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浪荡公子
佛陀不浪漫2016-12-16 01:343,458

  留佛此时已经满脸泪花,她泪眼婆娑,吸着鼻子:“爷爷,秀琴姐姐真是可怜,为什么她这么好的人会遇到这样的不幸,那些可恶的混混还能够如此逍遥,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这人世间呐,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说起来都是命该如此啊,咱们凡人本就卑微弱小,你要是跟老天爷计较,那你就错了。人间要都是和乐美满,那还叫人间吗?总是有人输,有人赢,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枉死,有人逍遥的。”爷爷慈爱地摸摸留佛的脑袋,语重心长。

  “可是,可是,我就是觉得难过,虽然她确实吓到我了,可终究没有刻意伤我,她是个可怜人儿。”留佛泫然欲泣。

  “佛丫头啊,这世上可怜人多了。你看,咱爷俩儿相依为命,别人看着我们也凄苦可怜,可是爷爷一直觉得很幸福,因为有你呀,有你陪着爷爷,爷爷干什么都幸福。”

  “可是那不一样,秀琴姐姐的悲惨是坏人造成的!哼!那些坏人死后肯定会在阴间受尽磨难,然后被丢到流放之地的!”留佛有些恼怒,小手无意识地狠狠揪着裸露的棉絮。

  “流放之地?那是什么地方?”爷爷好奇地看着她。

  “呃,我听人说的,阴间关大恶人的地方。”留佛不愿多言,草草解释。

  “好吧,我还真没听说过。”爷爷失笑道。

  留佛突然伸手拉住爷爷的袖子,“爷爷,我想送给秀琴姐姐一双绣花鞋。”眼神清亮,带着期盼。

  “这,你想送便送吧,可是家里……”爷爷神情有些窘迫地看了一下这破败的房间,目露为难之色。

  他真的很想满足心爱的孙女的愿望,看着她殷切善良的眼睛,心里愧疚不已。家里实在没有多余的东西卖掉换取银子了。

  “啊!爷爷,院子里还有两只母鸡,我拿去换钱吧!”留佛大声道。

  爷爷有些不舍,这唯一的两只母鸡是用来下蛋给丫头补身子的。但是实在禁不住留佛渴望的目光,他摸摸胡须,还是坚定下了决心。

  “也好,等你身子好些了,去趟集市把它们卖了吧。”

  “哎!爷爷你真是太好了,我觉得我现在就没事了,身子一点也不虚了!”留佛扭着身子,挥着手臂高兴地大叫。

  “呵呵!你这丫头!”爷爷笑呵呵道。

  这样在爷爷恶狠狠逼迫下,留佛老老实实卧床休息了几天,待看脚上的伤口慢慢结痂了之后,便迫不及待地下床了。

  她心情飞扬,一蹦一跳跨出房门,这让爷爷好生责怪,为了证明她现在能跑能跳,还嘚瑟地在院子里悠悠转了好几圈。

  然后在爷爷的默许下,将两只还在窝里呼呼大睡母鸡拖着脚拽了出来,母鸡开始不明所以,待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五花大绑扔进篮子了。

  留佛告别爷爷后,便匆匆向集市走去。

  卖鸡的过程还算顺利,没有等太久,一个妇人便上前询问,大约是看着衣着破破烂烂的,长相清秀灵动的留佛心怀怜惜亦或是真的觉得这母鸡膘肥体壮,卖相不错。

  很是大方爽快付了钱,甚至都没有还价。留佛揣着卖鸡来的五十纹钱,心情很是美丽。

  看见很多好看好玩的东西,她也很好奇,但是不曾动半分心思买下它们其中任何一个。

  她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搜索着卖鞋的摊子。倒不是不想去店里买,店里的东西对她这种这些穷苦的人来说着实贵了不少。

  相对来说,有些巧妇在家中闲来无事也会做些鞋垫,布鞋,绣些新奇的花样摆到集市上来卖,一是填补空闲时间,二是可以赚着零头贴补家用,实在是一举两得。

  况且那些绣鞋既结实又耐用,不同于店里专门绣娘绣的。它们虽小巧可爱,但是在不适合乡村人穿。

  这对留佛来说,买地摊上的绣花再好不过了。秀琴姐姐也大概会是喜欢的吧。

  正在这时,留佛被街边一幕吸引住了眼球,她不由得听下脚步津津有味地看着。

  只见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子,那男子手持布衣神算的幡子,装摸做样,摇头晃脑地走着,不时看着来往的人群长叹一声,一副窥得天机的模样。

  突然,他看到前边一位曼妙小姐的背影,眼珠刷得一亮,举着幡子麻溜溜跑到身侧,与其步调保持一致走了几步之后,出其不意地朝那小姐挺翘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那小姐被这登徒子轻薄,登时红脸大怒,杨手想要给其一巴掌。

  这登徒少年趁势低头,装作鞠躬轻易躲开。

  “这位小姐莫惊,我薛阳绝非浪荡之人,小姐若没听过我本命,也应该听过布衣神算的大名,这可是在咱这落霞镇响当当的名号,绝对价格公道,神机妙算,童叟无欺啊,咱也是半个修道之人,一直洁身自好,严于律己,绝对不做那下作之事。”

