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名倾城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5:183,527

  这一人一剑在偌大的山林里绕来绕去,足足走了大半天,好在现在的孟西游还受得住,只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传说十万里祁连妖兽,鬼怪多不胜数,更别说成精的花草树木,居然一个都没有遇上,运气还真是不错。

  孟西游却是不知,传说的祁连山要比她想象的还危险,只是对于她没事就来溜达几圈的师尊来说,各路妖兽精怪简直不要太倒霉,若是碰上了,一剑下去,苍云门的库房里便又多了些物什,因此这些年祁连山的精怪们只要嗅到问天剑的味道都要拖家带口的去祁连山更深处藏上两天,剑修本就能越阶斗法,更何况顾揽月还是剑修之中的翘楚,便是再高阶的修士,寻常也是不想招惹他,如此顾揽月让问天剑跟着,孟西游实在是安全的很。

  又过了半日孟西游看着前面溜溜达达,如同巡山的山大王一般的问天剑在树丛里戳来戳去,忍不住道:“你,这不会是迷路了吧?”

  想不到她还真是一语中的,只见问天剑银白色的剑柄隐隐浮起一层红光,片刻就消了下去,若不是孟西游眼尖,还真是看不着,也是这问天剑之前太过傲娇,如今又如此的不靠谱,孟西游看着它的目光便带出两分怀疑来。

  那问天剑恼羞成怒,浮上前去一拨,孟西游今日正好穿了一身红衣,便如同个胖萝卜一般收刹不住的向前滚去,扑通一身便没了人影。

  问天剑见那嘲笑它的胡萝卜在地上打滚还扭了几扭,冷不防没了动静,忙飘过去,探着剑身看着那凭空出现的黑黝黝的大洞,洞口还如同水波一般散着一圈一圈的符文,问天剑一乐,心道:“我就说么,怎么可能找不着,定是大阵有了变化。”随后一闪也落入了洞口,正看到摔了个一嘴泥的孟西游恨恨的咬牙。

  问天剑见状,也息了上前的心思,心虚的悄悄飘在后面,想着若是有事再出现,救她一救,想必这小丫头一感激忘了刚才的事。

  却说孟西游从那么高的洞口掉下来却是一点事没有,爬起来将那杀千刀的问天剑诅咒了百八十遍,便继续向前走去,她觉得十几米处那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一定不是骗人,可不就是剑冢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咳咳,那个还是费了点功夫的,至少做了一回胡萝卜。

  那问天剑原本不是这样骚包的性子,能被顾揽月选中,在剑冢之中原本也是数得着的,在它生出灵智之后,顾揽月也甚是高兴一人一剑在修真界说不出的快意,跟在那时如天之骄子一般的顾揽月身边,问天剑过得也甚是开心,直到遇到那女人,回忆起往事,问天剑不觉低沉起来,想不到到最后竟然会连累得师尊陨落,顾揽月自此也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一日冷过一日,便是他收的那两个小包子也没有意思的很,生生把一把好好的高冷的剑灵逼成了这个样子,加之它与顾揽月心意相通,自然知道这个胡萝卜居然能使自己主人变的温和,嫉妒加羡慕之下才整了这么一出,当真狗血的很。

  孟西游再往前走几步,这甬道之中渐渐的亮了起来,见左右以及头顶的石壁上镶嵌着无数婴儿拳头大的夜明珠,还有各色宝石点缀其间,只觉得自己都险些控制不住去抠下来的欲望,实在是太漂亮了,更何况若是在凡间,这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孟西游暗暗可惜,心道,只是在修真界这些十分的不值钱,若是这里镶嵌的是灵石,怕是能被自己抠的一点都不剩,进孟大爷的荷包才是正道。

  话说修真界普遍用灵石交易,灵石又分为上中下以及极品灵石四等,每两等之间相差千倍,至于孟西游,绝对是修真界新晋的穷人,身上是一块灵石都没有的,俗话说身上没钱,胆气儿就不壮,孟西游告诉自己以后修炼有成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赚取灵石。只是她如今却是是身在宝山而不自知,就是两个师兄送她的玲珑阁与轮回镯就是上品的宝物若是带出去要杀人夺宝的绝对不少,若是交易,也是妥妥的极品或上品灵石才行。

  看孟西游被甬道的石头晃花了眼,问天剑倚在石头上鄙夷的瞧着她,暗道“这个蠢货,却是个没见过市面的。”却忘了当初有一柄蠢剑第一次来这里时赖在宝石底下不肯走,剑冢里的剑灵实在看不下去了,将其狠揍了一顿才算罢休,见她无事便出了洞府。

  孟西游再抬头时,已到了剑冢的入口处,那是一座高数丈的石门,就是比起苍云门的山门也不遑多让,门的四周是巨大的祥云图案,只是比起苍云门的厚重来,这石门上却只有一道又一道的痕迹,密密麻麻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砍出来的,有些已经有些淡化,有些却让人看上一眼,都觉得杀机四溢。

  “这是剑痕,每个进入剑冢的剑都要在这里留下一剑。”孟西游的脑海里响起一个低沉而清冷的声音,猛的转身,孟西游就看到那让人咬牙的虚影,只是她现在正是招人爱的年纪,鼓起来的包子脸让人恨不得掐一掐。

  那虚影目光不自在的游移到石门上,看孟西游摸着那最深的一处剑痕,嘲笑道:“那你就别想了,当年这剑就在剑冢里称王称霸,多少年了也没谁能带走它。”那个人的剑,跟他的人一样讨厌,他可不愿意孟西游得到那把剑。

  斜了它一眼,孟西游却不再追究之前的事,只对那虚影道:“是你在说话?”

