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雨夜劫杀
星月白2019-03-06 07:082,869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云凡每天的生活都很充实。

  晨起修炼龟息功,然后去藏书阁看会典籍,顺便修习一些人阶低级的武技,所谓技多不压身嘛,下午的时间就在树林里练习三叠浪击。

  而晚上,就是陪着雪柔和云雪,毕竟闷着头一直修炼也是很枯燥乏味的,而且,从未尝过亲情感觉的云凡也很是享受这种有家人陪伴的感觉。

  森林里,熟悉的水浪又一次向着底下的身影扑击而去。

  而那身影却是闭着双眼纹丝不动,直到水浪快要扑到他的时候,他才猛然张开双眼,嘴里大喝出声:“三叠浪击!”。

  动作丝毫不慢,灵力运转之下,双掌之上,淡淡的灵力涌现,狠狠地拍击着奔涌而下的水浪。

  这还没完,紧接着又一股灵力从他的身体里喷涌出来,透过双掌,再度拍击在水浪之上,本来还是向下的水浪,生生地被云凡打出一个直径大概五六米的大洞来。

  一个黑色的身影瞬间从湖里掠出,轻轻地落在云凡的肩膀上。

  “臭小子,总算是把这三叠浪击修炼到第二层了,不枉费八爷我这三个多月天天在这陪你练习。”小八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欣慰。

  云凡看着自己的双掌,兴奋的点了点头。

  这三个月里,云凡听取了小八的意见,专心研习三叠浪击,灵力倒是没有丝毫的长进,但是气息却是更加的深厚了,而且就在刚才也真正的将三叠浪击修炼到了第二层。

  就在云凡惊喜于三叠浪击的突破的时候,云家的议事大厅此时却是气氛凝重,几名护卫的尸体正摆在大厅中央,死相惨烈。

  “啪!”一只手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那桌子却犹如豆腐做的一般,直接被震得粉碎。

  云天义阴沉着脸,座下的家族核心成员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谁,众目睽睽之下劫了我云家的东西?!”

  云天义震怒的声音在大厅里面响彻。

  “据福伯的描述和他的伤势来看,这些蒙面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似是十分清楚我们护送的实力,就连实力到达灵师境中期的福伯也是正好被压制,要不是福伯走得快,估计,此刻也是凶多吉少。”

  云掣皱了皱眉,看了一眼云天义身旁的管家福伯,沉声开口道。

  福伯的脸色带着些许苍白,听完云掣的话语,不禁苦涩的说道:“都怪老福没用,还请家主责罚。”说完就要跪下。

  “老福,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主仆这么多年,用得着这样吗?”云天义立刻阻止了福伯的动作。

  “老二,根据你的推测,你觉得究竟是什么人想对我们云家下手?”云天义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这青云镇之内,敢劫我们云家东西的,也就两个选择,而连护卫都不放过,手段还这么残忍的,想必也只有那一家了。”

  云掣的眼中带着一丝阴鸷。

  “又是卢家!这卢家近几年的动作可还真是够大的啊,以前还只是暗地里较量,现在已经是明目张胆的来了,他们还真当我们云家好欺负啊。”

  云天义显然也是早已猜到了,话语之中带着冷笑。

  “妈的,我带人去跟他们卢家拼个你死我活!”云驰更是光棍,竟是要直接带人跟卢家火拼去。

  “你给我回来!”云天义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就不能收收你那火爆的脾气吗?整天就知道练武练武,家族的事情,你何曾管过?现在知道要帮忙了?!”

