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我叫清贫
木燃2019-07-26 04:253,424

  我和胖子在出租屋内一番谋划,准备明天下手。

  第二天傍晚放学时,我和胖子在学校的一条小路上闲逛,不时的看向校门口。

  “她出来了,我们快跟上。”

  我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徐凝儿从学校校门口走出,朝西边一个街道上走去,我和胖子连忙盖上帽子,秘密的跟踪。

  只要到了隐蔽的地方,我们就吓死她,看看她的眼泪是不是如网络帖子上的那般可以解开面具。

  可我万万没想到,我和胖子两人的拙劣跟踪,早就被人家发现。

  当徐凝儿走入一个偏僻的小巷子时,我们连忙走上去,发现对方正笑眯眯的看着我。

  “怎么?不好好上学,干什么要跟踪我?”

  “没什么,我们只是恰巧在路上看见你,准备打声招呼而已。”

  我打了个哈哈,便要拉着胖子离开,准备另寻他法。

  但我脸上的面具却是把我深深出卖了,只见徐凝儿一把拉住我的手臂,柔声道:

  “马上就到我家了,你们过来一起吃饭吧。我目前是一个人住,你们也不用不好意思。”

  “那、好吧。”

  我听到她一人住在出租房的时候,故作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徐凝儿带着我和胖子走了几条街,就到了一处比较昏暗偏僻的民房里。

  这房子是红砖灰瓦,盖了十几年的模样。

  “进来吧,这房子是我租的,要三百多块钱一个月呢。”

  “啥?怎么便宜?我和胖子那房子要五百块。”

  “靠!那狗日的房东太坑人了,看我们不懂行就这么狮子大开口。”一旁的胖子,不由的怒骂。

  之后,我们一起进入了房子内,发现这民房挺大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房间,后面还有个厨房。

  当我们进来后,徐凝儿直接就让我和胖子坐在饭桌旁,自己则从后面的厨房端来了鸡鸭鱼肉,看她准备的这么齐全,似乎早就知道我会来找她。

  在吃饭时,我想了想还是不忍心对这女孩动粗,便说出了来意:

  “这面具是蛊男面具吧,你能不能把眼泪给我?”

  “呵呵,没想到被你发现了,不过想要我的眼泪,先把饭吃完了再说,要不然你的口水弄进饭菜里,我可不敢吃。”

  徐凝儿呵呵一笑,竟然很是坦率的承认了。

  “那好吧。”

  看着对方笑逐颜开,我天真的相信了。

  当我和胖子大口大口的吃完一桌子饭菜,对面的徐凝儿突然阴笑道:

  “呵呵,你们惨了,这桌子饭菜都被我……”

  她的话语还未说完,一枚铜钱从外飞来,直接命中其眉心。

  随着铜钱的飞入,徐凝儿身形倒退,模样变得狰狞,龇牙咧嘴的朝门外看去。

  只见一位身穿道袍,年约二十上下的青年,手持着桃木剑走来。

  若是我爸和李大哥在这里,定然会吓得屁股尿流。

  因为来人正是清贫道长,那个很强大很厉害的道长,可十八年过去了,他的容貌竟然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是那般清秀。

  只是当年临走时的虚弱模样消失不见,却而代之的是一种饱满的精气神。

  “又是你!”

  徐凝儿大叫了一声,身形倒退,神色有些畏惧。

  而正在吃饭的我和胖子,有些摸不着头脑,满脸疑惑的打量着来人。

  “你们两个还不去将吃的东西都吐出来,否则活不了今晚。”

  清贫道长面色严肃的对我和胖子训斥着,继而手持着桃木剑朝徐凝儿的胸口刺去。

  他的这一刺,看似平淡,但仿佛给人一种难以摆脱的感觉。

  果不其然,徐凝儿身形敏锐的躲了几下,但还是被桃木剑刺中胸口,惨叫一声,就瘫软昏迷了过去。

  我一直坐在旁边,感到非常的不解。

  明明这陌生的道士,只是轻轻的刺了一下徐凝儿,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威力。

  “道长,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我站起身来,询问。

  不过对方并未先回答我,而是走到徐凝儿的身边,仔细的看了看,确定如自己所料的那般后,这才回答我:

  “你吃了她炼制的墓中草,如果再不吐出来,肚子会完全腐烂。”

  他这句话刚刚出口,我便感觉到肚子有些疼痛,之后与胖子连忙跑出民房在墙角处拼命呕吐。

  半响过后,我和胖子相互搀扶的走了进来,双腿发软,身体一阵虚弱。

  至于这清贫道长却是已经扶起徐凝儿,掐了掐她的人中。

  “咳咳、咳咳……”

  一阵猛烈的咳嗽,从徐凝儿口中发出,她慢慢苏醒过来,只是一阵迷茫。

  “这里是那?”

