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与鬼谈
木燃2019-07-26 04:083,481

  清贫道长将我放下后,咬破了自己的指尖,滴出了一点鲜红血液,滴在了我的额头上。

  原本嗷嗷大哭的我,刚一被血液滴在眉心处,就安静下来,瞪大着无邪的眼睛,看着清贫道长。

  随着清贫道长的这个举动,房间内三根蜡烛所燃烧的火焰,顿时微微摇晃,一副随时都要覆灭的样子。

  房间寂静下来后,清贫道长从墙壁边缘处搬来了一个长条板凳,坐在李大嫂的面前。

  “深吸口气,慢慢放松。”

  “嗯。”

  李大嫂轻轻应了一句,就深吸口气,慢慢放松,眉头渐渐舒展。

  当李大嫂放松到一定程度后,清贫道长的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房间,然后就将咬开的食指按在李大嫂眉心处。

  一缕血液沾染到了李大嫂眉心,让其浑身一颤,宛若电击。

  之后,李大嫂隐约间听到了一声声晦涩难懂的呢喃,从清贫道长口中发出,而她的意识则越来越弱,越来越模糊。

  房间内的蜡烛火光,摇曳的更加厉害。

  “呼!”

  忽然间,房间内凭空起了一阵阴风,吹到了李大嫂身体上。

  原本正常的李大嫂,顿时大幅度的颤抖,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的。

  她大约颤动了十五秒,才停下来。

  “为何纠缠。”

  “吸引。”李大嫂的口中发出了一道声音,不过声音好像不是从嘴里而是腹部。

  “如何离去。”

  “东方三百米外的枯井,有我的尸身,妥善安置。”

  “明白。”

  清贫道长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这个时候,李大嫂身躯猛地一颤,一缕微风荡漾而出,房间内的空气似乎暖和了一些。

  可之后又有一股狂暴的阴风,扑了过来。

  “如何离去?”

  “桀桀桀,小道士你以为你很厉害吗?”

  这一次的声音与刚才的那个不一样,并非从腹中,而是口里发出,而且声音与李大嫂发出的非常不同,很像男人的声音。

  原本面色淡然的清贫道长,听到这句话,心中咯噔一声,知道要坏事了。

  “若你离去,千万钱财相送。”

  “哈哈哈,不知死活的东西,看我不弄死你。”

  双目紧闭的李大嫂,眼皮子颤了颤,想要睁开,但清贫道长的食指死死的按在她眉心处,形成某种制约,让其无法睁眼。

  眼是心灵的窗户,很多人就是通过眼对眼的对视,从而渗透人心形成幻象。

  这也是为何,清贫道长之前嘱咐李大嫂不要睁眼的原因。

  “呀!”

  李大嫂娇躯颤了颤,猛地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双手竟然颤颤巍巍的举了起来,似乎要挥向对面的道长。

  “道长,怎么回事?”

  “道长,兰兰她怎么样了,要不要我们进去帮忙?”

  许是刚才的那一声大叫,让外面的李大哥和我爸听到了,不由的大声询问。

  但清贫道长没有说话,而是将自己的食指死死的抵着李大嫂。

  “嘭!”

  李大嫂那颤颤巍巍的手臂,终究还是挥舞了过来,一下子击中清贫道长的脸庞。

  这看似轻轻的一挥,仿佛重锤出击,直接将清贫道长给打飞了出去,激起一阵灰尘。

  “噗!”

  清贫道长张开就是一口鲜血喷出,面色凝重的看着李大嫂。

  没有了清贫道长的镇压,李大嫂的眼睛猛地睁开。

  红!刺目的红!

  普通人的眼睛是充满灵性的黑色瞳孔,但李大嫂此刻的眼睛竟然是红色,仿佛被血液浸染过的一般,诡异可怕。

  她缓缓的从长条凳上起身,朝清贫道长走去,眼神麻木无情。

  “你们两个快进来。”

  清贫道长快速站起身来,大叫道。

  “嘭!”

  房门快速打开,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走了进来,顿时看到李大嫂双目血红,心中不由的一惊。

  “看什么看,还不快上,你们两个力气大,阳气重,正好压制。”

  清贫道长身形敏捷的躲避几下,才大声喝道。

  李大哥和我爸相互对视了一眼,就咬了咬牙,冲上去,二话不说就将李大嫂擒住。

  虽然三两下就擒住,但李大哥两个壮汉却是非常吃力,仿佛擒住的不是一个弱女子,而是一头大牛。

  “对,没错,就这样压着她,扣着她的手腕。”

  清贫道长一边指挥,一边从道袍的袖子内拿出了三枚一块钱硬币。

  一般而言,硬币流转多人,沾染了许多阳气,是厉鬼最惧怕的一种法器之一,所以清贫道长拿出三枚硬币后,就往李大嫂的额头、脸颊上按去。

  “啊!”

