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落拓皇子再复蒙尘 桃花源里聊作避世
二月河2018-03-15 10:1111,709

  “老老老总!”那个“聚赌”的男人结结巴巴哀恳道,“银子我有,怕劫了,都存在这里钱庄上……宽限一夜,明儿日头出来就送过来……”他刚说完,那个哨长嘻地一笑,说道:“成啊!你回去吧,她们留下……嘿嘿嘿……明早带钱赎人!”便听一群人嗷声欢呼:“郭头儿圣明!你回去弄钱,女人们留下!”“明天送不来不要紧,后日也成啊!”“大后日也好啊!”……

  至此颙琰等已经听得明白,这起子败兵借捉赌为名,不但敲诈钱财,还要奸宿良家妇女,竟是比土匪还坏了十倍。颙琰想不到山东绿营军纪败坏到这份儿上,听着隔壁淫言浪语调弄嘲谑女人,气得头一阵阵发昏,手脚都冰凉,正没奈何时,听那商人的妇人“呜”的一声号啕大哭,接着三个女人也一递一声哀哀大恸,那妇人边哭边抱怨丈夫:“你个杀千刀的……我说城里我姐家里穷,给几两银子住她家里……就是王炎反贼杀进城,有这么糟心么?就是土匪绑票……也还有个规矩的啊……你这死人,八辈子没积德的……倒说我头发长见识短……”颙琰几人听着,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是个窝囊废,正思量间,那男人又说话了,已没了原来那份可怜兮兮的懦气:

  “长官!”那男的说道,“哪里不是好相识,何必把人赶尽杀绝呢?我乔家瑞在平邑不是无名之辈,死了的县太爷陈英是我表兄,你们兖州府刘希尧镇台是我把兄——不是官亲我还不离平邑城呢!——这样,我说两个章程你选一个,依我,两好合一好过后是朋友。不听,你们今夜杀了我一家五口,那也是我的命。只一句话劝你,要杀杀得一口气也别留,免得你日后招祸!”

  他这一番话不卑不亢不疾不徐,说得金石有声,似乎倒把那群兵镇住了。静了片刻才听姓郭的笑道:“还有这一手,敲山震虎么?不怕欠债的精穷,就怕讨债的英雄。不逼你,也没有什么‘章程’——说说看!”乔家瑞道:“一条,我写五十两借据给你,放我合家走。二一条我留下作当头,放我家人走,明早提银子来,也是五十两。弟兄们维持这里治安不容易,想玩女人,使银子到花翠阁。要是还不如意,那我方才说了,悉听尊命!”

  一阵衣裳窸窣响过,这些兵士们似乎犹豫着交换了眼色,郭头儿道:“写一百两,你们走路。不怕你飞了天上去——告诉你,别想着有什么他妈的镇台撑腰,平邑坏了事,他早撤差了!老子们这里辛苦,一文钱饷也没有,不从你们这些老财身上打主意,我们喝西北风?”

  这也是一篇道理,这屋里四个人已经怔了,只听隔壁磨墨橐橐落笔索索,乔家瑞写据画押摁手印儿,带着家人脚步杂沓离去,犹自远远闻得哭声,四个人料是今夜无事,都松了一口气,刚要再睡,那个郭头儿问:“都收齐了没有?老吴你点过是多少?”

  “收得差不多了。连乔家瑞的算上四百多两。”那个尖嗓门儿笑道。颙琰等此时才知道他姓吴,听他说道:“有些只住一夜的,像这样的——”他顿了一小歇,似乎朝东屋里指戳了一下“——就免收了。您的话,传出去名声不好——”他话没说完便被打断了:“!要行善,庙里去!我方才到账房查了一下,身份引子都没有,存在柜上的银子有一百多两——是好人歹人还说不定呐!”

  这屋里四个人顿时心里一紧:这是说到我们了!他们本来都是和衣而卧,不约而同地坐起身来,暗地里四双眼睛会意顾盼,王尔烈便吩咐;“小任子打火,点灯!”就听隔壁姓郭的怪怪地笑一声道:“嗬!跟老子拧劲儿挺腰子了?我还没发话他就‘小任子,点灯’!——过去查!”

