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王秀和的虚心请教
白纸一箱2019-10-01 09:232,786

  “啊,爷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看到自己爷爷王秀和和胡德胜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王欣彤的俏脸顿时如同受惊的小兔子,将唐羽的手指放了下来,整张俏脸如同红透的苹果一般,不敢看王秀和。

  她哪里能够想到,自己的爷爷居然在这个时候来了啊。而且,自己当时也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唐羽的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滞涩!

  这本来就不是她能够干出来的事情啊,但是偏偏真的干了出来!

  王秀和也是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小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不是让你来救人的么,人救得怎样了啊?”

  听到自己爷爷不在这件事情上做纠缠,王欣彤也是松了口气,仔细的给王秀和解释了起来。虽然她是高傲的,但是对于自己做错的事情,她也没有隐瞒,只是一阵的扭扭捏捏。

  毕竟自己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愚蠢了,差一点儿就将人给弄死了。如果不是唐羽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自己的爷爷虽然对自己十分的好,但是在医术上却是相当的严格,王欣彤低着头,已经做好了被批的准备了。

  果然,听着王欣彤的话,王秀和顿时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王欣彤:“你看看你,毛毛躁躁的,我和你怎么说的?行医者,切忌心浮气躁,需要对症下药。你连症状都没有分析明白就贸然下针,你……你真是气死我了,回家给我将行医准则抄三遍!”

  王欣彤缩着脑袋,轻咬下唇,眼泪含眼圈。不过自己这一次确实是冲动了,她还真的没有办法去反驳什么。

  只能够在那里弱弱的低着头,一阵的委屈。

  这时,唐羽拍了拍王欣彤的肩膀,然后看着旁边的那位老者,不好意思的说道:“您就是中心医院的院长王秀和院长吧。其实这件事您也不能够怪她,就是因为之前我把她弄生气了,所以才出现的这样的情况……”

  听着这话,王欣彤心中一暖,不禁朝着唐羽投出了一个感激的目光。她没想到,唐羽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帮自己说话。

  这时,王秀和也是一愣,不禁将目光放在了唐羽的身上,仔细的打量着。

  普通,实在是普通至极,说的不好听就是寒酸到了极点。

  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子,居然能够让自己眼高于顶的孙女放下自己的高傲和他交流,那就绝对的不一般!

  而且,他此刻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唐羽按在夏冰胸口之上的那根手指,一脸凝重的问道:“这位小友,你这手指按住的位置可有含义?”

  王秀和此话一出,王欣彤和胡德胜都是一脸认真地听了起来,他们也是在想唐羽这根手指的位置的含义,但是就是想不通。

  听到对方的询问,唐羽思考了片刻,想起自己祖传医书中的话语,便缓缓的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女子身上的病应该是在胎儿的时候而落下的先天的病症,根本就不能够治愈,只能够维持。”

  “对,你说的实在是太对了!”王秀和眼睛一亮,说道:“这位小友,你的医术见解果然高明,这都能够看得出来。”

  看着自己孙女一脸震惊的样子,王秀和就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孙女说的,而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自己就能够看出这一点确实够让人震惊的了!

  听到此处,王秀和越发的觉得唐羽深不可测了。正所谓医道高手,随意一看便能够找出病症所在,他已经将唐羽定义成了一个医道高手了。难怪自己的孙女肯放下自己的傲气,这也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所用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以气入体。”唐羽解释道。

  “以气入体?”

  王秀和一愣,难以置信的说道:“难道,这位小友,难道你已经达到了气随心动,放出体外的境界了?”

  对于气,王秀和自然知道。所谓中医的理念便是调神养气,所谓的气就是人体中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但是每一个人都有,却罕有人能够使用。

  而他也曾经见过一些气功大师,一个个本领了得,年龄过百,却如同五十来岁一般,身强体壮,实在是羡煞旁人。

  “这个我并不清楚。”

  唐羽摇了摇头,道:“我发现,在夏冰的心脏周围有两股一寒一热的诡异气息相互碰撞,肆意的破坏着她的细胞组织,所以我这我一指下去,通过气户穴换气,然后将这两股极热和极寒的气息调和,这样就能够保证相对稳定的状态。但是我手一拿开之后,便不行了。”

  这种气是唐羽才发现的,也是自己被那流星砸中之后才拥有的能力,唐羽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该怎么去加以利用。

  “原来如此,真是高明的手法啊!”

  听着唐羽的解释,王秀和一脸的感叹。这种能够使用这种气的人本来就罕见,而他现在居然看到有人用在了救人之上,他心中的激动是难以言说的。

  “不过,唐羽小友,那你觉得夏冰身上的病情应该怎么救治才是最佳的方案呢?说来听听,也好让我借鉴一下。”王秀和虚心的请教道。

  对于夏冰的病,他是能够治疗,但是却并不算得上是什么好的办法,而且十分的不稳定,不知道下一次的病发会是什么时候。

  他能够感受到唐羽医学理念的高深,想法的新颖。所以想看看唐羽对于这样的病情是不是真的了解,而且如果有更好的办法,那就太棒了!

  听着这话,旁边的胡德胜不禁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王秀和是何等的人物?

  毫不夸张的说,王秀和只要说一句话,月城都能够抖三抖。如果不是夏冰的父亲夏文韬和王秀和的关系不错的话,王秀和根本就没有必要亲自来救治她的女儿。这等人物,就算是有再多的钱也是请不来的!

  可是现在呢?王秀和居然像一个学生一般看着唐羽,让唐羽帮忙给出解答,胡德胜只感觉到自己的世界观都要颠覆了,这唐羽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而此刻的王欣彤确实满眼的溢彩,自己的爷爷的眼光可是十分刁钻的。而唐羽对医术的见解居然让自己的爷爷都亲自询问,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我真的不是医生,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能够治好。”

  看着王秀和这样的神医居然放低姿态来问自己,唐羽也是一阵苦笑道:“不过,我有一个建议,也不知道好不好用,但是可以一试。”

  “那太好了,只要你说出来,咱们一起讨论分析一下,行的话我来施针!”听着唐羽的话,王秀和有些激动地说道。

  “所谓气滞者,治宜疏,疏者调达之;气结者,治宜散,散者破行之。”

  唐羽组织了一番语言,道:“夏冰的心脏的周围的两股气息甚是诡异,没有办法祛除,彼此相互焦灼,不管疏通到哪里都是病端。所以,我觉得既然不能够完全治好,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彻底祛除的做法,选择散去会更好一些。”

  听到此处,王秀和整个人豁然开朗,道:“唐羽小友,这一次我是受教了,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明明很简单,我就是没想到,是我走进死胡同里去了。将气散开,虽日后会有凝结,但是却可以掌握规律,每隔一段时间散一回,这样在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情况下,也能够避免病情的突发,实在是妙啊!”

  “恩,那施针的方法不用我说了吧?”唐羽笑着说道。

  王秀和摇了摇头,道:“这个就不用了,如果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还治不好的话,那我这一身名头干脆不要也罢。唐羽小友,我先治疗,等治完了咱们再好好地聊。”

  说罢,王秀和便开始替夏冰施针起来。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你女儿只值五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合租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