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老哥的情人出现了
蓁蓁秋羽2016-12-16 01:322,286

  楚誉不露痕迹的放开了我的手,而我哥看到了我和他牵手也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很少见过我哥有这样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旦这样时,心里一定在盘算着什么。

  回想我哥对楚誉模棱两可的印象,我实在猜不出我哥心里在想什么。而且我能看出来他来到这里绝对不是偶然,他是存心等在这里的,难道他跟踪我?

  我哥没想和我解释什么,甚至直接将我当成了空气,我想他一定对我很失望,我又一次把他的话当作了耳旁风,到底还是翻了墙头见了楚誉。

  我哥对楚誉施了个礼,语气不冷不热:“楚公子,家父请公子去敝舍一叙,还请赏些薄面。”

  我觉得我哥话说的太过生疏,即便楚誉上次的决定让我们兄妹多少有些在意,但毕竟和楚誉也不算不欢而散,他这样生疏的说话,是摆明了不想和楚誉做朋友,我低着头,觉得哥哥有些小肚鸡肠。

  不过,我爹让楚誉去府上做什么,我又抬头对我哥投去质疑的目光,他也只是扫了我一眼,然后又对楚誉道:“家父只是让我来请楚兄,至于所为何事,我并不知道。”

  “好,那便请顾公子先行。”楚誉连问都没问,便答应了,我有些意外。

  知道楚誉要去我家,我还没来的及高兴,就被我哥拎小鸡一样给揪了过来,他瞪了我一眼:“你脸怎么那么红?又生病了?”

  我故作姿态的白了他一眼,心情没由来的好:“我还以为老哥年纪大了,看不到小妹了呢!”

  我哥哼了一声,高傲的连鼻孔都不肯留给我:“不是我老了,是小妹心野了,一个不留意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我哥意有所指,而我本来就理亏,自然不敢再和他辩驳什么,被他牵着只好装哑巴。

  我们三个上了马车,车夫便赶着马摇摇晃晃的带我们回府。

  我哥眼睛盯着车窗出神,我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不过我还是凑了过去,希望能够在他这儿打探到什么消息:“哥,爹到底要楚誉哥哥过去做什么?”

  我哥专注的盯着车窗外,连个眼角余光都不愿留给我:“不是和你说了我不知道吗?”

  “切,你这话也就骗骗别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德行,老爹要干什么你肯定一早知道……”

  “咻……咻咻……”我话还没说完,我哥便对着车窗外打起了口哨,样子看起来很兴奋,我好奇的也把脑袋钻出了车窗,不过我好像特没眼力劲的挡住了我哥的视线,所以又被他毫不留情面的把脑袋给摁了回来。

  不过虽然我只看到了一眼,我还是捕捉到了我哥求爱的目标,只是我有些难为情的看向我哥:“哥,你刚才不会是对那楼上的烟花女子吹口哨吧?”

  此刻马车早走过了那座红楼,我哥看不到那女子了才又扫兴的把脑袋收了回来,没好气的凶我:“什么叫烟花女子啊,人家卖艺不卖身,你要是再说难听的,小心我修理你。”

  “我……”这什么跟什么啊,住在红楼上的女子不就是风尘女子吗?我说几句又怎么了,还凶巴巴的扬言要揍我,他是吃错什么枪药了!

  哎?我不可置信的看向我哥,一个惊雷样的可能蹦出了我的脑袋:“哥,你不会是喜欢那个女人吧!不行,爹要是知道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喜欢她又怎么了,人家出淤泥而不染,这样的女子才是难得的,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啊,去去去,一边去……”我哥不待见我的话,把我往楚誉身边赶。

  我当然不能见死不救,抱着我哥的胳膊我就好一个劝啊:“哥你不能做傻事啊,娘说了,你要是敢娶一个对我不好的老婆,娘就让你把她休了,再说我们堂堂相府,爹怎么会让你娶一个风尘女子进门呢?”

  “你再胡说小心我真揍你!”我哥竖起眉毛,我还是有点小怕的,可是我爹的脾气,我怎么能让我哥执迷不悟下去呢?

  我正想着该怎么说,威胁我哥他要是再敢和那女子来往,我就告诉爹娘?不行,看我哥现在的痴迷状态,他一定会在我去之前就把我给掐死的!

  “君珏,喜欢就是喜欢,不在于身份贵贱,那姑娘虽然委身风尘,但也只是比你多遭受了些世间磨难,说起来也可怜。”

  我看向楚誉,又看了我哥一眼,我被孤立了吗?这不是我的错好不好,爹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女子做儿媳是事实呀,怎么他们搞的好像我才是那个看不起人的似的?

  楚誉这么一说,我哥立马对他投去了赏识的目光,那种表情就好像是高山流水遇到知音人了一样,我身处其中,被我哥的目光渗的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同时也忧心楚誉要是和我哥呆太久,会不会也找个风尘女子娶了当老婆?

  “难道楚兄曾与宫歌相识?”

  我看着我哥提起那个叫宫歌的女子时面上难以抑制的兴奋表情,就忍不住想学我爹摇头叹气的样子,然后再把他的脑袋戳成马蜂窝骂他烂泥扶不上墙。

  “不曾相识。”

  这次换我向楚誉投去赞许的目光了,我果然没有看错,楚誉怎么可能和我哥一样龌龊呢?不过,既然不认识,为什么还要帮她说话啊?

  显然我哥也是这么想的,看向楚誉的目光里多了一丝警惕,就好像楚誉要抢他女人一样,我再次觉得我哥不仅自己龌龊,还把别人都想的和他一样龌龊。

  “我只是知道,生在乱世,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楚誉说的很简单,但我哥好像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话越问越苛刻了起来,以至于我觉得我哥今天有点不正常。

  “虽然同是身处乱世,楚兄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侥幸而已。”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我哥笑的挺难看的:“如果没有强大的背景作为支撑的话,我很难想象还能有人活的像你这样洒脱。”

  “那是因为你们活出了太多牵绊,而我没有。”

  楚誉答的有些牵强,因为我不能相信这个世上会有人不存在一点牵绊。因为没有了牵绊人生就失去了方向,没有了方向就只能僵在原地,如果是那样,活着好像和死没有什么区别。

  我又想楚誉的话多少是违心的,他有牵绊,他的牵绊就是神乐,我很难想象如果他失去了这个牵绊他会怎么样。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算计得来的新先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君别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