  那屋里一阵床上响动,提棍子带刀碰得丁零当啷,接着一阵脚步声,门“砰”地一关,隔壁不隔门的几步就到,四个人下床,便见草帘子“唿”地一掀,五六个穿号褂子的兵已闯了进来,带进来的风把刚点着的小油灯吹得一暗,少顷才又复光明。颙琰看时,进来这群人共是六个,都甚是粗壮,只为首的那个郭头儿略瘦矮些,其余五个都挎大刀片子,满脸横肉一手提棍一手提绳,也都在恶狠狠打量颙琰。颙琰心中一阵惊慌,双手紧握着床上杉木沿子,强自镇着心神。王尔烈见打头的高个子像是随时都要扑上来的样子,身子一挺挡到颙琰身前,问道:“你们要怎样?”

  “要查你们!”姓郭的一双鹰隼三角眼扫来扫去,问道,“哪来的?”

  “北京!”王尔烈操一口辽东话,毫不容让地说道。

  “哪去?干什么?”

  “到枣庄,给内务府采办煤炭!”

  “内务府?内务府是做什么的?没听说过这个衙门,只听有个顺天府!”

  “内务府比顺天府大一点,比总督衙门小一点,是专门给皇上办差的,你没听说是你这人物太小了!”

  姓郭的被王尔烈顶得倒噎了一口气,嘿嘿一笑说道:“这年头充大人吃瓜的多了!前日我们查到个小毛头孩子,他愣说他是福四爷的跟班儿的!方才那个肉头掌柜的说跟我们刘镇台是把兄弟!再问,兴许连冒充乾隆皇上的都有!”他连揶揄带挖苦,跟来的几个兵都哈哈大笑,姓郭的倏地一变脸,又问:

  “到枣庄来的,为什么不走微山湖?不晓得平邑正打仗?”

  “不晓得。我们的堂官就在平邑,不能走微山湖。”

  郭头儿用嘴努努众人,又问道:“他们是干什么的?”“这是我们少东家、石伍爷,他两个是家人,我是账房师爷。”王尔烈道,“我们的货耽误在平邑,上头催得急,明儿得赶到平邑!”郭头儿哼了一声,一拳支颐提脚踏在破条凳上,歪着眼眯缝着看看唬得变貌失色的鲁惠儿,又乜乜紧挨站在颙琰身侧的人精子,格格一笑,说道:“你好难剃的头啊!乍刺儿么?你的引子呢?就算内务府,也总该有个证件儿吧?”

  “引子在包裹里头,还有盘缠,怕放这里叫人讹了去或偷了抢了,都存了店里。”王尔烈棱着眉头说道,“我倒要拿引子,店伙计说住一宿就走的事,不用登记——你把他叫来一问就知道。”“老子没功夫!”郭头儿收了一脸阴笑,站直了身子,抬手指定了鲁惠儿,说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为什么女扮男装?弟兄们,你们说这起子人可疑不可疑?”

  “可疑!”

  士兵们提足了嗓门齐声叫道。连隔壁没过来的兵也跟着嚷嚷。“太他妈可疑了!”郭头儿道,“带我们屋里审去!你是铁公鸡,我有钢钳子,不信拔不了你毛!”几个兵丁便厉声喝叫:“走,统统过去!”

  “慢!”坐在床沿上的颙琰忽然一摆手大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你有勘合引子么?征收钱粮是地方官的事,绿营兵有这个权?你大胆妄为!你比土匪不如!”郭头儿凑过来,嘻嘻一笑,像瞧什么稀罕物儿似的盯着颙琰,满口酒臭熏得颙琰身子直趔,“怎么,老爷是土匪?土匪就土匪,不当土匪谁给吃喝儿?你这不谙世事的小兔崽子,老子——”

  他伸手就抓颙琰领子,人精子在旁再也不敢忍耐,又不敢违了颙琰不杀人的禁令,在旁一伸左手拤了他下颊,右臂急速出掌插入郭头儿怀内,只一振,那郭头儿半句话没完“妈呀”大叫一声,纸鹞子一般向后“飘”去,“呼嗵”一声全身砸在苇笆墙上,把苇笆砸得稀烂,人已是过了隔壁,屋里顿时泥皮草节乱飞,溅起的灰尘雾一样腾空而起。

  这下子连隔壁都乱起来,一片叫骂声中夹着叽里咕隆乱响,喊着:“有贼!”“强盗下山了!”拔刀持棍有的往外逃,有的从窟窿里往这边钻……姓郭的大约头在什么地方碰了一下,一手提刀一手捂头顶儿晃荡着又钻回来,指着颙琰大叫:“他们都是贼,兄弟们,咱们人多,拿下他们请赏呀!”一时便听店外大锣筛得满街响成一片:“点灯笼上火把,恶虎村丁们拿了贼祭村神啊——”顿时街上也热闹起来,各户壮丁招呼着,呼喊着“护村”,叫骂着渐渐近来,鸡飞狗吠的似乎满村是人沸涌而来。

