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十世善人
佛陀不浪漫2016-12-16 01:313,726

  她不住向前张望,心中思忖着再世为人是不是就可以见到菩光尊者了?应该怎么去找他以便报恩呢?

  她没有做过人,更没有去过人间,零星的关于人间的事情还多半是瑶蛛姐姐告诉她的,还有一些是偷听别的小鬼说的。

  瑶蛛姐姐说,仙人性孤傲,妖魔性残忍,而人,人心是最为复杂的,力量也是最弱小的,寿命也只有短短几十载。

  鬼丫想到这儿,不禁有些难过,几十载吗?若是一个打坐入了定,睁开眼便是头发全白了,那该怎么办……她有些怏怏。

  她离孟婆越来越近,前面大约只有十几人了,她清楚的看到有些人端着那晚汤水,手脚发抖,痛苦饮下;有些人面无表情,仿佛喝一碗白水一样;有些人接到汤水突然崩溃跪下,面目悲痛,恳求孟婆让他不喝。

  而旁边的鬼差便立刻上去强行灌下;还有些人留恋地看一眼来时的路,苦笑一饮而下。

  难道汤水还分各种口味?她翻翻眼珠,不得其因。

  后来索性伸出手,拉了下前面的魂魄的衣角,那魂魄回过头,虽面目苍白,但眉目清秀,一身卷气,一根碧玉月牙簪插在发髻。

  想必前世是个书生,只是英年早逝。

  该书生回过头,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小乞丐。

  鬼丫忙问道:“那老婆婆给我们盛的什么水?你知道吗?”

  书生闻言苦笑:“姑娘,那不是什么水,那叫孟婆汤,喝了它会忘记前世今生,才能再次转世。”

  “忘记?什么都会忘了吗?”鬼丫喃喃道。

  “嗯,前尘不过旧梦,呵!连旧梦都不算,喝了会变成一具没有思维的魂魄,只得投胎,那便是彻底的干干净净了。”书生涩然道。

  说罢,他转过头,目光悲凉。

  看着那熊熊如火的曼珠沙华,喃喃道:“琴儿,今生我把你丢了,来生,希望我们再续前缘罢!

  忘了一切……那天神般的男子也会忘记吗?还有瑶蛛姐姐,不知道她会不会着急了,还有一条,它会不会想念我?

  本来还想着去人界溜达一圈后再回流放之地,她就有吹嘘的资本了,若是什么都忘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这让她如何舍得啊。这仅有的记忆,也要被剥夺吗?流放之地,在那一方角落游荡数年,这紧紧是她在乎的了,原来,都还要面临失去。

  鬼丫机械的挪动步子,心如死灰。

  此时,身后传来一阵喧哗,似有许多人嘈嘈杂杂。鬼丫闻声回头,但见众鬼差拥着一男子走来,后面浩浩荡荡还跟着众多鬼卒。

  那男子一袭青衫,三千青丝如瀑垂下,容貌秀丽,温和如三月春风,润泽如春雨绵绵,眉间拢起一抹清愁,他静静走来,不疾不徐,却是这奈何桥边最美的一道风景。

  鬼丫心里暗暗赞叹,果真人界出芳华,真是一个优秀的男子。他的出现让周围阴暗光线都亮了几分。

  旁边有人小声议论:“那就是传说中的九世善人?天哪,怪不得,怪不得。”

  “这是第十世了吧!十世行善,鬼界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

  “说来也有点可惜,据说他这九世行善,却次次不得善终,皆因救人而枉死,人间有话说善有善报,可他数次恶报,命啊!”一个大肚魂魄道。

  前面书生插道:“那或许就是因果吧,有天道:十世善人可择成佛成仙,这一世他若继续行善,那便功德圆满了。你们看阎王对他的重视程度便知晓了。”

  几个魂魄不再言语,望着那人眼中满是尊重与敬佩。

  鬼丫一直专心听着,也不由对其充满敬意。

  这时,那浩荡的队伍已行至眼前,围在他身边的两个鬼差,躬身为其引路,谄媚而殷勤。

  “其他人等让开,先送善人过桥。”一个鬼差大叫。鬼卒们哄然上前赶鸭似的将别的魂魄赶到一边去。

  鬼丫被鬼卒一个趔趄推到桥边,扶着桥壁才没有摔倒。

  “善人,请。”鬼差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殷切道。

  青衫公子无奈揉揉眉头,真是好看,温声对其道:“若不是阎王执意要求,我还真不愿你们送我。众生本平等,你又何必赶他们。”

  “哎!是,是,善人说的极是,善人此翻言论真如醍醐灌顶,小人收益匪浅。”鬼差更为谦卑的躬身谄媚道。

  青衫公子摇摇头,无奈笑了笑,不再言语。继续向前走去。

  当他将与她擦肩而过时,他侧身看了她一眼,目光没有任何波澜,如看每个陌生人一样。

  他走过去,后面鬼卒们亦急忙跟过去,奈何桥顷刻变得拥挤不堪。鬼丫身子紧绷,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