  虚影生的高大,不知道是在得意还是怎的,向下斜眯了孟西游一样,道:“又矮又胖又笨的包子。”

  “你••••••”孟西游不觉气短,只是她自觉一向很识象,心想,这虚影看不透深浅,如今自己实力不继,遂决定忽略它的鄙视,恨道,以后总要让他还回来。当然,还是个包子的孟西游决不会承认,这虚影一举一动皆风度天成,加之那张妖孽的脸,让她破略有些脸红心跳,不能自已。

  若干年后,当孟西游蹭在某人身上作威作福的时候,想起这个时候的自己,不觉失笑,这样也算报仇了。虚影只觉得一个激灵,有些莫名,却不知还是个包子的孟西游已经给它记了一笔。

  “真是个笨包子,你看那边,这石门上只会存储进入这石洞的剑所斩的一剑,那两边的石壁上却是带走它们的修真者留下的,剑离开剑冢,石门上属于它的剑痕就会消失,剑被送回剑冢,那两边石壁上的剑痕便会消失,当然若剑身已毁也一样。”

  虚影带孟西游来到左边石壁的一处剑痕道,说是带不如说是孟西游被莫名的力量提着大脖领子拽过来的。

  待站定,孟西游脸红脖子粗的道:“谁包子?谁笨?”气急道:“我是笨包子,你就是,就是流氓。”

  “流氓?”虚影轻笑一声,神神在在的撇了孟西游胸口一眼,直看的孟西游气血上涌,丹凤眼光华流转,道“我倒是想呢,只可惜,啧啧啧••••••”虚影叹息。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孟西游恢复正长思维,想到只知道在苍云门,只有历代殿主或峰主的亲传弟子天赋卓绝者就像她的师尊师兄们以及对山门有大功绩者才能到此处得到本命剑,想不到还有这种说法,暗道,这虚影真是个包打听,看向他的眼里炙热了些。

  那虚影似乎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哼一声道“我在此地数万年,在苍云门待的时间也不少,这苍云门的事我十成十的知道,这修真界的事么,我起码知道八成,只要你伺候好我了,别的都好说。”那虚影含笑道,却不知他所说的此地指的却不是孟西游所以为的那样。

  “伺候?”孟西游实在现象不出来,一个影子还要怎么伺候。

  “我需待在你胸口那块令牌之内。”虚影道,他非此地之人,受天道制约,在此界等待她数十万年,原本凝实的魂魄已尽虚化,若是再等不到她,用不了一万年便会神魂消散,过往执念皆灰飞烟灭,在同时那界的令牌之中却是可以修炼,让自己再次强大。在这一瞬间,虚影陡然生出了还能重聚的庆幸,然而随即那不甘和恨意浮出,又渐渐压下了心底的奢望。

  孟西游感知那虚影气息不稳,到最后却愈加冰冷,道:“这令牌于我无用,你若想待,便呆着吧,“她并不排斥这虚影,修真之路太过漫长,有人作伴,也是事。”

  “只是••••••”孟西游原本想问那虚影的姓名,却不想虚影冷冷道:“在你有难时我会出手,不会白白占你的便宜。“

  许久,许是觉得太过粗暴,那虚影淡淡道:“倾城,记住了,我名墨倾城,鬼修墨倾城”那鬼修二格外低沉。

  “倾城,墨倾城。”孟西游不自觉的重复道,似乎很多年前也听过这么一句话。

  墨倾城在听她喊出自己的名字时,偏过头化作青烟消失了。

  自从墨倾城跟孟西游达成了协议,态度倒是好了不少,,孟西游很是诧异,墨倾城却是理直气壮:“难不成你喜欢我叫你傻包子?”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你以后叫我阿墨就行了。”在梦醒之前,就让自己再留些回忆吧。

  话说孟西游归拢了队友,伸手推了推那石门,只是她如今一只粉粉的团子样,如何能推的动,转过抬起头来对墨倾城道:“阿墨?”

  “小姑娘••••••”墨倾城拖长声音道:“只需要你的一滴血,抹在上面就可。”看孟西游黑了脸,再接再厉道:“难不成你以为有了我就可以忘记带脑子了?”

  孟西游:“••••••”默默的咬破手指,挤出一滴血点在石门上。

  孟西游也不自搭错了哪根经,看那石门缓缓打开,嘀咕道:“这盗墓的赶脚是怎么回事?”

  孟西游耳朵尖,讶异道:“你居然知道?”

  孟西游:“什么?”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剑冢对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