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武林大会(中)
弥砂2016-12-06 19:113,207

  “你站住!”花儿拦在了他的面前,“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空羽只是行了一个合十礼,道:“贫僧告辞。”

  空羽走后的当天下午,魔教的人就来镖局抓人。说是抓人,其实,就是血洗了整个镖局。花儿是在众师兄们的保护下逃离的,然后,遇到了相思门的姐妹,将她带回了相思门。

  为什么会那么恨,因为这份感情染上了整个镖局的鲜血,更是因为恨自己,为了救一个和尚,却赔上了这个镖局的人命。如果回到那个时候,自己还会救他吗?

  所以,当花影知道这次万爷邀请了相思门之后,她立刻去见了殷素心,告知了殷素心自己和空羽的纠葛,所以殷素心才会临时改变主意,让索魂堂的弟子来参加武林大会。

  索魂堂的弟子杀尽负她人之心的负心汉,自己的,当然更不能放过。

  “那你打算怎么办?现在要趁他昏迷杀了他吗?”

  花影的眼神飘忽,说道:“他……还不一定能醒过来呢……”

  天问冷笑:“你以后不要再说你是风千影的前车之鉴了,因为你自己根本就还没有结束这个劫难,怎么会有资格是别人的前车之鉴呢!”

  “天问……”花影揪住她的衣袖想要解释。天问停下,对她说:“你不需要让我相信什么,你自己相信便好。只怕你也是在自欺欺人。”

  天问已经离开,花影一个人在那里发呆。这时,一个人风一般地从她身边掠过,然后又风一般地回到了她的身边。

  “花影姐姐,你……”风千影说话的时候还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继续问,“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花影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问道:“你跑得这么着急做什么?”

  风千影把手举了起来,手心里是一个药瓶。她说:“刚才听说空羽师傅伤的很重,师兄很担心,所以小影……所以我去买了上好的金疮药送过去。姐姐要一起去吗?”

  “啊?”花影下意识地摇头,“不用了,你快去吧。”

  “姐姐真的不去吗?是姐姐伤了空羽师傅啊,你不去看望道歉的话,不怕少林寺和相思门结仇吗?”

  “少林寺慈悲为怀,怎会与他人结仇呢。”花影说话间,人已经向后退去。风千影不由分说地抓住花影,说道:“那是人家大度,你去道歉是你的心意啊!快和我来!”

  花影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迫的,或者应该称为是被自愿的,总之,她出现在了空羽面前。

  风千影蹦到了凌听雨的面前,把金疮药递到了他的面前,说道:“师兄,你看,小影给空羽师傅买的金疮药!”

  “嗯,给秦情。”

  “好!”然后,风千影又蹦哒到了秦情的面前。

  花影只是愣愣地看着昏迷的空羽,站在那里。

  凌听雨走到了她的面前,说道:“你如果是来道歉的,现在似乎不是时候。”

  “啊?哦。”花影转身就走,快得就好像有人在后面追杀她一样。

  天问说的很对,她自己都没有过这个劫难,又怎么能自称是风千影的前车之鉴呢。她在房间门口看向了房间里围着凌听雨转的风千影,心想:千影,你好自为之吧。

  秦情闻了闻药瓶里的药,说道:“小影买的不错,是上好的金疮药。”

  “那是自然,小影不懂药,所以就买了最贵的。”

  秦情愣了一下,问风千影:“你花了多少钱?”

  “一两银子。”

  秦情估算了一下,然后说:“小影,你应该被坑了。这瓶虽好,也偏贵,但也只要五十文,不需要一两银子。”

  “啊!”

  秦情麻利地用那瓶金疮药给空羽上了药,包扎了伤口,然后拿出了医书,递给风千影:“你自己拿回去看看吧。不是所有人都买得起所有的药的。而且你日后难免会有身无分文的时候。看看这本书,学习一下草药房门的知识,还是很有用的。”

  风千影皱起了眉头,有些抗拒。秦情看了凌听雨一眼,凌听雨便说:“学吧。”

  风千影立刻接过了医书,说:“秦情姐姐放心,小影会马上看的。”

  秦情笑了笑,却也很忧心。

  花影回到擂台的时候,正是天问打擂台的时候。她走过去询问魅影道:“已经打败了几个了?”

  魅影回答说:“天问已经连败五人了,再打败这个,就可以直接到最后了。”

  “想得美。”突然有一个男人加入了她们的对话。花影和魅影看了过去,见是万子鱼。再看台上和天问对打的人,便是万府大弟子万子凤。

  花影笑问:“你师兄都去了,怎么不见你参加?莫不是你不想变龙,一辈子只当一条鱼啊?”