  眼见就要吃大亏,人精子急得通身冒出汗来,见王尔烈拧着眉头兀自想主意,颙琰犹自强作镇静,煞白着脸叫:“叫他们来,叫他们都来,敢造反么?!”惠儿还忙着跪趴在炕上死命拽着拉行李搭子。人精子听得清爽,外头的兵已经跑步包围这房子,真的急了,一跃上床,从行李搭子里抽出乾隆赐给颙琰的短枪和那串黄蛇似的枪子带儿,一兜儿捧给颙琰,急急说道:“这里不比黄花镇,三十六计——走!爷带上这,他两个跟着,我断后——有拦着的,把慈悲放放,冲他脑袋瓜子就开火儿!”那郭头儿还站在苇笆窟窿口,怔怔看着他们张忙,此刻才醒过神来,跺脚扯嗓子,使出吃奶的劲大叫:“堵住门!狗日的要走!”

  “砰!”

  一声脆响打得郭头儿噤了声,也盖倒了屋里屋外的人声——是颙琰冲郭头儿开了枪,连他自己也吓了个怔:七岁之后他和哥哥弟弟天天较射,年年秋猎,射狼射豹十发九中的。但对准人开枪还是头一回,仓皇间没有半点准头,那子弹打在郭头儿脚前,地上崩了个花儿又跳起来,打在郭头儿手掌上,顿时淌下血来。郭头儿也是个懵怔:这是什么枪?只有一个子儿,崩地下跳起还能伤人?——也不用点捻儿!

  就这一瞬间隙,趁里外人都发愣,人精子一个箭步冲到郭头儿身边,一膀夹定了他,一手用匕首比着他项间,拖了就走,到门口一脚踢落了草帘子,已见满院十几个火把耀得雪亮,四十多个兵士犹自张口瞪眼痴痴茫茫看着屋门——腋下用了点劲,夹得郭头儿紫头涨脸气也难喘。人精子虎势汹汹一脸杀气站在门口大喝道:“识相的闪开,放我们走路!谁敢乱动,我稍一用力就夹死他!”一个大个子像是副头儿,结结巴巴问:“好汉!哪……哪山头的?敢在这村作案!我们闪开……你把人放下……”

  “放屁!你懂规矩不懂?闪开!”人精子大喝道,“到村外放人!”

  士兵们你望我我看你,又看郭头儿,似乎等他发话,但郭头儿实被人精子夹得死死的,只有憋着气挣命的分,眼瞪得溜圆,一个字也说不出,螃蟹似的手脚乱扎煞身子动不得。僵持移时,官军们软了,慢慢的,似乎有点懒散样儿闪开一个丈许宽的口子,人精子让王尔烈和惠儿走前,颙琰端枪随着,自己在最后边,夹拖着半死的郭头儿出店,那群兵刀枪火铳都有,只是投鼠忌器,跟在后头又像押送又像送行步步尾随。这时店外人聚了三四百,灯笼火把通照,这阵势看得分明,谁敢向前逞能?

  直出恶虎村约二里之遥,已是到了泗水河边。这里没有桥,官道就淹在浅水底下,旁边是一步一跨的过河石礅。暗幽幽的河水裹携着碎冰残雪就从石礅间潺潺流去。官兵们见他们踩石过河,有人便喊:“喂!好汉,说话算话,该放我们人了吧!”人精子情知一旦放掉郭头儿,官兵就会像黄蜂样扑过来穷追不舍。掉脸儿对颙琰道:“爷们先走!我再顶一阵——进山去,一进山,他们就不敢追了!”颙琰嗫嚅着问道:“那……你呢?”

  “嗐,这时候了爷还这么婆婆妈妈的!我算什么呀!”人精子跺脚道,“您只管走,我好脱身,也能寻着您!半个时辰后我再离开!”

