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浣玉公子
佛陀不浪漫2016-12-16 01:353,223

  几乎挖了半天的陷阱,留佛累的气喘吁吁,她伸手抹了一把脸上滚落的汗珠,决定今天不挖了。

  留佛收起铲子,提着篮子,想了想,便朝着前几天挖陷阱的地方走去。

  这一看,留佛不禁乐了,陷阱里果然有一只山鸡,已经因不断挣扎和饥饿折磨的奄奄一息。留佛小心的把它提出来,用绳子仔细地将其双脚绑了个结实。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回家。

  顺便还采采路边的药草,都是一些山里常见的,只要对爷爷咳嗽有用的,她几乎见到什么采什么,当然也会留下一些作为种子,不至于雁过拔毛,她还是很有原则的。

  说起她这识药草的知识,还真是多亏了村里的那个见了她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的郎中。

  因为她这煞星的名号太响亮了,所以每次留佛去找他,他都是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最后实在是被留佛纠缠的无法忍受了。他便隔着门缝扔给留佛几本医书,其中上面就有有利于润肺止咳的各种药草,不少还配有图片,很好认。

  随后不断隔着门缝催促留佛赶紧走,生怕她多呆一会儿就会被这丫头克的家破人亡。

  至于识字……留佛沉默了。

  其实,她是一出生就发现自己能够看懂书上的字的,至于在流放之地没有发现,那是因为那里本来就没有书,有的只是凶残的恶鬼,她还没听说那里有哪个恶鬼一边杀人一边还拽文嚼字的。

  她甚至很怀疑,她本来就不是出生在流放之地的,先不说在那种地方鬼和鬼结合生下小鬼这听起来多么惊悚,就说她从醒来有记忆开始以来便是七八岁的样子,若说失忆的话,当时或许还勉强说得过去,可是自从来到人间,她天生便能识字……这就说不过去了。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本来就不是流放之地的人,而是被人故意扔进去的。为什么是扔进去的呢?一个小女孩,留佛不相信她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惨绝人寰的事情以至于被流放到那种不毛之地。

  留佛边采草药边皱眉思索,手突然刺痛了一下,留佛一惊,便看见鲜血迅速冒了出来,先形成一个小血球,后来血球变大便散开形成三股血流流开,留佛赶紧擦擦手,然后将手指含在嘴里允吸。

  这才看向方才挖药草的地方,竟是一只土黄色拇指大小的虫子,当地人叫它黄牙子,原因是它的牙特别尖利,总能出其不意咬伤人,好在这家伙没有什么毒性,只是护巢心切罢了。

  留佛撇撇嘴认栽,收起药草,不打算和它计较。

  这时留佛发现前面有一个身穿天青色袍子的年轻男子,看那衣袍面料和花色,留佛就知道这绝对不是本地人,那人背对着她,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行为鬼鬼祟祟。

  留佛小心的接近他,从后面拍拍他的肩膀“喂,你干什么呢?”

  “啊……哎呦!”那男子吓得登时一声大叫,紧接着就被自己绊倒在地,看来摔的不清,坐在地上不停地揉着屁股哀呼。

  待看到是一脏兮兮的黄毛小丫头,有些恼怒的冲着她叫“你这丫头走路没声也就算了,你还拍我一下,你拍我一下也就算了,你还说话吓我,还把我吓了一大跳,吓我一大跳也就算了,还害得我摔倒在地,摔倒在地也就算了,还摔得那么疼,哎呦……。”

  留佛被她这一连串不喘气的指责惊呆了,她有些愣楞地现在那里,不明白她就拍了他一下怎么就造成了这么恶劣的后果。

  那男子继续捂着屁股坐在地上,见留佛傻乎乎的样儿,刚要张嘴继续控诉她的造成“罪行”,突然顿了一下,将要脱口而出的话生生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清秀的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继而震惊地睁大了双眸,颤着手指指着留佛“你你你你你……能看见我?”

  留佛这才反应过来,听到他的话不禁挑挑眉,心道这么斯文俊秀的公子怎就说出这样白痴的话来,莫非是个痴儿?

  见留佛一脸看白痴的神情看着他,这位公子登时从地上跳起来,似乎忘了屁股的疼痛。

  他走到留佛跟前,先用手在留佛眼前晃了晃,随后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留佛“你真的能看见我?”语气颤抖。

  这回留佛真的有点相信他是痴傻了,一副鄙视的表情“这位公子,我看到你脖子右侧面还有一颗小小的痣,嗯,与右耳垂垂直。”

  这公子登时大叫一声后退 ,露出一副被老鸨逼良为娼的痛苦表情“怎么会呢……不对啊。怎么回事?”

