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怪虫如潮
木燃2019-07-26 04:083,423

  “怎么办?要是真的话,我们岂不是见死不救。”我极度挣扎,语气焦急的说道。

  旁边的胖子,也收起了手机,神色犹豫。

  最终,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咬了咬牙。

  “拼了,我个大活人还怕那些东西。”

  “嘿嘿,那些狗日的东西,要是敢害我,老子压死他。”

  我和胖子纷纷大叫了一声,鼓鼓士气,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朝门外走去。

  当走出门外的那一刻,一股阴风瞬间袭来,虽然我和胖子被阴风吹得发丝飘逸,但浑身一个激灵,如坠冰窖。

  我和胖子随着声音的方向转移视线,果然发现在门外的五米处,有一个妙曼的身体躺在地上,口中的呼喊越来越弱。

  我二话不说,立刻上前,蹲下身子,发现地上的人影果然是徐凝儿。

  “你怎么样了?”

  我将少女扶起来,但她的身子仿若无骨般的瘫软进我的怀里,虚弱的对我说:

  “我之前被那家伙骗进草丛里,被迷心花蝎给咬了,现在困乏无力,而且在逃向这里的时候,又被一条毒蛇咬中了手臂。”

  徐凝儿的这番话刚一说完,镶了铁般的眼皮就彻底合上,呼呼大睡了过去。

  怀中女子的体香,钻入了我的鼻尖,但我来不及细细品尝,就看向了她右手臂上的伤口。

  那伤口米粒大小,但流出了的血液呈紫黑色,而且皮肤的四周也变得暗沉。

  不用想也知道,这就是被毒蛇所咬。

  看着对方这细白光滑的手臂,我看向了胖子。

  胖子将目光看向了别处,一副置之不理的样子。

  “哈哈。”

  我看他如此模样,不由的苦笑一声。

  这看似幸福的一刻,其实暗藏凶险,一旦我一不小心吞咽了一口毒血,那我怕是看不到明天升起的太阳。

  哪怕是没有吞下,毒血也有可能感染我的口腔,甚至能让我变成香肠嘴。

  “快点吸吧,再不吸就迟了。”胖子嘟囔着。

  “有种你来呀。”

  我反唇相讥,心中犹豫不定。

  “切!你是知道的,我就是一个吃货,要是一不小心吸了点血进肚子,那还不死定了。”

  “那我要是一不小心,岂不是也嗝屁了。”

  “哼!我可不管,反正这吸毒的事,算你的。”胖子转过身去,不知心中的想法。

  “算了,这一切也是因为我的原因。”

  我见徐凝儿的面色越来越差,顿时就下定了决心,张开嘴巴,低头朝那细滑白嫩的手臂上吸去。

  吸毒血这事,我虽然在电视电影上看过数十次,但亲身经历的这一次,让人感觉很是怪异。

  当伤口里的毒血,刚一进入我的嘴巴时,我能清晰的察觉到,我的舌头正在迅速麻痹。

  “呸!”

  吸了一大口,又吐出来后,我那麻痹的舌头才稍稍好转一些,仿佛吃了什么特别辣的辣椒。

  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有些担心。

  “这毒性也太强了吧,我才吸了一口,舌头就有些麻痹了。”

  心中惊叹了一声,我再次低头将嘴巴凑到对方的手臂处,用力一吸。

  随着我的一吸一吐,睡梦中的徐凝儿顿时有些异样,娇躯微微颤抖,神色时而痛苦时而舒服,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约十几口后,我停下了。

  此时此刻,我的舌头已经完全麻痹,说的话也只是:

  “我呜呜舌头呜、呜麻痹呜呜……”

  “我靠,你小子不会中毒了吧。”旁边的胖子,见我嘴巴肿肿的,说话不清不楚,顿时惊讶说道。

  我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舌头麻痹,嘴唇则火辣辣的一片,难受的要死。

  之后,我看徐凝儿依旧没有醒来,便抱着她朝土屋走去,胖子紧靠着我。

  眼看着我们就要走入屋内,一道人影猛地从一处草丛中跳出。

  我们定睛一看,发现是一袭道袍的清贫道长。

  “谁让你们走出来的?”

  从草丛中跳出的清贫,眉头紧锁,面色阴沉的看着我和胖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很可怕,与刚刚认识时候的清秀,完全是两回事。

  胖子顿了顿,则大大咧咧的说道:

  “我们听到徐凝儿的呼救,就跑出来了呗,还能怎么样?难道让我们见死不救吗?”