  颙琰还要说什么,王尔烈在旁扯他衣襟,说道:“十五爷,这是他的差使,不然就让我留下!”颙琰这才无言,牵了惠儿的手一步一跳,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是蒙山南麓的一道百里峡谷,北山逶迤直通龟蒙顶,南山是圣水峪,千沟万壑纵横其间,下面是泗河大川。三个人过河五里许就下了官道,急急如漏网之鱼,忙忙似丧家之犬,见道就走见山就钻。高一脚低一脚踩着乱石间小道走了足两个时辰,颙琰才住了脚,揩着额角顶上的汗余惊未息地说道:“大约不要紧了,惠儿已经崴了脚,歇歇儿再说吧。”于是三人在小路边择了石头坐下,却都一时没有言语。

  一旦身上汗落,头一条便是觉得奇寒难当,此时定心留神,三人才知是钻进了一个山口,天上的星星被一层薄云盖了,混混沌沌可见东壁西壁都是大山,虽说算不上立陡寡崖,高高地矗立在紫赭色的天空下,有一种压得人透不过气的感觉,满山都是黑森森的杂木,看光景松柏橡杨各色都有,夹山的风里头像带了霜,一阵吹来,袭得人手木脸僵彻心凉透,呼啸如潮的松涛在暗中涌动,老树枝桠就在头顶疯狂地摇动,发出怕人的吱吱咯咯声。王尔烈见颙琰石头人般坐着,惠儿抱胸缩颈瑟瑟发抖,震齿之声迭迭作响。一头思量主意,问惠儿道:“咱们的关防文书没丢吧?”

  “没,没丢,”惠儿道,“没来得及缝鞋里,在我褂襟里……”

  “爷的印呢?”

  “真凉啊——我揣在贴身小衣里……”

  “有钱没有?”

  …………

  半晌,惠儿才答道:“有一点……是十五爷在黄花镇赏我的一支钗子,能……能换两吊……”颙琰自想着心思,听惠儿说话,心中不禁一叹,想说话又抿紧了嘴唇。王尔烈道:“两吊也不是个小数目,只这深山老林里头没当铺兑钱……”见颙琰一直沉默兀坐,呵气暖着手又问道,“十五爷,乏了吧?这里忒冷的了,能勉强再走么?”

  “也乏也冷。不过我里头是狐皮背心,也还支撑得。”颙琰的声音在夜地里显得有些忧郁,“我一会儿想阿玛额娘,一会儿想济南,一会儿又想现在冻饿潦倒。光怪陆离变幻莫测,有点像戏,不信它是真的。”王尔烈笑道:“彩云楼阁一弹指幻化为虚。以您的身份受这样折磨,真也是人间奇事……我原想在黄花镇受了一场惊,不会再有那样的事了,不料还有个恶虎村!不讲孟子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那大道理。我的同年郑板桥送我一幅字,写着‘吃亏是福’,也就耐人寻味。书本子上读不来,自家磨砺出来,这学问怕是更有用些。”颙琰点头称是,笑道:“我见过那幅字,这是个有意思人。皇阿玛叫阿哥们都分派差使,也有个磨砺的意思在里头——”他还要往下说,惠儿在旁突然惊呼一声:“有狼!”一下子扑在颙琰怀里,缩在他腋下浑身发抖!

  王尔烈和颙琰像被谁掀动了机簧,“霍”地跳起身来,颙琰已是掣枪在手。顺着惠儿手指方向看去,却在下山道上,有个黑黝黝的家伙在蠕动,约可离人五丈远近,小牛犊子般大小,行动似乎不很灵便,因为山口逆风,这畜牲竟没听到坡上头有人说话,狼狼劣劣又上几步,警觉地站住了,一双酒杯大的眼睛似黄似绿,地微微发光,动也不动望着这边。惠儿眼尖,低声颤颤说道:“是只豹子,嘴里头叼着不知什么,是麋子?是羊?看不清……”王尔烈也低声道:“十五爷别忙开火……看他动静儿再说……”

  三个人捏得满把是汗,和豹子对峙相视,足有一袋烟工夫,那畜牲喉咙里呼噜了一声,将黑线样的尾巴甩了一下,满不情愿地侧转身跳入榛树丛中,一阵响动,去远了。王尔烈以手加额,说道:“好险!”惠儿也道:“天爷!这是山神佑护我们十五爷……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娘娘……”

