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可保一天
木燃2019-07-26 04:253,178

  “啥?灾星?”

  我妈一愣,没明白李大嫂什么意思。

  面色焦急的李大嫂,也顾不得其他,只能说出昨晚遇到的诡异事情。

  “自从你昨天生产,你家那口子就无缘无故的睡着,到了晚上你孩子出世后,他竟然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哇哇大叫。而且我通过他的眼睛,看到我身后竟然有那个‘东西’,今天一早,你那口子还傻了,这不是很明显吗?”

  “这、不可能吧。”

  我妈可不相信我是个灾星,但一想起自己所看到的,不由的开始紧张起来。

  恰在此时,隔壁李大哥抱着我快步从村子内走出。

  李大哥还没有接近,我的哇哇大哭就传进了我妈和李大嫂耳边。

  “哇啊哇啊、哇啊哇啊……”

  刚一来到近前,李大哥一边翻看我的脖子,一边焦急的说:

  “翠兰你这孩子怕是中邪了,你看他脖子上的红印。”

  “啊,这!”

  李大嫂和我妈一眼看去,果然发现在我嫩嫩的脖颈上,有一道红印,很像是被人给掐出来的。

  一时间,我妈身体一软,差点瘫软下去,幸好被李大嫂扶住。

  “这可怎么办呀,大岗傻了,孩子还这样,让我怎么活。”

  我妈毕竟只是一个没文化没见识的农村妇女,家里的“天”倒了,儿子还这样,她岂能不悲愤欲绝,痛哭流涕。

  李大嫂与李大哥相互看了看,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妈哭了一会,就默默把李大哥怀里的我抱着,朝村里走去,身形落寂。

  李大哥和李大嫂对视了一眼,咬了咬牙,才跟在后面嘀咕着:

  “要不要去请清贫道长?你当初遇到那事的时候,不就是他给解决的。”

  “我也想请呀,可是他行踪不定,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你当初在那里遇到的,就去那里请呗,说不定正好碰上。”

  “那好吧。”

  李大哥终究还是答应了,准备回去吃点喝点,就出去寻找。

  要不是他看在和我爸从小一起长大,怕是不会如此劳心劳力的帮我一家人。

  我妈回到家门口,发现我爸已经昏迷在大树前,额头上通红。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抱着我走入房屋内,神色迷茫呆滞,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现在的我,依旧在襁褓里哇哇大哭,脖颈上的红印清晰可见。

  之后,李大嫂进来看到我妈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说道:

  “翠兰你别这样,我家那口子已经去请了清贫道长,他一定有办法帮助你的。”

  “真的?”

  我妈呆滞的神色,顿时好转了一些,然后哄了哄我,但没有什么用,我依旧哇哇大哭,脸上全是泪水,小小的双手挥来挥去。

  如果照这么个哭法,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声音沙哑,说不出话来,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一时间,李大嫂和我妈急得团团转,又是唱歌谣又是拨浪鼓,可还是没有任何作用。我仿佛被恶鬼掐着,哇哇大哭。

  “李大嫂这可怎么办呀,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别急,我想想。”

  李大嫂灵机一动,突然跑回家拿了一串大蒜,然后戴在我的身上。

  这一下,我那哇哇大哭惹人生厌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露出了呵呵笑。

  李大嫂和我妈,相视一眼,各自吐了一口浊气,算是暂时稳定。

  “真是造孽呀,我和大岗都是老实人,一辈子都没作恶,怎么偏偏出了这档子事,哎~~”

  我妈叹了口气,感叹老天的不公。

  旁边的李大嫂,却是突然感觉到后背一股凉风吹来,让她起了一些鸡皮疙瘩。

  “翠兰呀,你刚才有没有感觉到一股阴风吹来?”

  “阴风?没有呀。”

  “糟了,我给孩子带上大蒜,怕是给那东西惦记上了。”李大嫂神色惊慌的说道,不停的朝房间四周看去。

  我妈一听到那东西,也跟着朝四周看去,发现什么都没有,寂静的令人可怕。

  现在已经是七月份,天气非常热,可家里面却凉飕飕的一点没有夏天的样子。

  “翠兰,我看你今晚还是和我一起睡,你家那口子和我家那口子一起睡。”

  “也好。”

  我妈怕疯爸伤害我,想了想就答应了。

  这一天,李大嫂一直在努力照顾我妈,给她炖了一锅老母鸡,还将我爸用绳子绑了起来。

  时间到了傍晚,李大嫂在我家门前走来走去。

  “他怎么还没有回来,莫不成是出事了。”

  说着说着,远处的尽头突然出现两道身影,一个虎背熊腰,一个身材佝偻明显是个老人。

  待到他们来到近前,李大嫂发现正是自己的丈夫和一个陌生的老头。

  “你怎么才回来?清贫道长呢?”

