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雨欲来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4:532,125

  却说顾揽月牵着孟西游走出大殿,召出飞剑,孟西游很是乖觉的伸手抱住自家师尊的胳膊,可怜兮兮道:“师尊飞慢点。”

  顾揽月肃容道:“西游,你既然选择了剑修一道,御剑便是必过的一关,难不成以后它派的剑修御剑,你要在地上跑么?以后切不可抱这样的心思。”

  孟西游点头道:“师尊说的是,西游会改正的”看着自己小徒弟乖乖听话的样子,顾揽月觉得对自己这个新收的弟子越发的满意了。

  看自己师尊脸色稍缓,孟西游不觉顺杆往上爬,得意道:“师尊你尽情的飞吧,只是徒儿若是不慎掉下去,师尊还是要拉一拉的。”

  顾揽月:••••••孟西游你敢不敢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尽情的飞?

  站在宽大的飞剑上,孟西游这一次尽管还抓着顾揽月的衣袖,却并没有上次那样害怕,似乎还有些享受这样临风而立的逍遥自在。

  穿过数万米的高空,在凌冽的风刮过时,顾揽月正要挥袖,孟西游的周身却自动浮起一层紫色的光罩,护着她如同平地一般,顾揽月诧异之后却又觉得自己这个弟子真是天赋卓绝,倒是自己小看她了。

  似乎是觉察到孟西游的疑惑,顾揽月低头道:“西游,你已是练气期,不再是个凡人,自身还有很多潜力有待发觉,不要低估了自己。你灵根特殊,师尊能教你的着实有限,还需你自己好好体悟,便如今日,这数万米高空的大风便是到了练气五层也只是稍稍能抵御,而对于你来说却轻而易举。”

  “是,多谢师尊教诲。”孟西游道。

  师徒两个说话间,飞剑已经停在了一片连绵的山脉面前,那群山之中正当中一座山脉尤其高大,在顶峰甚至还是白茫茫一片,显然山中白雪定是终年不化。

  “师尊,这是哪里?”孟西游看那山脉连绵祈福,看似普通,却在人生出轻视之心时气氛突变,如泰山压顶。

  “西游,你看这山脉如何?”顾揽月道。

  “恩,就像是世外高人一般。”孟西游道“看着普通,我却感觉里边很危险。”

  “你这比喻倒也有趣,这片山脉名曰“祁连”如此你可知它的出处?”顾揽月道。

  知道这是师尊有心考考自己,孟西游恰好当初在飞舟之上听琉璃说起过,便道:“这是我苍云门在一万五千年前的战利品,修真界资源日益减少,在两万年前时各派便争抢不停,初期只是暗地里争夺,后来大家杀红了眼,便延伸出无数的悲剧来,无数门派家族消亡,高阶修士陨落,低阶修士更是死伤无数,便是凡间也战火连绵。”

  “你说的不错。”顾揽月点头道。

  “后来修真界有远见的大门派率先站了出来,重新组建整个修真界的秩序,就是后来的仙佛妖魔四门联盟,分别以苍云门,千佛寺,万妖城,魔王窟为首。秩序重建后,四门各有所得,当时人类修真者中最强者苍云门便占据了最好的一片修真圣地祁连山“孟西游道“师尊,我说的可对?”

  孟西游也常常感叹穿越者有时候确实是运气好,就如她拜如苍云门一般。

  “你说的对,可是苍云门若是没有强硬的实力,哪里会占了如此大的便宜。”顾揽月叹息道。

  “师尊!!!”孟西游却从顾揽月话语中听出了无限萧索之意,不觉大惊。

  “西游,师门一位大乘老祖一月前寿元已尽,陨落了。此事你知晓就好,切不可外传”顾揽月再不肯说,掐了个诀脚下的飞剑向祁连山行去。

  孟西游本不是小孩子,根据自己所知,立马串联起来前因后果,苍云门一向是有两位大乘高手坐镇,如此传承数代,也坐稳了第一大修仙门派的位置,只是不知这一代出现了什么变故,传承断裂,如今只有一位大乘的苍云门势必会引起修真界各大势力的注意,尤其是那些也是一位大乘修士坐镇的,哪里肯罢休,说不得就会争上一争,苍云门如今已经有群狼环伺之危,那自己又该何去何从,不过转瞬间孟西游就做了决定,她如今在苍云门好不容易拥有安身之地,就决不容许被破坏,虽然如今修行浅薄,可是要知道今日的大乘却也是昨日的练气。

  “师尊,徒儿会保护苍云门的,还有师尊和师兄们。”孟西游脱口而出,却一瞬间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说大话,不觉脸涨的通红,一转身将脑袋埋在了顾揽月腰间。

  顾揽月一怔,他只是今日看见祁连山想起往事不觉说出这许多话来,想不到自己这徒儿却听懂了,只觉心中一片温暖,欣慰的摸摸孟西游的小脑袋道:“好孩子。”

  孟西游暗道,师尊如今越来越喜欢摸自己脑袋了,长的矮还是有福利的。

  孟西游下了飞剑进入山林,映入眼帘的是三间竹屋“这是我少时跟随师尊修行的地方。”顾揽月看孟西游好奇的东瞅瞅西逛逛,出言召她过来。

  “西游,我藏剑峰的剑冢就在这万里祁连之中,你师祖当年带我来此,传我问天剑,如今,这把剑已经陪伴我一千多年,它来自剑冢,就让它带你去剑冢吧。”顾揽月道“问天!”

  只见一把银色长剑嗖的一声出现在孟西游面前,歪着剑身的上半截,似乎是在打量她,随后浮在半空绕着孟西游转了几圈,回过头飞至顾揽月身边以剑柄戳戳他的腰,似乎有些不情愿般的慢悠悠的浮在孟西游的面前。

  “师尊,问天剑是生出剑灵了吗?”孟西游激动道,若是自己以后的剑也是如此,那真是,真是••••••,只是不要像这把剑这么傲娇就好,孟西游暗暗吐槽。

  问天剑迟疑的扭过身子看着兀自发愣的孟西游,“自己主人收徒弟都不挑挑的么,一个憨,一个冷,这个不会是傻的吧,不过好在资质勉强过得去。“若是孟西游听到问天剑的心里话,估计得吐出一口老血来。

继续阅读:第十章 我名倾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