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猫和小猫
佛陀不浪漫2016-12-16 01:353,198

  “那千夏宫主认识普光尊者吗?”眼中的希翼像黑夜中闪烁的琉璃。

  “谈不上认识,他是高山仰止般的人。”千夏红妆表情淡淡。

  “哦”留佛闷闷道。

  “你想好要去哪座仙门拜师了吗?”

  “我想……离普光尊者最近的仙山,想必那里不会差的,也可以找机会见到普光尊者,反正我也不了解哪个仙门孰好孰坏,要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了。”留佛歪着头想了一会儿道。

  “离菩光尊者最近的啊……”千夏红妆妩媚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亮。“那便是听颜仙山了。”说到听颜山的时候语气竟含着复杂。

  “听颜仙山?它怎么样?很好吗?”初次听说这个名字有些陌生,留佛好奇追问道。

  “呵,岂止啊,听颜仙山乃是修仙第一门派。里面的弟子个个都是出类拔萃,随便一个低阶弟子拿出来便足以担当其他鱼鱼虾虾类小门派的掌门。而且,听颜仙山离菩光尊者所在的仙别山只隔着一片桃花林。”千夏红妆眯着眼睛,语气带着浅浅的诱引。

  当留佛听到听颜仙山与普光尊者所在的仙别山这么近的时候眼睛亮亮,当即便已经下定决心了!

  “好!那我就去听颜仙山!”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能力问题。

  “那行,我待会儿将去听颜仙山的地图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如果你答应了,我会送你一样小东西哦。”千夏红妆笑眯眯。

  留佛满脸狐疑“什么事情?”

  “呵,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当你正式成为听颜弟子的时候,听颜掌门会亲自为每个弟子送福,当送福的那一日你要戴上这个。”说着起身从梳妆匣里拿出一对小巧的银铃铛。

  留佛看着那对漂亮小巧的铃铛并没有伸手接过,只是望着千夏红妆,眼神带着询问。

  “你看你,小孩子不懂事儿还非要刨根问底的,我这不是明摆着为了让某个人看见嘛,还能是给你挂在脖子上当小玩意儿的?”千夏红妆嗔道,看起来还真是娇羞不已。

  留佛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承诺“哦哦,必须必须,那天我一定带着!你放心吧。”

  千夏红妆松了一口气,眼角阴骛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嗯,还不错,孺子可教也。作为回报,我就送一件小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

  ……

  ……

  从山腰那座奇怪的楼阁里出来时已是日落西山了,落日的余晖映红了整片天空,绚烂而妖娆。

  留佛还是被原先那两个侍者带出来的,只不过出来前她被蒙着眼睛先带到一处地方,再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这里,前后不过几秒钟。

  留佛刚要询问,那两个侍者已经捏了个诀化作一阵烟雾不见了。留佛今天被刺激的已经对任何事情都见怪不怪,她撇撇嘴,跑的还真快!

  她环顾一下四周,心中的悲哀顷刻如洪水一样开始泛滥。完全是陌生的啊!陌生也就罢了,还四周都是山!除了山就是树,不禁没有路,连个鬼影子都见不着。这些人,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虽然她现在看不出是个姑娘,但是,照顾弱小总行了吧!这,这晚上要到哪落脚啊!

  她一边恨恨地往前走,一边小声骂着那两个从内到外都像冰山一样的侍者。

  突然,怀里的东西轻轻动了几下,留佛停顿了下,这才手忙脚乱地从怀中小心地将它们取了出来。

  赫然是和千夏红妆养的那两只小鼠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是两只还未睁眼的奶鼠。粉红的皮肤上清晰可见血管的血液隐隐地流动,甚至透明的连内脏也能模糊辨认,小小眼珠被还未发育好的眼皮轻轻覆着,皮毛还未长,现在还只是一层粉色的皮,小小的尾巴现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它们真的好小好小啊,要不是千夏红妆信誓旦旦保证它们不会夭折,留佛即便再想要也绝对是不敢要的。

  只见它们不停地在掌心蠕动着,粉嫩小嘴发出轻微的叫声,显得极不安分。

  不会是,饿了吧?

