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绝不退缩
佛陀不浪漫2016-12-16 01:323,231

  十日后,骆驼山。

  今天的晚饭似乎特别丰富,不仅烤了一条鱼,烤了几只麻雀儿,还烤了一只硕大的兔子,甚至还有几颗山里打霜的野果子,此时这种果子最是香甜,咬一口能甜到心坎里。烧过的火堆里甚至还埋着几个肉包子。

  火苗噼里啪啦发出轻微的响声,两个人边烤着火,边翻动着食物,谁都没有说话。静谧的有一丝尴尬。因为,今天是他们一路走来的最后一晚了。

  “卓爷爷。”留佛唤道。

  “嗯。”

  “你为什么喜欢去逛窑子呢?”留佛隔着跳跃的火光目光亮亮地看着他,很天真的样子。

  “咳咳……”卓老头差点泪流满面,不带这样儿的!你话题能不能找的纯洁一点的啊。

  “听曲儿,纯属听曲儿。”卓老头正色道。

  “哦。”留佛漫不经心地回答,“听说咱祁月国和夏誉国已经把赫连王朝吞并了?”

  卓老头眼睛一亮“小丫头也关心国家大事了?我看着不像啊。”

  “这一路上百姓都在议论纷纷,你不也听到了?我不过是随口问问。”留佛撇撇嘴。

  “嗯,赫连九郎老东西早该送他下地狱了,那你觉得这朝歌大陆统一了怎么样?”卓老头摸摸胡子,笑眯眯看着她。

  “我?无所谓啊,只不过我觉得统一能够减少战乱,百姓不至于饱受战争之苦,如果再有一个明君能够把江山治理的井井有条,那就很好了。”留佛不懂什么治国大道理,只得随口说道。

  “怎么能无所谓!”老头气极,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尴尬笑道:“我是说,我们作为国家的子民,先有国,后有家,理应时刻关心国家大事。”

  “作为一个生活在最底层的平头小民,食不果腹衣不避寒,还谈什么关心国家大事,那不是笑话吗?再说,这祁月国和夏誉国龙虎相争的话,指不定谁输谁赢呢,听说夏誉国那个有些龙阳之癖的大国师是谋略无双的,咱祁月国也就武力强大了一些,计谋可不如人家。”

  “嗯?你听谁说夏誉大国师有龙阳之癖的?谁说咱祁月国技不如人?谁说统一朝歌大陆必须得发动战争的?”老头目光炯炯地看着留佛,等着她回答。

  留佛显然对国家的局势漠不关心的,她低头翻弄着烤麻雀儿,不打算回答。

  “喂喂,佛丫头,你说清楚啊,饭可以吃一半,但是话不能说一半啊。”卓老头不满道。

  “说清楚?说清楚跟你有关系吗?你能保证先吃饱穿暖吗?”留佛回呛。

  卓老头瞪了她一眼,便气鼓鼓地坐在一边赌气。可是肉烤好了之后,他的手伸的比谁都快。美名其曰,吃饱了才有力气生气。留佛听的嘴角弯弯。

  第二日,骆驼山清风镇。

  初冬,远山如黛,连绵不绝,山间林木尽数萧条,干枯的枝丫向四方伸展着,交交错错,仿佛形影不离。北风卷起枯黄的落叶飘向远方,发出清脆的断裂声,在这个季节,这种声音格外普遍。

  留佛拉了拉肩上的包裹“卓爷爷,我走了啊。”清澈地如梦如幻的黑色瞳孔里映出卓老头有些萧瑟孤单的身影。让她一阵难过,酸楚,与不舍。

  卓老头淡淡地笑着,只是笑容也有些勉强:“佛丫头啊,路上小心点儿,尤其是魔刹林……你千万不要冲动。”

  “嗯,我知道。”留佛吸吸鼻子“卓爷爷,以后不要再调戏漂亮姑娘了,要不然,我不在……就没人帮你上药了。”

  老头听罢,瞪着眼怒嗔道:“临走了还不样挖苦你卓爷爷,你这丫头!越来越没记性了!”

  留佛点点头“那我走了啊。”

  卓老头摆摆手“赶紧走,走了就没人气我了。”一副巴不得她快走的模样。

  留佛笑了笑,转过身,一阵冬天的风迎面扑来,微冷。留佛没有回头,她知道那个脾气微倔但是面冷内热的老头肯定在后面目送她。所以,她走的格外坚强,背挺的笔直。

  “佛丫头!如果你从魔刹林找不到去听颜山的路,那你就穿过魔刹阴沼迷雾,或许……或许,幸运的话,能有一丝希望!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去阴沼迷雾,卓爷爷,不想你出现意外……”

