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堕入魔教
弥砂2016-12-06 19:113,215

  魅影带着天问率先回了相思门。守卫大门的弟子一见她们那么狼狈,立刻回去禀报了殷素心。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寂影花影她们呢!”

  天问跪倒在地上,叩首,道:“天问对不起大家。我被发现了……”

  魅影随即跪下,道:“不能怪天问,她只是为了自保。”

  “我问你寂影和花影她们呢?”

  “她们断后……”

  殷素心蹲下身子,伸手抬起天问的下巴,严厉地说道:“你是说寂影和花影只带着十几个弟子抵挡各大门派,替你断后?”

  “天问知错。”

  “这笔账先给你记下。”殷素心坐回了主位,下令道,“琉画,红线,你们带五十名弟子去接她们回来。”

  “是!”

  十个时辰之后,寂影和花影她们也回来了。

  “是落桑宫的人暗中帮了我们,这才能全身而退。”

  “大恩日后再报,现在要想的是相思门的退路才是。总不能真让天问被送回去。”

  “还有什么退路。”莫琉画语气冷硬,“现在正派武林围剿我们,能去的,当然就只有魔教了。”

  花影脸色一变,道:“不行!莫堂主,你又不是不知道海云宫与我有血海深仇,怎么能去魔教呢?”

  “花影姑娘,难不成你要让全门的人因为你的血海深仇在整个武林没有容身之处吗?现在那些武林正派已经开始围剿我们了,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还是你想将天问姑娘交出去?”

  花影哑口无言,脸色很难看。

  “你们别吵了!也不想想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殷素心也不知这是今天第几次发怒了。她在平日都是温柔,轻言细语的,这才导致了下面的弟子这般没有规矩,竟然当着她的面吵了起来。

  “花影,其实去魔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红线思索片刻之后,开始劝说花影,“一来,我们本来就是介于正邪之间的门派,多少武林人士是看不惯我们的。二来,我们的确已经走投无路了。这第三,其实也是最重要的是,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海云宫在哪里吗?反正他们也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我们真的加入了魔教,更有利于你报仇。你觉得呢?”

  花影沉吟,拱手道:“方才是花影意气用事,思虑不周,还望门主和莫堂主见谅。”

  莫琉画冷哼一声,道:“还不都是你们索魂堂惹的麻烦。”

  红线原本是想大家和和气气的,现在莫琉画还是这样出言不逊,她着实是有些生气的。“俗话说纸包不住火,天问迟早都会被发现的。再说了,若是没有我们索魂堂,你们慎刑堂吃什么,用什么?”

  “行了行了。”悬壶堂堂主紫沐发觉殷素心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赶紧上去打圆场,“现在大敌当前的,你们两个堂主还这样置气,岂不是让相思门内乱,让旁人占了便宜去?大家都是相思门的姐妹,出了问题当然是一同面对,当然每个堂都是有她存在的作用的。你们都少说两句吧。”

  紫沐偷偷朝她们使了眼色,莫琉画率先说:“方才我也是着急了,红线堂主不要与我计较。”

  “怎么会,姐妹之间磕碰也是难免的。还是早些离去这是非之地的好。”

  殷素心的神色这才好转,道:“无妨,我们先回去,琉画,你和红线一起去一趟林州,告诉洛河宫我们的意思。至于这里,本就是个幌子,毁了就毁了吧。”

  “那怎么行!这也是我们的心血啊。”顾檬急匆匆地站到了殷素心的面前,说道,“门主,平日里你老笑话顾檬玩些没用的把戏,可是现在,这把戏却能帮我们一个大忙呢!”

  一日后,万爷带领着各派来到了他们以为的相思门。

  那相思门坐落在一片桃林之中,可惜现在季节不对,不然十里桃林,一定是十分美丽的景象。待到相思门,却是大门紧闭。万子凤上前敲门,门却“吱呀”一声自己开了。万子凤犹豫了一下,看了万爷一眼,随即小心地推开了大门。

  什么都没有。

  原本以为会有箭矢飞出,却是什么都没有。

  “师父。”万子凤退到门边,等候万爷及其他门派大驾。

  待所有门派都靠近了大门,这时,相思门最高的楼宇上突然窜出了许多人,拿着弓箭嗖嗖地朝他们射去。箭矢密如暴雨,众门派纷纷施展武功躲避,片刻后,箭雨不再,而楼宇上的人也不在了。

  玄静大师观察了四周,道:“莫不是空城计。大家切莫上了当。”

