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晋升师妹
弥砂2016-12-06 19:113,300

  骄阳烈日下,一个红衣少女跪在滚烫的石板地上,脸颊被晒得通红,额头上滚落的汗珠流进了眼睛,火辣辣地疼。她直接用袖子擦了擦眼睛,粗糙的布料划过皮肤,刮得也有些疼。

  已经是正午了,她自早上起床便没有吃饭,现在是又热又饿。不过这才仅仅是开始。以她的对秦晋的了解,大概要等到她晕过去了,秦晋才能心软答应自己的请求。

  她抬起了头,望了往那灼热的火球,倒是希望它可以再热一点。

  齐珠珠端了一碗饭过来,重重地摆在了风千影的面前,咬牙切齿地说:“你别妄想了!师父是不会收你为徒的!”

  风千影不去看她,也不去看那碗饭,说:“不用你管。你把饭拿走吧!”

  齐珠珠立马拿起了碗,说:“是你自己不要的,可不关我的事。”

  “是是是!你快走吧!”

  齐珠珠端着饭菜离开,风千影吐出一口浊气,重新跪直了身体。

  如果不把饭菜拿走,她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抵制住诱惑。若是忍不住吃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骄阳直晒,浑身上下的汗浸透了衣衫。风千影已经无力,也不想去理会,只是脑袋一晃一晃的,似乎随时都可以睡过去。思绪再清明时,已经是夕阳西斜。

  这回来送饭的是秦情。她是门主的女儿,在风千影的心里,她是这世界上最最美丽善良的女子。如果自己是她,那便是几生几世才辛苦修来的福分。

  秦情刚来,风千影便仰起了头,对她说:“秦情姐姐,你若是有功夫劝我吃饭,不若去劝劝门主收我为徒。”

  秦情依然在她面前蹲下了身子,打开了食盒,语重心长地对她说:“爹爹原也是想收你为徒的,可你当年明明拒绝了。现今又自求入门,却是目的不纯,你让爹爹如何答应?他也是为了你好。”

  “小影没有动机不纯,小影就是为了听雨才要入门,小影不觉得这个动机不纯!难道听雨是坏人吗?”

  “自然不是,可是你为他人入门,这样是不对的。”

  “如何不对?”

  秦情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她。风千影为了凌听雨要入万华门,可是日后,当凌听雨不能再成为风千影的寄托……那,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见秦情不再说话,风千影开心地笑了起来,说道:“秦情姐姐是不是觉得小影说的很有道理?秦情姐姐如果不帮小影劝门主,就帮小影把食盒拿回去吧。小影谢谢秦情姐姐。”

  秦情叹息一声,收起了食盒。

  这个无拘无束,永远散漫快乐的女孩子,如今在大殿前跪了一天,只因为那个淡泊木讷的男子对她说的一句话。

  “跟在我身边的,都是我的师弟师妹。”

  源头在他。秦情去找他,他只是思索了一下,然后问:“小影是何人?”

  “你这是为何,他根本就不记得你!”

  风千影的眼神闪过失望,随后又笑开了:“秦情姐姐不用担心。他不记得小影,那小影日后就让他记得!”

  就这样,风千影终于在第三天的正午昏厥在了大殿之前。

  风千影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门主秦晋。他颤颤地抖动着嘴巴上的胡须,激动地话也说不出来。

  风千影虚弱地笑了笑,说:“门主,你也不用那么高兴吧?”

  秦晋的胡子又抖了抖,终于吼出一句话来:“老子那是气的!”然后袖子一甩,往外走去。风千影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摆,身手之敏捷世俗罕见。

  秦晋看向她,她只是憨憨地笑了笑,问:“门主可答应小影入门了?若是没有,小影要继续去大殿外跪着才是。”

  秦晋将她的手拂开,重重地叹息道:“你这样的性子,以后绝对会吃大亏的!”

  风千影嘻嘻地笑着,只问秦晋道:“如此说来,门主是同意收我为徒了?”

  秦晋出门,声音从远处传来:“你何时好利索了,就何时拜师。”

  两日后,万华门的丫鬟风千影晋升为了万华门的小弟子。齐珠珠起先还不相信,待亲眼看见风千影拜师之后,一跺脚,扭身就出了大殿。走得太急,还不慎撞到了正要进殿的凌听雨。齐珠珠吓得立刻屏息站在一侧,难得才能瞧见她那么低眉顺眼的模样。

  凌听雨不甚在意地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踱步至殿中,向秦晋行礼。

  “师父。”

  秦晋点点头,看了一眼大殿中直勾勾地盯着凌听雨,压根不知道矜持为何物的风千影,又摇了摇头,才对凌听雨说:“这是你的小师妹风千影,你叫她小影便好。按照规矩,那些入门的功夫,便由你教导她。”

  “是,师父。”

  “小影,随你师兄去吧。”

  “是,师父!”风千影的这一声格外响亮,绝对可以绕梁三日不绝。

  万华门的徒弟不多,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院子。凌听雨的院子是最雅致的。

  风千影一路蹦蹦跳跳地跟着凌听雨回了他的竹居,一路开开心心地重复着同一个问题。

  “师兄师兄,我现在是你的师妹了,就可以一直跟着你了是不是?”