  虽然虚惊一场,但这里是不宜再逗留了,眼见天色更暗,显是将近放曙时分,连道上大石也难以分辨,下坡路又格外难走,三个人王尔烈在前,颙琰居中拉着惠儿,手牵手摸索着一步一步往下挨,听到前头鸡鸣,都是心头一松,这是离村子不远了。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了,三个人走出一身汗,微曦曙光下看得清,依旧是身在万山丛中,陡路下来的山窝里横着一个小村庄,只可有八九户人家,都是柴扉茅舍,沿山一溜排开,房后是层层梯田,房前一条径尺小道蜿蜒委蛇通向山下,没在霭雾云海之中,环顾周匝,三个人都站在冻得结结实实的冰面上,棋盘样界着田埂,冰中稻茬微露——原来是一片高山腰里的水稻田——再回头看来路,但见怪石嶙峋荆棘榛莽蓬生掩护,是一条依着山洪泄道修的石头小道,天梯般直向峰顶伸去……不禁都暗自咋舌,昨夜是怎么走过来的?……似乎只在一恍神间,天色已经大亮。王尔烈觉得亮得快,审度形势才明白,这个村子地势极高,东边开阔山口,西边南北两峰间山梁平缓,是个朝阳地方,天赐的一片山窝地腴土肥沃,山水从峰边绕过来改成了稻田。见土垣门户前大柳成行,空场上秸草堆垛、碌石碾盘井臼一应俱全,静静地卧在薄曦之中,甚是安谧恬祥。王尔烈不禁暗想:这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儿,正要说话,颙琰笑道:“柳暗花明又一村,好去处!”惠儿看着二人形容儿,王尔烈一身酱色袍褂尽都是挂破的三角口子,左一片右一片挂在身上,一说一动浑身破布乱飘。颙琰也是一般形容,辫上发上沾的都是草节儿,腰里束着的子弹条儿半悬着晃荡,腮边还挂破了一条细细的血痕。两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犹自不觉。惠儿刚要笑,立刻想到自己,低头看时,裤角也裂了一道大口子,棉鞋也绽了花,忙去摸褂襟,关防文书还在,这才放心,紧揩了一把自己的脸,蹲了身子替颙琰拍打身上的灰土,拨剔头发里的苍耳子儿钩针草之属,说道:“王老爷好歹也收拾收拾,这山上敢情有煤!怎么您就弄得灶王爷似的?”说着,又看一眼颙琰,低头吭吭地笑。颙琰和王尔烈这才留意对方,也都掩口胡卢而笑,却也无可“收拾”,只用袖子揩面,剔草节儿拍打灰土而已。听见村里有了动静,颙琰笑道:“现在最要紧的是吃顿饱饭,歇歇,弄清楚我们在哪儿才好打算。我这阵子饿上来了呢!”王尔烈道:“那边有人出来打水,村里有炊烟就有饭。十五爷,咱们讨饭去!”惠儿指着下山路口一家说道:“我看清了,那一家人家烟冒得早。就去他家,要再有什么凶险,逃着也方便些。”她替颙琰把枪子带儿掖进褂襟里系在腰带上,又道:“爷把枪掖袍子里,这么着进去人家一见您就吓得咋唬起来了,可怎么好?”

  一时收拾停当,惠儿看看仍旧不成模样,却也无可设法,只道:“进了人家有针有线就好弄了——趁着人少,咱们叫门去。”说罢三人向村里走,已见炎炎红日依地平冉冉而起,腌鸡蛋黄儿似的被云海托着,淡淡的日色映过来,已微有一丝暖意。村里的水井靠着稻场西边,有两个人慢悠悠用扁担摆桶打水,听见狗叫声,只远远瞭着看了一会儿,又低头打水,没有人过来啰唣。他们小心翼翼穿过稻田,踏着池塘上的冰上了岸,径到东首第一家,那门是荆柴编的,院墙也是柴编,轻轻拍了两下,连墙都一阵摇,便听院里一阵鹅叫,“哦哦——哦——!”一声高一声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气隔门问道:“是谁啊?”

  “我们是过路的。”惠儿看一眼王尔烈,答道,“夜里遇了劫道儿的……逃到这儿。大娘行行好,留我们吃顿饭……”里边的老太太没有答话,却有个小孩子声音极响极尖亮喊着道:“太婆!是过路的!要在咱家吃饭!”三人这才知道老太太重听,听那老太太咳了一声道:“谁背房子走道儿呢?石头,给客人开门!”小石头答应着蹿跳出来,轰撵了鹅才打开门,却是个七八岁的小把戏,统着个大棉袄裹了全身,仰着头上的“朝天蹶”儿眨巴着眼打量眼前二男一女,半晌,回头叫道:“他们从凉风口过来的!真的遇了山王爷了!”爽快地开了门,说道:“进来吧。”老太太正在屋门口择菜,已经站起身,觑眼儿看着三人,说道:“堂屋里坐吧。水已经烧开了,石头给爷台们沏茶。他爷打水去了,一会回来下米做饭……唉……出门人不易啊……不是逼到死路上,谁肯夜里走凉风口呢?不易啊……”念叨着,由三人坐了,仍旧择干菜。

  这是三间低矮的茅草房,全都用板石叠起,泥皮封得严严实实,因为朝阳,又在村口,并不显得狭窄潮暗,宽大的院落里连鸡笼鹅屋牛棚都是石砌的,墙边垛得高高的都是柴柈子,扫得一根草节儿不见,柔和的阳光几乎从东边平射进屋,石桌子石墩子石头神案子石头神龛,静静晒在那里,一落座便觉心里踏实平安。颙琰见石头忙着在东间灶里添柴加水,寻话问道:“老人家贵姓?”

