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末日颂
青驹破夜色2016-12-30 13:124,325

  第七十章:末日颂

  作者:青驹破夜色

  这是一个陈长的故事。

  王纪元盯着白衣人的眼睛,他丝毫没有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虽然他已经很清楚,自己在未来的名字是MA029。是什么让他没有产生怀疑呢?王纪元有些想不通。他的确说对了许梅梅这个名字,这人也的确是他此次的任务目标。但这不是最让他信服的,让王纪元相信的,是白衣人看向他的眼神。那目光中,充满了善意和同情,就像人类对蝼蚁的慈悲。

  “你就是许梅梅的哥哥?”

  白衣人点点头。

  “你说你有两个任务,另一个,是寻找刘一浩吗?”

  “是。”

  “那找到了吗?”

  王纪元有些好奇。

  “找到了……”

  白衣人的语气波澜不惊。

  “他已经结婚生子,过着貌似平凡的生活。回到过去后,他的名字并不叫刘一浩,也不知道刘一浩和许梅梅都是谁,就像他在未来的母亲一样,都阶段性的失忆了……”

  他顿了顿,像是自言自语般的接着说道。

  “即便他还记得自己未来的身份和我妹妹又怎么样呢?只不过徒增痛苦而已,他根本无法乘坐时光机器。失忆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这不可能!”

  王纪元不解地问道。

  “如果不是乘坐时光机器,刘一浩怎么能从未来消失,出现在过去呢?”

  白衣人盯着王纪元,表情有些玩世不恭。

  “你也在未来失踪了,你觉得茉莉已经忘记你了吗?还有全球联盟,也将你从记忆中删除了?”

  “你怎么知道茉莉的?!”

  王纪元不由大吃一惊。茉莉是她的未婚妻,曾经极力反对他参加元年计划。白衣人说的没错,显然此刻的茉莉正在期待着他的归来。而自己的这段时空之旅,放在未来来说,是否也算作是一种失踪呢?

  “那你告诉我,刘一浩是怎么回到过去的……”

  “孙华到底是怎么死的?”

  “胡啸天为什么会失踪?他去了哪里?”

  ……

  王纪元一股脑儿地甩出一大串问题,他的声音有些尖锐,也难怪,这故事中有太多让人迷惑不解的地方。

  “你听说过蝴蝶效应吗?”

  白衣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王纪元点点头。

  “的确有蝴蝶效应,但却不是我们人类理解的那样……”

  白衣人自嘲地笑了笑,纠正道。

  “不对,我应该说,不是你们人类理解的那样。这只蝴蝶,恐怕是一个谜,跟人类思维中的逻辑进程完全不同。怎么说呢……就像你可以感知它的存在,却永远无法知道它是什么;你可以看见事情发生,却永远无法预计,事件的走向和结果。人类创造了一个看似很有深意的词汇:敬畏之心,却不太愿意去理解它所表达的含义……”

  王纪元呆住了,白衣人的话,他一时之间无法理解。恍惚中,他突然有些开窍,为什么白衣人会用那种,充满慈悲的目光注视着他。

  “你说你是唯一可以乘坐时空机器的人,这明显不对,我已经是元年计划被送回来的第三个人了……”

  “这应该归功于秦建民,和他发明的助手药剂。”

  白衣人的语气依然不紧不慢。

  “MA004,MA015,还有你,MA029,你们都是秦建民的后代,虽然并非全是直系,但很幸运的都拥有了他的遗传基因。”

  “在秦建民提交助手药丸之后,我妹妹,就是许梅梅很快就发现了其中问题。它的成分中,有诱发人类血液和结构变异的特质。这种特征并不明显,诱发变异的几率也很低,且都是具有隔代遗传性质的。虽然如此,但她并没有将这个结果直接告诉秦建民。第一,这会对他造成重大打击,毕竟,他的初衷是好的。第二,这种隔代甚至是好几代对人体的影响和诱导,在当时并没有研究者提出,属于空白领域。换句话说,即便许梅梅真的想解释给秦建民听,智商仅在185的他,也未必就可以理解……”

