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卢腾飞
星月白2020-01-17 19:183,435

  这是一片偌大的庄园,庄园之内,一道道笔直站立的身影静静地守在他们的岗位之上,动也不动,像是木头人一样,只是偶尔双眼开阖间,眼神中一闪而逝的精芒,才能证明他们正在履行着他们的职责。

  朱红色的大门之上,烫金的“卢府”二字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刺目。

  一个面积大约两百平方米的大厅之内,此时正坐满了人。

  卢青阴沉着脸,端坐于主座之上,两旁是卢家的几位长老,而那大长老秦笑坐在他的右手边。

  其下就是卢宇,只不过后者此时的左边袖袍却是空空如也,卢天就静静地站立在他身边,闭着双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大厅内的气氛无比的压迫,任谁都能看出来此刻卢青的心情很糟糕。

  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声,触他的霉头,免得被骂个狗血淋头,一个个噤若寒蝉。

  “云家,呵呵,好一个云家啊,隐藏的可是真够深的啊!”

  卢青低沉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在座的众人都能听出他话语之中的寒意。

  “大哥,依你所见,这云凡会不会就是他们云家所隐藏的底牌?”卢宇皱着眉头说道。

  “我看不见得。”卢青还没说话,卢天却是突兀的冒出了一句话。

  “哦?天儿,说说看你怎么想的?”卢青神色一动,问道。

  “这云凡在半年之前一直是一个懦弱无能,软弱可欺的人,可是,在一夕之间,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行为举止与之前大相径庭。根据我们派在云家的眼线传来的消息,说是因为他不小心溺水之后,头撞在了石头上,导致性情大变,但是我隐约觉得有些蹊跷。”

  “哪里蹊跷?”卢青问道。

  “他和二弟在街上争斗的那天,我也在现场,那时候我注意到,他看着二弟的眼神,有如狼一般的凶狠,带着一抹阴冷的神色。”

  “看的我也是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而这种眼神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

  “并且一向与修炼绝缘的云凡,在那之后,便是天天流连于藏书阁,不久之后,竟然就打通了全身堵塞的筋脉。”卢天分析道。

  “可是,云凡的体质我们早就知道了,这在青云镇也不是什么秘密,他那全身堵塞的筋脉,直接就被那些名医下了死亡通知书。”

  “甚至,我还专门让我们家族里的名医去仔细诊断了一下,得出的结论也是大同小异,他到底是如何打通筋脉的呢?”卢青有些费解的说道。

  “不知父亲可还记得,有一天晚上你察觉到了天地灵气的暴动,和云家,凌家的两位家主一起出去,却是丝毫没有收获的事情?”卢天道。

  “你是说那云凡可能是吃了那现世的天才异宝,这才误打误撞之下,打通了全身的筋脉?”卢青疑惑道。

  “天材地宝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罕见,那森林我们卢家的人也是经常经过,就算有天材地宝现世,总该也有个苗头。”

  “我想应该不是,除了天材地宝之外,不是还有另一个猜测吗?”

  “你的意思是……?!”卢青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没错,我认为,那云凡肯定是走了狗屎运,恰巧被他碰到了一位绝世高人,方才将他体内的筋脉完全给打通了,要不然,凭他的资质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卢天猜测道,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嫉妒。

  如果云凡在这里的话,恐怕也不得不佩服这卢天,猜的是八九不离十了。

  不过,他打死也不会想到,那绝世高人竟然是一只王八。

  “可是这只能算是猜测,恐怕还不足以证明他云凡的身后就有一个绝世高人啊。”卢青仔细思索了一下。

  “难道父亲忘记了我们被夺走的药材了吗?”卢天冷笑一声,自信的说道。

  “那时候不就刚好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强者吗?”

  “虽然我们并不能证明那些蒙面黑衣人是云家的人,但是这青云镇周围的势力,我们早就知根知底,除了他们云家跟我们有这么大的仇,我还真不信,有人敢劫我们家的东西!”

  当卢天说到那神秘的强者的时候,卢青的脸色早就已经阴沉似水。、

  此时,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卢天的猜测,将那两件事情联合在一起的话,那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云家的背后,难道真的有着一位神秘的强者吗……”

  卢青紧绷的身体慢慢地松缓了下来,有些颓然地靠在椅子上,苦涩的说道。

  一直以来,他所想要的就是能够成为青云镇唯一的势力,云家和凌家,他是必定要铲除的。

  但是现在,云家的背后站着一个神秘的强者,这就令他投鼠忌器了。

  更重要的是,他还得时刻提防着云家的反扑。

  “其实父亲可以不用太过担心,我们和云家的关系早就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就算我们再怎么退让,他们恐怕也不会放过我们。”

  “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却是迟迟没有动手,我猜测那神秘人不会参与到我们的斗争之中。”

  “更甚者,他很有可能已经离开了,只是纯粹路过,恰巧出手帮了云家一把。”卢天缓缓说道。

  “可恶,为什么所有的好处都让云家给占了!”