  万子鱼扬起了头,斜眼瞥了花影一眼,哼了一声,说道:“师兄是师兄,当然得以师兄为先。你们这群没有教养的女子怎会知道这种尊卑道理。”

  魅影的手再一次按在了剑柄上,这次是被花影给拦下了。

  “我看你是忘了那个燕云子的教训了。这样出言不逊,也不需要我们教训,告诉你师父便可以了。”

  万爷是怜惜这些孤苦女子的。万子鱼顿时没了那嚣张的气焰,冷哼一声离开了。花影摇头,道:“这万子鱼若是一直这般,便只能做一条鱼了。”

  “他自然只能做一条鱼的!”洛倾城走了过来,道,“上回还诬陷我们落桑宫,虽是误会,却还是让人气恼的。也不知怎的,万爷竟然如此看中他。”

  “是洛宫主啊。”花影笑问,“你们落桑宫是何人参加比武呢?”

  洛倾城笑着摆了摆手,道:“这群武林人士,嘴上说着公平,若是真让我落桑宫赢了去,怕是不会承认的。我劝几位姑娘也不必太拼命了。若是你们赢到了最后,相必他们还会想手段赖掉的。”

  “不会吧……”一旁的绝影天真地说,“不是有少林寺的玄静大师在吗?应该不会的。”

  洛倾城摇摇头,道:“妹妹你太过天真了。这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是愿意被女人管着的,何况是这些武林高手呢。花影笑而不语,洛倾城说要找弟弟,也离开了。”

  此时,天问已经打败了万子凤,下了场。绝影把洛倾城的话复述给她听。天问眨了眨眼睛,无辜地说:“可是我已经进入最后决斗的名额了,不管了,就算他们耍赖我也得让他们知道我们相思门不是好欺负的。对了花影,你是如何打算的?”

  花影作贼心虚,立马吓了一跳。后来发现天问问的是打擂台的事情,便道:“随便了,我的目的不在此处。”

  “哦……”天问了然,“随便你,希望你可以速战速决。”

  但是,在后来的几天,花影也最终得到了最后决斗的名额。这名额,总共也只有三个,最后一个,是贺宇言。

  燕云子最着急了。他之前那样污蔑相思门,若是相思门的人当上了盟主,怕是这几年他们崆峒派的日子都要不好过啊。而且其他门派的掌门也觉得不应该让女人来主持武林中的事情。

  峨眉派掌门亦舒师太一拍桌子,大喝:“输了便是输了!之前可没听你们说女人不行!玄静大师,你觉得呢?”

  “啊弥陀佛,老衲评判输赢规矩,女施主担任盟主,虽无前人,却也有可行之处。”

  “不行不行不行!”海沙帮帮主蓝海天也说话了,“要让老子听女人的调遣,还是这几个奶娃娃的调遣!老子不干!绝对不干!”

  “各位施主这也是对贺小施主的不信任。”

  这时,便有掌门去问贺宇言:“贺少侠,请问你有信心打败天问和花影吗?”

  贺宇言犹豫着,说:“虽还未对阵,但晚辈真的没有信心,还望各位前辈谅解。”

  “你看看,他自己都没有信心!”

  这时候,华山派掌门葛劲风想出了一个主意,对贺宇言说:“不若让你师父来替你的位置。到时候就算她们不满意,我们也可以说徒弟是师父教的,师父定在徒弟之上,如何?”

  贺宇言顶着压力,说:“真是不巧,师父现在年事已高,昨儿个不小心扭伤了腰,怕是不能参战。”

  “那你不是还有个师兄吗?”

  贺宇言呆住了。其实秦晋压根没有扭到腰,只是他不愿意揽下这苦差事,所以特意嘱咐贺宇言这样拒绝的。现在突然提到了凌听雨,贺宇言就更加不敢答应了。

  “各位前辈,我师兄潜心佛学,无意于此。”

  玄静大师此时也说:“此事万万不可。”

  可是那些掌门觉得潜心佛学不要紧,能打败天问和花影才是最要紧的。而且他们也不理解玄静大师说的不可是因为什么,所以一个个就盯上了凌听雨。

  凌听雨避之不及,就没有再出过门。风千影就像守着鸡崽子的老母鸡,一整天都守在凌听雨的房间门口,替凌听雨拒绝一个又一个的访客。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武林大会(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