  说罢他抬起头来,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正经得不能再正经了。

  那小姐见是个年轻俊秀的公子,一瞬间有些错愕,不禁满面桃红。

  薛阳楞了楞竟有些看痴了。

  “你这个浑人,明明就是我亲眼看见你轻薄我家小姐了,你再巧舌如簧也没用。”那小姐身后的丫鬟气鼓鼓泼辣道。

  “哎呀,这个……小姐姐此言差矣,我薛阳刚才举动虽不符礼仪,但也实非无奈之举……”他不再说话,手腕一转,五指张开,丫鬟凑过去一瞧,但见一只硕大的通体发黑的大马蜂趴在手心里,翅膀微动,奄奄一息。

  丫鬟登时吓得大叫,连连后退,那小姐也吓得花容失色,用巾帕捂住小嘴。

  薛阳嘴唇微微勾起,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奸笑。

  “这……”小丫鬟有些尴尬。

  “我实在不忍心看到这等危险的虫子叮咬到小姐的……所以一时情急就擅作主张,希望小姐莫要见怪。”说罢,深深鞠了一躬,眼珠子却转个不停。

  那小姐生怕他说出叮咬到什么,不由得羞赫不已。

  “嘶!”薛阳握住手不失时机皱眉低呼了一声。

  小姐见状急忙上前几步愧疚地问:“公子可是被那蜂子蛰了?”

  薛阳闻言赶紧摊开手:“不碍事,一开始捉到它时就被蛰到了,这会子只不过更加疼了些而已。小伤,小伤而已,只要小姐能够平安无事,即便再让那蜂子蛰几下,也是甘之如饴的。”

  那小姐眼瞧见薛阳手上那伤口又红又肿,心中愧疚更甚唤道:“杏儿,拿出些银子给这位公子作为医药费。”

  丫鬟闻言,赶紧解开身上的荷包。

  薛阳见此,连连摆手“小姐这是何意?小姐如此花容月貌,冰清玉洁,气质高雅,面比那娇花更美,眸比那春水更清,旁人看一眼就觉得心神荡漾,而我薛阳能够救小姐于危难之中,即便受点小伤也是心甘情愿的,小姐和我谈钱财这等俗物,实在是另薛阳难以接受。”

  他虽说的义正言辞,目光却时不时地瞄着那丫鬟的荷包,心里掂量着里面有多少银子。

  小姐听闻此言,也觉得有些不妥,便令那丫鬟收起了荷包,走到薛阳前面福了福身子:“公子既然这样说,小女子便不再以世俗的礼节来糟蹋了公子的一番相救了,这样吧,请公子无论如何也要接受小女子的拜谢,这样小女子才能够心安。”说完作了个谢礼。

  薛阳见那丫鬟果然收起了荷包,倒也真的不着急。

  他看着对面的小姐,不经意似地撩一撩衣袍,笑的春风荡漾,柔情似水“嗯,小姐果然是蕙质兰心,通情达礼之人,我方才看小姐你面相便觉小姐气质不同于常人的污浊,而是周身缭绕清新沁脾的气息,使人近之便心旷神怡。”

  那丫鬟“噗嗤”一声笑了:“公子真会说话,你竟真的会看人面相?”语气调傥。

  “千真万确”薛阳神情正色。

  “那好,公子可能看出我家小姐近日有什么气运?”这丫头想必也是主子平日惯着的,这会子竟替自家小姐做起主张来了。

  薛阳闻言,果真盯着那貌美的娇小姐狠狠瞧个几眼,过足了眼瘾后,方蹙起眉头像思考着什么似的。

  “哎呀,我就说嘛,小姐气质如此不同,如今更是让人不能逼视,怕是近来是要有好姻缘呐!”薛阳煞有介事道。

  小姐闻言羞涩地缴着手中的帕子,心中暗喜不已。

  倒是那丫鬟没心没肺,笑逐颜开:“哎呀,公子可是说真的?我家小姐果真能觅得如意郎君?”

  “我薛阳即便是在京城也是有名的神算,还能出现纰漏不成。”

  “那,那太好了!”

  小姐此时更是满面春风,若真如这位神算公子所说,心愿得尝,那岂不是天大的喜事?

  “快,快,杏儿,给这位神算公子银钱。”随即又忙补充道:“公子,这银钱你就不要推脱了,先前公子不收药费钱,那是公子的刚正不阿,侠义心肠。这次公子必须收下,公子给人算命是生意,若是不收,别人岂不笑我贪图你这不易的生意钱?所以,公子,你还是收下吧。不然小女子真是寝食难安了。”那小姐一番话说的十分诚恳。

  “这……”薛阳似乎面露难色,一丝笑意飞快地在眸中一闪。“小姐既然这样说,那薛阳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小姐大喜,接过丫鬟递来的荷包,从中掏出两碇银子。薛阳眼角一瞥,竟是十两银子!这小姐当真大方!

  薛阳皱着眉头接过,那主仆二人再次道谢后高兴地离开。

  看着那他们走远,薛阳方再次恢复吊儿郎当的样子,恋恋不舍道:“真真是前凸后翘,好身材,好身材啊!”

继续阅读:第八章 一双绣花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尘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