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祖孙二人
佛陀不浪漫2016-12-16 01:313,188

  七年后,朝歌大陆。

  阳光微暖,柔风轻拂。在这青青的碧坡上,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小心翼翼探出来。借着一撮儿杂草,挡住大半张脸,一双眼睛骨碌碌偷窥着什么。

  那是一只毛色灰亮的大兔子,两只耳朵一边警惕地竖着,一边津津有味地啃食着地上多汁的芳草。不时地蹦跳换着方向寻找更多的嫩草。

  “三”

  “二”

  “一”

  留佛心中倒计着时间,呼地一声窜出来,撒丫子开始向那兔子狂奔而去。兔子大惊,高高蹦起,“咚”地一声摔个四脚朝天,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慌不择路的窜逃。

  “哈哈哈,真是个呆兔子,能吓成这傻样,看我不捉到你。”她开心大笑,满山坡都回荡着她清脆的笑声,脚步却越来越快,小细腿开足了马力狂奔追向那兔子。

  受惊的灰兔子大概是真的吓破胆了,它怎么也想不到会这样祸从天降,一路逃命中愣是把自己绊了好几个跟头。然后“扑通”一声,掉进了早就设好的陷阱里。

  留佛见此大喜,三两步跑到那挖好的陷阱旁。捞着兔子的耳朵一把把它提了上来。看着手中活蹦乱跳的兔子,心里绽开花一样,美滋滋道。:“这下好了,爷爷可以有肉吃了,身体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她开心自言自语,眼神清澈纯净,如同深海珠魄,嘴角开心咧着,唇边便现出一个小小的涡儿,露出一口细致的白牙。

  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再满意的看了一下兔子,不再耽搁,提着兔耳一溜小跑,顺着小道欢快地往家走。

  这便是当初的鬼丫,再世为人后随父姓岳,名留佛。

  说起这名字的由来,还是当初一云游和尚偶路此地,机缘巧合下观其面相,啧啧叹道“这女娃眼波明净若秋水,灵动似仙山飘渺晨雾,气质空灵如天外星河,虽明珠蒙尘,有邪气缠绕,魂体不稳,但将来必不俗于世间。”

  随后又询问此娃姓名,他爷爷说尚未定,而后恳请法师赐名,该和尚甚是欢喜,撩撩衣袍道:“贫僧四海为家,云游天下,观看命格无数,虽天机不可泄,贫僧说来也惭愧,却看不懂此娃命数,每观之便被强大力量阻挡,这样的人必不会雪藏于浊世,能有幸为其赐凡世俗名,也是贫僧之幸。”

  该和尚沉默片刻继续道:“此娃将来必不拘泥于尘世,埋没于市井,其机缘乃天道所定,我等不能干涉,贫僧希望无论天象万千,恩怨情仇,只要她能保持一颗善心就可,便赐名:留佛。寓意留佛于心中,心怀于众生,阿弥陀佛。”

  当时尚在襁褓中的留佛听罢,相当喜欢这个名字,便朝着和尚“咯咯”的笑。

  和尚见此更加开心,大笑三声离去。

  此后,原来的鬼丫便有了新的姓名。

  留佛现在所居的地方是朝歌大陆祁月王朝的偏远山区,朝歌大陆原本有五个国家,数百年来,五国烽火不断,狼烟四起,交锋战场枯骨成堆,无人葬敛,百姓穷苦不堪,流民饿死荒野,互换小儿分食者有之。

  七年前有奇才横空出世,首先扶助五国之一的夏誉王朝的夏王率先打破局面,利用超能战术,运筹帷幄,帐内执棋,指点江山,不沾一滴污血将一百八十万敌人困于黑松岭,迫得对方将军屈辱投降,这个王朝失去这一百八十万精兵,无异于失去了整个王朝的精血,气数将尽,其皇帝将自己关在寝殿整整三日,再出来时满头白发,还有一卷臣服圣旨。

  这一站吹响了五国盘距势力从此冰破溶解的号角。而后祁月王朝幽闭隐居数年的大国师利用果断的决策,雷厉风行的手段再将一国吞并。由此便形成了如今三国鼎立的局面。

  东祁月,北夏誉,南赫连。而西,则是一望无际的万年丛林,世人称之为:魔杀林。有诗描述:一入魔杀绝地险,千呼万唤永不回。

  如今朝歌大陆,虽然硝烟散去,流民渐少,百姓相对安乐,但内部的风起云涌,变幻莫测,每个高层者想必清清楚楚。

  留佛所在的村落也是十分贫穷的,年年口粮不足时,村民都会上山寻些野味饱腹。家里只有她和爷爷祖孙两人,早年爷爷身体还算硬朗,勉强能够养活小小的留佛,如今爷爷年老多病,而她依旧人小力薄。生存不可谓不艰难,常常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且留佛凶名在外,即便是村民再怎么淳朴善良,一牵扯到神鬼之类的事情,便都不约而同敬而远之,他们祖孙二人如同离群的候鸟,形单影只,孤苦无依,使这对弱老幼子的祖孙生活更加贫苦。

