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云掣的惊疑
星月白2019-03-06 07:083,104

  眼看着卢家等人消失在山路上,云掣等人也并没有追击。

  因为他们知道,以他们这群人的实力,如果要硬留下对方,自己这边估计也要全军覆没。

  尤其是那秦笑,如果发起疯来,他们这边谁都挡不住。更何况,这旁边还有一个来历不明,不知是敌是友的人。

  云掣冲着云凡藏身的地方,抱拳沉声道:“多谢阁下出手相助,还望阁下能够现身相见,让在下聊表谢意。”

  虽然不知对方是谁,但是如果能够拉拢到一位高手的话,云家的实力就刚上一层楼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老夫最不喜的就是仗势欺人之辈。”

  云凡压低了嗓音,再加上雨天的原因,声音听起来飘忽不定,让人摸不着痕迹,他还不想这么早就暴露自己已经能够修炼的事实。

  “……”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云掣嘴角有些抽筋的看了看自己和身后的一群黑衣人,貌似他们才是拦路打劫的那个吧,这前辈说话着实有些彪悍啊。

  云掣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掩饰自己的尴尬,刚想开口继续说话,那声音又传了过来。

  “好了,刚做了一件侠义之事,老夫也有些累了,先走一步,你们也赶紧走吧,免得那群人搬了救兵,又赶了回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云凡见危机已经解除,便不打算再逗留,好心的提醒了他们一下,便一头扎进了山林里面。

  云掣低吟了一会儿,迟则生变,当下也不再去想那神秘人的事情。

  摸了摸手上戴着的戒指,灵力运转之下,只见那纯黑色的戒指突然冒出一阵黑光,眼前的那些灵药竟然顷刻间消失不见。

  看的周围的护卫犹如见了鬼一般,云驰有些艳羡的地看了看云掣手上的戒指,搓了搓手道:“要是这须弥纳戒我也有一只就好了。”

  云掣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滚,这须弥纳戒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据说是老祖宗从本家之中带出来的,全家族就这么一只。”

  “要不是这次的灵药数量有点多,不利于我们携带,老爷子也不会把这个戒指给我,这可是老爷子最稀罕的东西,我都没多少机会戴,你还想要一个,做梦呢?!”

  被云掣呛了一句,云驰有些悻悻的撇了撇嘴,他也知道这东西太过珍贵,老爷子是断然不会给他的。

  “好了,别废话了,把死去的弟兄和受伤的弟兄带上,清理一下,不要留下能证明身份的东西,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走!”

  云掣大手一挥,下达了命令。

  等黑衣人全部消失在山路上之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只有地面上,那夹杂着血水的雨水不住的流淌着,还有那横七竖八的尸体才能证明,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异常惨烈的战斗。

  天地间仿佛又安静了下来,只有雨水还在淅淅沥沥不停的下着。

  半个时辰过后,一队人马出现在山路上。

  卢青看着那些尸体和空荡荡的箱子,双手握拳微微颤抖着,不禁仰天咆哮出声:“啊!不管你们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你们生不如死!”

  ……

  家族议事大厅之中,云掣向云天义详细地禀报了路上发生的一切。

  “神秘人?”

  云天义抚了抚胡子,眉头深锁,这半路上杀出来的神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来到这青云镇意欲何图?

  难不成就是那晚森林之中的神秘强者?

  是了,应该就是他了,毕竟他们这僻静小镇,平常也不会来什么强者。

  云天义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猜测的确实是事实,两人确实是同一个人,只是他猜不到的是,那神秘之人就是他的孙儿云凡。

  “父亲,我觉得那神秘强者既然肯已经相帮于我们,那么无外乎几个原因。”

  “一,他跟卢家有些恩怨或者是看他们不顺眼。”

  “二他想交好我们云家,如果他不是跟卢家不对付的话,就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也应该是相助于他们,因为那时候我们才是穿着夜行衣劫道的人。”

  “而如果是两者都不相帮,他也大可以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等到我们两败俱伤之后,然后出手,那时候如果我们被逼到绝境,定会跟他们鱼死网破。”

