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毒发
木燃2019-07-26 04:243,397

  “咚咚、咚咚、咚咚……”

  突然之间,我面色剧痛的捂着心脏,那里很痛而且身上的血脉似乎凝固了一般,停止流动。

  要知道,人类的血液是通过心脏流动,来进行新陈代谢,如果心脏出现问题,那一切就完了。

  “你怎么了沐临?”

  身旁一直关注我的徐凝儿,立刻察觉到了我的表情,神色关心的询问。

  徐凝儿的声音,让清贫将注意力放在了我的身上。

  “没想到初次发作的时间,竟然这么快。”

  “你不是说七到八天,才发作一次吗?”我极度痛苦的说道,已经开始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如一只痉挛的虾米。

  “我的确说是七八天,但说的是你度过初次发作后,第二次第三次才会每隔七天。而初次发作的时间,不固定,视个人体质而言,看样子你的身体素质很普通,否则也不会才过半个小时就发作。不过你放心,只要挺过了第一次,你的身体就会缓过来,第二次会在第七天左右。”

  “别说了,快点救我,我的心好疼很疼,想被人揪住了一样。”

  我面色通红,青筋鼓起,很是痛苦的样子。

  清贫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办法,只是四下寻找,之后又在身上摸索着。

  许久后,清贫一声轻叹,徐徐道:

  “哎~~~,这活咸鱼很厉害也很少出现,它的毒,一般人中了,几乎是必死无疑,所以至今很少有人知道如何解毒。不过……”

  “不过什么?”

  徐凝儿满脸焦急的询问,而我已经心痛的无法开口。

  “罢了罢了,此次就当是我大发善心了。”

  说罢,清贫就满脸肉痛的从怀中取出一枚淡蓝色小瓷瓶。

  瓶子打开,顿时一股令人清爽的香气徐徐飘出。

  清贫单手一倒,从瓶子内倒出了一颗乳白色丹药。

  这丹药通体雪白,上面隐约间有一些淡蓝色的纹络,似乎很是珍贵。

  “给他吃了吧,这丹药可是我花了几百万元购买到的,如今却是便宜了这小子。”

  “几百万?真的假的?”

  徐凝儿那伸出去的芊芊玉手,却是一下子停住了,不知道清贫说的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那就是把我卖了,也还不起呀!

  “放心吧,不管是真是假,也不会让你们还的,快给他吃了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听到清贫这话,徐凝儿没有犹豫,直接接了过来,给我喂了下去。

  也不知道这丹药是否真的那么神奇,不过我的心脏却是一点点的缓了过来,疼痛慢慢减少。

  足足十几分钟后,我才吐了一口浊气,蜷缩的身体渐渐舒展开来。

  这个时候,清贫才面色淡然的说道:

  “这初次发作你是挺过来了,以后记得多吃一些活血化瘀的药物,一旦再次发作可让你有七成的机会度过。”

  “明白了,等我回去,就去药店里购买。”

  “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此次古墓一行暂且为止。”

  清贫说罢,便要独自离开,可走了几步,他突然又走了回来,蹲在我的耳边低声说了好几句: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可以去西安寻宝街那里看看,也许能救你一命。对了,你只可以一人前去,千万别带着其他人。”

  他说完,就从袖口内掏出了一沓厚厚的纸币,足足有五万之多。

  “接着吧,算你的药费和路费了。”

  “这、不好吧!”我犹犹豫豫,没有接过来。

  清贫硬塞到我的手上后,就大摇大摆的离开。

  一时间,这里就只剩下我、胖子、徐凝儿三人,各自坐在草地上。

  三人中,胖子的目光一直盯着古墓的石门,之后站起身来,用铁锹挖一些泥土将古墓彻底掩埋起来。

  “胖子,你的腿。”

  我捂着流血的肩膀,在徐凝儿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胖子。

  眼前的胖子,让我感觉有些陌生。

  自从听说这里有古墓后,从前的那个活泼搞怪的胖子就开始变了,变得有些狂妄贪婪,一直想得到墓中的古董。

  当我苏醒后,他也一直没有说话,神色变得让人很是陌生。

  胖子听到我的询问后,停下了手中的铁锹,一瘸一拐的朝我走来,面无表情的对我说:

  “你知不知道我这条腿废了!以后我就是个残废,天天被人耻笑排挤的残废。”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和愤怒。

  这也难怪,虽然世人口口声声说人人平等,可真的人人平等吗?不过是给那些弱者一块遮羞布,一些安慰罢了。

  胖子的话让我沉默,虽然我不会耻笑歧视他,但其他人呢?