  “就连神秘的强者也是站在他们那一边,要是父亲现在还活着,哪容的他云家在我们头上撒野?”

  卢宇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眼神有些狰狞,显然对于断臂之仇,他一直耿耿于怀。

  “父亲……”

  轻轻呢喃着这两个字眼,卢青的眼神变得有些闪烁起来。

  “自从十年前,父亲因为练习万兽决,导致煞气入体,难以自控,就此消失不见。”

  “要是父亲还在的话,什么云家和凌家,迟早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

  “只是因为万兽决的缘故,父亲已经丧失了神志,不知所踪,也不晓得,现在是死是活。”卢青不禁有些感叹道。

  一提到老家主,在座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看来,卢家的老家主在他们心里积威甚重啊。

  “现在还不确定云家的背后到底有着什么,但是既然已经成为了敌人,那么,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

  “给我派所有的眼线都去盯着云家的动静,都用生面孔,只要那个神秘的强者已经离去,那么,这云家就凭借云凡,恐怕还翻不起浪来!”

  收了收情绪,卢青开始有条不紊的下达着命令。

  “要是查明那神秘人还在云家的话,那么,我们的计划恐怕就要推迟了。”

  “真他妈的倒霉,怎么喝水都能够塞牙缝啊,该死的云家,我迟早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右手摸了摸自己的断臂,卢宇的声音带着暴怒。

  “你不要给我惹出什么幺蛾子来,现在的云家已经不是之前的云家了,恐怕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够惹得起的了。”卢青摇摇头沉声道。

  又布置了几项任务之后,卢青这才让众人散去。

  等到众人散去之后,卢青静坐了一会儿,好像在犹豫着什么,终于,他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站起身来,走出大厅,朝着他父亲卢腾飞的房间里走去。

  进入房间之后,卢青默默走到一个书架前,抬手转动着架子上的一个花瓶。

  伴随着一阵喀拉拉的声音,架子突然动了,向两边分开,露出后面的墙壁来。

  而墙壁上有着一扇门,卢青轻车熟路地打开这扇门,沿着冗长的通道,慢慢地走了下。

  墙壁的四周有着灯盏,卢青随手一挥,灵力涌动之间,那些灯盏便逐一亮了起来,走了大概五分钟左右,一扇铁门出现在了卢青的身前。

  看着熟悉的铁门,卢青不禁有些踌躇,耳边响起了卢腾飞当年的话。

  “青儿,这个万兽决凶险极大,但是,如果能够挺过去的话,得到的力量也越强大。”

  “为父已经在灵师境中期停留了太长的时间,却还是没有进展,你已经长大了,凭你的能力,想必,我们卢家在你的带领下,必定能够辉煌起来。”

  “而我,从此之后就闭关了,不到危急关头,万不可惊扰我,对外你就宣称我因为急于求成,导致煞气入体,疯了,失踪了。”

  之前,卢家也因为一些事情,陷入了危机关头,卢青也曾经下来找过卢腾飞,可是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在经历了几次之后,他觉得父亲可能已经去了,毕竟万兽决的凶险性,他也知道,一不小心,就会被煞气所侵蚀。

  犹豫再三,卢青还是抬手,在铁门上用力的敲了敲。

  “父亲,如果您还活着的话,就请您赶快出来吧,卢家已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对方的实力不是我等所能抗衡的,我们需要您的力量!”

  “您要是再不出来的话,卢家可能就没了!”

  “父亲,您听得见我说话吗?父亲!”卢青用力在铁门上敲了好几十下。

  “砰砰砰”的声音在幽深的地下不断地回荡着。

  再度敲打了几十下之后,卢青方才有些不甘地停了下来。

  “父亲啊,这次,我们卢家可能真的扛不下去了啊……”

  叹了一口气,卢青的脸上带着失望的神色,缓缓地转身准备离去。

  正当他刚要踏上阶梯的时候,身后的铁门响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打开了。

  卢青的身体不由一僵,脑袋有些僵硬地转过来,不敢置信地看着门后面那个苍老的身影。

  “父亲……”卢青的嘴里喃喃出两个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