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小八的龟甲
星月白2020-01-18 07:452,356

  认真的看了一眼云凡,狂暴血犀眉头一皱。

  “灵者境后期??”

  这个人类才灵者境后期的境界?就这么点修为也敢进云雾之森,也敢打它的主意?它有些怀疑,但是他的修为就在那里摆着,又不得不让它相信。

  “这只是我表面上的修为,其实我真正的实力可是灵宗境,偶然路过这里,恰好看到你们两个友好的嬉戏打闹,忍不住一时手痒,想找你切磋一下。”

  “不过现在看来,你并不是我的对手,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你当坐骑了,怎么样?”

  云凡皱着眉头,摆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狂暴血犀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云凡,是它没有听明白眼前这个人类的意思吗?

  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躺在那里,脑袋被踩爆,死的不能再死的风速云豹,嬉戏打闹??

  转过头再看着对面的人类,额头上渗着血,头发杂乱,浑身脏兮兮的,灵宗境高手??

  因为吐了几口血,显得有些苍白的脸颊,还有那收在身后,微微颤抖的双手,不是他的对手??

  它有些疑惑,这人类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它没有听懂人类的语言?

  云凡的双手背负在身后,右手大拇指和中指不断摩擦着黑色的须弥纳戒,双眼微眯,似乎是在想些什么。

  狂暴血犀看了一眼云凡,眼中露出愤恨的神色。

  “什么灵宗境高手,狡猾的人类,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我们族长说过,人类使我们的食物,是卑鄙下贱的生物,最会花言巧语地哄骗,我是不会上当的!”

  “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打算跟我动手吗?还是说,你想要吃掉你眼中的食物?”云凡轻笑了一声,似是有些轻蔑的说道。

  “卑贱的人类,你敢看不起我?!”

  狂暴血犀猩红的双眼瞬间就立了起来,它们魔兽天生好战,最忌讳的就是被别人说怯战,尤其是今天挑衅他的还是一个人类,这就更不能容忍了。

  “哼,虽然我受了重伤,但是对付一个区区灵者境后期的人类,也是绰绰有余。”

  “你们人类中,就算是灵师境初期的高手,跟我们魔兽对上也不见得能够获胜,更何况还是你这么一个连灵师境都没有达到的,乳臭未干的小子?”

  狂暴血犀打了一个响鼻,嗤笑着。

  这狂暴血犀说的倒也是实话,就算是现在的它,如果要杀云凡的话,也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云凡把目光转到狂暴血犀的腹部,那里,有着几道狰狞的伤口,不过,血好像已经止住了,妈的,这该死的魔兽的自愈能力也太强了。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要是再拖下去,等到这狂暴血犀稍稍回复一点,恐怕想要杀它就更难了!

  云凡心中一狠,犹豫再三还是做出了决定,小八,你可千万不要骗我啊!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嘿嘿,我看你们魔兽就是喜欢吹牛,尤其是你们狂暴血犀种群,个子这么大,胆子这么小,就知道围殴,脸皮也厚,明明受了重伤还要装的像模像样的,真不害臊!”

  前世身为乞丐的云凡自然知道什么话能够刺到心窝里,什么话能够引得对方暴怒。

  “你!人类,你找死!”狂暴血犀怒吼一声,它们种群的威严不容亵渎!

  四蹄蹬地,朝着云凡疾速奔来,脑袋微垂,鼻子之上的尖锐犀角闪着血色的光泽,对准了云凡,大有一副要把前者来个对穿的架势!

  云凡看着正朝着他奔来的狂暴血犀,双手依旧负在身后,只是眯起的双眼却是闪着冷冷的寒光。

  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至,等狂暴血犀的犀角离云凡不到一米的时候,后者方才有所动作,双眼猛然大睁,闪过一丝厉色,背负在身后的双手突然伸了出来,只是手上却是多了一个金黄色的物什。

  双手抓着金黄色的龟甲,云凡将之抵挡在胸前,那血色的犀角直直地撞了上去!

  云凡感觉到一股巨力从龟甲之上传来,双臂微微震动,身体被这股力道逼得不断地后退着,双脚茶着土地,沿途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眼看就要撞上身后的巨树,云凡心中一动,全身的灵力汇聚在双脚之上,不断地抵消着那股力道。

  在即将要撞上的时候,云凡右脚猛然抬起,直接抵在树身上,双臂弯曲,收缩在胸前,龟甲被逼得紧贴在云凡的胸口上,而狂暴血犀还在不断地向前顶着,一副非要把云凡顶穿不可的样子。

  胸前的压抑,弄得云凡脸色有些涨红,不过他并没有露出绝望的神色,反而是嘴角微微上翘。

  “咳咳,看来你今天是杀不了我了,既然如此,把你就把命留下来吧!”

  云凡虽然笑着,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有如寒冬的朔风,异常的冷厉!

  嘴中不断地发出一些晦涩难明的语言,而随着云凡的出声,龟甲之上渐渐地发出了金色的亮光。

  一股带着些许威严的气息缓缓地从龟甲之上发出来,而随着这股气息的出现,本来还杀气腾腾的狂暴血犀却是慢慢地停止了动作。

  一直向前顶的犀角也是顿了下来,身体还微微地有些颤抖起来,脸上带着惊惧的神色,“这股气息是……”

  狂暴血犀的内心充满着震惊,它竟然在一个人类身上感受到了魔兽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非常的强大,甚至是比它们族群的族长还要强大,在这股气息的震慑下,它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为什么一个人类身上会有魔兽的气息?它一时陷入了震惊中。

  感受到身前的犀角不再前顶,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云凡右手放开龟甲,在戒指上轻轻一划,一柄匕首出现在其手中。

  没有时间犹豫,云凡手起刀落,一刀狠狠地刺进了狂暴血犀的脖子处,顿时间,滚烫的液体喷涌而出,溅了云凡一身,感受着脸上的腥气,云凡不敢有所松懈,手中的匕首还是用力地向里面刺去。

  狂暴血犀感到脖子处一阵剧痛,刚想猛烈的挣扎,但是那股气息还在不断蔓延着,内心中的敬畏让它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魔兽之中,绝对的上位者对于下位者有着绝对的震慑和威压,这种震慑和威压已经深深地植入到了它们的骨子里,容不得它有丝毫的反抗,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虽然不敢有动作,但是狂暴血犀感受到了危机,灵力下意识地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向着四周散播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