  掉下去?鬼丫眸光一闪。

  看向桥下,桥下的忘川河水虫蛇鬼怪时隐时现,翻疼时便激起一片水花,她心中有些害怕,目光飘忽,心中游移不定。

  一个声音在心中叫嚣,跳吧,快跳吧,趁着混乱跳下去游向对岸还有一丝机会,不然喝了孟婆汤,前尘往事可都忘了,你本寻人而去,若是忘个干净,还投胎做什么。

  另一个声音也在吵着,跳下去几乎九死一生,你这小身板,都不够鬼怪打牙祭的,充其量只是溅起一朵水花罢了,投胎后还有许多人生,大好年华,何必一意孤行,陷入不复之境。

  鬼丫此刻矛盾不已,但见那青衫公子已走近孟婆,与孟婆说着话,顺手接过汤水。

  快来不及了!鬼丫用力深呼吸两下,紧闭双眼,一跃而下。

  “嘭!”她觉得跌入稍微发黏的河水,河水灌入口鼻,说不出的难受,她奋力划水,觉得有什么东西撕咬自己,疼痛袭来,全身都痛,每一处都被蛇虫啃食着。

  这忘川河的虫子当真凶猛无比!咬起人来还带脆响的,阎王爷就那么穷,不舍得喂喂自己的宠物么。

  她强撑着意识,又奋力划了几下。实在是有些坚持不住了,她撑起眼皮,还有几丈而已,桥上依然鬼声喧嚣,还在讨论着那个十世善人。

  没有人注意到此刻正受万虫撕咬之痛的她。即使有,忘川河天天有魂魄掉入,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正当她意识渐渐模糊时,觉得小命休矣,还没投胎连魂魄都要挂了,菩光尊者,我辜负了你……

  忽觉周身不那么痛了,从她身上似乎逸出一个光晕,她像被蛋壳一样包裹着,水里的蛇虫似乎很怕这个光晕,哗啦游到一边,虎视眈眈。

  鬼丫拼尽全力,也更加小心翼翼,慢慢地接近岸边。趁人们不注意,溜到奈何桥脚下。

  此刻,那青衫公子正从桥上走下来,众鬼不再送,纷纷留在桥头。她时刻注意着周围,想要寻找机会找到投胎的地方。

  那青衫公子似有所察觉,寻着目光看来。

  鬼丫心中一惊,但又觉他似乎没什么恶意,咧嘴对其笑了一下,这笑容当真不好看,她像是从水里爬出来的厉鬼一样,有些阴森。

  青衫公子一顿,转而对她也笑笑,那是真正温暖到心底的笑,如温泉流过肌肤,每一处无不熨贴舒适。

  “我方才就觉得一个身影掉下去了,你走在我前面,你看,过个桥都那么不小心。”青衫公子温和的声音响起,不算大声,但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不等鬼丫反应,他又接着温声道:“幸亏你掉的地方离河岸近,不然当真要被这河中恶灵咬个干净了。’’

  那些张望的鬼卒闻言纷纷头如捣蒜,附和道:“真是幸亏,小丫头命大啊。”说着心里还狠狠地赞叹了一下,善人就是善人!

  他们刚才都被青衫公子吸引,哪里还记得旁人呢,谁走在他前面,鬼卒们当然不知道,况且,鬼丫现在的形象,鲜血满身淋漓,腥臭扑鼻,头发纠结成团,甚至还挂着几条从忘川河水中没来得及逃跑的虫子,总之,甚是恶心,让人看了就想远远离开。

  除了身形和原先相似,她和原先小乞丐的形象相差是极大的,人们避恐不及,哪里还会细看。

  鬼丫有点傻眼了,九世大善人也会撒谎?还好心地救了她?

  她从桥边慢慢走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她很是狼狈,不过这些她都不在乎,让她惊讶的是青衫公子竟然在帮她,纵使她再脑子短路她也听出来他确确实实在帮她。

  她有点不知所措,咧着嘴傻傻的看着桥边的他,手里缴着衣角的破布条儿,有点拘谨。

  青衫公子含笑看着他,目光有点疼惜:“看来是吓着了。”语气带着善意的调笑:“不要怕,你跟着我吧,我来送你最后一程。”他安抚道。

  护送的鬼差立即大叫道:“脏丫头,还楞着干什么呢!善人要和你一起走,还不快跟上。”神情嫌恶,语气说不出的妒忌。

  就好像鬼丫抢了他心肝宝贝似的。

  鬼丫这才慌忙小跑过去,全身的伤口牵动,隐隐的疼。她一边跑一边轻轻发出“嘶”声。

  那青衫公子不再看她,直径走在前面,几个鬼差迈着小步,颠颠跟在后面,鬼丫便跟在那几个鬼差后面。偷偷望着前面的那抹清绝的背影,心中又庆幸又感激。

  很快,要到轮回之地了。

  鬼丫望去,有六个颜色各异光柱一字排开。那光柱是从下面通道中发出的。心道:这便是投胎的洞口了吧。

  实际上那是六道轮回,分为恶鬼道,地狱道,畜生道,阿修罗道,天道,人道。前三道亦成为恶道或者三下道,后三道成为善道或者三上道。

  鬼丫不知,她以为投胎便是要再世为人,殊不知,这轮回转世也分十等。

  这头等人,成佛做主;二等人,封官王侯;三等人,驸马朝郎;四等人,文武大臣;五等人,荣华富贵;六等人,大街叫贫;七等人,投驴变马;八等人,飞禽走兽;九等人,为猪为狗;十等人,鱼虾虫鳖。

  不知不觉,几人已经走到六道轮回盘,那青衫公子回头对鬼丫道:“小姑娘,我先下去了,若是有缘,来世相见。”

  鬼丫闻声,看着那年轻公子俊雅温和的面容,心中感激道:“谢谢”末了大约是怕鬼差疑心什么,又赶紧补充道:“谢谢你送我过来。”

  那青衫公子笑了,如三月春风迎面扑来,众鬼只觉心头一暖,仿佛有什么融化在心里。

  他摆摆手:“不过举手之劳。”说罢,他径自走到人道轮回盘前,纵身跳下。

继续阅读:第五章 祖孙二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尘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