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震慑
星月白2019-03-06 07:083,807

  PK赛又持续了三天之后,总算到了最后的冠军之战。

  卢家的卢天,对决凌家的凌剑,这倒是没出云凡的预料之外。

  毕竟这两人的实力连他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很强悍,而云家除了云舒云武之外,实在没有可以拿的出手的,当然,他自己并不包括在内。

  而云舒和云武虽然也处于灵者境中期的实力,可是,和灵力浑厚的卢霸和凌剑想比,还是稍逊一筹。

  分别对上两人之后,激战百回合后,双双落败。

  转天清晨,云凡结束了龟息功的修炼之后,吃完早饭,带着妹妹来到了广场之上。

  还没靠近,就听到了各种噪杂的声音,简直是人声鼎沸。

  云凡掏了掏被他们震得有些嗡嗡作响的耳朵,无奈地摇头,简直太狂热了。

  有一半多都是过来看凌剑和卢天的比赛的,这卢天和凌剑的影响力也确实有些大啊。

  这比赛还有半个时辰才开始,没想到,这广场之上已经是摩肩接踵了,还真有种万人空巷的景象啊。

  云凡拉着云雪的手,径直走到了广场的正前方,因为冠军之战在广场之上举行,所以,他们刚好也可以到自己家族的位置上去观看。

  好不容易推开拥挤的人群,云凡和云雪才有些狼狈的来到了自家的位置上。

  “呼呼,挤死我了,这帮人也太夸张了,连路都给堵了。”

  云雪一边整理着被挤乱的衣服,一边不满的抱怨道。

  云凡刚想说话,一个声音却是接上了话茬。

  “嫌挤就不要来了,今天本来也就没你们云家的事情,怎么,过来看卢天大哥的比赛,就不怕受打击吗?”

  话语之中带着不加掩饰的讽刺,云凡皱着眉头,转身看了看此时正往他们这边走的身影。

  三四个人走在一起,看他们衣服的样子,应该是卢家的人。

  带头的是一个年轻人,云凡有点映象,之前也上过擂台,但是好像被云舒给虐了,名字是叫什么来着?

  算了,不想了,阿猫阿狗的管它叫什么。

  “云雪,你听见狗叫唤了吗?”

  云凡有些“疑惑”地看着身旁的云雪。

  “噗哧!”

  云雪一下子笑出声来,云凡哥哥太坏了。

  卢阳本来今天心情就不好,昨天上场碰见了云家的云舒。

  本想着好好的教训教训云家的人,谁知道那云舒竟然已经是灵者境中期的实力,自己这灵者境初期的实力根本不够看,简直是被对方完虐,丢尽了颜面。

  好在,最后卢天大哥也是展现了灵者境中期的实力,才将云舒打败了去,才让他稍稍好受一点。

  今天本想给卢天大哥助威的,结果刚来没多久就看到了云凡二人,又联想到了昨天的事情,他气就不打一处来,想也没想,就讽刺了几句。

  现在听到云凡的话语,他更是愤怒无比。

  好歹他也是卢家管家的儿子,地位仅次于卢霸和卢天,但是如今却被云凡骂成是狗,这不就是说明他是卢家养的一条狗吗?

  “云凡,你这个废物,刚才的话,你有种再说一遍?”

  卢阳的声音中带着气急败坏。

  一听到废物两字,云凡的神色瞬间就冷了下来,这两个字还真是刺耳啊。

  “连你的主子现在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我这么说话,是谁给你这条疯狗的自信,让你在这乱咬人?”

  云凡丝毫不客气的说道,既然要羞辱,那就把他整个人和自尊心全部都践踏在脚下。

  “你!我杀了你!”

  接二连三的被别人说成是狗,卢阳的理智已经被怒火覆盖了,想也不想,朝着云凡就是冲击而去。

  卢阳右拳带着浓郁的灵力波动,想必已经是用尽全力了,眼中的杀意丝毫不加掩饰。

  看着突然冲过来的卢阳,云雪吓得赶紧伸手去拉云凡,想将他拉走,避开前者的攻击。

  可是后者却是纹丝不动的站着,怎么拉也拉不动。

  正当云雪焦急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令她瞠目结舌的一幕。

  云凡看着朝自己攻击过来的卢阳,双眼微眯。

  看来不使出点手段震慑一下是不行了,免得什么小鱼小虾也敢过来摸虎须,反正生死状已经立下,那卢霸想来也是逃不掉了。

  卢阳眼神之中带着疯狂,现在他只想将眼前这个人狠狠地打死!

  他从小最忌恨的就是别人骂他是狗奴才,现在被云凡一阵冷嘲热讽,自然就受不了了。

  眼看着卢阳攻到近前,一直站着没什么动作的云凡,这时候才好像刚发现一样,左手稍稍抬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恰好在他的拳头快要落到云凡脸上的时候,后者的掌心恰好将他的拳头握住。

  两者接触瞬间,灵力暴涌,劲风吹开了云凡额前的头发。

  卢阳看见的是一双带着寒意的眼睛。

  还没等卢阳反应过来,云凡右膝闪电般的顶出,狠狠地撞击在他小腹之上,卢阳只感到小腹一阵剧痛,身体顿时弓的跟虾一样。

  收回右腿,云凡右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一用力之下,竟然将他生生地提了起来!

