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八卦满天飞
佛陀不浪漫2016-12-16 01:323,350

  二个月后,祁月国。国都宋楚城。

  天气,寒凉。

  打铁铺子门口,一个穿着破旧,肥大,脏的连虱子都嫌弃的破棉袄的小乞丐,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爆炸头,蹲在台阶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神情悠然地啃着手中的馒头。

  透过厚重,脏乱的刘海可以看到,这个小乞丐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咕噜咕噜转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是的,这个蹲坐在街头邋遢到雌雄不辨的小乞丐,就是留佛……

  为什么呢,按说爷爷和郎中给她的银子,省着点花的话,还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日,留佛乘小船从江南边到江北边,再打算从江北绕过丛林走官道到宋楚城。

  小船刚靠到岸边,一个热情的中年妇人便不请自来地迎了上来,那热情劲儿,就像留佛是她出门探亲回来的闺女一样。

  留佛发懵了。

  那妇人亲切地拉着留佛的小手,询问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怎么独自一人乘船呀,拐着弯儿问她家里有什么人呀,现在在哪里呀。还热情地告诉她,她可以帮留佛送到家。

  留佛心中警玲大作,她可不相信这个贼眉鼠眼不断观察周围环境的妇人真有那么好心,她当然不是普通的小女孩,被这妇人小绵羊的外衣骗得团团转。

  在留佛眼中,这中年妇人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活生生地在脸上写显着五个大字——我是人贩子。

  留佛笑眯眯地配合着这妇人的询问,生动的表情上,该开心的地方开心,该害怕的地方害怕,该担心的地方担心。妇人见此,心中窃喜不已,面上和蔼更甚。

  待这妇人说的口干舌燥,语尽词穷,两眼冒星的时候。留佛继续笑眯眯,小手遥遥指着河岸边不远处一对垂钓的朴素男女道:“大娘,我在江船里玩了半天好无聊呀,多亏大娘你陪我聊天,看,我爹娘已经钓很多鱼了,应该快要收工了,我也要回家喝我娘做的鱼汤啦。大娘再见。”

  说完不理会那妇人目瞪口呆,,一脸风中凌乱的表情,径自朝着那对垂钓夫妇走去。

  她还真的去跟那对夫妇说了半晌话,眼角瞥着那妇人愤忿失望的灰溜溜走了之后。才挑挑眉毛,撇撇嘴,最讨厌这种人了!

  从那过后,又相继发生了两次几乎同样的事情,留佛很无奈,才把自己原来的衣服收起来,弄成了这副惨绝人寰,人人避之的模样。

  再说这身行头确实好用,在比如,一次她走过一段山路,那山道两边都是陡峭的石头和森森树木,用留佛的话来说,这绝对是山贼抢劫杀人越货的风水宝地。果不其然,她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待她战战兢兢刚走过那段路,身后面便想起了一阵喧闹,回头望去,那几个山贼打劫的对象是两个青年人。

  于是她更加爱惜这个大棉袄,怡然自得得穿着它走过无数险路,一路上再无阻挠。

  留佛啃完馒头,站起身,拍拍身上的馒头屑。又掖了掖自己的小包裹,这才朝宋楚城东走去。

  其实,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还真的不少。

  由于祁月国国力强大,分管有秩,又财大气粗,所以这乱世的战火一点火苗子都没溅到过祁月王土。

  还有这夏誉国,没有哪个嫌自己命大的胆敢挑衅,那个极品腹黑的大国师绝对能谈笑风生间让他悄无声息魂飞魄散。

  所以,这两个国家的人都是茶余饭后便三凑两聚地充分发挥着八卦因子。且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足以满足人们猎奇猎怪的心理,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情如旋风扫过大陆,让人应接不暇,每出一件事,便能引起一阵娱乐动荡,八卦来的太突然,人们听的太兴奋。

  这第一件事是祁月国和夏誉国 已经强强联合,据说势必在十月底将赫连王朝彻底瓜分。祁月国的祁龙军和夏誉国的夏虎军已经分别从东和南两个方向将赫连王朝包个结实。

  国家不成文的规定是打仗必须要有战争的理由。如上次夏誉国出战青阳国的理由是青阳的一个士兵半夜起来撒尿,不小心跨过国界踩伤了夏誉皇帝最心爱猫。据说这猫是夏誉三公主随军出征排遣寂寞的。

  青阳老皇帝手脚乱颤接到挑战书,看到缘由时,不由惊怒之下一口老血喷溅在战书上。猫什么猫!猫了个咪的!夏誉王对动物皮毛过敏天下皆知!明摆着打着流氓的旗号干着土匪的事儿的!

  而祁月国出战理由更为彪悍,挑战书上白纸黑字明确写着,硫蜀国因管理不善,致使某年某月某日深夜一头豹子偷越两国边境以残忍手段杀害并吞吃了一只怀孕十月的母羊。这母羊能怀孕十月吗!这还是羊吗!它是人还是羊精!