  说罢,他刷刷打出一个结印,看着自己再次确定了一下后。方抬眸冲着留佛道:“这次呢?姑娘这次你还能看到我?”

  留佛皱着眉头,暗道果然是遇上了傻子,还是个一惊一乍的傻子,觉得有些悻悻,便不打算再理会他。拾起篮子,提着山鸡,冲着那依旧呆愣的公子道:“让开,没功夫陪你闹,我还得回家呢!”

  这位公子表情有些绝望,难道自己真的失去法力了?刚才他明明给自己施了隐身咒来着,为什么这个凡人小姑娘能看到他?不会的,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他刷刷再次打了个隐身咒,朝着留佛手中的鸡施去。

  一脸忐忑地问:“姑娘,你能看见你手中的鸡吗?”

  留佛登时有些恼怒,恨不得拿鸡狠狠地砸向这个疯疯癫癫的小公子。“这位哥哥,我的鸡可没有招惹你,你要是想捉鸡的话,那边山林里多的是。”留佛忍住暴怒,好心地给他指着方向。

  那青衫公子听罢,睁大的瞳孔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寸寸碎裂,他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

  留佛见此,不想理会,黑着脸打算离去,刚走几步突然被人抓住了胳膊,她回过头露出一副你再拉我我就揍你的表情,那青衫公子仿若没看见,再次咬咬牙打出一个同样的印结,指向留佛篮子里的草。随即问出了又让留佛崩溃的话。

  “姑娘,你确定能看到你篮子里的草吗?”

  仿佛留佛一回答“不能”他就能高兴地飞起来一样,可是,现实是残酷的。留佛已濒临暴怒的边缘,好像下一刻就会火山喷发。

  “公子,你是不是走丢了?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给你指条路,说不定就能回去了,你家人或许早已经着急了,你这样问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我惹毛了也就算了,你要是把哪个坏脾气的流氓惹毛了,你是不是打算吃不了兜着走了?”留佛这一番话说的毫不客气。

  饶是这青衫公子脸皮再厚,也是被这话激的脸一阵白一阵青。他有些颓丧地低下了头。喃喃“天呐,我果然还是失去了法力,这可……如何是好啊。没有法力怎么回仙门,师父他……一定会失望死了。”

  留佛闻言有些惊讶,她低下头朝着那公子道“这位哥哥是修仙之人?”

  青衫公子闻言抬头看她,依旧是悲痛欲绝,默默地点了点头。

  “真的啊,那太好了!”留佛大喜。

  青衫公子一脸悲戚“有什么用呢,我已经失去法力了,等于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留佛歪头想了一会儿“那不一定,公子可要试试你其他的法力,刚才你是施了什么隐身之类的法术吧,不瞒哥哥说,我这双眼睛天生是能看见鬼怪的,至于你施法隐身,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的问题,才会让你误解,这要看公子施一下其他的法力看看了。”

  青衫公子听罢,眼神露出希翼,发出璀璨的光芒,刹那间仿佛整个人活了过来,整个人灵秀地让人不能逼视。他二话不说,从地上爬起来,手指翻转,指尖有荧光缠绕,遥遥一指,距离他们最近的那棵大树便轰然倒下。

  留佛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沸腾不已。

  接着那公子又不知念了什么决,竟然从地上腾空而起,在天上盘旋了好几圈,方才一脸兴奋地下来。在留佛毫不掩饰羡慕地眼光下,他竟有些微微得意。

  “我竟然真的没有失去法力,太好了,吓死我了,我说和魔族那几个恶心地小子打架的时候我没有受伤,怎么就失去法力了呢。”青衫公子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

  此时留佛已经是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她见过鬼飞,见过妖飞,见过神仙飞,可是在这凡间见到修仙人飞,她还是又羡慕又惊讶。

  看着留佛神游天外的表情,青衫公子收起脸上的笑意一脸探究道:“你这小姑娘好生奇特,竟是天生的极天目。”说罢,他围着留佛审视地转了几圈后“我看你这根骨也不错,只要能通过测试,以后修仙这对你好处是极大的,不如……。”他眼睛一亮,抓着留佛的袖子道:“你跟我去修仙吧?”不等留佛开口,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关于修仙的好处,那神情动作就像是药贩子在极力推荐大力丸。

  留佛一脸无语地看着他,她已经被他神情转换的速度刺激到麻木,待他终于停下来。留佛方道:“你是哪个门派的?”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大限已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尘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