  “秦笑估计也会受伤,而凭借那前辈的身手,料想那秦笑也不是对手,估计他也早就知道我们是云家的人了。”

  云掣一字一句分析的很透彻。

  如果云凡在这里的话,估计也会不禁佩服自己这个二叔,不愧是家里的智囊存在,推测的八九不离十了。

  只是他先入为主的已经将那神秘之人放到了前辈高人的位置上,这一点上却是跟真相大相径庭了。

  “不管怎么样,那神秘之人如果能够拉拢的话,自然是最好,不能拉拢也不要开罪。”

  “还有,最近这几天都给我安稳一点,估计卢家这几天会发疯,动作一定很大,先避其锋芒。”

  “当然,他们故意找麻烦的话,也不要怕了他们,好了,散了吧。”

  云天义下达了一个命令之后,就离开了。

  云掣将须弥纳戒交还给云天义之后,正准备起身离开,却发现老三正眉头紧皱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以往见到他这个样子,都是他在修炼的时候,刚刚可是在议事,难道自己这个三弟突然开窍了,也知道动脑筋帮忙想想家族的事情了?

  云掣忍不住上前拍了他一下,“我说老三,想什么呢?想这么入迷?”

  云驰被云掣拍醒,看着云掣,有些疑惑的道:“二哥,你会不会觉得那神秘之人有点熟悉啊?”

  “你认识?”云掣惊讶的问道。

  “不是不是,其实在那神秘之人偷袭的瞬间,我和秦笑都已经有所察觉,只是那石头射出的轨迹太快,秦笑也来不及出手阻止,而我……”

  “说重点!”

  “别急啊,我这不是正在说吗!”

  云驰有些不满的看了看打断自己的云掣。

  “而我也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那包裹着石头的灵力之中带着很强的一股连绵不断的气势,有着一种一重接着一重的感觉,很熟悉,那感觉就像是,就像是。。”

  说到这,云驰有皱了皱眉头。

  “就像什么?”

  云掣心中好像隐隐猜到了什么。

  “就像是三叠浪击一样,一重接着一重,连绵不断的感觉。”

  “你也知道我醉心于武学,族中的三叠浪击我更是研究了不知道多少遍,可是苦于修炼的条件过于苛刻,所以没有什么建树。”

  “但是以我这么多年的研究来看,那前辈高人使出的很有可能就是我云家的三叠浪击,又或者是与其极其类似的武技,不过我想,应该是后者。”

  “毕竟我们家族除了我哪有一个人将三叠浪击修炼成功了,而我也才勉强达到一叠浪而已。”

  云驰踌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三叠浪击?”

  云掣眼中精光一闪,云家仅有的人阶中级武技之一,他自然也是清楚。

  只是他心不在武学之上,所以也没有深入的研究过,现在听老三说起来,那时候的他好像也是隐约感觉到了那灵力包裹之中的连绵不断的意境。

  可是,据父亲所说,三叠浪击好像是从一个神秘的山洞之中挖出来的。

  据传是几百年前一位前辈所留,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出现在青云镇附近的使用三叠浪击的高手。

  难道真如老三所言,是与其极其类似的武技?

  不,不对,世间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类似三叠浪击的武技本来就少之又少,更何况又是出现在青云镇周边。

  云掣眼中闪过一缕精芒,这武技必定就是三叠浪击,而不出所料的话,使出这武技的人想必也是云家之人。

  只是我们云家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等高手?

  云掣有些疑惑的想了想,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难道是他?!

  云掣赶紧摇了摇头,心中不免有些惊骇,怎么可能会是他,可是最近拿走三叠浪击的好像也只有他了。

  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人自然就是云凡。

  对于家族里这个对于自己儿子最大威胁的废物大少爷,云掣自然是很关注,尤其是他这几个月的变化,更是让云掣派人仔细留意他的动向。

  可是派出去盯梢的人,总是被他给摆脱掉了,要不是自己丝毫没有感受到他体内的灵力波动,他都有些怀疑云凡是不是已经能够修炼了。

  云掣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心下已然有了决断,看来自己得要亲自去看看这个侄子了。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深夜交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