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披着狐皮和狼皮
木燃2019-07-26 04:073,401

  在睡梦中,一只只漆黑如墨的人性怪物朝我走来,不断吞噬着我。

  “啊!”

  又是一声大叫,我再次从噩梦中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十八岁一过,就发生了接连的怪事,如今做个梦,都是吓人的噩梦,一切都透着诡异。

  “你醒了。”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正是徐凝儿此女。

  清晨的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相间,且宽大舒适的休闲服,一头乌黑亮丽的发丝仅仅用一根细小白布拴着,很是清新秀丽。

  这也难怪,她是黑段三段,自然不可能穿那些太过于紧身的衣服,否则怎么进行大动作,行走起来也不舒服。

  只见徐凝儿端着一盘刚刚煮好的清汤面,就走到了我的面前,很是温柔。

  一时间,我仔细的盯了她几眼。

  我记得在刚开始遇到她的时候,她总是一副高傲的模样,怎么会变得如此温柔,就因为我之前救了她一下?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难道古时候英雄救美,美女献身相报的事情,要发生在我的身上?

  当然,我也只是稍稍幻想一下,因为对方放下汤面后,就扭扭捏捏的就说出了心中想法,一个让我心中一沉,冰凉透底的话语:

  “那个,我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活不了多久了,你能不能签一份合同,把你死后的遗体捐给我,让我做研究?”

  我瞳孔一缩,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这个眼前清新秀丽的女生,一个十八岁上下的学生。

  现在的徐凝儿,瞪大着美目,一副哀求期盼的模样。要是忽略口中的话语,还以为是在撒娇呢!

  “这个要求,我可能无法答应。”

  我心中震撼,但表面还是平静的回答。

  这几天发生的时期,已经将我的心性磨练的足够成熟,不敢说喜怒不形于色,但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愤怒。

  “为什么不可以,你都被墓里的那家伙给咬了,就算靠清贫道长的那枚丹药,也维持不了几天,你就发发好心签了吧。”

  徐凝儿一边说着一边还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合同,和一个黑色签字笔。

  对于徐凝儿这女同学,我真的是服了,于是直接挑明:

  “你脑子没病吧,我死不死和你有个屁的关系,为什么要把尸体捐给你。你一个学生,难不成还想解剖我不成?”

  “对呀,你被gan尸咬了,身体肯定有些变化,我自然想研究研究。”徐凝儿满脸微笑的说道。

  这微笑在我看来,非常吓人,她还一副很正常的表情。

  对于大部分的人而言,连尸体都不敢看,更别说解剖了。特别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满脸笑容的对我说。

  蓦然间,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中冰冷。

  “放心吧,不就是心脏跳的慢,血液循环的慢吗?我马上就去医院开一些药,保证能活下去。”

  说罢,我连忙起身换了一身衣服,就赶快离开。

  数个小时后,当我再次回到出租房时,徐凝儿已经走了,她还留下一副字条,说:

  “如果你想通了就打电话给我,我会给你十万元的报酬。”

  “靠!”

  我下意识的鄙视,将纸条撕烂,心中愤恨:

  “真当我是脑残吗?命都没有了,钱有个屁用。”

  “还有二十多天就要高考了,先把这个应付过去,再去找西安寻宝街。”

  想到这里,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的心脏正“扑通扑通”的跳着,强劲有力,透着年轻的活力。

  深吸了口气,我将购买来的十几盒药物放下。

  这些药物全部都是活血的药物,应该可以在病症发作时起到一定的作用。

  之后,我深吸了口气,一下子扑到了床上。

  累!很累!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深深的疲惫。

  村子被烧,村民和父母全部被烧死,之后被邪物纠缠,不得不进入古墓。古墓出来后,浑身是伤,还中了干尸的毒。到现在最好的同学胖子,也离开了,还被徐凝儿要求签合同捐遗体。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一场霉运的潮水在不断冲刷着我,试图将我推进深渊中,跌的粉身碎骨。

  “哎~~~”

  此刻的我,除了一声长叹,已经无法表达自己的累和恍惚。

  不过,只要没死,日子还是等一天天的过去,一天天的为生存而挣扎着。

  之后,我拿起了书本,开始复习,准备接下来的高考。

  第二天清晨,我回到了学校的教室内。

  教室内的情况一如往常,同学们相互打着招呼,满脸笑容,之后各自拿起书本开始复习,像一个个没有自我意识的机器般,做着上一届学生所做的事情。

  而我一进入教室,就扫视了一下我的座位,发现胖子并没有来上学。

  当我坐在座位上没多久,徐凝儿也来到了教室,她坐在我的后面,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又变成了一副高冷的模样。