  李大嫂一声大叫,就脖子一歪,昏迷了过去。

  这时,清贫道长才挥了挥手,让她身上的两个大汉离开。

  “清贫道长我家婆娘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有生命危险吧?”旁边的李大哥将李大嫂扶起后,就迫不及待的询问。

  至于大舒一口气的清贫道长,却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提出疑问:

  “你们这村子四周,可有过什么古墓?”

  “古墓?应该有吧。”

  李大哥想了想,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他小时候确实听到村里的老人,说村子四周有古代某位大官的坟墓,只是不知道真假。

  “那就怪不得了,刚才附你媳妇身的人,应该就是那古墓中出来的,否则也不会如此的凶悍。”

  “我等道士对付鬼类,一般是劝、驱、镇、灭,很少直接灭杀,看来这一次,得惹上一些麻烦了。”

  清贫道长拍了拍衣服上的皱褶,才叹了口气徐徐说道。

  看到清贫道长如此模样,我爸不由着急了起来,连忙询问:

  “道长,你可一定要帮帮忙呀。”

  “放心吧,此事我不会袖手旁观,但古墓中的东西已存上百年,异常诡异。今天你们所有人全部出去,我与这小孩独处,可保他平安。”

  “那就多谢道长了。”

  之后,我爸就和我妈去了另外一间房,李大嫂和李大哥也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至于我的房间内,清贫道长正一脸笑容的看着我。

  这种笑容很是怪异,仿佛看的不是人,而是一件宝贝。

  “你这小娃娃真是调皮的很,若不是我,怕早已被那些家伙掐死。”

  清贫道长呢喃自语了一声,就掏出了二十一枚硬币,分别布置在了房间各处,隐隐呈现一种阵法。

  但阵法若想开启,必须要阵眼,清贫道长拿出的阵眼竟然是一颗圆珠。

  这圆珠名叫虎眼石,是一种具有猫眼效果的宝石,因其像极了老虎的眼睛而得名。

  众所周知,人们一直把虎眼石当做辟邪招财,驱鬼降魔的饰品来佩戴,不过现在这个年代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哪有心思放在这上面,所以大部分的人还是很少认识。

  清贫道长看了看四周,冷笑一声,就将虎眼石按入了土里。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房间内暖和了许多,同时一种被老虎紧盯的感觉自心里诞生。

  虎一般代表着凶煞、狂暴,若非此房间内有古墓里的东西存在,清贫道长也不会取出这样的东西,来当做阵眼。

  不过阵法刚刚开启,似乎激怒了房间里的其他“人”,一股股旋风不断出现。

  “噗噗噗!”

  三根摇曳着火光的蜡烛,纷纷熄灭。

  若是常人见此情景,定然吓得屁股尿流,逃出房间。

  但清贫道长却是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气,就脱掉鞋子,上床睡觉。

  而刚刚出生的我,就睡在道长的身边,嘴角流着哈喇子,仿佛看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或者好看的人儿。

  寂静的房间内,明明窗户紧闭,却阴风吹拂,一切透着诡异惊恐。

  然而,无论那些阴风如何旋转,可就是无法进入木床一米范围内,它们不得已慢慢停下消失。

  透着月光,可以发现清贫道长并未睡觉,而是睁大眼睛看着旁边的我。

  “啧啧啧,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八字全阴,而且还沾染百年古墓之气,怕是这一生都要被它们纠缠,可怜还是幸运?”

  道长说完,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便转过身去,闭上眼睛。

  睡梦中的时间,总是很快。

  当天边出现了鱼肚白,一个个鸡鸣争先恐后般的出现在村子内。

  勤劳的村民早早起来,开始洗漱,然后下田农作,一日复一日,如同机器人。

  而我的爸妈和隔壁的李大哥李大嫂也早早起来,开始收拾家里。

  当天色彻底明亮时,房间内的清贫道长才起床。

  “道长,这老大爷的尸体怎么处理?直接下葬吗?”

  我爸指着席子上的尸体,疑惑询问。

  如果是以前,他会直接下葬,但现在却是不敢了,深怕惹到什么东西。

  “这老头我以前见过,是个无儿无女的人,你直接烧掉,骨灰埋入地下就行了。不过切记,不得下葬在阴暗的地方,最好太阳光要能照到。”

  清贫道长打了个哈气,这才吩咐着。

  我爸听到后立刻照办,开始去村里寻找人手,准备烧尸。

  至于清贫道长,他在洗漱过后,就开始在村子里转来转去,最后还去了村子外一千米的坟墓群查看。

  那坟墓群,是村里人死后下葬的地方,平日里很少有人过来。

  清贫道长围绕着坟墓群看了一会,突然眼睛猛地一缩,看到了一个别样的墓碑。

  这墓碑上缠绕着一根根树藤,四周全是奇臭难闻的尸花。

  尸花一般只长在尸气很重的地方,而看那墓碑的样子明显是一百多年前的,不可能说,到了现在还有这么重的尸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