  周围的人早就被之前的响动吸引了注意力,一回身就看到这么令人震惊的一幕,原先被他们认为是废物的云凡,现在竟然将卢家的卢阳一只手就给提了起来。

  这不得不令他们感到难以置信,要知道,那卢阳少说也得有一百六十斤啊,这要多大的力气啊,而且还是单手!

  云雪吃惊的轻捂着小嘴,水灵灵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看着柔柔弱弱的云凡哥哥竟然将那卢阳一只手就给提了起来,那模样要多霸气就有多霸气。

  阳光静静地倾洒在云凡的脸上,反射出迷人的光泽,嘴角之上那一抹微微上扬的弧度,看的云雪不禁有些痴了。

  啊,我在想些什么啊!

  回过神来的云雪,顿时捂着有些发烫的脸颊,不敢再抬头去看云凡,只是心中有着些许异样的感觉。

  身为始作俑者的云凡自然不知道云雪的反应,一手提着还在不断挣扎的卢阳,掐着他脖子的右手不断用力,后者随之面颊开始涨红起来,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了。

  “住手!”

  正当云凡觉得给了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打算就此罢手的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而且话音刚到,一股霸道的灵力却是已经朝着自己攻击了过来。

  云凡冷哼一声,不用想也知道来人是谁,狗主人总算是来了,没打算硬拼,云凡随手将那卢阳的身体朝着那股灵力攻来的方向甩了过去。

  灵力的主人略微迟疑了一下,收回了灵力,将那扔过来的卢阳接到手中。

  卢天随手将正在剧烈咳嗽着的卢阳交给了身旁的家丁,眼神却是看向了对面的云凡。

  心中有些惊讶于云凡这突然冒出来的实力,嘴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云凡,不知卢阳哪里得罪了你,你要下这样的狠手?”

  “管好你家的狗,不要让他随便出来乱咬人,要是碰到一个脾气不好的人,估计你家就少了一条狗了。”

  云凡看着卢天,淡淡的说道。

  “卢阳可是我家管家的儿子,也算是我的兄弟,你说话未免也有些太过分了,我卢家恐怕不会轻易罢休的。”

  卢天不着痕迹的收买了一下人心,卢阳顿时感激涕零的看着卢天,看那样子,估计前者叫他立刻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照做了。

  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那卢阳,这白痴以后连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只要不招惹到我,我也懒得教训他,这青云镇可不是你卢家独大,凡事低调一点好。”

  云凡瞥了一眼卢天,给他扣了一顶大帽子。

  “我可从来没说过这话,云凡,你这可是诛心之言,不过,我看现在连卢阳都不是你对手,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切磋一下?”

  卢天自然不会顶着这顶大帽子,心中一动,想要试试云凡的实力。

  云凡撇撇嘴,他怎么会不知道卢天的心思,想试试我的水有多深?

  做梦去吧你,在心中狠狠鄙视了一番,嘴上说道:“估计凌剑兄就要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之间的战斗了。”

  卢天正想说话,凌剑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还真是热闹啊,我是不是来晚了,错过了什么好戏啊?”

  一身黑衣的凌剑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徐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卢天朝着凌剑拱了拱手,话语有些异样,“凌剑兄来的可真是时候。”

  凌剑同样向着卢天拱了拱手,仍旧笑眯眯的道:“哪里,刚到刚到。”

  卢天深深地看了一眼云凡,转身带着卢阳往自己家族的位置走去。

  云凡看着两个人打完太极,这才上前笑着向凌剑拱了拱手:“凌剑兄,几月不见,风采依旧啊。”

  凌剑同样是深深地看了一眼云凡,话里带着深意的说道:“云凡兄弟,最近也是意气风发啊。”

  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卢天和凌剑两个人都是人精啊,“呵呵,有些机缘而已,等凌剑兄和卢成的比赛结束之后,咱们好好的喝一杯如何?”

  凌剑闻言,眼含笑意的点了点头,两人寒暄了几句,便不再多言,凌剑也要稍作休息要准备下来的硬战了。

  回到自己家族的位置之后,卢天皱着眉头朝着卢阳问道:“卢阳,你是怎么被他掐住脖子的,以你灵者境初期的实力,在他手下竟然走不过两招?”

  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听家丁说了当时的情况。

  “卢天大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在被他挡下第一击的时候,他一个膝撞顶在了我的小腹上,我只觉一阵剧痛,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就被他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我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会输的这么快。”

  卢阳有些羞愧的说道。

  “哦?那你能感觉到他的灵力波动大概是什么境界吗?”

  卢天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这我能确定,应该是灵者境初期,跟我一样的实力,主要是我没准备好,而且他出手的速度又太快,所以才输的。”

  卢阳赶紧打包票道。

  “如果只是灵者境初期的话,那还不算什么,要是他还隐藏了实力的话,那恐怕就麻烦了。”

  卢天喃喃自语道。

  不过,这才短短的几个月,能够到达灵者境初期已经是够逆天的了,还藏拙?应该是不可能的了,卢天自嘲自己是不是太多心了。

  云凡,不管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青云镇,迟早是我们卢家的,卢天眼里闪过一丝狠辣。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冠军之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断八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