  “所以,她肯定了秦建民的助手药丸,并将所有的药丸收集起来封存。这样以来,这个世界上服用过助手药丸的,除我之外,仅有秦建民一个人。当然,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这药丸还救了我一命,准确的说,是加快了我的进化过程……”

  “你们三个秦建民的后裔,之所以可以通过时光机器的模拟测试,是因为你的血液和身体组织中的细胞,会在助手药丸的遗传作用下基本停止分裂。但那仅仅是在模拟测试中出现的假象,在现实中,当你们回到过去,在虫洞穿梭中,还是因为细微的细胞活动被分裂成了两个。”

  白衣人的嘴角上扬。

  “有些讽刺的是,作为未来全球联盟秘密培养的绝对精兵,保留记忆的人,却失去了强大的生存能力;而脑袋空空的人,却是如假包换的超人。而你与生俱来的强大再生能力,也很好解释。你们的血液和我类似,从结构上来看,类似于一种涂料的成分,但又不完全相同。因为你们的祖先秦建民是在药物的诱导下变异且呈现隐性的,而你们的变异又属于遗传性获得。基于这两点,从而使你们的血液更具人性化,有着类人和亲人的本性,并本能地朝着人类的血型变化……”

  王纪元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切地问道。

  “MA004,MA015,你把他们都杀了?!”

  “算上刚才那个,我可以说杀了三个并不存在的人……”

  白衣人的目光望着远方的天际,接着说。

  “我杀掉了你们三个保留记忆的个体,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细胞分裂的产物。所以,在一个个体死掉后,记忆将会回流,让你们变得完整起来,或者说,恢复回原来的样子。”

  “那他们现在在哪里?”

  “就在这个世界里,过着平凡的生活……”

  过着平凡的生活?!这句话显然刺痛了王纪元的神经,他有些激动起来。

  “你知不知道,在未来,人类是会遭到毁灭的!”

  “我当然知道……”

  白衣人的语气依然很平静。

  “虽然我不是人类,但我并不想让人类灭绝,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当然有!”

  王纪元斩钉截铁地说。

  “杀掉许梅梅,阻止美梦1号的诞生!”

  “我不是没有试过……”

  白衣人的话,让王纪元大吃一惊。

  “我曾经没有阻止全球联盟派出的杀手,但结果只有两种。第一种,刺杀计划失败,许梅梅还活着。第二种,刺杀成功,但是美梦1号产品依然被研发,元年同样在公元2099年七月十一日诞生,人类依然摆脱不了灭绝的命运。没有许梅梅,依然会有王梅梅、李梅梅……”

  “为什么你们的时光机器无法去未来呢?是因为你们不了解时光的自我修复。虽然,我也不清楚这种自我修复,是按照什么轨迹实施的,但是,我却无数次地去过未来。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一切是都自然的选择,历史的脚步,无法阻挡……”

  天色,终于大亮起来。朱红色的朝阳从远方的云层中,露出一抹狰狞,不等人喘息便紧接着喷薄而出。就像每一个日出一样,它周而复始,无法抵挡。那光芒照在王纪元和王元纪脸上,将他们的脸照亮,影子却拉得更长……

  后纪元2163年七月十日,北京,新中心区。

  “博士,您起床了吗?”