  “啥?”

  “你姓啥?”惠儿大声道。

  “噢……俺姓石,石王氏。他爷叫石栓柱……打水去了。一会回来。”

  “您老多大岁数了?”惠儿又大声问道。

  这下子老太太听清了,“唉”地叹了一声,说道:“九十九了!该死了,棺材板儿都放朽了,坟坑儿也刨好了……老不死,老不死……越老越不死,阎王不收,唉……”三个人惊异地对视一眼,这石王氏怎么瞧也过不了八十,想不到这么高寿!小石头端着大茶碗每人上了一碗茶,笑嘻嘻说道:“野茶,山里头的黄芹叶子做的,喝吧——别听我太婆的,她今年一百一十一了!明年你再问,她还是‘九十九’!”

  三人不禁相顾骇然,却是谁也不相信。王尔烈屈指算了算,大声问道:“吴三桂你知不知道?”“吴三桂啊?知道,知——道。”老太太瘪着凹陷的腮,细心地掐掉一根野菜根,口里喃喃说道,“还有耿(精忠)王爷尚(可喜)王爷,起反哪!遍世界都是兵,一亩地要缴五斗军粮啊……那年我十七,刚出阁……他大爷爷还没出世啊……那世道不好,一斤盐要一斗米换,豆腐涨到七文钱。我坐月子只吃了一斤豆腐,红糖也没有……造孽啊……我活了九十九岁,再没经过那年月……”

  ——她说的正是开国之初的“三藩之乱”。这的的确确是一百一十多岁的老人了,事件都记着,年头活乱了,仍旧固执地认为自己“九十九”——民间原也有些忌讳,三个人听她絮叨“早年”脸上不禁莞尔。趁她说话,惠儿寻石头要来针线站在颙琰身后联补衣裳。

  略待一时,石头爷爷也回来了。他本人并没有挑水,身后跟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肩上压着水担子。这老汉看去有六十多岁,身材不高,瞧着憨厚壮实,走道儿石板地咚咚作响,小石头欢蹦乱跳迎上去喊“七叔”,帮着掀缸盖儿,又嚷着:“爷,来客了——打凉风口夜里过来的!”老栓柱只冲三人笑了笑,却对壮年人道:“山娃子,过你四婶屋里,就说有客,叫她烙几张煎饼子送过来。跟石头二哥说,太婆这儿有客,要碾米,驴不能下山驮盐,明儿个再下山吧!”壮年人往缸里倒水,口里答应着,也对三人一笑,去了。老栓柱这才道:“摆桶不小心脱钩儿了,井边都是冰,就叫他七叔帮着捞上来了。唉……我也快不中用了。”

  说话间老汉搬出饭来,是煮熬得胶粘的玉米粒子粥加的黄豆,红椒酸菜,咸黄豆,盐调红白萝卜,炒干漉豆角,都用大得出奇的老粗瓷碗盛得岗尖,馏出的小米棒子面窝头金黄金黄,小的也有拳来大,还有一把洗净了的葱,一碟子豆瓣酱。虽是山农粗饭,倒也琳琅满目的,大冒着热气。三个人连惊带吓奔波一夜,早已饥肠辘辘,看这桌饭菜,都眼中出火。一时又见个壮年妇人端着一摞子煎饼过来,焦黄喷香的更是撩人馋虫,却都矜持着拿客人身份。老栓柱却不惯待客,见那妇人要走,讷讷说道:“他四婶,你也来坐。我,我吃过得赶紧上山,山上下着夹子“注释1”呢!”那妇人也就不客气,家家常常坐了,笑道:“三哥就这样儿,见生人就出汗。来!跟自己家一样,吃不饱怪自己啦——老祖宗,你还是一味萝卜?我烙的饼加葱花儿,香呐!来一张?”说着递煎饼,老太太却推开了,说道:“你别管我!”颙琰取过饼卷了葱,学着惠儿的样抹了酱,咬一口,赞道:“香!果然是好!”那四婶笑道:“果然——原来这个饼在你那块叫‘果然’——这个名儿真排场!”众人听了都是一笑。

