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云家
星月白2019-03-06 07:083,131

  走了不久,一座巨大的宅院出现在眼前,看上去倒是颇为恢弘大气,朱红色大门之上的牌匾上书“云府”二字。

  云雪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一到家门口,就兴奋地拉着云凡往宅院里面跑去,“终于到家了,云凡哥哥,我们快去见娘亲吧!”

  云凡无奈的任由她拉着进了府邸,庭院深深,七拐八拐之后,一座幽静的庭院映入了眼帘,说实话,云凡心里其实很矛盾,又想尝试那未曾体会过的母爱,又怕被发现他并不是真正的云凡。

  提到母亲这两个字眼,云凡心中不由被触动了一下,上一世的他根本没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

  每次看到别的小朋友扑进母亲怀抱里撒娇的时候,他都特别的羡慕,那个怀抱好像有神奇的魔力,吸引着他的身心,他多么渴望有一个怀抱是真正属于他的!

  可是现在真到了这种时候,他又有些退缩了,心中忐忑不知该怎么办,正当他心乱如麻的时候,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到了房门前。

  木门应声而开,云凡下意识的抬眼看去,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妇人约莫三十五六的年纪,穿着一袭青色的衣裙,温婉美丽,只是脸上隐约透着些许憔悴,此时正带着笑脸看着云凡和云雪,“凡儿和雪儿回来了,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娘亲给你们把饭热热去。”

  云凡看着眼前的娘亲,心中那根弦被狠狠的拨动了一下,一头扑在了她的怀里,眼眶瞬间就红了,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娘……”

  雪柔看着抱住自己的云凡,有些好笑的轻轻摸着他的头道:“凡儿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大了还哭鼻子,也不怕你妹妹笑话。”

  感受着怀里的温馨,云凡觉得很幸福,两世为人的他,对于亲情格外的看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有亲人才会义无反顾的站在你的身前,保护你不受伤害。

  云雪看着扑在雪柔怀里的云凡,不由娇哼一声:“我也要!”说着也是紧紧抱住了雪柔,后者不禁哑然失笑,这两个孩子。

  ……

  去见了一下族里的医老,在后者疑惑的目光下,云凡大喇喇的回去了,据医老所说,他身上没有丝毫的外伤,可能是惊吓过度,选择性失忆,过一段时间可能就好了,这才让随行的云雪稍稍安了一下心。

  晚饭的时候,要不是云凡狠狠瞪了云雪好几眼,她差点把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雪柔,包括云凡的失忆,还有和卢霸立下的生死状。

  来时的路上,他早就跟她说好了,这些事情不要告诉娘亲,免得她担心,可是这小妮子好几次都没管住自己的嘴,差点就给说漏了。

  晚饭过后,云凡以身体不适为由,直接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得到的讯息。

  云家,五十多年前迁居到青云镇,不算是本地土生土长的人,可是那时候的云凡的爷爷以强悍的实力,硬生生的在这里落了脚,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才形成了如今的三足鼎立之势。

  云家的家主,名为云天义,也就是自己的爷爷,没有兄弟姐妹,云天义生有三子一女,老大云擎,老二云掣,老三云驰,还有最小的女儿,自己唯一的姑姑云玲。

  云玲,据说是嫁到了挺远的一个地方,好像夫婿家还挺有势力的,云驰,武痴,只知道练武,家族事情一概不管,云掣,家族生意由他全权处理,可谓是家族经济的掌控者。

  云擎。。轻轻念叨着这两个字,云凡轻叹了一口气,自己的父亲,据说三年前,因为外出寻找帮自己治疗的药材,从而不知所踪,不管如何寻找,都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

  看来这个未曾谋面的父亲对自己是真的很好,云凡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找到他,把他带到娘亲的身边,想必娘亲也是十分挂念着父亲的,一家人团聚才算是圆满。

  紧接着,他又哀叹了一声,因为从云雪那得知,自己的经脉天生堵塞,根本吸收不了半点的灵气,也就是说自己根本不能修炼。

  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人都说他是废物的原因,也是父亲为什么要外出寻求灵药来治疗他的目的所在。

