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神来之作无名花
蓁蓁秋羽2016-12-16 01:322,288

  “楚……楚先生?”我眼神飘忽的瞟向楚誉,想看他是什么态度,不过他这个人太淡,心里想的什么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所以我哥才会说他心机深沉。

  见我发愣,我哥一巴掌就拍上了我后背,差点没给我打吐血:“呵,怎么还结巴上了!”指了指楚誉,我哥就把我拎到了他面前:“还不快拜见先生啊?”

  “先,先生……”我低着头不敢看他,腿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已经软的基本上是靠我哥提着了。

  “君珏好像很怕我做先生。”

  楚誉说这话是笑着的,可我却觉得他是要反悔了一样,抬头我便惶恐的把脑袋摇成了大风车:“没,没有……”

  可能看出了我的不适,我哥赶紧出来给我解围:“小妹,楚先生只会教你半年,这半年里你可要跟着他好好的学啊!”

  我哥说到后半句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还偷偷的对我挤眉弄眼,很明显他是在暗示我时间不多,要把楚誉抓紧拿下。

  而我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我只是在想我还有半年的时间可以见到他,半年后他会去找他的爱人,而我则会在家族的不断筛选下寻一个未知的夫君。

  那个时候我一直认为我想看见他是因为他长得比较赏心悦目,在那个还相对懵懂的年纪里,我对所有的事情处理的都非常肤浅,就如对待楚誉,我从来没有认真的想过,我为什么会把他放在比我哥还要高的位置。

  如果当时我能提前看破自己心中所想,或许我就会因为知道不可得,而拒绝楚誉做我的先生,后来便也不会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害了整个顾家。

  然而这就是命运,被盖上了朦胧的面纱,看的见却看不清。

  事情妥当以后我哥说楚誉在衡府孤身一人,如今既然做了我的先生,不如就住在我家府上,反正也只是半年的时间,一来方便,二来也容易让我和他熟识。

  我有些忐忑的等待着楚誉的决定,而楚誉什么也没说便直接让人领他去新住处了。然后我哥用下巴指了楚誉的背影,对我抛了个媚眼。

  我这才后知后觉的跳起来抱着老哥的胳膊:“哥,你是给他们灌了迷魂汤了吗?怎么你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啊?”

  我哥不屑的白了我一眼,炫耀道:“我这是投其所好,攻其不备,说给你听你也不会明白。”

  虽然不知道我哥到底是用了什么阴招才降服了我爹和楚誉,所幸楚誉还是在我哥的推动下顺理成章的成了我的教书先生。同时我也从我哥这次成功的外交活动中,隐隐看到了我们顾家的希望。

  尽管楚誉只是我的教书先生,但在社会等级的压迫下,他这个小小先生也只能物尽其用的顺带担当了我琴棋书画的教导,有时候他所要管的范围连我自己都有些接受不了,比如我绣花时他也会上来指导两下,这让我心理很受伤,觉得好像和他比起来,我根本就不算个女人。

  而我哥则偷偷告诉我,这一切正是他暗中运作的,说是爹本来给我请了一个极好的绣娘,被他使了点小手段打发去了,我惊讶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娘说了女孩学不好绣工是嫁不到好婆家的,我哥这根本就是在断送我前程嘛!

  而我哥却摇着扇子说非也,要是捆住了楚誉,我还用的着学什么绣工,整日里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着就行了呗!

  我被他说的臊的慌,直追着他打他才告诉我他的小阴谋,我听的心里躁动不安,狐疑的想要确定这个方法的可行度,而我哥却坚定的对我点了点头。

  楚誉做我先生的第二天,我按照我哥的吩咐,在院子里的桃花树下绣花。

  此时刚到春天,桃树只发了几颗嫩芽,光秃秃的枝丫看起来很丑,我哥见状直摇头,没有桃花做景真是太遗憾了,然后他又嫌弃的看了看我,说让我凑合着用吧。

  我哥走了以后,我低头装作很认真的在绣花的样子,然而我手底下到底绣了个什么玩意我自己也不清楚,因为我常年病着,我娘也没舍得让我受这份活罪,不过今年不行了,我要嫁人了,就必须学好绣工,要不然会被婆家人看不起,还会被相公的几房小妾笑话。

  我这辈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笑话我,由此我在心里又将我哥贬低了几遍。正左一针右一针的把上好绢布全戳成蚂蚁窝时,我听到了有人踏草而来。

  其实我哥有点缺德,人家小草好不容易才冒出头来,我哥就让我坐在草中间,害得楚誉还得踩着草,杀出一条血路才能到达我面前。

  鞋面擦着草叶噗噗簌簌得声音越来越近,我犹豫着看了看手里得绣针,想起我哥得安排,我就忍不住发抖,同时额头上也出了一层细汗。

  “又在绣花?”

  我头顶上方忽然炸开了一声颇有磁性得话语,我被他吓到,瞪着眼猛地抖了一下。

  “不错,我没能想到你今天会这么认真。”

  来人正是楚誉,低着头他又好像在研究着我的成果,我想起他刚才问我的话,有些惊喜:“楚誉哥哥,你能看出来我绣的是花!”

  他皱了皱眉头,便失声笑了:“我刚才还在想你绣的是什么,原来是花。”

  我呆了一下,他根本没有看懂我绣的是什么:“我绣的太丑,难怪楚誉哥哥看不出来……”

  见我丧气,他又仔细看了两眼我绣的东西:“君珏还是很厉害的,你绣了一朵很稀奇的花,这种花很少见,我也只在书上见过,所以一时没想起来。”

  “真的?那这花叫做什么名字?”我想我既然能凭空绣出一朵现实中存在的花,已经到了绣娘的最高级别了好不好,为了纪念我的荣耀,我决定把院子里全培植上这种花。

  “这花……”楚誉犹豫了一下:“这花因为太过稀奇,所以叫做无名花,世间很难找到,君珏能凭空绣出来的确厉害。不过……这种花很多人都不认识,你最好还是不要再绣了……”

  其实我当时要是能多想想,应该可以听出楚誉的意思,从而也不会就此笃信世上真有这种无名花,更不会让楚誉给自己盖上一个白痴的标签。

  “那楚誉哥哥,无名花这么稀奇,我可能找不到真的给你看,那我把这幅绣好送给你怎么样?”我特天真的仰着头看楚誉,觉得他一定会接受我的神来之作。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君别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