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场至第八十二场
史壮宁2016-12-12 09:263,490

  第七十六场 狗蛋的办公室

  日

  内

  狗蛋怒气冲冲地着着小毛。

  小毛低着头,不时用眼角偷看狗蛋。

  狗蛋拍着桌子大叫:“小毛!你爱喝酒,是吧?你喝点酒就发疯是吧?老子今天……”狗蛋的眼睛飞快地眨着,四下看了看:“老子今天就叫你长长记性!”

  狗蛋拨电话:“六顺,你给我拿两瓶子汾酒,再叫两个人来!”

  六顺的声音:“没说的!包总,我马上办!你等着!”

  小毛不知所措地看着狗蛋。

  狗蛋把一只脚踩在自己的皮椅子上,像是审问犯人一样地看着小毛。

  两个人对视着。

  六顺推门进来,一手拿着一瓶汾酒,后面还跟着两个壮汉。

  狗蛋一把夺过一瓶酒来,拿到了小毛的面前说:“你说,这是不是好酒?”

  小毛不知道狗蛋要怎么对付他,茫然地点头。

  狗蛋叫那两个壮汉:“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摁到椅子上,把鼻子捏住。”

  小毛一听,转身要跑,可是已经被两个壮汉一把捞住了。

  小毛被拖到了狗蛋的皮转椅上,狗蛋气势汹汹地把酒瓶盖拧开,然后左手卡住了小毛的嘴,右手把那瓶酒往小毛的嘴里灌下去,一边灌一边发恨:“死小毛,你喝!你喝!老子今天让你好好喝!”

  小毛摇头挣扎,但是三个壮汉把他死死拿住,狗蛋手里的酒还是不断地从他的嘴里灌下去。

  第七十七场 办公室外面 日 外

  六顺在外面团团转。

  (画外音)“怎么办?这么喝要出人命啊!我的娘啊!这可怎么办?”

  他摸到了口袋里的手机,赶紧拔了一个号码。

  第七十八场 办公室里 日 内

  小毛大边挣扎边喊:“包总,我不行了!我不能再喝了!”

  狗蛋狞笑着:“不行?不能喝?今天这两瓶子都是你的,我花钱!一定要请你喝好!”

  酒从小毛的嘴里不断地灌下去。

  一瓶子进去了,狗蛋捏住小毛的嘴,把剩下的几滴都滴进了小毛的嘴里。

  小毛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了,他的两只眼睛有点朦胧了。

  狗蛋又拿起那一瓶,开了盖子。

  六顺拿着手机进来,说:“包总,煤管局的电话,说有急事找你!”

  狗蛋斜着眼看了看六顺手里的手机,哼了一声,说:“你给他说,我一会给他打过去!”

  六顺为难地:“哦!好吧,包总。”

  狗蛋把酒瓶子对着小毛的嘴接着往下灌。

  六顺有点担心地看着,小声说:“包总,差不多了吧?”

  狗蛋邪了六顺一眼:“差不多?差得多哩!他的酒量我不知道!”

  小毛翻了白眼,喉结上下移动,喉咙里酒往下咽的声音。

  狗蛋把酒瓶的口都塞进了小毛的嘴里,看着里面的酒往下灌。

  六顺又怯怯地说:“包总,差不多了,一口菜也没有吃!”

  狗蛋大笑了:“我还给他吃菜!我还给他吃鲍鱼哩!这个死东西!”

  小毛已经软了,头也低下去了。

  狗蛋:“把他拖出去,找个地方,让他凉快着去!”

  两个壮汉应了一声,把小毛架出去。

  小毛翻着眼睛,还说了一句:“喝……喝好了……喝不动了!”

  第七十九场 一座寺庙前

  日

  外

  山间的一座寺庙,人来人往,香客不断。

  狗蛋带着小毛,晃晃悠悠地走过来。

  一个招牌立在路边,写着七个黑色的大字:“命相大师算死鬼”。

  旁边站着一个留着八字胡戴着茶色石镜的算命先生,他的一双眼睛警惕地注视着狗蛋和小毛。

  狗蛋快走到跟前了。

  算死鬼突然往前跨出一大步,指着狗蛋大声说:“哎呀!你来啦,算准了你就要来,我已经恭候多时了!”

  狗蛋被吓了一跳,发了愣,还往后退了一步。

  算死鬼左手捏了一个诀,右手竖起一根手指,盯着狗蛋说:“你来自西南方,你有一个儿子!对不对?!”

  “西南方?”狗蛋看了看太阳,转了一圈,才弄清哪边是西南方,点头说:“是,是有一个儿子。”

  “你父亲去世早,现在还有一个八十高龄的老母亲,对不对?”算死鬼目光炯炯。

  “这也能看出来?”狗蛋很疑惑。

  算死鬼咄咄逼人:“你是金命,你的命相土厚金多,你一定是一个开矿的!我说的有没有错?”

  “哎呀!你简直就是大师呀!”狗蛋不得不佩服了。

  算死鬼含笑不语,故作神秘:“但是你最近有麻烦啦!不客气地说,要有血光之灾!”

  狗蛋大惊失色:“有灾?不会吧?”