  以至于这次两国人民都在纷纷猜测,以什么样霸气侧漏的战书理由来结束赫连王朝。甚至有秀才联名上书,将各种五花八门的理由一举呈上,供两国大国师和大祭司参考。

  这第二件事就是那正处于风头浪尖,生死边缘的却依然逍遥快活的赫连皇帝了,这赫连皇帝年四十有余,本名赫连英武,一直碌碌无为,昏庸无能,开始还有点担心,怒杀了几个武将。而现在处于国家危亡生死一线的时候,他却将昏庸的本质发挥到了极致,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罢了上朝。

  民间盛传,这赫连皇帝怕国破家亡后再也不能享乐,于是日日和爱妃们纸醉金迷,歌舞升平。说他有一次一夜竟连续临幸九名宠妃,此壮举一出,天下哗然。

  有民众戏称他为赫连九郎,于是这赫连皇帝带着这赫连九郎的帽子,一时风头正盛无人能极。

  更有甚者,民间私下贩售的壮阳药一度被改成九郎药。并且销售十分火爆,一些药商因此狠狠地赚了个盆满钵满。

  这第三件事……留佛想到这里不由得皱起眉头。有着朝歌大陆第一宫之称的千闻宫近来已经开启筛选赛,楞是在这万千八卦中稳稳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这千闻宫,名如其实,天下之事,无不知晓。且千闻宫宫主千夏红妆神通广大,貌美如花,有倾城之姿,更是吸引了无数慕名而来的达官贵人,三教九流。

  有人是为了知道一些事,有人是为了心愿得成,还有人是为了一堵其绝世风采。不一而足。况且,问题就出在这里——这千闻宫主每年每次只会面见他们其中七七四十九人,帮助他们达成心愿。来者还偏偏趋之若鹜,所以竞争极其惨烈。

  第一轮筛选就是用手伸在水晶球上方,只有水晶球亮了时方可进入下一轮筛选。第二轮就是说一个故事,能否过关还是要由千夏宫主决定,这第三轮便是面见千夏红妆了,要送她一她满意的礼物,再决定是不是要帮你心愿得偿。

  留佛这次去宋楚城东,便是冲着千夏红妆去的,因为她想要知道关于修仙的一些事情。她心里也十分忐忑,望着自己一穷二白,发育不全的身子,她也只是抱着重在参与的心理参加筛选。

  她一路沿着城中主大街向前走,向别的乞丐打听了一下路后,走到一半开始转弯向东边走去。十分顺利。

  越往东,已经是城郊。尽管已经近十月份了,可是连续三个小时的不停歇的走路,已经让她筋疲力竭,满头大汗了。她不得不坐在路边石头上休息,一边还盘算着还有多少路程。

  她脱下破棉袄,竟露出虽然破旧但是却干干净净的里衣。她将棉袄放在一边,取出包裹里的水袋,仰脖喝了几口水。脸色红润地看着路上三五成群结队去参加筛选的人。

  十月份的风,刮起来凉,可到底不如深冬的寒风刺骨。这郊外野草枯黄,树木落下了一层厚而黄的落叶。仰头看着湛蓝天空,一群大雁鸣叫着排队飞过。留佛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心情愉悦。

  突然,她眼前一亮,但见不远处的树上挂着几个红艳艳的果子,她拾起棉袄,噔噔噔小跑过去。走近一看,只认得其中一棵是野柿子,别的就不晓得了。

  她跑到不远处挑捡了一根长度适中的树干。再跑到野果树下,咣咣咣地开始可劲儿抽那几个果子。待果子终于被敲下来,捡起用袖口擦了一下,便一口咬下去。嗯……有点酸,勉强入口。总比没有的强。

  将几个果子塞进包裹,又披上那前无古人的大棉袄,跟着路边来来往往的人继续上路。

  这样又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才远远看到那个测试地点。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老远就能听到一阵阵的唏嘘声。

  留佛小心的排在长长的队伍后,随着人群慢慢移动,眼睛紧紧望着最前面的那个看台。

  一波又一波的人下来,无不带着失望的表情。

  “你怎么样了?”一个路过的黑帽青年问同伴。

  “嗨!能怎么样!那球连个火花都没闪过。”

  另一个蓝帽青年愤忿说道。

  “咱不也是碰运气嘛,哪有那么幸运就一步登天了,再说,今天这数千人中,通过的才多少?”黑帽青年随即压低声音“我瞟了一眼本子,只有二十几个。”

  “什么?”蓝帽青年惊叫。

  “你小声点儿!”黑帽青年拍了一下蓝帽青年的脑袋不满道。

  两人絮絮叨叨地走远了。留佛皱着眉头,心中无奈不已,几率竟然这么低。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千夏红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尘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