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日渐积累的隔阂
蓁蓁秋羽2016-12-16 01:322,232

  哼,我一声凉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我哥陌生过:“哥,你们是看了好戏了,小妹却差点死在这出戏里了。”

  我哥脸色僵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理亏,他又有目的的转移话题道:“小妹,这次哥做的是不对,不过我也是为了顾家着想。而楚誉,你们不见面也好,我之所以答应他这个计划,也是想让你死心,他根本不在乎你。而且你也看到了,他这个人城府极深,深藏不露,做事又果敢,你跟着他是会吃亏的。”

  我心里很乱,潜意识里就有些抵制我哥说楚誉的坏话,他虽然设计我,但到底救了我两次,倒是我这个哥哥,明知道有危险还眼睁睁的让我去送死,我不想再听他说话,气冲冲的跑出去。

  “小妹,”

  虽然不情愿,我还是停下看他还要说什么。

  “我只想让你记得,无论发生什么事,你的家人永远不会害你,哥也永远站在你这边。”

  我没理他,心里挺不是滋味,跑回我自己的房间,我蒙上被子就哭了,我从小到大一直生活的很快乐,却没想到今天我却被亲情和友情双重背叛了,那种感觉很难受,好像我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样。

  我哭了整夜,快天亮时我才浑浑噩噩的睡着,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我爹听说我和哥闹别扭,气冲冲的跑到我房间就把我给揪了起来,我娘跟在后面拦都拦不住。

  我瞪着一双肿的像核桃的眼睛,难受的要命,被我爹拎小鸡一样提在手里,我耷拉着个脑袋,不想说话,反正我爹骂完我,我就能继续钻被窝睡觉了。

  兴许是看我的鱼泡眼可怜,我爹又不忍心痛骂我了,把我松开,我又像大蛆一样磨蹭到被窝里,我爹重重的叹了口气便出去了。

  “君珏,娘知道你心里难受,可逸飞又不是存心要害你……”

  我娘抚着我的头发,我觉得委屈,就把脑袋蹭到了我娘怀里:“娘,哥不疼君珏了。”

  闻言我娘就笑了:“净瞎说,逸飞就你一个妹妹,他不疼你疼谁啊。”

  “娘,你不知道,哥让我去送死……”我越说越委屈,哭的眼睛涩涩的发疼。

  “君珏,那是你亲哥,怎么舍得你去送死,再说你现在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吗?不过他这次做事也太大胆了些,你爹已经好好训了他一顿,算是帮你出气了。”

  “娘,我觉得哥变了,他以后一定不会疼我了……”

  “君珏,你要知道,你生在相府,本身就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不一样,你比他们多享了多少福,相对的就要比他们多承担多少压力,不过你是女孩,倒不用担心这么多。但是逸飞不一样,他将来是要继承相府的,很多事情都要以大局为重,他承担的远比你要多得多,你要是再怪他,那他找谁哭去?”

  娘这样一说,我又有些可怜我哥了,爬起来我认真的问我娘:“相府真的这么危险吗?”

  我娘笑的有些无奈:“君珏,你一定要记住,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才能有所收获。相府所要面对的上有宣德公的压力,下有满堂朝臣的算计,还有周边各国的觊觎。这些年你爹和逸飞将我们母子护的很好,所以你才会不知道朝堂险恶,不过你现在长大了,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这样深沉的思考人生,我一直以为我会在我爹娘的手心里做他们一辈子的掌上明珠,但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它就会怎么样。生在乱世,没有人可以将自己的命运好好的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后来去找我哥道歉,他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是和我笑和我闹。虽然我很不情愿相信,但是经过此事,我再也不能和哥哥像以往一样坦白了,很多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假装的不在意也不过是假装罢了。

  不过我年纪还小,悲伤很容易便会被快乐所掩埋,我哥哄人的点子又多,没多久,我便把这件伤心事给淡忘了。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听到爹娘的谈话,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被孤立了,我的心里话再也无人能够倾听了。

  爹说要给我找个一般子弟嫁了,不需要有多高的官阶,只要家境富裕,那人能好好待我,保我一生衣食无忧便好。

  我娘说我年纪还小,等到及笄的时候再寻婆家也不迟,我爹也默许了。

  我听完,便悄悄的退了出去,我知道爹娘为我好,不想我再在相府遭受未知的危险。

  我今年十四岁,十五岁我便可及笄,也就是说我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活的像个孩子样,可是我的心里除了失落还隐隐萌发了不甘心。

  阿林后来到底怎么样了,我哥有没有审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不过我也没有在意,我想在这一年里,我应该做些自己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情,这样我才不算白来了世上一遭。

  我又翻了我家墙头,自从上次摔断腿后,我便有意识的偷学了我哥的功夫,虽然是照猫画虎,到底也算是学有所成。

  我又翻了楚誉的围墙,一别三月,转眼便到了大雪纷飞的冬季。

  衡府围墙上的雪积了厚厚的一层,显然最近几天没有人打扫过,我也因此差点被滑倒,难道我来的不巧,楚誉刚好出了远门,家里的下人就学会偷懒了?

  等我落了地看到院子里躺椅上的一个淡紫色身影时,我才如释重负一样哈了一口水汽。

  我跑过去,他看到我有些惊讶,又有些呆滞,我开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后来才想明白,他该不会是又忘了我是谁了吧!

  “很长时间没见过你,本以为你老实了,却不想你还是喜欢爬墙头。”他弯起的桃花眼带着笑意,指了指大门:“以后从大门走,雪滑,摔断了腿可就不好了。”

  我本来是想先和他打招呼的,没想到他先说了话,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楚誉哥哥,我明年应该就可以嫁人了……”话说出口,我便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我和他说这个干什么啊?

  谁知道他丝毫不在意,眼睛里还是带着笑,声音淡淡的:“那我提前恭喜你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懵懂不知的情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君别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