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练着练着就死了
星月白2019-03-06 07:082,894

  “灵者境后期……”凌剑有些苦涩地看着卢天。

  “没想到你已经踏入了灵者境后期了。”

  要是自己也能踏入灵者境后期,相信,同境界之内,卢天绝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他竟比他早一步的踏入了这个境界,真是造化弄人。

  凌剑一拳狠狠的砸在地上,神色之中带着些许不甘。

  卢天轻轻弹开指间的长剑,后者在空中一个打转,直直地插在地面之上,不断的晃动着。

  看着那明晃晃的长剑,凌剑的目光有些茫然,显然,卢天这突然冒出来的实力,让他难以释怀。

  就在这时候,异变顿生!

  卢天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身形一闪,相比于灵者境中期的时的速度,简直是天差地别!

  转瞬之间,就已经到了凌剑的身旁,一脚狠狠地踹向凌剑的胸膛处!

  “你!”

  后者此时也是醒悟过来,急忙运转刚刚调息回复的残余灵力,双臂紧紧地护住自己的胸口。

  众目睽睽之下,卢天一脚狠狠地踹在凌剑的双臂之上。

  只听见“喀嚓”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在安静的广场上响彻而起。

  凌剑面色一红,张开嘴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正当卢天还想继续攻击的时候,一声惊怒之声在广场前方响起。

  “尔敢?!”

  凌志眼看着卢天对着自己的儿子下此狠手,不禁睚眦欲裂,一拍扶手,就打算冲上前去。

  “凌兄何必动怒,凌剑尚还没有认输,比赛自然没有结束,你这样做,可是坏了规矩的。”

  卢青却是在此时突然挡住了凌志的去路。

  “滚你妈的,坏规矩?刚刚剑儿已经说过,只要卢天接下风凌剑,这冠军之位就拱手相让,他妈的这句话难道还不算认输吗?!”

  凌志此时已经是怒不可遏,一改往常文质彬彬的模样,一连爆了几句粗口。

  “我。。我认输,咳咳。。”

  在卢天迟疑的一瞬间,凌剑忍着双臂之上的剧痛,说出认输之后,就一倒头,昏迷了过去。

  卢天刚抬起的脚,慢慢的收了回去,眼神有些淡漠的看了一眼脚下的凌剑,想必就算他能回复,恐怕也不会再是自己的对手。

  被人这么痛骂,卢青脸色一变,“凌志,比赛之中,明文规定,只有一方喊出认输二字,才算是结束,天儿也只是按照比赛规定行事而已!”

  “你!”

  凌志被卢青的话语气的双手不住的颤抖。

  正打算不顾一切要跟卢青大打出手的时候,云天义在这时站了出来,按住他的肩膀,双眼直视他的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

  凌志也知道此时要是跟卢青打起来,估计整个青云镇要翻天了,三家平衡将会瞬间打破。

  而且,卢家这些年招兵买马,底蕴深厚,恐怕他凌家还吃不下,可能还要付出比他卢家更惨痛的代价。

  压下心中的怒火,凌志冲着卢青狠声道:“这件事情,没完!”说罢,袖子一甩,跃上了广场之上。

  狠狠的瞪了一眼同样跃上广场的卢青身旁的卢天,凌志强忍着没有将他废了的冲动,轻轻地将凌剑抱在怀中。

  看着后者有些扭曲的双臂,和嘴角的那一抹血迹,凌志双眼顿时通红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走下广场。

  在路过那裁判身边的时候,他突然一掌狠狠地拍在前者的胸口上,狂暴的灵力瞬间就震断了他的心脉。

  “扑通”一声,裁判的尸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在他的眼神之中还残留着惊慌与诧异,想来是不明白为什么凌志要杀自己。

  收回手掌,凌志抱着昏迷的凌剑向着场外走去。

  卢青见到凌志杀了裁判之后,嘴唇微微动了一下,但是终究没有出声。

  他也知道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招惹凌志为好。

  要不然,真的逼急了他,提前跟自己开战,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场景,毕竟,他还没有准备好,还要再增加一些把握才行。

