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蛇皮姑娘
佛陀不浪漫2016-12-16 01:312,451

  直到她被人强行剥去身上裹着的蛇皮,露出真容来,她就知道这次一定完了。

  披着蛇皮躲了两千多年,想不到还是逃不了命运。

  密室里,几只法力比她高强许多的厉鬼阴森森地盯着她,只是扒光了她的伪装和外衣,还给她洗了脸,看了半晌,并未对她做出过分之事,看来只是奉命对她严加看守的鬼兵。

  瑶蛛姐姐说,自己的容貌一旦面世,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她真的信了,还天真的以为自己长了倾国倾城的花容之貌,一旦被流放之地的鬼看了,就会引起兵刃相接,血流成河的战争。

  毕竟英雄爱美人,瑶蛛姐姐是从凡间来的,这样热血沸腾的段子,她着实听了不少。

  可那日她趴偷偷掀开面巾对着积骨河的水看了,自己并不美丽,那张脸甚至说是千疮百孔,狰狞可怖,她还被自己一惊吓,掉进了河里,再爬上来的时候就被别的小鬼看见面貌了。

  瑶蛛姐姐说的真准,果然不到两天,她就被人五花大绑粽子一样绑到这里来了。

  理由却很可笑,说是南部的大领主原绯墨看上她了,要把她娶回领域当地霸夫人。

  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吗?

  她一直蜗居在偏僻的废弃深山,和瑶蛛姐姐相依为命,两千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走出深山过,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哪里认识什么大领主,她连原绯墨的名字都闻所未闻。

  就顶着这么一副尊容莫名其妙嫁人了?

  密室里,四面都是铜墙铁壁,还被下了符咒,她试了几次都被反弹回来,疼的龇牙咧嘴,丑脸配上丑态,她觉得自己就像猴子被人耍。

  那几只厉鬼看笑话一般看着她,任由她白白折腾,她折腾累了,就端详起厉鬼的模样来,想起自己的脸,恍然觉得她长的比这些面目狰狞的鬼还丑。

  不一会儿,门口有了动静,一阵锁链哗啦啦响后,瑶蛛姐姐婀娜的身姿便出现在她面前。

  “鬼丫,姐姐看你来了。啧啧,这下你可有福气了,据说原绯默是整片流放之地最年轻英俊的领主啊,你要是嫁给他,姐姐可就跟着你吃香喝辣啦!”

  她刚进来,嘴就像蹦豆一样说个不停。

  她没有名字,自从瑶蛛姐姐来了之后,便一直这么叫她。

  这下好了,她更加惶恐了,不仅因为她丑,她小,她法力低微,她还有个土鳖的名字,叫做鬼丫,而是她要以最丑陋的面容嫁给最俊美的领主。

  这不分明就是一个局么,世间哪有这么好的事。

  瑶蛛姐姐美艳聪明,平日应付那些地头恶霸都绰绰有余,还能谈笑风生全身而退,流放之地万年寂寞冷清都敌不过她风流一笑。

  怎么关键时刻连她这个半大孩子都懂的道理她都不明白呢?

  鬼丫皱眉,语气黯然:“我还是觉得回山里好,他们把蛇皮抢走了,我觉得冷。”

  瑶蛛精致的面容闪过一丝心疼,她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每次都是这样!

  鬼丫将头别过一边,不去看她。

  “鬼丫头,你要知道,流放之地就是蛮荒之地,你我生存在地可谓艰难至极,外面不比人间平静,每天打打杀杀,无休无止,我们在深山躲了两千多年,是时候出去了,我们……不可能躲一辈子,一辈子实在太长了……”

  不知为何,她今日说出这番话来,听着感伤。

  “可我觉得不安,那原绯默是什么人,比守山恶霸还要厉害吗?我没有见过他,我不想嫁给他。”

  鬼丫低着头瑟缩道,没有蛇皮的保护,她觉得浑身不自在。

  瑶蛛叹气道:“应该……是个好人吧,我也没有见过他,总之,你若是信姐姐的话,就不要反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姐姐都是为了你好。”

  好人?流放之地还有好人?鬼丫明显不信。

  鬼丫叹气,瑟缩了一下:“我还是觉得冷,怕是前两日掉进河里冻着了。”忽然间她又想起什么,眨着眼对瑶蛛道:“说起来我已经几百年没有洗澡了,这么一涮,身子轻了不少,不太习惯,你回头和他们说说,把那张蛇皮还给我,没有它我睡不踏实。”

  *****

  流放之地是个可怕的地方,这里的流放之徒,都是人间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在地狱里受尽了苦难仍旧不知悔改。每个固定的时日,总有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被阎王爷打包扔到这里。

  然后开始了他们打人与被打,杀人与被杀,抢夺与被抢,如此刀口舔血的沸腾人生。

  瑶蛛姐姐是两千年前来到这里的,据说在人界的时候她是某个邪教的风流教主,流放的原因是勾引男人并吸食其精血,还将他们榨成干尸摆成各种各样的姿势在洞穴之中日夜观赏。

  鬼丫不知道这瑶蛛姐姐是怎么把生龙活虎的男人榨成干尸的,但是摆在各种各样的姿势放在洞穴里就……

  口味真的太重了!

  在人界,人死后尸体若得不到入土为安,加上本身死的窝囊,那些阴魂就不能顺利投胎,于是他们拉帮结派竟组成个团伙,壮着胆子集体去阎王爷那告发她了。

  阎王整日忙的焦头烂额,被那些哭哭啼啼的男人们扰的心烦意乱,一怒之下便派去鬼差强行抽了瑶蛛姐姐的魂魄,直接流放到这里了。

  自从瑶蛛来到这里之后,她也是无心修炼,整日地想着和她爱郎们一起的日子。

  所以鬼丫认为,她是极缺男人的。

  瑶蛛对她所有心爱的尸体们都只有一个称呼:爱郎。

  这个词对于鬼丫来说,很不陌生,因得瑶蛛姐姐整天爱郎长,爱郎短的,所以她理所当然地认为人间的男子都可以称为爱郎。

  当然,除了男子可以称为爱郎之外,瑶蛛姐姐口中还有一个神秘男子,鬼丫只听过几遍他的名字,据说叫释尘上仙。

  这般仙气飘飘的封号让鬼丫很有好感。

  每逢追问,瑶蛛姐姐总是一副痴呆模样,入了定般,并念念有词:日月同辉,不及其一分,鲛珠红泪,不及其一毫,此人之应天上有……

  天上有?鬼丫抬头看天,乌蒙蒙一片,难道浓厚的煞云之外,还别有洞天,藏着神仙般的男子么?

  说起来流放之地的日子,乏味地像一杯苦水一样,喝了嘴里苦,不喝心里苦。瑶蛛说那味道就跟人间的黄连一样,苦到舌根打颤。

  鬼丫想,那黄连大约也是没这苦的,有什么苦,是连生存的目的都不知道呢?

  直到终于发生了这件大事,打破平静,然而却让她无比郁闷,正是现在,绝世丑颜被人看到之后,莫名其妙就被人绑架了。

  还做的这么隐秘,四面铁壁,鬼护二十四小时看守,自从瑶蛛姐姐走了之后,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关了整整三天了!

  这哪里是嫁人,明明就是囚禁!

继续阅读:第二章 遇见天神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尘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