  这女人的心思,很是古怪刁钻,令人难以摸清。

  上第一节课的时候,老师宣布周龙那个胖子转校了。

  于是,自这一天开始,我的座位一直都是空着的。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很快就到了高考。

  在过去的二十多天里,我身上的病症确实如清贫道长所说的那般,每隔七八天左右,就会发作。

  不过在药物的帮助下,我一次次的从死神那里逃了出来。

  虽然如此,但我感觉每一次发作后,下一次的病症发作,要更为强烈,似乎我撑不了几个月,就会因为心脏停止跳动而死。

  当高考过后,我就离开了这座生活了三年的清水镇,前往清贫道长口中所说的西安寻宝街。

  不过,在火车上的我,却是目睹了一场极度惊悚的诡异事件。

  我所乘坐的那辆火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所建造,那大铁轮子每一次开动都发出巨大的“拱拱拱”的声音。

  当我拿着火车票往车厢里走去时,因为人太多了,无意间撞到了一名孩童。

  “吼!”

  那被撞的孩童,瞪大了眼睛,发出难听的吼叫,双手成爪的盯着我。

  “对不起、对不起。”

  我连连道歉,很是抱歉。

  那牵着孩童的老者,对着小孩嘘了一声,然后示意我离开。

  这一幕,让我感觉很是奇怪。

  一个小孩怎能发出那样古怪的声音,而且从他的身上,我能感觉到一些阴冷之气。

  摇了摇头,我将那些古怪的念头抛去,之后专心寻找自己的绿皮硬座。

  一切完毕,我就耐心的坐在位置上,随意观看着其他人。

  我发现,刚才的哪位老人家和孩童,竟然就坐在这一排车厢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原因,我的目光一直放在那老人和孩童的身上。

  当火车开动没多久,便有两位乘务人员来开始检查火车票,以防有人偷钻进来。

  “把你的火车票拿出来。”

  “好的。”

  我微微一笑,直接将攥在手中的火车票递了过去。

  乘务人员仔细观察了一下,就还给了我。

  这时,我发现之前的老者和孩童,悄悄的从座位上离开,去往了洗手间。

  可惜,列车乘务员似乎看到了那两人,直接就跟了进去,想要查票。

  不过令我大感疑惑的是,进去了五分钟左右,那两名乘务员就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之后离开车厢,没有再查看其他人的车票。

  若是以往,定然会一个一个的检查,今天确实怪了。

  待在座位上的我,一直在观察,所以发现了很多怪异之处。

  “怎么回事?”

  想了想,我用一把自带的水果刀,割破了手指,然后在眼睛上一抹。

  随着血液沾染我的眼皮,我瞬间发现了不同。

  在刚才老者和孩童所做的位置上,竟然缭绕了一缕缕黑气。

  最让我心惊胆战的,还是那缓缓走出来的老者和孩童。

  此刻在我眼里,这二人哪里还是人,分明就是两个披着狼皮和狐狸皮的傀儡。

  在别人的眼里,这一老一少,就是普普通通的人,但在我沾染了鲜血后的眼里,分明就是一张鲜艳的狐狸皮披在老者的身上,那狐狸的眼睛闪烁着红光。

  再看那小孩,也是如此,一张灰色的狼皮如披肩一般披在身后,偌大的狼牙闪烁着阴狠。

  恰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盯得有点久,他们二人的脑袋齐齐一扭,看向了我。

  那老者顿时对我露出了“和蔼可亲”般的笑容,而那孩童则面色阴冷阴沉的看着我,开始磨着牙齿,似乎想要咬杀我。

  我对他们微微一笑,不露声色的转过头,看向了窗外。

  过了几分钟,我将目光随意的环绕车厢,余光发现他们二人依旧盯着我。

  “咕噜。”

  这一下,我终于开始紧张了起来。

  “啪!”

  突然间,一只纤纤玉手拍了过了,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

  “徐凝儿?你、你跟踪我!”

  当看清拍我的人后,我发现正是自己的高中同学徐凝儿。

  自从高考结束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会在火车上相见,所以我下意识的以为对方在跟踪我。

  “嘿嘿,你没有猜错,我就是在跟踪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徐凝儿脖子一昂,完全的无所顾忌。

  而我,也只是一声叹息,感叹麻烦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