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戴上就脱不下了
木燃2019-07-26 04:083,243

  “怎么了?”

  徐凝儿和胖子满脸疑惑,将目光看向面具,发现很正常呀,没有什么异样。

  但床上的我,却是颤声道:

  “刚才面具上的脸笑了,笑的很可怕。”

  “面具笑了?你脑袋撞傻了吧。”胖子立刻在旁边讥讽。

  “绝对没有,你把面具拿过来我看看。”

  我没有理会胖子的讥讽,而是请徐凝儿将面具拿过来,在手上仔细把玩着。

  这面具是木制的,表面刻画的是一个黑白相间的鬼脸。

  鬼脸的嘴巴是向下,也就是一副不乐意的表情,可我刚才明明看到这向下的嘴巴微微翘起,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怎么现在就恢复了呢?

  “这面具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把玩了一会,便将目光看向了徐凝儿,这个今天才转校过来的女生。

  徐凝儿微微一笑,非常随意的回答:

  “只是在摊位上随便买的而已。”

  “随便买的?”

  我有些不信,但也无法逼迫她,只能再次将目光放在手中面具上。

  不知道为什么,看得越久,我就有一种想要带上的冲动。

  “徐凝儿带没有事,想来我带也不会出什么事。”

  我将之前诡异的一幕抛之脑后,慢慢将面具戴在了自己脸上,发现脸上有些阴冷。

  就当我戴了十几秒左右,我就想取下来。

  可万万没想到的事,发生了,这面具仿佛粘在了我脸上,无论如何使劲都无法取下。

  “怎么回事,我取不下来了?”

  我眼神惊恐的说道。

  旁边的胖子,不由的翻了翻白眼,以为我是在玩他。

  “好了别玩了,你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去办出院手续,这一天下来可要不少钱呢!”

  “胖子,我没有骗你,真的取不下来了。”

  “哎呦哟,我要是取下来,你请我吃一百次麻辣烫。”

  胖子半信半疑的站起身来,抓住我脸上的面具开始狠狠一拔。

  “嗯?”

  “嗷嗷嗷!!!”

  随着胖子的一拔,我感觉整个脸都快要分离了,不由的发出一声声哀嚎。

  这一下,胖子心惊了,不由的开始在面具边缘观察,没有发现什么黏胶之类的东西,怎么就摘不下了呢?

  “徐凝儿你这面具从哪里买来的?”

  胖子喊了一声,见没人回应,便转头一看发现整个病房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徐凝儿这个女生不知道去哪里了。

  “靠!”

  胖子大叫了一声,又用力拔了拔我脸上的面具,发现还是无法弄下来,好像面具已经和肉连接在一起,若是强行拔出,怕是我的脸都要拔得血肉模糊。

  经过几分钟的折腾后,胖子去叫了医生。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医生来了后,仔细看了看,用了各种方法还是没弄下来。

  医生最后啧啧称奇了许久,说让我们去大医院看看。

  无奈之下,我和胖子只能离开医院,去往了租在镇子上的出租房。

  我和胖子既是同桌,也是室友,他和我一样都是农村的,在清水镇上学都需要租房,于是我和他就租在了一起。

  当我回到出租房后,不由的坐在床上叹息道:

  “这可怎么办?这样子不仅洗不了脸,明天怕是也无法去上学。”

  “放心吧,如果明天还取不了,那就去大医院看看,大不了一点点的磨掉这层木头。”胖子在旁边安慰着。

  我无奈一笑,回想今日的种种,发现一切都透着诡异,仿佛班级里来的那名女生,是我的灾星。

  一番无果后,我只能上床睡觉,玩了玩手机,顺便在网上查了查有什么面具会戴在脸上弄不下来。

  “咦?”

  房间内的我,突然看到了网上一张帖子,这个帖子发布的时间恰恰是今天,而且所写的内容竟然也与面具有关。

  这帖子的内容如下:

  世界上有一种面具,男人一旦戴上就再也摘不下来,而且一旦戴上每个月需要炼制面具之人的经血才可免于一死,否则面具会像蚂蝗一样吸干你的脸。

  这面具名叫蛊男面具,本是古代苗疆一带为了束缚丈夫所炼制的阴毒之物。

  不过后来因为男子昌盛,女子的地位低下,此物便慢慢消失。但听说有一些女子还是可以弄到,所以千万不要惹怒自己的女友,否则下场很惨。

  这是帖子的第一楼。

  二楼如此询问:

  “如果不小心戴上了,又怎么取下来?”