  云驰有些悻悻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老二,你有什么办法?”云天义转过头,看了看云掣,不再理会云驰这个滚刀肉。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劫我们的,我们就劫他们的!而且一次劫得他们肉痛为止!”云掣话语之中带着阴狠。

  “哦?你有什么想法?”云天义问道。

  “根据可靠的消息,他们卢家最近从天风城进了好几车名贵的灵药,近日就要押解进镇了,我们不如。。”云掣伸出右手做出一个横切的姿势。

  “消息准确吗?”云天义眉头紧皱。

  “绝对准确!不过他们护送的人非常多,据悉,卢家的大管家卢伟和卢青的弟弟卢宇都会在里面。”

  “卢伟是灵师境中期的境界,而卢宇是灵师境前期,所以我们必须要派出更强的阵容,才能稳稳的吃下他们!”云掣说道。

  “父亲和长老们要盯住卢家的动向,以防有变,这次就让我和三弟还有福伯前往吧,以我灵师境初期,和福伯他们灵师境中期的实力,再带十几个家族的好手,应该就能稳稳的吃下他们了。”

  “好,就这样决定了,现在密切注意卢家的动向,等卢家押解的人一旦进入我们的视线范围,让他们有来无回。”云天义沉声道。

  几天后,雷声阵阵,天空中阴雨绵绵,云家一队人马悄悄的出了镇子。

  山路上,一队车马正在行进着,每辆马车上都有着两口大箱子,一面面写着“卢”字的旗帜正在随着狂风不断舞动着。

  坐在马车之上的卢宇隐隐感到有些不安,所以即便是这样的阴雨天气,他也下令继续前行,没有休息,快到青云镇了,只要进到镇子里就安全了。

  “兄弟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加快脚步,马上就要到青云镇了,只要安全到达,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任你们享用!”坐在马上的管家卢伟大声的喊着。

  “好!”卢家的护卫们振作了一些精神,继续前进着。

  正当他们要加快步伐的时候,突然,两旁的山林里,突然滚落下一颗颗巨石。

  毫无准备的卢家护卫,瞬间就被砸死七八个,受伤的就更多了。

  眼看着一颗巨石就要滚落到排在第一首位的马车顶上之时,车厢突然炸裂开来,一个人影闪现而出,手中长剑劈砍而下,那巨石瞬间就被切成了两半。

  “谁!我们卢家的东西,也有人敢劫?!找死不成?”

  卢宇先是报了家族的名号,希望可以震慑到一些宵小之辈,眼神却是凌厉的扫视着山林之中。

  “卢家?很了不起吗?今天本大爷就把你们劫了又怎么样?!兄弟们,上!”

  随着一声怪叫,一群黑衣蒙面之人突兀的出现在山林之中,手中皆握着大刀,刀光在雨水的浸润下,更显的寒气四溢。

  两拨人马瞬间就厮打在了一起,一时间血腥之气蔓延。

  云凡看着这不见停的雨,无奈的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这雨还真是说下就下啊。

  刚刚他和小八还在湖边修炼三叠浪,转瞬间竟然下起雨来了,本来云凡还想着继续修炼来着,可是突然打下一个响雷,吓得小八赶紧钻进了云凡的怀里,整个身体都缩进了龟壳里面。

  云凡有些无语的看着怀里的小八,不觉有些好笑。

  据小八说法,它是得了雷声恐惧症,现在的它只要一听到雷声就会吓得动不了了。

  估计是被那天雷给轰出阴影了,倒是云凡没什么感觉,可能因为那天雷毕竟不是冲着他来的吧。

  既然不能修炼了,他自然也不会再继续呆下去,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走着走着,他突然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喊杀声,从前面的山路上传来,心生疑惑的他,赶紧跑上前去查看。

  只见原本有些宽敞的山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许多多的尸体,两拨人马正在浴血奋战着。

  “咦?”云凡一眼就看见了马车上插的写着“卢”字的旗帜。

  原来是卢家的人,切,活该,最好全部被杀光,云凡撇了撇嘴。

  但是那些黑衣蒙面人是谁呢?

  云凡有些好奇,刚好离自己不远处躺着一个蒙面人的尸体,他蹑手蹑脚的上前,一把扯下了他的面巾。

  仔细辨认下,脸色猛然一变,这不是自己家族的人吗?之前云凡还在家中见过。

  难不成?

  云凡把视线投向了战况最激烈的两处战场。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偷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