  一旦上学,让班级里的同学看到,定然会被人在背后低声议论嘲笑。哪怕心智再好的人,心里都有些不舒服。

  “对不起。”

  我微微低着头,轻声回答。

  这个时候,旁边的徐凝儿却是冷笑一声,讥讽道:

  “沐临你没有必要道歉,这死胖子完全就是因为自己的贪心,所以才被古墓中的干尸盯上。他的残废,与你又有何关系。”

  “哈哈哈,我的腿是和他没有关系,都是我自己自作自受行了吧!”

  胖子哈哈一笑,气极反笑的说道,之后丢下铁锹,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现在,这里只剩下我和徐凝儿二人。

  “我们走吧。”

  我吐了口浊气,满脸疲惫的对徐凝儿说道,手中紧紧拿着一叠厚厚的纸币。

  “嗯,你慢点。”

  徐凝儿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我,慢慢离开了这处阴冷的地方。

  当天晚上,我和徐凝儿二人坐着电动小车回到了清水镇上,先是去了餐馆饱餐一顿。

  之后,徐凝儿不放心我,硬要送我回出租房。

  结果当我回到出租房后,发现胖子并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打电话显示关机。

  “他不会犯傻吧?”

  我心中焦急,猛然扯动了肩膀处的伤势。

  一直待在我身边的徐凝儿,立刻面露着急,柔声道:

  “放心吧,那胖子怕死的很,怎么可能会做傻事,我看你还是去一下医院,免得伤口感染,那就惨了。”

  “好吧。”

  我感受到伤口酥酥麻麻的,也有些担心自己嗝屁,就与徐凝儿离开了寂静的出租屋内。

  其实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胖子就躲在自己的床底下。

  当他听到我们走出去的声音后,就钻了出来,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一个小时后,他仔细看了一眼出租房内的一切,一副些恋恋不舍的样子,但最终还是离开了。

  “对不起了,沐临。”

  周龙这个胖子呢喃自语了一声,就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至于我,却是已经在徐凝儿的陪伴下,来到了镇子里唯一一座公立医院中,进行消毒。

  经过医生一个小时的查看治疗,他们虽然发现我的血液有些问题,但也没有说什么,好像从未见过,也不知道能不能要人命,所以没敢给我乱开什么药,只是帮我将肩膀伤口处进行清洗、消毒、包扎。

  当我和徐凝儿走出医院后,已经是深夜。

  “我自己走回去吧,也不远。”

  “不行,这晚上小混混很多,你又这幅伤病样子,要是遇到他们,钱丢了倒是没事,别到时候连菊花都给人爆了。”

  “怎么可能呢?你回去吧。”我苦笑一声,不理解。

  “哼!怎么不可能,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变了,特别是在天朝这个男多女少的国家。”

  “好吧。”

  既然徐凝儿坚持,我也只能妥协,心中泛起了不知名的滋味。

  在她的陪伴下,我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在半路进入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

  我现在肩膀受伤,浑身酸麻,自然得先购买几天的粮食,在家休息几天。

  半个小时左右,我与徐凝儿就走出了超市,一起回到了出租屋。

  当天夜晚,我见还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就小心翼翼的说道:

  “再过几个小时就天亮了,要不你在我的房间里睡一会,等天亮了再走?”

  “好呀。不过,你得和我一起睡。”

  徐凝儿嘿嘿一笑,直接就把我拖进了我自己的房间内,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之后,我们顺理成章的睡在了一张床上,只是都穿着衣服。

  美人在旁,但我却没有丝毫的贪念。因为现在的我,手臂、肩膀处全是伤口,浑身精疲力尽,那还敢有什么其他的思想,有的只是深深的疲惫和对今天的一点疑惑。

  在我身旁的徐凝儿,很快就入睡,传出平稳的呼吸声。

  这一天,可把人折腾的够累。

  至于我,却是闻着一缕缕香气,脑海里回荡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在我和徐凝儿昏迷的那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胖子与我翻脸?”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徐凝儿被打的昏迷不醒,而我也中毒昏迷,只剩下胖子和清贫还醒着,这个时间段发生了什么,我都不清楚。

  “莫非是清贫和胖子说了什么?”

  甩了甩头,我将这个烦恼抛去,转而摸了摸口袋里那鼓鼓的一沓纸币,回想起清贫临走时对我说的话:

  “清贫说的西安寻宝街,那是什么地方?寻宝的?难道那里有治疗干尸毒素的解药或者解毒方法?”

  想着想着,一股困意袭来,我张大了嘴巴,哈了几口气,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