  “算了,你们赶快进去,那些东西全部骚动了。”

  面色阴沉的清贫,耳朵动了动,便如此说道。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我和胖子就听到四周的草丛内出现稀稀疏疏的声音,而且密密麻麻。

  几秒钟而已,一大堆巴掌大小,头生两角的黑色甲虫,疯狂朝这里涌来。

  这甲虫我从未见过,它除了头上的两角,屁股后面还有根漆黑的小尾巴,模样很是怪异。

  胖子瞪大了眼睛,大叫一声,就拽着我往土屋跑去。

  当我进入土屋后,先是将怀中的徐凝儿放下,之后转身朝门外看去。

  只见清贫从口袋内掏出了一个小布袋,从内抓出了一大把黄色粉末,在土屋的前方一散,然后又围绕着土屋的四周转一圈,全部都撒上了黄色粉末。

  随着那黄色粉末的撒下,那些一涌而来的古怪甲虫,全部在圈子外停下,发出叽叽的声音,颇为畏惧黄色粉末。

  见此情景,屋内的我,才大舒了一口气。

  可下一刻,我整个人又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门外突然起了一股狂风,将地面上所有的黄色粉末全部吹走。

  原本停下脚步的甲虫,顿时又开始骚动,开始慢慢逼近。

  “哼!找死。”

  门外的清贫,面色狰狞的一声冷哼,猛地将手中桃木剑朝一处阴暗的草丛中扔去。

  那桃木剑仿佛刺中了什么,一缕黑影从哪里一闪即逝。

  “胖子,快上去帮忙呀。”

  屋内的我,看了一眼胖子,连忙说道。

  他咬了咬牙就冲了出去,而我则留在屋内,保护熟睡的徐凝儿。

  “呀!我踩死你们。”

  身形臃肿的胖子刚一出去,便是一声大叫,偌大的脚掌,每一次落下都能踩死一只古怪的甲虫。

  最让人惊讶的,是清贫道长!

  只见他掏出一把匕首,在左手上怎么一划,一股股鲜血顿时冒出。

  清贫面无表情的对着地上的甲虫一撒,每一滴血液几乎都滴中了一只甲虫。

  最为奇特的,是那血液仿佛是岩浆一般,刚一接触到甲虫,顿时发出“滋滋”的声音,同时一缕缕的白烟从甲虫的身上冒出。

  不过几秒而已,凡是被血液滴中的甲虫,全部翻了壳,四肢爪子一动不动的死在原地。

  这神奇的一幕,让我大吃一惊。

  虽然在门口有那两人挡着,但土屋的窗户处和裂开的墙角处,却是钻出了一只只黑色甲虫,密密麻麻的朝我涌来。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连忙拿起火堆里的一根木头,就朝甲虫横扫而去。

  火棍上的热度,让一只只黑色甲虫纷纷被烧焦,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就这样,我守护在徐凝儿的身边,手持着火棍,扫来扫去。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挥舞的手臂,渐渐缓慢下来,最终有几只越过我的防线,扑到了徐凝儿的身上。

  熟睡中的徐凝儿,似乎有所感应,不由的皱起眉头,但就是无法苏醒,显然被迷心花蝎给咬了,困意更大更浓。

  “啊!”

  随着徐凝儿身上的甲虫越来越多,她终究大叫了一声,娇躯乱颤。

  我一边挥舞着火棍,一边转头看向了徐凝儿,发现她的衣服内钻入了好几只漆黑的甲虫。

  “可恶!”

  这一刻,我着急了起来。

  如果我不挥舞火棍,怕是能一瞬间被古怪的甲虫涌上,但若是这样对徐凝儿置之不理,她怕是要有生命危险。

  一时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仿佛怎么做都是死。

  犹豫之间,徐凝儿身上的甲虫越来越多,她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激烈,身体不停的抖动。

  我见她的面色越来越痛苦,已经从原来的叫声,变成了咬牙紧忍。

  “靠!”

  一声怒骂,我仍掉火把,猛地扑到了徐凝儿的身上,将她死死的搂在怀中。

  随着我的这个举动,原本惧怕火焰的甲虫纷纷如潮水般涌来,顷刻间就包裹成一个黑色蠕动的球球。

  此时此刻,火焰堆的旁边,就怎么出现一个被甲虫堆满的人形。

  一声声嘎吱嘎吱的声音,从甲虫堆里面传出。

  在那些嘎吱嘎吱的声音中,不时透出我的一声声闷哼。

  如此怪异的情况并未持续几秒,就被门口处的清贫道长看见。

  只见清贫双眼一眯,右手死死按在自己的左手臂上,然后缓缓下按,之后左手臂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狠狠一挥。

  一颗晶莹剔透的血滴,仿佛暗器一般从伤口处飞出,猛地击中了甲虫堆。

  随着那血滴的击中,大约半米高的甲虫堆,轰然倒塌,所有的怪虫全部在一瞬间死亡,噼里啪啦的落下。

  随着怪虫的落下,露出了里面的人影。

  现在的我,衣服上破破烂烂,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细小的伤口,一缕缕鲜血渐渐染红了身体。

  “沐临你没事吧?”

  胖子跳入了土屋里,满脸着急的看着我。

  但我只能嘟着麻痹的舌头,呜呜的说了一句,眼神涣散,之后就倒了下去。

  在我将要昏迷的那一刻,我看见了清贫从怀中掏出了一袋黄粉,洒在了四周,暂时驱退怪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时阴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