  “哎~,清贫道长没找到,但这位大爷说是能帮助沐大哥一家。”

  “他?”

  李大嫂上下打量了一番老者,发现他穿着布衣,长相普通,身上也没有特别的东西,迥然一个普通老头。

  老头似乎明白,他二话不说就跨入了我家,发现了我爸在哪里呵呵直笑。

  “可怜的人,就这么被迷了心智。”

  老头一看到我爸,呢喃自语了一声,就从口袋内掏出了一枚铜钱,按在我爸的眉心上,然后狠狠一敲。

  随着老头的一敲,我爸傻呵呵的笑容渐渐消失,他非常迷茫的看着四周。

  “嗯?我怎么被绑了?”

  刚一清醒,我爸就发现全身被绑,无法动弹。

  李大哥见此情景,连忙将我爸松开,然后说明了前因后果。

  “什么?我傻了?”

  我爸挠了挠头,觉得莫名其妙,他记得当时走出家门,脑袋一凉,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他迅速站起身来,朝房间内走去,发现我妈和我都还平安后,才大舒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李大哥和那老头率步走进房间,看了一下我。

  在襁褓中的我,呵呵直笑,可爱至极,身上带着一圈大蒜。但那老头紧紧看了我三秒钟,突然瞪大眼睛,一屁股跌落在地上,之后快速站起来飞一般的逃离这个屋子,神色惊恐,一副见鬼的模样。

  李大哥、李大嫂和我爸全部追了出去,询问情况。

  可老头只是心有余悸的叹了口气,说道:

  “这孩子没救了,赶紧安排后事吧。”

  “大爷,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家娃不是好好的吗?”我爸非常不解。

  一旁的李大哥连忙解释原因:

  “你家娃之前突然大哭大叫,脖子上还有红印,要不是我家婆娘给他带了一圈大蒜,怕是这个时候已经死了。”

  “啥?红印?”

  我爸心中一惊,连忙跑回屋里查看,果然发现我粉嫩的脖颈上有一圈红印。他试着把大蒜拿起来,我那笑呵呵的模样,顿时哇哇大哭,神色痛苦。

  大蒜放下,我才恢复正常。

  无奈之下,我爸走出了房间,将所有的期望放在了老头身上。

  不过老头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轻声说:

  “你也别这样看着我,你这小孩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是极其罕见的八字全阴,没有高人相助必死无疑。”

  “你老人家可一定要救下他,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如果这一次孩子没保住,怕是要无后呀!”

  我爸说着说着,就给老人家跪了下来,满脸泪水。

  旁边的李大哥、李大嫂也连忙劝说着:

  “大爷,你就行行好救救那个小孩吧。”

  “是呀,他才刚刚出生,怎么就要死去,这也太作孽了,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

  在众人的哀求下,这老头叹了口气,还真说出了一个救我的办法。

  “我可以拼了这条老命,暂时保那孩子一天,在这一天里,你们一定要找到清贫道长,想来只有他才有能力化解。”

  “清贫道长?”我爸第一次听到这个人,不由疑惑。

  旁边的李大哥,却眉飞色舞的解释:

  “清贫道长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我当初遇到那事,也是他帮的忙。”

  “喂!你们路上再说。”李大嫂眼睛翻了翻,不由提醒。

  “也好。”

  接下来,那老头重新回到房内,用铜钱摆了个阵,然后就离开了。

  据他说,这铜钱可保我一天平安,因为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那东西”,这一天会被他自己吸引走。

  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所说要拼了这条老命的原因。

  我爸当时就给老头子跪下来,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

  待到老头离去,我爸和李大哥带够了钱也离开了,他们要去往最近的镇上寻找清贫道长,让他来救我。

  而李大嫂则留下来,照顾我妈和我。

  当天傍晚,在去往镇子的路上,李大哥眉飞色舞的将清贫道长搭救自己的经过,徐徐说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