  “嘿嘿,如果想要取下,必须要炼制蛊男面具之人的眼泪,将其滴落在面具的边缘,就可以了。”楼主在二楼的楼中楼回复着。

  之后的几楼,则大都不信:

  “切,破面具还弄不下来,楼主水经验水的不带脑子。”

  “小手一抖,经验到手,那,经验给你了,我很善良的说。”

  “楼主脑残,这么傻逼的事情都能说出来。”

  至于床上的我,却是闭起了眼睛。

  “炼制蛊男面具之人的眼泪?难道是徐凝儿?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如此阴毒之人,而且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她为什么要这样?”

  “莫非,她真是我小时候见到的小女孩?”

  “因为我的能力消失,找不到她,所以她特地来找我报仇?”

  一个个疑惑从脑海深处冒出,我感到很是烦躁。

  之前一切都好好的,现在莫名其妙就变成这样,到底是招惹了哪路鬼神。

  “哎~~”

  一声叹息,我努力放下全部的烦恼,直接就关灯睡觉,明天再去理会。

  与此同时,在清水镇上另外一个出租房内。

  只见一位十八岁的少女,正伫立在一座巨鼎前,不时从手中抛出一些东西放入巨鼎里。

  这巨鼎青铜色,三足两耳,底下是一些碳火在持续燃烧着。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在巨鼎里面有一滩浓稠的黑色液体,不停的发出噼里啪啦之音,古怪的很。

  如果我在这里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少女正是今天刚刚转校来的徐凝儿。

  “嘿嘿嘿……”

  她看着巨鼎里的黑色液体,不由的发出笑声,漂亮的脸蛋显得有些阴冷。

  没有人知道她在炼制什么,但看样子应该是什么邪物。

  竖日清晨,胖子早早就打电话给班主任,说我生了一场大病,需要去大医院查看,所以要请三天假。

  由于我和胖子的成绩都还不差,老师很是相信,所以一口就答应了。

  而我的确也去了大医院查看,在诊断室里面,医生在我的脸上看来看去,不时拨弄一下面具的边缘,发现没有任何胶水粘黏。

  “你这面具里面应该是被弄了特殊的药水粘黏,如果想要去除的话,可能需要一点点的磨掉,不过有可能会毁容。”

  “啥?毁容?”我大吃一惊,连忙拉着胖子离开了医院,深怕这医生为了钱而把我给毁容了。

  走出医院后,我们又去了其他的医院,得到的结果相差无二。

  后来我没有办法了,去了一些中医医馆看看,结果他们让我把脸浸入热水里泡了二十分钟。

  这二十分钟我是通过吸管来呼吸空气,面部很是难受。

  我原本以为会奏效,可依旧没有效果。

  之后,中医又拿醋来浸泡,依旧没有办法。

  中医的方法都是用来解开胶水的,但粘在我脸上的明显不是胶水,很有可能是一种奇怪的蛊虫。

  一天下来,我和胖子走的是腿酸脚麻,最终满脸失望的回到出租房。

  当我刚刚吃着泡面的时候,突然间感觉面部一疼,好像有血被吸走了。

  “难道、难道那帖子里说的是真的?一个月不得到炼制者的经血,就会被慢慢吸走脸上的血而死?”

  一时间我开始惊恐了起来,咬了咬牙,便掏出手机搜了一下,将自己看到的帖子重新打开,仔细的看了看,就递给了胖子。

  “你看看。”

  “看什么?”胖子嘴上疑惑,但肥手还是接了过来,眼睛朝屏幕上看去。

  “我靠!这不会是真的吧?”

  几分钟过后,胖子一声大叫,猛地站起来。

  而我则将刚才的感受说了出来,基本确定就是帖子里所说的蛊男面具。

  “马拉个粑粑,这一定是徐凝儿那女生捣的鬼。”胖子骂骂咧咧的说道,因为这面具就是她拿来的。

  “不对呀?她为什么要害你?难道喜欢你了,所以想用这个面具圈住你?”胖子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眼神有些古怪的看向我。

  “别胡思乱想,她才刚刚转来,怎么可能会喜欢我,我又不是小说里的主角,能让个个美女倒贴。”

  “那是怎么回事?”胖子转念一想,也是那么回事。

  虽然我身高一米八,长相清秀,但穷鬼一个,这年头有几个会喜欢穷鬼。

  我思索了一会,感受到脸上的麻木,不由的怒声道:

  “干脆吓哭她,得到她的眼泪。”

  “好,就这么办。”

  胖子眼前一亮,顿时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