  早上八点三十分,女佣准时敲响了许梅梅卧室的门。屋内却没有传来熟悉的回应声。女佣有点担心起来,她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

  卧室内的灯亮着,身穿睡衣的许梅梅,正俯身趴在自己的写字桌前。她的鼻梁上还带着花镜,手中还拿着一只古香古色的木质签字笔,却永久地停止了呼吸。一条迷彩色的纱巾,被她围在脖颈上,虽然看起来有些突兀,却依然醒目。

  女佣发出了尖叫声,她手忙脚乱地叫来了救护车。几个身穿医护服的医生急匆匆地跑下车,将身躯已经冰冷的许梅梅抬上担架,飞驰而去。

  许梅梅的死,轰动了全球。各国元首纷纷发表了讲话,沉痛悼念这位人类史上最杰出的医学家、发明家、前联合国秘书长。全球哀悼者的人数,也历史性地突破了100亿人次。而出席她的葬礼的各国首脑、社会知名人士和大大小小的明星们,更是如过江之鲫。超过100万人聚集在发射广场上,看着那颗载着许梅梅遗体的卫星被送入太空,最终化成一颗不那么夺目的星。一个身穿白色披风的人,沉默地站在广场的人群中。他的身材高大,脸被兜帽遮住,看不清表情,就像一截白色的高塔。

  女佣并没有注意到,在卧室里,那张许梅梅身下写字桌上,正摊开着一本记事本,上面的字迹凌乱。

  “卑劣的孩子,只能依赖月亮的微光。结束是酝酿,只为能在太阳下歌唱……”

  没有人注意到这本记事本,没有人在意,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光明越来越浓,黑暗在退散。如果一个声音在此时响起,恐怕会让她的感觉好一些。但一切仿佛都沉睡着,鸦雀无声……

  许梅梅睁开眼睛,明亮的灯光下,是一张焦急的脸。

  “梅梅!”

  那人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泪花在眼眶中翻涌着。

  “你可醒过来了,你真是吓死我了……”

  “这……这是哪里?”

  许梅梅感觉自己的嗓子哑哑的,声音也有些断断续续。她的心却安定下来,那不过是一场梦而已。现实中的刘一浩并没有消失,此刻,他正完好无损地站在她面前。

  “唉……你这丫头都烧糊涂了,这是哪里?这是医院啊,你都昏迷了三天了……”

  刘一浩背过脸去,仰着头,显然是怕泪水掉下来。他高大结实的身躯,就像一座高耸的黑塔。

  许梅梅四下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自己正躺在一张干净的病床上,手背上挂着点滴。墙壁和窗帘都是粉色的,看上去很温馨,不算热烈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有些懒洋洋的。这明显,是一间医院的病房。

  “我是怎么回来的?”

  喝了刘一浩递过来的水,许梅梅感觉好了很多,她有些疑惑的问道。

  “怎么回来的?”

  刘一浩愣了愣,挠着头。

  “你是说怎么来医院的?废话,你这丫头烧得那么厉害,当然是我把你背来的啊……”

  许梅梅忙打断他。

  “不是,我是说,咱们的旅行团不是在陕南吗?是谁把咱们从山上救下来的?”

  “旅行团?陕南?还上山?”

  刘一浩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他像个小老头,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你啊,这都烧的出现幻觉了,那肯定都是你做的梦!前天晚上,我到你家去找你,没想到你浑身烫的跟烙铁一样,可是吓死我了……还有啊,哪有什么旅行团啊?你要是想去旅行,等你出院咱就去,现在好像都在打折呢……”

  许梅梅的心里咯噔一下,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却又找不到头绪,

  脑袋也晕乎乎的。如果刘一浩没有骗她的话,那刚才应该是个梦中梦,但却又有些无法言喻的诡异和真实。这一切看上去和梦境中并没有太大差别,哪怕是对话都那么相似,是哪里不对劲儿呢?许梅梅想不通。

  她思索了好一会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

  “对了……我住院的事儿,通知我哥哥了吗?”

  刘一浩再次愣住了,他眨着眼睛,奇怪地望着她。许久,才说出一句在许梅梅耳中,如同晴天霹雳般的话。这句话,许梅梅在梦中也听过一次,虽然那并不是从刘一浩的嘴中说出,却同样好似晴空霹雳。

  “你哥哥?你有个……哥哥?!”

  ( 《噩梦诅咒-末日颂》全文完,期待与您在第三部再见!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