  于是众人边吃边说笑,也亏得了四婶,干练麻利口齿便捷,加上小石头,搅得满桌热闹。闲话里打问,才知道这村就叫凉风口,九户人家都姓石,石王氏就是这村的老祖宗,由各家轮月供饭,衣服用具都是祠堂兑份子养她。从凉风口下去十里山道,沿途还有两个村子都是石家子孙,有新鲜饭食猎物也都要孝敬这老太太。因为山太高,官府征赋只征到下头两个石家村,凉风口并没有征赋征税这一说,四婶说:“我才嫁上来,成日哭,说这上不沾天下不着地儿的,算倒了八辈子血霉的。后来看看,没有里长也没甲长,没有半夜里拍门打户的催粮要租子的,扒房子揭瓦要账的,种菜吃菜种粮吃粮,吃米有碾房,石头榨房能打油,除了下山驮盐什么也不缺!——我哥上来看看,说上哪寻恁好的地方?带着鹿角虎骨下山去了,我看着他走,哭着哭着想起他的话,又扑哧笑了!”她又叹口气道,“唉……就是想我爹我娘,也想逛逛集看看戏什么的……”石栓柱听她絮叨,扒着碗底的饭硬撅撅说了句:“知足吧!”颙琰只是笑听,矜持着但毫不犹豫地喝粥,吃了煎饼又吃窝头,夹了豆角又夹萝卜,只觉得样样都好。王尔烈又问及这里山寨上情形,又问县城多远。

  “你瞅——”四婶用榛木筷子迎门指着远处,“那就是龟蒙顶儿,下头是山神庙,再往南就是平邑城。听上来的货郎担儿说,龚寨主吃错了药,起反了,还有个叫王什么的,是军师,端了平邑城。”颙琰问道:“平邑有多远?”“下山十里上山十里二十里。”四婶说道,“——凉风口上头也有寨子。那头圣水峪也有寨子,都只有百十号人,也常打我们这过路。听说是各寨都封寨封山了,这时候都怕招了官兵来打,不劫道儿的,你们怎么就遇上了?”颙琰笑而不答,问道:“你们离山寨这么近,难道大王们不来打劫?”石头在旁大声道:“他们不劫我们,还给我糖豆儿吃!”老栓柱道:“人家讲究个兔子不吃窝边草。那都是些可怜人,山底下抗租或者偷了人家抢了人家,官府里逮人呆不住上山来的……”“是了。”四婶道,“这道上规矩劫财不杀人。山底下老财才怕他们,有绑票上山,宁死不出一文钱的,也要撕票。别说土匪,那还是个人,就是这山上老虎豹子,有一口吃的,也轻易不伤人的。我就见过几回,口里衔着只兔子,看你几眼,猫噙老鼠似的就躲开了——我们这村里晚上要放只羊出去,大畜牲来了尽着它叼走,它愣不伤人!”

  颙琰已经吃饱,放下碗叹道:“这个村子有意思。苛政猛于虎——大婶算是给《礼记》下了个注脚。”王尔烈抹着嘴笑道:“好是好,都这样儿朝廷就征不上钱粮了。梁园虽美,不是久留之地。吃饱了,我们下山去!”惠儿便拔下头上那钗捧给石王氏,笑着大声道:“老寿星!这个孝敬您老啦!”石王氏接过,眯着眼看了看,又还给了惠儿,说道:“吃饭不要钱!”栓柱也道:“不要钱。”起身摘下墙上挂着的短把矛子道:“我上山去了。”四婶道:“你们是遇难人,接钱我们成什么人了?这村里上来的货郎子,卖个针头线脑什么的,买货不买货,我们都当客!”王尔烈见石头滴溜溜一双眼看那银钗,笑道:“你们不收,石头收了!要不过意儿,给我们带点粮下山,足承你们的情了。”取过钗子塞进石头手中。石头瞧稀罕似的小手捏着看了半日,放在了石桌上,大声道:“秋里我爹带我上集,在恶虎村见过这玩艺儿!我爹说,等我娶媳妇儿给我买!”说得众人都一笑,石头蹿起身蹦跳出去,一边喊:“我去备驴,到碾房碾米!”