  卓老头远远的对她喊道,声音有些嘶哑。留佛回头,看见那个平时脾气又臭又风流的老头此刻现在寒风中一只手举着,似乎在向她招手。

  “嗯,我知道了。”留佛喊道。

  老头再次摆摆手,便转过身走了。

  谢谢你,卓爷爷,我就知道你不是平凡的人,可你是真的疼爱我的,我一直都知道……留佛心里默念。

  此后,留佛独自带着大猫小猫赶了两天路,走的都是官道,所以并一路平安无事。终于在两天后的傍晚到达地图上标记的最后一个地点,再爬个坡就是魔刹林了。留佛打算休息一晚,明日看看魔刹林是不是有什么秘密通道。

  一夜,无梦。

  第二日,留佛早早起来,事实上她几乎一夜未合眼。一直以来放在心坎里的事情,近在眼前,想着明日的未知,辗转反侧,又怎能安睡。

  留佛毫不费力地爬过小山坡,到达魔刹林边缘。

  唔……若说她早几个月来到魔刹林的话,她会毫不犹豫把它误会成普通树林,因为眼前的魔刹林仍旧是林木葱葱,虫叫鸟鸣,一派繁荣景象,好似常年不败。

  而如今是初冬乍起,其他林木早已凋零无己,这魔刹林……就好像大雪纷飞里猛不丁走来一个穿着绿纱裙的妖娆姑娘,让人看起来虽赏心悦目,可是仍旧诡异无比。更何况魔刹林凶名远播,留佛当然也不会掉以轻心,更不会脑洞大开地进去一探究竟。

  她只能围着魔刹林边缘仔细寻找,希望有什么新的发现。虽然清风镇也是一繁华小镇,可是人人一提魔刹林就脸色大变,更别提接近它了,所以留佛溜达了半天,连个人影都没有见着。这让她不免垂头丧气。

  此时,离听颜仙山弟子选拔赛只剩下两日了,她却连个路都没有找到。对了,卓爷爷说……阴沼迷雾?那是什么地方?听卓爷爷语气,好像也很凶险,甚至丢掉小命?

  留佛坐在魔刹林边苦恼不已:如果去了,也许是九死一生,但总是还有希望的。如果不去,那这几个月来的爬山涉水风餐露宿算什么,虽然她爱惜自己的性命,但临阵退缩不是她的风格,既然无生路,那便从死路寻找生路!

  打定主意,她站起身,目光坚定。望着这一片莽莽苍苍却暗藏杀机的魔刹林,她觉得不再害怕,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大不了死了后重新投胎,七年后又是一条好女子!

  阴沼迷雾,若是字面理解,肯定要有雾气,留佛举目望去,寻找雾气最为浓郁的地方。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她只能凭感觉摸索推测。

  留佛沿着魔刹林足足找了十数里,终于看到前方隐隐的雾气淡淡弥漫,她欣喜不已,加快脚步,待走近一看,不禁有些傻眼,这算什么?她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雾气有些呆楞。根本不确定是不是卓爷爷所说的阴沼迷雾,阴沼迷雾和魔刹林不分你我?只是有雾没雾的区别?

  这样进了阴沼迷雾就等于进了魔刹林,留佛望了一眼来时的方向,有些诀别的意味。罢,大不了七年后重头再来,最好从哪跌倒,从哪爬起……

  一头扎进了迷雾中。

  刚进去的时候,留佛几乎全身的警觉都调动起来,一有风吹草动她就惊慌不已,后来走了足足半天,除了越来越浓厚的雾气和越来越稀疏的树木,她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只是,越往里走,越没有生气,是的,没有活物,没有声音,除了浓雾还是浓雾。

  留佛当然不会认为这魔刹林阴沼迷雾只是纸老虎,她甚至怀疑这问题就出在这浓雾上,雾越发浓郁,生物就越少,只是为何她却相安无事,这就不知道了。

  不知走了多久,周围只有浓雾了,直至完全看不到脚下的路。这种绝望的死寂令留佛一阵一阵的惶恐,她一度怀疑自己能在这迷雾中走到死。雾太浓了,每一口呼吸都能感觉大块儿的雾气往鼻孔里灌,先是有一种堵塞感然后才慢慢化开,留佛还真的难以想象雾气居然还能有如此的实质感。

  走……还是走……呼吸困难,留佛强打精神坚持着,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走!走到死也不能停下!

  突然,她感觉自己像穿过一层水罩,全身的骨头都轻了轻。接着因重心不稳直接向前摔倒,额头正好磕在一块儿凸起的石头上,血登时涌了出来,疼的她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

  她一边捂着额头的伤,一边查看周围环境,惊讶的发现自己竟出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没有浓稠的迷雾,没有令人绝望的死寂。就像……祁月国到处可见的山林。

  难不成……刚才穿过的是传说中的结界?然后到了某个未知的地方?这怎么办……留佛睁大眼睛有点茫然。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你好,陌生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尘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