  为何她凶名赫赫呢,话要说到七年前,留佛出生三天其母就产后身体极度亏虚不治而亡,九天后其父遭市井流氓挑衅,活活被打死街头。一个月后家中后宅突然起火,大火连烧一夜,他们祖孙二人差点丢掉半条命,才逃将出来。也从而变得一无所有。

  至此,这个出生三日丧母,九日亡父,一月家宅尽毁于大火中的婴儿成为几个山头中最有名的克星。

  人人避而远之,谈之色变。其实,他们大都不是冷血无情,只是怕那些未知的事情,和对鬼神的敬畏罢了,谁也怕沾上不洁之物,引火烧身,尤其是这些卑弱的村民。

  而后村长迫于村民给的压力,劝说她爷爷般离村落较远的地方,并亲自掏出积蓄,为祖孙二人在远离村落的山脚搭了两间茅屋。

  近来爷爷身体似乎越来越不好了,下床的时候越来越少,每每半夜,留佛总要被爷爷压抑的咳嗽声音惊醒,她去村落里求那唯一的郎中,郎中经不住留佛的三番两次的上门恳求,又因这丫头凶名太盛,怕她目的不成一直缠着。一咬牙才答应去看病。

  战战兢兢把完脉,郎中告诉留佛,爷爷是常年病痨,又因营养不良,药材不济,且近来天气多变,激发了病因,这才久不见好转。

  说罢,看着这房中家徒四壁,没有一样完好的家具,叹了口气,低头写了张药方,又送了几包药材,没索要一分诊费,便提着药箱走了。

  留佛在门外溪水边收拾好了兔子,挂在绳子上晾着。这才蹑着脚进屋,爷爷还在床上闭目休息,她不敢惊动,悄悄将药罐拎出,准备替换一下药材重新熬煮。

  “佛丫头。”床上的老人动了动,虚弱地唤道。

  “哎!爷爷您醒啦?觉得怎么样了?”留佛赶紧小跑过去,关心地问。

  “好多了,佛丫头真懂事啊,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早就进了黄土包陪你太爷爷去阴间喝酒喽。”

  “瞧爷爷说的,爷爷您长命百岁,还能陪丫头活好多年呢,让太爷爷自个儿再等个几十年。”

  老头“噗嗤”一声笑了,这一笑又引得一阵咳嗽。留佛赶紧跑到桌子旁倒了一杯温水,递给爷爷,并轻轻拍着他的背撅嘴埋怨道:“哎呀,你看你,郎中说你不能大笑,得时刻保持心平气和,要不然只能使得咳嗽更加严重。”

  “佛丫头说话爷爷爱听嘛,爷爷一开心就忘了,再说,刚才我又没有大笑。”老头有些无奈又有些赌气地说。

  “好好好,是我不该惹的爷爷开心行了吧。哼,等你病好了,看我怎么把你胡子气的翘上天,到时候你可别拿着扫帚追着我打。”留佛脆生生的威胁。

  “呵!你这机灵丫头!”老头笑眯眯的摇摇头。

  “哎,对了爷爷,刚才我在山坡上捉到一只大灰兔子,爷爷有肉可以补补身子了!”留佛开心地笑着说。

  “我家丫头越来越能干了,丫头才更需要补身子呢,你看你都瘦成一阵风了,这让爷爷好心疼呦,爷爷都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不需要……”

  “爷爷!说什么呢!”留佛打断话气极道。

  “哦哦,爷爷不说了,爷爷离棺材远着呢,才不舍得我的小丫头,是吧,丫头。”

  “哼!”

  “呦,真和爷爷生气了,爷爷再也不说了不行吗……”

  ******

  月上西头,柳梢微动。远处蛙声此起彼伏,衬着这夜更加寂静。

  留佛抱膝坐在院中的石板上,神情落寞,她已经在这个山村里生活七年了,日子虽然清苦,但是平安无祸,还有疼爱她的爷爷……想到爷爷,留佛不由得有些担心。

  虽然,爷爷在她面前总是乐呵呵,可是她知道他在忍着,每次关门的时候,隔着门板总会传来惊天动地的咳嗽声,似乎要把肺都咳出来了。而她总是靠在门框无声的流泪。

  不行,一定要救救爷爷。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相依为命,留佛早已把爷爷看成心里极重要的人了。可是,可是,可是,怎么办呢?究竟要怎么办呢?留佛苦恼地把头埋进膝盖。

  月凉如水,透过老树,投下斑驳的影子,也撒在那个一动不动的小小身影上。

继续阅读:第六章 鬼打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尘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