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忆今问道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4:533,590

  不妨阳光直射下来,孟西游反射的拿手遮住眼睛,待适应后便看到一片绿油油的草地,还有一只兔子从几米出蹦哒哒的溜达走,暗道“我这是到地面上来了?”

  却说孟西游最近自觉数次吃亏都吃到身高问题上了,这次也是,俗话说站得高看得远,孟西游这小矮个无意识的便将目光缩在了自己周身几米见方,等她缓过劲来,极目远眺,不觉倒吸了一口气。这一次也使她养成了一个习惯,便是不论到何时何地,从不会忽略远处,这也使她度过了数次危机。

  上回说到孟西游倒吸了一口气,你道为何,却说孟西游正惊诧于她不知怎的竟然又回到了地面上,举目远眺,在她几十米外,密密麻麻竟立着一堵剑墙,乌压压无数的剑在对面起起伏伏,不知到底有多少,只是说是乌压压只是因为剑实在是有些多,可是颜色却是毫不逊色,赤橙黄绿青蓝紫,还有数种说不出颜色的剑,无数的剑发出遮天的光芒,顺带杀气腾腾,直看得孟西游眼晕,心底却庆幸:“好在墨倾城没有出来,若不然这么锋锐的剑气,一只鬼,还不得秒成渣渣。”

  不过她在一瞬之后便不迷茫了,因为她看到了几间熟悉的小竹屋,孟西游尽量忽略对面貌似虎视眈眈的数万把剑,向那竹屋跑去,这叫一个乳燕投林,在中途却不由停顿,心道:“不对,是竹屋不错,只是竹林哪里去了,物有相似,却肯定不是先前的。“想通之后孟西游还是往竹屋而去,这剑冢是藏剑峰的地方,那能住在这里的便是与藏剑峰有关的人,在这里说不定有些启发,若不然,孟西游一想到脑后的剑墙,实在是提不起勇气,这难道就是后世所说的你看不惯我还干不掉我的烦恼么?

  孟西游行至那竹屋门前,行礼后,恭谨道:“苍云门藏剑峰第七十一代弟子孟西游拜见前辈。”

  等了许久见那竹屋并无应声,孟西游推开竹屋的门,见竹屋内只简单放着一张竹榻,一张桌并几把竹椅,在那竹榻的另外一边的墙上却挂着一幅画,那画中是一位男子,一身白衣脚踏祥云,,面容清俊无匹,似乎是一位仙人。

  便是孟西游见过的人中单论样貌,也只有墨倾城能胜他一筹,只是一眼看去让人首先注意到的却并不是他的容貌,而是那眉目间透出的坚毅与执着,那人手中右手握剑指天,剑鞘挂在腰间,若是有旁观者便会看到孟西游似乎不受控制的贴近那画中人的剑,那是一柄观之似乎十分轻灵的剑,剑身紫色,只是紫色到了浓处便透出几分幽暗来,仿佛是着魔一般。

  令牌内,感受到那熟悉而令人厌恶的气息,墨倾城猛的睁开眼,再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俊美无双的脸隐在森森鬼雾中:“想不到前次没有来得及得到的东西,今生你还是要送给她”忽地鬼雾上下翻涌:“那又如何,如今在身边的到底是我。”

  却说孟西游看到那剑身接近剑柄出浮现两个字,“灵霄”孟西游一下子念了出来,那画中仙好似嘴角微翘,孟西游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双目紧闭,可在她的脑海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在空旷的没有人迹的虚空之中,一位仙人临空而立,白衣飘飘面容俊美正是那画中仙,而孟西游正站在他脚下。

  只见那画中仙对孟西游俯首问道:“你为何要修习剑道?”那声音一阵一阵的在孟西游的脑海盘旋,跪坐在竹屋之中的孟西游脸上额上汗珠滚滚,面容痛苦。一把银色的剑撞开身边围拢着飞剑,以极快的速度窜到那竹屋之前,正要破门而入,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将它扫到那剑墙之中,不是问天剑是谁,待问天剑回转剑身还要再冲,那剑墙却挡在了它面前。

  却说孟西游紧紧盯着那画中仙,脑海里不断的问自己“当初在大殿之上,为什么要选择剑修一脉呢?”却始终回答不出来。。

  不知不觉在那虚空之中已经过了三天,孟西游双目赤红,快要崩溃之时胸前许久未出动静,连孟西游都快要忘记的那块牌子出现一股暖流注入了孟西游的身体,孟西游已变成紫色的经脉紫光一闪,仿佛一盆凉水兜头而下,眸中的赤红退去,目若寒星,站直身子道:“前辈,我不知道所求的剑道是什么,因为怕回答的不好,得不了飞剑,便不肯说话。”

  “哦,那如今怎地又开口了?”那仙人慢悠悠道,摆出一副很是感兴趣的模样,竟一撩袍子,以剑拄地,坐在了那云层之中。

  孟西游忽地冷了脸,若是问天剑见了只怕也要吓一跳,孟西游平素一直是个包子样,从未如此似乎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冷意。

  “这就生气了?”那仙人面上显出几分嘲弄来。

  “我修剑道,只为不会有人像前辈这般逼问我为何而修,不会有人逼我,辱我,便是再比前辈厉害十倍百倍的人,若是不愿,我便一剑而下,生死不论,再无人敢欺。”语毕,孟西游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接道:“如今我有师门,有师尊师兄,以后我会有挚友,有亲近之人,我愿以我之力,护她们平安顺遂。”