  直到到了竹居,凌听雨才开口与她说话。

  “你入门太晚,上次教导师妹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你要认真学习才好。”

  “师兄放心!小影一定认真学习,把齐珠珠比下去!”

  相比与风千影的豪情万丈,凌听雨隔绝于世俗之外。他说:“习武是为了强身健体,也是为了有一技傍身,不是让你挑衅比试,欺凌弱小的。”

  风千影立马就焉儿了,道:“是,师兄。”

  “先蹲一个时辰的马步,我一会儿再来。”

  风千影是会蹲马步,却从不知马步蹲起来也那么辛苦。别说一个时辰了,她连一盏茶的时间都还没有到,就已经累的手脚发抖了。不过,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就好像五天前她坚持跪到晕倒为止一样。这次,她一定要给凌听雨留下一个好映象。

  竹居外,红衫如血的少女在一片翠绿色的背景里汗如雨下地蹲着马步。竹居内,白衣似雪的男子在袅袅的檀香中悠然地打坐冥想。对比鲜明却又诡异的和谐的画面。

  一个时辰到了,凌听雨睁开了双眼,走出去,却没有找到风千影的影子,不过可以听到轻浅的呼吸声。走过去,本应该蹲马步的少女现在正倚着一颗粗壮的竹子呼呼大睡。

  弹指,竹叶纷纷掉落,盖了风千影一脸。她也终于在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之后彻底清醒。

  “师兄……”风千影蹭得站起,伸手拍掉了身上沾着的竹叶。

  “累了就回去,明天再学。”

  风千影立刻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说:“我不累!”

  视线往下,风千影颤颤地收回了手,凌听雨才继续说:“那就把马步蹲完。”

  风千影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乖乖地站回原来的位置重新开始蹲马步。

  凌听雨的目光在风千影的脸上停留了仅仅一瞬,便又看向了一旁的竹林。但是,仅仅那一瞬,就足够风千影激动不已。

  其实她想要的,不过就是像现在一样,名正言顺地待在他身边,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看着他,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不过快乐的时光很是短暂。就在风千影入门的第二天,秦晋就要派凌听雨下山完成任务。在风千影看来,秦晋绝对是故意的。因为,从来,就没有让凌听雨下山完成过任务,这一般都是其他弟子要干的事情。

  秦晋说这次很麻烦。风千影就说自己也要下山帮忙。秦晋当然不会同意要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弟子下山添乱,可是风千影也不过是知会他一声,没有指望他会同意。

  凌听雨和另一个师兄贺宇岩并不了解风千影。凌听雨在离开前,还交代让她自己蹲马步。

  在万华门,就算是娇纵的齐珠珠也没有私自下山的胆量,可是这个刚入门还没有两天的小师妹,居然违背了秦晋的命令,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并且大言不惭地说:“我是来帮你们的啊!”

  凌听雨只是问她:“马步蹲过了吗?”

  风千影低头揪着自己裙子,小声地说:“还没有……”

  “那一会儿去万府蹲着吧。”

  那就是同意她跟着了!

  风千影再一次兴奋了,什么马步不马步的,立马就答应了。

  来到万家,风千影再一次被认证了“师妹”这个身份。她还在偷着乐,凌听雨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马步。”

  “好。”风千影乖的很,找了个空地就蹲起了马步。但是今天与昨天完全不一样,今天的一个时辰显得漫长和无聊,因为她没有看着凌听雨。凌听雨在眼前时,无论多久都觉得只是弹指一瞬,他不在时,想要找他,却还要等上一个时辰,就越发觉得度日如年。中间贺宇岩来看过她一次。她见到就问师兄在哪儿。贺宇岩说:“我就是你师兄。”

  “我说的是大师兄!”

  凌听雨在打坐冥想,这是他无事时休息的一种方式。

  风千影不想像昨天一样重新蹲马步,所以这次很老实地蹲完了一个时辰,才迫不及待地去找她的师兄凌听雨。

继续阅读:第二章 恩人倾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