  当下四婶和惠儿刷碗刷锅,颙琰和王尔烈低声计议,凉风口村离凉风顶土匪寨子只有五里山路,无论如何不是安全之地,看情形福康安已经兵临龟蒙顶,人精子一时失散,又难以和福康安联络,这里土匪封山,也只是观望风色的意思,福康安一战不能打下龟蒙顶,土匪们就都会哄起造反,那就凶险得很了。又和四婶搭讪几句,知道城边官军只是龟缩,没有敢弃营逃跑,山下十里接官亭还有个小驿站,这就定下决心,下山与福康安联络,就在县城附近隐蔽驻节调停调度。正说着,小石头跑跳着回来说:“四爷爷也上山了,说是掌子窝里夹住了个野猪,只夹了一条腿,怕它发威挣脱了,大人们都上去了!”四婶隔门道:“碾房里现成的稻子,你过去把驴套上,我立马就过去。”王尔烈二人觉得这里说话不方便,也就起身,颙琰道:“我们也闲着,和石头一道去就是了。”

  碾房就在石王氏宅后,依山势砌的,也是石墙草顶儿,王尔烈和颙琰一路低声商量事情,跟着石头进来,驴已经拴在门口。那小石头却是麻利,也不待王颙二人动手,牵着驴就套上了碾杆,二人帮着摊了稻子,只一霎儿时辰便就停当。可煞作怪的,任凭小石头扬鞭抽肚子打腿,二人在旁吆喝叱呼,那畜牲拧脖子踢腿挣着趔身子,死活就是不肯转圈子,三个人累得呼呼喘粗气,瞪眼无计可施。恰四婶和惠儿一个端簸箕一个提口袋赶来,四婶笑道:“怎么不把眼蒙起来?把眼蒙了它就走了。”颙琰和王尔烈不禁诧异:这是什么道道?见石头小手蒙了眼,迟疑着也用双手蒙了眼。

  但是听不到驴推碾的声音,只听两个女子格格格嘿嘿嘿……仿佛笑得站不住,颙琰二人放下手,只见四婶提着簸箕弯腰,笑得没了眼睛,惠儿手里握着布袋蹲在地下笑软了,都连气也透不过来,好半日惠儿才换了一口气,指着驴道:“四婶说的是驴……把驴眼蒙起它才转碾子呢!”二人方才大悟,不禁放声大笑……

  堪堪地碾好米,布袋收口,回到石王氏宅里,四婶给他们装裹物件,山里人厚道,除了一小袋子米,另外还有个布袋,风干羊肉、核桃、山枣,还有党参黄芪也塞了一大包,小石头又从四婶家搬来一架鹿角,还有一小包麝香,也用獾皮袋子塞了个鼓鼓囊囊,石老太太念念叨叨还在说:“你们没了盘缠,这够做什么的……”三个人推辞着,见山间小道上爬得满身是汗一个人上来,脖子后头斜插了一面米黄小旗,腰里挂着一面锣,一头走一头敲锣,口里喊:“黄家——镖信过山!拜上绿林——好汉,龚三瞎子——造反,天兵征讨——匪叛。从匪——祸灭满门,归顺——就此招安,敬告——列位兄弟,莫失——千载机缘——”脚步跟着锣点喊着口号,从门口匆匆过去,也不和人搭话,渐渐又远去了。

  “这是有名的黄天霸家镖头,给山寨子上人送信的。”四婶见他们三人发愣,笑道,“前年王伦造反,也这么喊过山。他这样儿上山,山主爷们不坏他性命……”颙琰听了心里暗喜。

  于是三人辞了石家。王尔烈背了那袋米,惠儿扛了核桃枣,颙琰也说不上主子架子,把个獾皮袋子绳儿吊了背在肩上,一步一步趋着下山。又过五七里光景,山道上都无人来往,转过一道漫下坡,面东北山坡地比邻两个村子,中间只隔一个水塘,村里有青堂瓦舍,也有猪圈般的低暗土垣茅棚,已是贫富一目了然,问了问人,果然也都是那凉风口老祖宗的子孙,找人家讨口水喝,男女们一双双乌溜溜的眼不错珠子盯着,生怕人顺手牵羊偷了灶屋的剩饽饽似的……再转弯子又向东南,一路都是缓坡梯田,路上场上牛粪驴粪杂着泥水,地里猪拱羊叫,已显得嘈杂脏污了。因从凉风口下来都是下坡路,出了石家村,三个人都觉得腿软脚脖子酸,看着太阳还不到午时,前头到接官亭还有五里路。又走一程问人,仍说“五里”。颙琰带的东西最少,也耐不得了,一屁股坐了道边土埂子上,悻悻说道:“五里,五里!再往前头问,准还是‘五里’!”王尔烈知道这位发了阿哥脾气,刚说了句“歇歇也好”,惠儿指着前头道:“那是谁?”

  “注释1”夹子,捕捉猎物在陷阱中设置的猎器。

继续阅读:第二回 十五皇子危城争功 少壮亲贵奇兵运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隆皇帝——秋声紫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