壁。”

  贺宇言立刻反对:“你方才指责我大师兄不知礼数,你现在又是什么礼数?”

  倾国笑:“我是住在小影隔壁,又不是住在一起。在外面住客栈男客女客隔壁房间的有的是。何况我看二位公子都不待见我,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和你们一处?”

  眼看着两边又要吵起来了,风千影便立刻领着倾国去了他要的客房。

  “那两人真的是你的师兄?完全没有你大度可爱。”

  风千影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到了客房,服侍的丫鬟迎了上来。风千影道:“这是倾国公子,今晚就住在隔壁房间,麻烦姐姐去收拾一下。”

  丫鬟领命退下。风千影想着男女独处一室多有不便,就和他一起在外头的凉亭里喂蚊子。

  倾国突然往天上一指,道:“快看!”

  风千影抬头,什么都没看到不说,脖子上的伤口开裂开了。

  倾国连连道歉,伸手解开缠绕在她脖颈上的布条,命一旁的丫鬟去拿金创药和纱布。

  风千影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说:“让丫鬟给我上药就可以了。”

  倾国不肯,道:“若不是我,你的伤口就不会裂开。如果你不让我帮忙,我会愧疚地夜不能寐!”

  风千影尴尬地说:“可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只是个意外,不足挂齿。”

  “如果我能早一些出现,你的脖子上就不会有伤口,说白了,还是我的错!”

  风千影说不过他,就僵着脖子让他给自己上药,包扎伤口。

继续阅读:第三章 公子铭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