  而让云凡有些吃惊的是,云雪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妹妹,是父母亲在一个大雪天捡到的弃婴,所以取名云雪。

  更加让他无语的是,云雪竟然也是天生不能修炼,倒不是经脉的原因,但是也探查不出原因,灵力吸收进去,就自然溃散,不能凝聚。

  不过好在云雪对于修炼根本就不感兴趣,倒也没什么。

  可是自己是真的很想修炼啊,唉,虽然那时候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了这种情况,可是等真正知道这种状况之后,失落反而更加的大了。

  正当他思索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云凡哥哥,爷爷叫你去大厅见他!”云雪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么快就来了?我还以为要等到明天早上呢,毕竟今天的事情瞒着深居简出的娘亲还是可以的,但是想瞒着手眼通天的老爷子,那可就真是白日做梦了,也好,就提前见见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爷爷吧。

  换了件外衣,云凡就跟随着云雪出了小院,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云雪有些担忧的问道:“云凡哥哥,爷爷找你是什么事情啊?不会是下午的事情吧?”

  “想必是吧,别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哥哥我吉人自有天相。”云凡笑着安慰她,

  只不过他的心里究竟怎么想,就不得而知了。

  不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大厅很是宽敞,摆放了好几十张椅子,也完全不显得拥挤,大厅之上,灯火明亮。

  主座,一位头发灰白的老者坐立其上,脸上红光满面,看上去有些威严,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应该就是自己的爷爷云天义了。

  两旁还各自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想必,就是族内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主座的左右下方各有着七八个位置,都坐满了人。

  如今左面靠近主座的第一个位置,一位身穿白衣的带着些许书卷气息的中年男子端坐着,眼神之中带着些许异色,正盯着自己看,在他身边,先前所见的云舒垂首而立。

  而右手边的第一个位置,一个有些魁梧的中年男子正在闭目养神,身旁同样站着一个少年,此时正眼带笑意的看着自己。

  云凡心中一动,这就是二叔和三叔了吧,那冲着自己笑的少年应该就是三叔的儿子,云武了。

  脚步缓缓的走进大厅,眼神直视着主座之上的老者,云凡恭敬的弯身:“见过爷爷,大长老,二长老,二叔,三叔。”

  云天义有些奇异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孙子,以前的云凡在自己面前可不会表现的这么从容不迫。

  换做以前,自己的一个眼神,就能吓得后者瑟瑟发抖,如今这般沉静的模样,倒是有点长进了。

  不止老爷子有这般想法,在座的各位都是有这种心思,感觉这个大少爷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就连那个武痴云驰也是睁开双眼,奇怪的看了看云凡两眼。

  没有在意他们异样的眼光,云凡还是不卑不亢的直视着云天义。

  稍微沉吟了一下,云天义这才沉声开口道:“凡儿,听说你下午跟卢霸在街市上碰见了?”

  “嗯,确实是遇见了,还硬接了他一拳。”云凡回答道。

  云天义心中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卢家那小子的实力自己是清楚的,云凡不能修炼,体弱多病他也是清楚的,但是后者竟然能够硬接下前者的一拳。

  虽然卢霸没有尽全力,但是也不是灵力全无的云凡所能抵挡的,最轻的也应该是吐血受伤,怎么现在跟个没事人一样。

  按捺下心中的惊讶,云天义接着问道:“听说,你还跟他立下了生死状?”

  “是的,爷爷。”

  “你知道生死状立下就更改不了了吗?你知道立下生死状就代表你这条命可能就不再属于你自己了吗?”云天义猛然一拍桌子,勃然大怒道。

  “你让我怎么跟你失踪的父亲交代?你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我的长孙,你这样鲁莽行事,有考虑我们吗?有考虑过家族吗?”

  云天义恼怒的看着眼前的云凡:“明天就给我去卢家,跟他们说这生死状我们悔了,大不了赔他们十处庄园!”

  听闻云天义的话语,云掣嘴唇动了动,但是终究没有说什么,云驰倒是没什么表情,继续闭目养神。

  大长老和二长老,却是眉头紧皱,“天义,此事还待从长计议,不可草率作出决定。”

  云天义脸色微变,刚想说话,一个声音却是在此时响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六章 神秘的龟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