  她晃了晃晕晕的脑袋,才渐渐苏醒。

  “这里是你自己租的房子。”我在旁边回复着,心中恨死这女神经病了。

  “我不是在B市上学吗?这是那里?”

  徐凝儿仿佛失忆般的看了看四周,根本不记得自己转过校,也不记得我和胖子。

  就在众人纷纷疑惑时,清贫道长叹了口气,老气横秋指着我说道:

  “一切的起因,都在于你。”

  “我?”我眉头一皱,不知道眼前的陌生道士什么意思。

  “嘿嘿,你是不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道长反问。

  “是呀,怎么了?”

  “这种特殊的生辰八字名叫八字全阴,是非常难以遇到的一种,但你却偏偏是!最为主要的,还是你小时候沾染到了一座古墓之气,此气一直缭绕与你的身边,吸引着无数鬼物,若非有人施法,你活不到今天。”

  “好像确实有人给我做过法式之类的,那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吗?”

  “想要解决你身上的古墓之气,需要再次回去。”道长说到这里,不知为何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还不待我回答,那彻底苏醒的徐凝儿,却是大叫了一声,连连后退:

  “啊,你们是谁?这里是那?你们要是再不走,我可就报警了?”

  “你傻了吧?”胖子讥讽。

  “哼!就你们也想绑架我。”徐凝儿突然面色一冷,竟然摆起了架势,好像练过几年跆拳道。

  “你们两个上。”道长有意试探徐凝儿,便想指挥我和胖子。

  但我和胖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这个陌生人的话。

  只是道长之后的话语,让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就站起来,朝徐凝儿走去。

  他说:“你不是想获得眼泪吗?现在是你最佳的时候。”

  可惜,我和胖子两人联手不仅没有擒住对方,反而被那对看似毫无威力的玉足踢到在地,身体如虾米般痉挛在地上。

  “我可是跆拳道黑带三段,就凭你们两个小子也想动我。”徐凝儿拍了拍手,很是轻松。

  “咦?你被鬼迷了如此长时间,竟然还如此的生龙活虎,莫非你是……”道长神色惊奇的看着徐凝儿,但最后却没有说出来。

  “就你们两个家伙,也想绑架我,做梦吧。”

  徐凝儿大声说话,之后便要走出民房,但被门前的清贫道长拦下。

  只见他稽首一礼,很是礼貌的说道:

  “他们二人并非绑匪,而是你的同学,难道你这几天的事,都不记得了吗?”

  “这几天?”

  徐凝儿微微抬头苦思了一下,顿时一些零星画面冒出,她渐渐回忆起来了最近。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还以为是做梦呢?这么说,那个带面具的叫沐临?胖子叫周龙?”

  “没错,就是我们,快点流泪,让我弄开这该死的面具。”

  我和胖子慢慢站起身来,愤恨说道。

  清贫道长眼珠子一转,竟然从衣袖内掏出了一些辣椒粉,在徐凝儿的眼前一撒。

  “啊,我的眼睛。”

  徐凝儿大叫一声,捂着眼。

  身后的我,二话不说就走上去,摸了一把对方的小脸蛋,然后才将一些泪水滴落在面具的边缘。

  “咔。”

  一道清脆的声响出现,让我脸上的面具脱离,一种如释重负般的感觉,让我深吸了口气。

  随着面具的脱落,道长终于看到了我的脸。

  “一脸的黑气。”

  道长呢喃自语了一声,便取出了一片叶子,在我的眼前一抹。

  随着他的一抹,我看到了四周不一样的场景,顿时吓得跌落在地,身体僵硬的坐在地上。旁边的胖子,踢了我一脚,骂骂咧咧的说道:

  “靠,你搞什么呀?”

  “你、你们看不见吗?”我转动僵硬的头颅,发现除了我自己,其他三人均无异色。

  “看到吧,如果你再不回去,怕是活不了一个月。”

  旁边的道长,见我惊吓,才淡淡说道。

  无奈之下,我们重新聚在饭桌上,相互介绍着自己。

  “我叫周龙,大家叫我胖子就可以了。我的目标,就是吃尽天下美食。”

  “我叫沐临,很普通的一个学生。”

  “本道清贫,你们叫我清贫就可以了。”

  “我是徐凝儿。”

  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将众人的关系全部理清,都心平气和的待在一起。

  “刚才房子内的场景,你也看到了,是否与我一起回你的老家?”道长率先说道。

  恰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

  “喂,李大叔有什么事吗?”

  “出、出大事了,我们村子着火了,里面的人全死了,你爸妈好像也在里面,你快回来看看。”

  “啪。”

  手机掉落,我目光呆滞的看着门外,脑海似是掀起了风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