  “云凡哥哥,为什么那凌志前辈要杀那个裁判呢?”云雪挠了挠头,有些不解的问道。

  “想必那裁判就算不是卢家之人,也是被卢家给收买了。”

  “本来以他灵者境后期顶峰的实力,想要在卢天的出手下,救下凌剑是绰绰有余的事情,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眼睁睁的看着凌剑被卢天偷袭,所以,凌志前辈才会对他痛下杀手。”

  云凡有些担忧的看着凌志怀抱中的凌剑。

  虽然他跟凌剑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却是将其当作了朋友。

  更何况,他还间接的救了自己一次,现在看到他被卢天打成重伤,心中自然不免有些难受。

  “啊?这卢家怎么这么可恶,竟做出这等龌龊的事情!”

  云雪听闻也不禁紧握拳头,不齿卢家的所作所为。

  “所以啊,面对这么阴险的敌人,我们就要比他们更加阴险,否则,吃亏的永远是我们”

  “既然疯狗已经不顾一切的咬我们,那我们就把它们的牙齿一颗一颗的给敲下来,让它们以后见到我们,就夹着尾巴逃跑!”

  云凡的声音在云雪的耳边响起,那森寒的话语让她不禁打了个冷战。

  有些畏缩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云凡哥哥,云雪轻轻的拍了拍自己那已经初具规模的小胸脯,云凡哥哥生气的样子好可怕。

  但是一想到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生气,云雪又情不自禁的暗自高兴了起来。

  主持卢天和凌剑比赛的裁判死了,好在裁判一共有三位,死了一个,还有两个,卢青随便找了其中的一个来宣布结果。

  在卢青那带着冷冽的眼神下,那裁判也不敢多说什么。

  “少年组冠军之战,卢天对战凌剑,卢天胜,恭喜卢家的卢天成为这一届家族大比少年组的冠军!”

  宣布了结果之后,那裁判就匆匆地跳下了广场,仿佛慢走一步,就会有性命之忧一样。

  云天义站在广场前方,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眼神之中带着嘲弄之色,不屑于卢家的这种下三滥手段,云天义冷哼一声,带着云家的人,正准备离开。

  此时,卢青的声音响了起来:“云老爷子,莫要忘记两天之后的生死状之约啊,等青年组和中年组的比赛结果出来,可就是我们两家的战场了。”

  “放心,老夫不会食言的,就不劳卢家主挂心了。”云天义头也没回的说道。

  “呵呵,云老爷子,可要让你的孙子要当心了,莫要步了那凌剑的后尘啊!哈哈哈!”

  卢青那令人讨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

  云天义听闻这话,怒目圆睁,转身就要跟卢青争斗起来。

  云凡一把拦住爷爷的身体。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卢青,淡笑道:“有劳卢家主记挂了,小子的身体比较壮实,想来倒是能够挡得住卢霸的一招二式。”

  “但是卢家主恐怕要当心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能卢霸他练功的时候……”

  说到这,云凡故意顿了顿,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

  “可能什么?”

  卢青见到云凡说到一半没有再说下去,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嗯,可能啊,他练着练着就死了。”

  云凡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

  卢青显然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不禁勃然大怒。

  “你!”

  云天义立马挡在云凡的身前,跟卢青对峙着。

  卢青压下心中的火气。

  “好!好!好!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希望到比赛那天,你还能有这么好的口才!走!”

  阴沉着脸带着卢家的人离开了广场。

  云天义有些赞赏的看了看自己的孙儿,但是一想到两天后的比赛,他又不禁一阵愁眉苦脸,叹了一口气,带着云家的人返回家族。

  云凡看着爷爷有些佝偻的身影,轻声呢喃道:“放心吧,爷爷,两天后,我会送你一个大惊喜的。”

  云凡抬头看了看碧蓝的天空,嘴角微微上扬。

  要知道,你孙儿我,可是天才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生死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