  想起千夏红妆说,每只每日只需喂食主人三滴血,每次分别一滴,五天即可以睁开眼了,十日后就能吃东西了。

  刚开始留佛还担心,这小东西怕是外表呆萌内心凶残,她可是亲眼见到它们抱着人耳朵吃的整个鼠脸都是血渍斑斑。千夏红妆告诉她那些耳朵只是千闻阁用来搜集信息的,每个人一生听到的信息不同,所以每只耳朵只能用一次。阿六阿七喜欢吃,那边给它们吃了,它们几乎什么都可以吃,只是每只鼠的口味不同。

  留佛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托在掌心,伸出另一只手,狠了狠心一闭眼将食指咬破,鲜血登时涌了出来,留佛顾不上疼痛,将血凑到其中一只小鼠嘴边,那小鼠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留佛手还没伸到,它就准确地找到了方向,接着扒着留佛的手指大口吞了起来。待它吃了几口之后,留佛赶紧收手,已经让它吃了好几滴了,有个词叫什么来着?物极必反!对!不能给它太多。

  留佛用同样的方法喂了另一只鼠,两只小家伙仿佛意犹未尽,哼哼唧唧吵闹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开始呼呼大睡。留佛再将它们放入怀中里衣的袋子里,那里原是它藏银子的地方。此刻用来安置它们再好不过,又温暖又安全。

  太阳已经完全躲起来了,此刻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霞光万丈妖娆如火,只留下少数的夕阳的余晖,似已被黑夜的气息侵蚀,有些死气沉沉,留佛叹了口气,夜幕,就要到来了。

  她有些着急了,不由加快了脚步,得赶紧找个山洞休息,顺便躲起来,否则这山里的豺狼虎豹可是不会挑食的。

  在月亮已经完全升起,皎洁明亮地挂在天空,鸦鸟尽数归巢,秋露汇聚在叶脉草尖,并已经打湿了留佛的鞋子和裤腿之后。老天不负流落人,让她终于找到了一处山洞,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留佛坐在山洞的干草上,感觉无比安心。这山洞像是呆过人的,地上还有一摊烧过的草木灰,干草也是极充裕的,甚至还有一只缺了个小角的瓦罐。要是能点个火堆,再烤一只香喷喷的兔子……留佛吞了吞口水,也觉得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

  这么一想,肚子还真有点饿了。她解开包裹,拿出了两只干硬的馒头,狼吞虎咽地啃了起来。那几个酸涩的果子千夏红妆当真还留下了。她要是吃了话,肯定能酸倒一口牙,留佛边啃馒头边有些坏坏地想。

  啃完了馒头,留佛喝了几口水袋中的水,方觉得有些活力了。暂时也睡不着,便索性打开千夏红妆给的那张去往听颜仙山的地图。

  借着山洞外的月光仔细看着,她眯着眼睛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这祁月国国都宋楚城,大概也就是她处的位置,又沿着地图标的地方一路用手指去,当路到了传说中的鬼林魔刹林边缘的某个地方,路线就中断了!

  中断了?留佛有些不相信,她拿着地图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才确定确实是中断了!顿时有些泄气,难不成还要进这魔刹林中寻找不成?这魔刹林被世人传说的这么恐怖那也不是危言耸听浪得虚名的,凡人活着从魔刹林出来的例子到目前为止还是零呢!留佛可不认为她有能力来做这个第一,她还没那么想自寻死路。

  又反复对着地图琢磨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头绪。她相信千夏红妆不会骗她的,那么……一定有什么别的原因导致这条路中断的。唉!不管了,先到地方再说。

  她收起地图,折好放入包裹。又将包裹仔细的系好。这才寻了一处地方抱了好些干草弄成一张简易的软软的草床,心满意足地躺了上去,舒服地让她叹了口气。她现在只能平躺,两只小鼠还在怀中呢。

  留佛的手悄悄深入怀中,探知到两只小鼠随着呼吸起伏的小肚子,她笑了笑。千夏红妆只告诉她它们叫连心鼠,极其稀少,一胎两个,这鼠相当有趣,如果睁眼时看到雌性,鼠的将来性别就会便成雄性。相反,如果它们睁开眼看到了雄性的话,鼠将来就会变成雌性。

  当留佛问道这鼠将来是什么花色时,千夏红妆失笑表示她也不知。

  管它什么花色呢,留佛都会喜欢的。对了!它们叫什么名字好呢?留佛想起在流放之地枯骨花丛里长大的一条,这个……总不能叫一只吧。一只两只?感觉有点别扭。

  留佛对着月光苦思冥想了半天,叫大山,树,草,河之类的?唉,不行,想起生活过的茅屋,要不然叫桌子,椅子,床,茶壶?

  小鼠叫什么呢……留佛想的头都大了。嗯?鼠?猫?猫捉老鼠!要不然叫猫好了!大猫和小猫……真好听!留佛用手轻轻挨着小鼠心中雀跃不已。

  等它们成长到能说人言的时候,一定会十分感激的。多可爱的名字啊!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老色鬼你够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尘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