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凶女鬼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4:542,140

  “咦?”在孟西游心中千思百转之时,那女鬼也打量着一剑便能劈断囚禁自己屋舍的人“原来是个小姑娘。”忌惮的看一眼孟西游手中的长剑,咯咯笑道:“胆子倒是挺大,只是不知道命是不是也这么大。”

  “你既然能赶走鬼差,不会任由自己这幅模样吧。”孟西游骨子里其实还是个颜控,修真之人少有看不过眼的,实在无法正视这女鬼的模样。

  “罢了,反正你也没多少活头,如了你的意未尝不可。”女鬼摇身一变,孟西游面前便出现了一个中年美妇,只是那衣摆还是滴滴答答的掉着水。她十几年来所见的人不是恨她入骨的和尚道士,便是惊惧异常的人,少有能如此心平气静的和她说话的。

  “你还吃人?”孟西游道,没有了发面一样的身躯,女鬼放着红光的眼睛便尤为醒目,这通常是那些食人血肉的鬼才会如此。

  “不吃人,我早就被人收拾了。”女鬼似是听到什么笑话般,身子左摇右晃“还吃了不少呢,那味道,真是不错。”女鬼伸出舌头,回味的添了添自己脸,看着孟西游,眼中红光更胜。

  “来吧!”女鬼话音刚落,整个身子便向孟西游飞扑而来。

  孟西游防了她许久,闻言也不废话,手腕一抬,直直的便劈了过去。女鬼在扑至孟西游面门时,身子却诡异的扭转必过灵霄剑,绕到了孟西游身后,十指暴长,一巴掌便拍向孟西游头顶。

  “啊!”就在女鬼一位稳操胜券之时,碰在孟西游头皮的手如受针扎,闪电般的收了回去,“怎么会这样?”她的指尖竟然变黑龟裂,女鬼迅速的缩至角落。

  孟西游摄出聚阴灵珠,挡在身前,心中也不由庆幸,她在与这女鬼互相试探之时,便将自己前世所看的鬼怪片子搜索了一遍,得出的结论就是这种生物最喜欢的便是背后袭击,早做准备,将经脉之中灵气激发,裹住全身,没想道真的派上用场。

  “受我一剑。”孟西游举起灵霄来,向那女鬼藏身之地横空而下。

  女鬼狰狞一笑,竟然从自己嘴中抽出一条漆黑的锁链来,那锁链黑雾翻腾,毫不避讳的撞上灵霄剑,锁链顿时发出无数的尖啸呻吟之声,震的孟西游气血翻腾,七窍流血,一人一鬼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见状,孟西游心中大安,打的走鬼差不一定就赢得了自己,倒是自己高估这女鬼了。

  那女鬼神色变幻,没有了先前的嚣张,张口道:“你居然接的住锁魂链。”

  “原来是鬼差拿人的锁魂链。”孟西游恍然大悟,怪不得,地府之中,流水的鬼差,铁打的锁魂链,锁魂链可以说是每一任鬼差的标配,传承这么些年,倒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也难怪这女鬼如此嚣张。

  “知道就好,还不快滚。”女鬼心疼自己好不容易修出来的鬼指甲,鬼修行生长具是不易,毁了还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

  “不是要取我性命,这就放我走了?”孟西游笑嘻嘻道,索性盘腿坐在了地上,聚阴灵珠在身前飞速旋转,身后小塔轻巧浮动,将自己守的滴水不漏。

  “这是什么?”女鬼注视着孟西游身前滴溜溜转的聚阴灵珠,这珠子竟能在不知不觉之中摄取自己的阴气,鬼没有了阴气,就如同修士没了灵气,如何能不害怕。

  “聚阴灵珠。”孟西游淡淡道,今日就算再不比斗,如此过上十日,聚阴灵珠便能将这女鬼阴气收为己用,到时女鬼不过是一堆飞灰罢了。

  “聚阴灵珠。”女鬼喃喃道:“你不能这样,不是我的错,我不想的。”竟然越来越激动,飘出那角落,跪在地上,她虽然没有听说过聚阴灵珠,可是单听名号,也知道此物的用途,眼看走投无路,索性讨饶起来。

  “仙师,你们不是慈悲为怀吗?”女鬼道:“求求你放过我,我从为滥杀无辜,只是想报仇。”

  “慈悲为怀的是佛修,我这样的修士,可不会放过想要害我的人。”孟西游冷声道“不过,你可以跟我说说你的事,也许,我可以超度你去投胎。”她知道,如女鬼这样的杀孽,若是寻常,根本不可能轮回的机会。

  “投胎?”女鬼激动道:“我还可以去投胎。”

  “对,我可以送你去投胎,只是,你这锁魂链我却有用。”孟西游在女鬼拿出锁魂链时,便有了这个打算,那锁魂链所束的鬼魂,怕是这样百十个女鬼也未必能抵得上,也不知怎么落到了这女鬼手中。

  “锁魂链,给你便是。”女鬼道,竟然直接扬手将锁魂链扔了过来,孟西游小心翼翼的将锁魂链收进轮回镯。

  “你就不怕我出尔反尔吗?”孟西游道,若是她在易地而处,怕是没有这么痛快。

  “我一生阅人无数,就只看走了一次眼,便落到了如此地步。”女鬼凄然一笑”若是再错,便是魂飞魄散又如何。”竟然存了必死的念头。

  一人一鬼相对无言,孟西游知晓了女鬼的身世,这一刻不由想起墨倾城的话”有些人,远比鬼可怕。”

  三十年前,扶风城的大户人家李家,取了门当户对的王家小姐王娇娇入门,双十年华的王小姐,满以为自己嫁了个如意郎君,从此以后便可琴瑟和鸣,相敬如宾。其实她说的都对,这李家公子,确实是个如意郎君,能与人琴瑟和鸣,相敬如宾,只是这人却不是她,是在她入门三个月后便大摇大摆的娶进门的李家表小姐。

  如果单单如此,也便罢了,表小姐有一子二女,可她守着自己的儿子,日子倒也过得下去,便是与那李家公子相见如路人也无妨。坏就坏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原本门当户对的王家小姐竟然在三十年后门庭落败,,那表小姐的嫡亲哥哥却高居护国大将军之位,在王家小姐五十大寿这日,竟然当着满堂宾客,逼迫李家休妻再娶,最终王家小姐王家小姐唯一的儿子撞柱死,自己也投井而亡。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画里乾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