  那原本端坐云端的仙人渐渐收起轻视,似乎是忆起了什么,叹息道:“跟他一样的人啊!”站了起来,颔首道:“想不到我沐忆今也有今天,我的灵霄,我等了十五万年,终于为你找到了主人。”

  那人广袖一甩,那把原本握在手中的剑像是预知了一般,悲鸣一声,入了剑鞘,缓缓飘落在了孟西游的手中,在孟西游手中由紫色蜕变成了蓝色,青色,绿色,黄色,橙色,最终变成了赤色。

  那人朝他一揖道:“我与它缘分已尽,望小友以后善待于它。”

  孟西游心中一喜,这灵霄剑看起来不凡却是自己占了便宜,面上却不显,忙还礼道:”多谢前辈赐剑。”孟西游之前的话虽不客气,可到底坚守道心,修真之人不会计较,若是在一个大能面前无缘无故的拿大,可真的要有他一掌将你拍成飞灰的觉悟,孟西游并不觉得让眼前这人称一声小友,就真是小友了,除非有一天修为能与他齐平,才能得到应有的尊敬,故而此时表现的很是有礼。

  “你这小娃娃有些意思,这个你也拿去吧,至于修习到何种地步,就看你自己了。”沐忆今看她恭谨,扔来一物。

  孟西游暗暗道,这一会儿又变成小娃娃了,伸手一接,却是一本剑谱,上书“灵霄剑诀”四字,只是实在是无法忽略这剑诀角落里多出来的“上篇”四字。

  似乎是看出来孟西游的想法,那仙人开口道:“小娃娃太贪心可不好,这剑诀上篇就够你在这修真界横着走了,便是那杨领小子,到时候也要低你一筹,至于中篇和下篇,就看你的造化了。”孟西游心中哀叹一声,居然还有个中篇,不过这个时候她实在是不敢多嘴,要知道这修士口中的杨领小子却是她师尊的师祖,如今苍云门唯一的一位大乘剑修,如此说来,这修士很可能是来自上界。

  “小孩子真是心眼多,我只是一缕神念,替这剑找个主人罢了,它的前一位主人是我的好友,已陨落了。”那人接口道:“若是有朝一日,你能飞升至仙灵界,可以来找我,记住了本仙沐忆今。”随机又一拍脑门道:“我都糊涂了,哪里还有修士能从这里飞升”

  孟西游听他后一句声音甚小,迟疑道:“前辈,你说什么?不能飞升么?”

  沐忆今冷脸道:“胡言乱语!”待细细瞧了孟西游片刻惊讶道:“你这小丫头竟是雷灵根,那就难说了,还有那边的令牌,到时候••••••”竟露出个幸灾乐祸的笑来,随即摆摆手道:“无事,只要你努力,飞升有什么困难的,也要让那些人看看,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说到最后声音又逐渐低了下去,待回头欲走,又从手指上撸下来一个戒指扔给孟西游,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够,顿了顿,从怀里掏出一个储物袋来也扔了过来,嘟囔道:“这下死人也能飞升了。”话音刚落,便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等墨倾城飘出来,便看到孟西游低垂着头跪在一副画像下,怀中抱着一把飞剑,当然已经收进轮回镯的储物戒和储物袋是看不着了。看到那画像上熟悉的脸,墨倾城鄙夷道:“万年的狗腿子,在这里逞什么威风。你也配让她跪!”那画中一丝神念早已散去,墨倾城手一展那画像便落入手中:“这画里乾坤还勉强上得了台面。”心中打定注意将其送给受惊的包子。

  将孟西游拖到那竹榻上,墨倾城在一边守护,只是看到孟西游怀里掉出来的那一把红色的剑时,叹道:“到底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却说孟西游虽在竹屋之中只是跪了不过一刻钟,在画中却整整待了三天三夜,耗尽心神,待那沐忆今一走,便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十日后,孟西游睁开眼,便看到灵霄剑正缩在角落里,剑柄拼命的往窗外伸,剑身上还有红屑刷刷的掉,不禁嘀咕道:“这货不会在流汗吧。”

  在灵霄剑身前的,正是美的惨绝人寰的墨倾城,孟西游心头疑惑,墨倾城一个实体都不能凝结的鬼,居然会把一把仙剑吓成这样么。

  灵霄剑看孟西游醒了,忙飞了过来,躲在她身后,只是孟西游身子短,遮得了头遮不了尾,看上去甚是滑稽。

  孟西游好笑的把灵霄从背后拖出来:“阿墨,这是灵霄,以后就是我的本命飞剑,你不要吓它。”

  听墨倾城可有可无的“恩”了一声,灵霄剑小心翼翼的绕过墨倾城,嗖的一声钻进了轮回镯中。笑话,它是可以在修真界这些土包子剑中称王称霸,可是碰是十几万前把自己欺负的死去活来的墨倾城,灵霄实在是无法面对,选择了临阵脱逃,也顾不上有失仙格了。

  “这蠢货倒是有眼色。”墨倾城见灵霄剑还算识像,对它前主人的迁怒倒是消了不少。

  孟西游:“••••••”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灵气暴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