  算死鬼:“这就是我在这里等你的原因!有三个命里带火的人转到你面前,对你非常不利!不早作准备,恐怕在劫难逃!”

  狗蛋:“什么是在……什么逃?”

  算死鬼:“就是这场灾祸恐怕是躲不过了!”

  “这么厉害?”狗蛋有些紧张地问:“那怎么办?”

  算死鬼:“凡事都是相生相克的,所以还是有办法破一下的。这得去你的家里布置布置,不过,那太费工夫了!”

  “这好办!大师,我有车,现在就带你回去,你一定要帮我破一下,我不会亏待你!一定一定!”狗蛋点头哈腰地说着好话。

  算死鬼深沉地盯着狗蛋:“看你倒也做过些善事,我就陪你走一趟。”

  第八十场 狗蛋的新家

  日

  内

  香烟缭绕,算死鬼在好几个地方同时上了香。

  算死鬼走到哪儿,狗蛋都紧紧跟着,认真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算死鬼布置好以后,拍了拍手。

  算死鬼在每一个上香的地方磕头。

  狗蛋趴在算死鬼的后面,算死鬼磕一个,狗蛋也磕一个。

  狗蛋磕得很虔诚,脑袋在地板上砰砰有声。

  算死鬼拿出一张黄色的纸交给狗蛋,说:“这是平安符,要放好。”

  狗蛋很小心地接过来,说:“放在哪里好?”

  算死鬼:“压在你家箱子的最底下。”

  狗蛋为难:“现在家里没有箱子,要不要买一个?”

  算死鬼摇头:“不用,那就放在衣柜最底下也行。”

  狗蛋给算死鬼倒上水,点上烟,转身进了卧室。

  狗蛋把那张符放在梳妆台上,然后一只手抬起床板,一只手伸进下面掏出一捆钱来。

  他从中抽出一半,放在旁边,想了想,又往回放了一些,又想了一想,干脆把钱还是放在了一起。

  狗蛋站起来,找了一张红纸把钱包起来。

  狗蛋拿着钱坐在算死鬼的对面,把钱推过去,说:“大师,这是一万块钱,是我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算死鬼没有客气,接过了钱,说:“我为了救你,得罪了两路煞神,你现在基本上已经安全了。”

  狗蛋恭送算死鬼。

  第八十一场 小酒店的一个卡座里

  夜

  内

  小毛和算死鬼面对面坐着,桌子上有四个菜,一瓶酒,两个人碰杯。

  算死鬼拿出了五千块钱,小毛瞪眼:“妈的!你再不老实,老子捏死你!他给了你多少?你以为我不知道?”

  算死鬼只好把另外的五千块钱也猥猥琐琐地拿了出来。

  小毛看了看钱,又看了看算死鬼:“行啦!你拿上一千块,走吧!”

  算死鬼的脸全皱到了一起,犹犹豫豫地说:“毛哥,这事主意是你出的,可是我演得还是很不错,是吧?再说,狗蛋要是知道是你干的,对你也不好,是不是?”

  小毛哼了一声,恶恨恨地说:“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狗蛋要是知道了,你就是跑到天边上,我也把你的头拧下来!”

  小毛的烟在嘴里转着,又从那一堆钱里抽出来三张,说:“这算是另外赏你的,你一会儿把这儿的饭钱结了!”

  算死鬼赶紧把三百块钱装到口袋里,忙不迭地答应:“行!毛哥,要不要再给你点个菜?”

  第八十一场 另一个卡座里 夜 内

  一个桌子上有三个菜,黑痦子三人也在吃饭,但是耳朵却在听着小毛这边的动静。

  第八十二场 小酒店的一个卡座里

  夜

  内

  算死鬼喝了一杯,放下,正准备夹菜,小毛瞪眼:“行了,吃两口就行了,走吧。”

  算死鬼站起来,又给小毛倒上酒,说:“毛哥,那你慢吃,我去结账,我去结账!”

  算死鬼走了。

  小毛喝一口酒,吃一口菜,还哼着小调。

  黑痦子蹭了过来,坐在了刚才算死鬼的位置上。

  小毛皱眉,等着对方开口。

  黑痦子拿起酒瓶子,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举过来要跟小毛碰杯,小毛没动,很不客气地说:“你坐错了地方了吧?”

  黑痦子很大度地笑了笑,自己抿了一口酒说:“不是我坐错地方了,是你站错地方了,哥们你耍个小手腕,就弄了八千多块,兄弟佩服!佩服!”

  小毛怒了,猛然站起来,就去抓酒瓶,被黑痦子一把摁住。在小毛站起来的时候,二窝子和三虎也同时站了起来。

  黑痦子又喝了一小口,说:“兄弟,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这个这个这个……打架,你不行!”

  小毛咽了口唾沫,不甘心地坐下了。

  黑痦子又端起杯子来,要跟小毛碰杯,说:“本人没有恶意,愿意跟兄弟你做个交易,还让你挣钱,比这挣得还多,你看怎么样?”

  小毛端起酒杯,一口把酒喝干了,把杯子重重地放在桌上。

  黑痦子仍然微笑着给小毛倒酒。

  两个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