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殿争徒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4:532,480

  却说孟西游这一次却是死死抱着琉璃的腰不撒手,远远看着如同一株玉树上挂着个矮冬瓜,不是孟西游非要如此,实在是站在一尺宽的飞剑上有些放不开,不出一炷香,孟西游只觉到了平地,将捂在琉璃腰间的脑袋伸出来些,见脚下已经有些熟悉的黑石所铺的地面,尴尬的捋一捋琉璃被抓皱的袍子,嘿嘿傻笑两声,算是装了个无辜。随后便急急将胸口的令牌拿出来,用手搓揉,看琉璃不解,便道:“不知为什么,这令牌突然冰冷不已。”

  作者进宝君飘过:抱着其他男人的腰,男主表示灰常不开心。

  “西游,这是各峰长老们议事的地方,非传召不得进,你去吧,我在此地等你。”孟西游点点头,乖乖拖着自己七岁的小身板进了那空旷的大殿。

  只见一条青玉石的路在脚下往远处伸去,却是再看不到旁的,孟西游稳了稳心神,沿着那路径往前而去,安慰自己,最糟糕不过再回去洗衣服罢了。孟西游却不知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殿中五人的眼皮子底下,那正中一穿着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一挥衣袖,孟西游只觉眼中有一层纱被揭开来,原来这居然是个幻术。

  此时孟西游见那大殿之上端坐着五人,中间一身道袍的中年人,面目清俊,与琉璃给他的感觉一样,温和可亲,不禁生了些许亲近之意,胆子也放开了些。他左手边依次坐了一个胖胖如同弥勒佛的男子和一个干瘦干瘦的老者,那老者手中毛茸茸一团,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灰毛老鼠,似乎觉察到孟西游的打量,冲她不甚友好的露了露大板牙,孟西游忙收回目光,看那右边,却是一个正襟危坐的美大叔,气质实在是冷冽,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剑一般,旁边却是一个面目平凡的中年人,看过却让人记不住样貌。

  这些打量却是一瞬间完成,孟西游施一礼道“孟西游,见过各位仙长。”却说孟西游自觉有礼有貌,却忘了只有七岁,原本的落落大方看在大殿人的眼中更显娇憨。

  “你就是西游?”陆飞云温和道“好孩子,不要害怕,可否让我看看你身上的那个牌子?”说话的正是坐在中间的道人,他正是琉璃的师尊,孟西游回来之前,琉璃已经传音于他,说明此事。

  “仙长,它摘不下来。”从衣服中扯出牌子,孟西游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怎么这么多人对这牌子感兴趣。

  “无妨,这样就可以了。”陆云飞已然确定这孩子就是自家老祖所言与苍云门命运相系的那个机缘。

  三十五年前,苍云门大乘修士陆瑾寿元无多,蒙天道所启,以神魂消亡放弃轮回为代价,为苍云,也为整个修真界祈求一线生机,却原来整个蒙泉界已经数十万年没有飞升修士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若再这样下去,修仙一途迟早断绝,却不料天道赐下一幅画,那画中是一个少女,端坐云层之上,左手拈花右手托塔,脖中挂了一枚令牌,只得见西游二字,此事只有门中两位大乘修士与他这个苍云门掌门知晓,便是这大殿上的几位长老,皆以为这娃娃与门中老祖陆瑾有些瓜葛,奉命而来,大殿上的孟西游如今虽然还是个幼童,却已经令他喜出望外。

  “咦,你这娃娃,不知是何灵根,却说不得与我那朝霞峰有缘。”杨错拍拍自己的大肚皮笑嘻嘻道,虽不明白大乘老祖陆瑾如何非得让他们这些长老收这个娃娃为徒,但既然老祖那里的好处少不了,他自然也乐得给面子。

  这边话音刚落,那怀抱灰鼠的干瘦干瘦的老者放开那灰鼠道“测一测不就知道了。”那灰鼠被老者放下后机灵的甩着尾巴朝孟西游跑来,几息就窜到了孟西游的脚边,孟西游速来是个胆大的,看那灰鼠朝她鞠躬作揖,忍不住将它捧在手心里,灰鼠在孟西游手心里摇了摇尾巴,吐出一个物什来,然后一烟遛的又回到了那老者怀里。

  孟西游打量着灰鼠吐的东西,是半块硬币大小的透明石头。

  “握在手中。”那老者道

  孟西游轻轻的将那石头握在手中,只觉掌心暖洋洋的,然后整个拳头间断的蹦出火星,再然后是细细的电弧,她不由的蹬大眼睛,却一动不敢动,没有注意到那上首五个人皆不由自主的坐直身子,注视着孟西游不断发出电弧的拳头,足足有一刻钟,那电弧终于消了下去,陆云飞再也忍不住,快步走到孟西游面前,孟西游伸开手掌,掌心只余一小撮黑色的灰烬,那石头竟生生被烧成了灰。

  “竟然是极品的雷灵根,十万年难得一出。”杨错惊诧道,随后笑容越发温和“小娃娃,你可愿意跟随老道,以后老道的宝贝都传给你。”想不到这次居然捡了个大宝贝,用胖乎乎的手揉了揉肚皮,眼巴巴的瞅着孟西游。

  “你这胖子打的倒是好主意,怎地好处都是你们朝霞峰得了,这小娃娃我看着倒是与我玉华殿相得益彰。”那面目平凡的男子气呼呼道。

  却说那胖乎乎弥勒佛一般的道人名叫杨错,是苍云门三峰二殿中朝霞峰的殿主,朝霞峰专司炼丹之术,虽说这世间有各种奇诡神火可以促就灵丹,炼丹者火的品级越高,成丹率越好,却不知在炼丹之时辅之以雷电之力,上品丹药却是不在话下,功效也是平常丹药的数倍,那杨错现如今已经是八品炼丹师,除了本身在炼丹之上的天赋,还是托了自身单一火灵根的福,要知道雷灵根却是强了火灵根好几层,妥妥的一个九品炼丹师的苗子,这才让杨错拉下老脸来争夺,实在是他两年前才刚刚从玉华殿抢过来一个单系火灵根,如今又出现个雷灵根,真是后悔的打跌,全忘了当是是如何的死皮赖脸。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那面目平凡的男子正是专司炼器的玉华殿殿主萧凡,此番如何能再让杨错得逞。整个蒙泉界,八品炼丹师不出五位,更别说九品炼丹师,将将一位,乃是炼丹正宗天玄宗的老祖古问天,可惜那古问天卡在元婴初期已经一千多年,怕是再过个几百年就要陨落了,蒙泉界不知何时才能再出一位九品来,也难怪杨错如此。

  “你可愿与我去藏剑峰修习剑术?”孟西游正沉浸在自己如今也是个香饽饽的境遇中,冷不丁听到这冷冽的一问,上座那一直不曾出言的美大叔正冷幽幽的瞅着她,藏剑锋。

  这是剑修?孟西游直觉那美大叔的眼中只传达了一个信息,要是她敢不答应,只怕就被临空劈上一剑。

  陆云飞的脸绿了绿,自己倒还想将这孩子收到自己门下,只是师兄弟已经抢上了,如今他这个做掌教的倒是不好再开口,遂定神道:“既然各位师兄弟都有意于西游,那就让她自己挑一位师尊吧,如何?”言毕更加温和的看向孟西游,却不知孟西游在掌教温和的“西游”一声中打了个激灵,这是在暗示我,是么?是么?

继续阅读:第五章 大乘神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