  玄静大师话音刚落,相思门上空便传来顾檬的声音,说道:“嘻嘻,正是空城计,里头没人,你们尽管来便是了。”

  众门派掌门面面相觑,分不清虚实。万爷上前道:“这位姑娘,老夫此次暂代盟主,江湖人称我一声万爷,有事要见殷门主,希望姑娘可以禀报一声。”

  “好啊,那你们进来吧。一路直走到了相思殿便是了,门主在里面等候你们。”

  顾檬这样说了之后,他们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万子凤、万子鱼、贺宇言以及各门派的其他几个弟子率先进入了相思门。顾檬“咯咯咯”直笑,说道:“你们便是这样胆小吗?”

  所有门派终是全部进了相思门,一路走到了相思殿。

  殷素心就坐在主位上,旁边站着一位姑娘,想必就是之前说话指引他们的那个姑娘。

  殷素心也不起身迎接,也不请他们坐下,而是直接问道:“你们是为了天问而来?”

  “正是,还希望殷门主可以交出天问,送回苗疆处置,以免伤了我们各门派的和气。”

  “天问行走江湖多年,从未使用过妖瞳,只是这次秦门主的高足突然发疯,她才不得已自保,不知各位为何如此容不下她?”

  “殷门主,我们也只是防患于未然罢了。”

  “一派胡言!”殷素心猛地站起,道,“既然你们这样冥顽不灵,不给天问机会,我也就不客气了。”

  殷素心话音刚落,整个地板就塌陷了。有几个轻功高超的想跃上来,不料还有天罗地网等着他们。最终,进入相思门的所有人都被关在了地下。而这地下的房间里,也摆满了一人多高的镜子,一转一个角度,就可以看见一个相思门的弟子。

  万子鱼拿剑劈碎那些镜子,这才发现那些人根本不是人,只是一个个真人大小的木偶,吓唬他们的罢了。

  殷素心和顾檬已经离开了那里。殷素心问道:“你那下面的木偶是红线的木偶,还是你自己另外找的?”

  “是我另外找的。红线的意思是用她的木偶,但是我觉得凡是还是留一些余地的好。”

  殷素心笑着点头,道:“这便是你们悬壶堂与她们索魂堂的不同之处。”

  林州距离并州不甚很远,大约快马加鞭,也只是三四日的路程。不过奇怪的是,洛河宫的人似乎一直在等着她们前来。

  洛河宫的宫主姓洛,叫洛池月。她当年是魔教的公主,下嫁给了原本洛河宫的宫主,可惜,那男人在外面拈花惹草,还生了孩子,洛池月一怒之下杀了他和外面的女人以及他们的孩子,自己掌管了洛河宫,还将自己的孩子全都改姓为洛。这样看来,相思门的确很对洛池月的胃口。她们刚见面,洛池月边说:“可惜啊,若是殷门主比我再年长个七八岁的,说不准我还是你们的师姐呢。”

  这样一句半真半假的调侃,让莫琉画和红线都放松了一些。莫琉画正要说明来意,洛池月就说:“你们想说的,都已经有人告诉我了。你们尽管来,有我洛河宫罩着呢。什么妖瞳不妖瞳的,魔教里最缺的就是这个了。”

  莫琉画和红线对视一眼,莫琉画道:“如此甚好,多谢洛宫主。”

  “无妨,不过你们还要呆在并州吗?要不搬来林州,这儿魔教聚集的多,也好照应一些。”

  “这倒是不必,并州只有我们相思门一个门派,而且距离林州也近,想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那便好。不过你们既然加入了魔教,光和我说了可不行。怎么着也得和大家伙儿打声招呼才是。你们说是吧?”

  “全凭洛宫主安排。”

  “既然你们留在并州,就在并州办一个群魔大会,大家结识一下,也好日后互相帮忙。”

  “琉画会回去告知门主的。”

  “如此甚好,你们在此休息一日,明日再回吧。”

  去客房的路上,红线就埋怨莫琉画道:“怎么她说什么你就答应什么,我们可不是里求助的。”

  莫琉画看了一眼前面领路的婢女,压低了嗓音回答红线:“她说的都有道理,而且我们就是来求助的,你就不要再傲娇了。”

  红线抿了抿嘴不再说话。

  两人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一早便赶回了并州,将洛池月说的话转述给了她们。

  殷素心甚是头疼,她对顾檬说:“你快回去看看那些人闯出去了没有?”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围攻小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