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大自在魔宗,七情丝
秦青词2016-12-16 01:322,981

  丹云宗中有优美逶迤的山岭,蜿蜒盘旋,犹如一条正在酣睡的巨龙。有陡峭艰险的万丈高峰,笔直如云,若长剑凌霄。而此间,却只有身处丹云宗,青云阁,才可俯瞰足下,尽观白云弥漫,环观群峰,云雾缭绕。

  青云阁是丹云宗唯一一座悬与半空的阁楼,里面收藏着万千藏书,九洲山川地貌,天地灵药灵兽收录,剑法,刀谱,药经,灵学,幻术,阵法,丹书,符篆,占卜,练器,各种书籍,拥有尽有,这便是身为大宗的底蕴。

  只是若想看到书籍也不是容易的事,首先,你便需要功勋。

  功勋值是在丹云宗通行的必备物品。什么?你说用灵石?咳咳,宗门掌事不认,再多也无用啊。

  功勋换得途径有三种,一:领取宗门或个人发布的任务,完成后,即可在在万事阁领取功勋值。

  二:他人,或者长辈赐予。这可是需要强大的底蕴的,普通弟子伤不起啊。

  三:灵石功勋相互兑换。

  而黎兮兮掏出自己的弟子令牌,扶额无语,只见后面灵光显现功勋二字的下方,一个大大零字泛着耀眼的光芒。

  黎兮兮站在宽大的广场上,看着各色灵光闪现,人影行行绰绰,各种吵闹声纷现。

  前世她很少来万事阁,只因她觉得这些人市侩的人根本不配修仙,为了几块灵石,几点功勋值争来吵去。实在不应是修士所为。

  直到后来,她最终沦落泥潭,成为了她当初最不喜的这类人,才明白何为修仙。不争不抢,还是老老实实滚回去生孩子吧!

  殿前广场上人数众多,行行如织。

  “这位师妹,看你年纪轻轻便已御灵飞行,想必是刚至练窍,再来你衣着华丽,灵气十足,想必也是不缺灵石的。既然现在身处万事阁,那一定是来换点功勋的玩玩,对吧。”男子手拿流云扇,身穿宽袍锦衣。眼若桃花,神采飞扬。足下一旋,挡住黎兮兮的去路,口若悬河的说着。

  咦,这女娃,好面生,只是这宫羽霓裳,菱花玉牌,可不是普通人用的起的,还有这小小年纪便已练窍,肯定是家族资源堆的。肥羊啊!嘿嘿……

  男子目漏贼笑,却不显猥琐,凭生着一股风流之气。

  “我这里可是有不少信息,比如玄级下品灵草梦三更,便可兑换一百点功勋值。”男子见黎兮兮不为所动,一盒折扇,咬牙说道:“若是这位师妹不喜欢灵草这个活计,还有灵兽啊,师门外向东五百里处,有做东阳山,山上有灵兽,曰锦鸡,此兽天性胆小,有点风吹草动立即闻风而逃。我们丹云宗有位长老,爱食此物,曾私下拜托我为其收购,数量不论。功勋、灵物随意换取。怎么样?有兴趣吗?”青年说的口水四溅,眉飞色舞,一副垂延之色。

  这人小鬼大的女娃,怎么如此淡定,在小爷我舌如巧簧的攻势之下,难道还不为所动!

  “你有功勋吗?三百灵石换一百功勋对吗?”

  “啥?功勋,有,有啊,对,对。”青年一呆,手中折扇停止摆动,这是要换功勋的节奏吗?哪来的败家子啊!

  “划一百过来。”黎兮兮将自己的玉牌丢给男子,一脸倨傲,甚至眉宇间还有催促之意。

  “哦,哦。”男子手忙脚乱的划过去一百功勋,然后目含期待的看着黎兮兮,灵石。灵石。

  “晚些时候你来千阑峰找我,这是信符。”黎兮兮丢下信符,轻甩水袖,飘然而去。

  ……功勋,灵石,千阑峰,这时男子才回过味来,并且懊悔至及,悔不当初啊!道祖,赐我一颗后悔药吧。不过那小姑娘也没人传的那么恶毒啊,只是有些无赖。

  坑了别人一把的小姑娘,没有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此刻她正心急火燎的向青云阁走去。

  古时,有位经常进山砍柴的青年,在一次下山的途中,突然巧遇一名老者,老者仙气盎然,把酒高歌,快意潇洒。男子上千询问,那老者竟自称为仙人。

  男子愚钝,听闻后,竟不疑有他,手舞足蹈,跪求拜求仙人,欲求长生之道。

  仙人拂许,言,:“你天资愚钝,不配入我道门,还是早些下山吧!”

  男子不行,便苦苦哀求,诉生活之艰辛,人生之苦短,每日为三餐奔波,苦不堪言。若仙人不许,他便一头撞在古木之上,早早死去,不再受这红尘之苦。

  仙人心善,苦笑准许,手抚男子发顶,传与经书,飘然而去。

  仙人抚我顶,送我上青云。

  青云阁内,有一老者睡在窗下,白发慈目,睡态酣然。经久经年,白发成灰,污迹堆叠,竟似石雕一般,这便是青云阁的守经人。

  黎兮兮错身走过老者,在层层叠叠的经书中寻找她想要的东西。

  直到她看到一本书,才停止步伐,(天玄九洲秘宝详录)。花费六十功勋值,黎兮兮取出此书,并在其中找到七情丝详篇。

  七情丝,秘宝,始传大自在魔宗,自在魔。

  传闻自在魔手持七情丝,引动七情六欲,血洗北荒,在北荒创立大自在魔宗,自此佛门荒凉,妖魔横行。

  传闻,此宝炼制时,由七位至恶、至善、至恨、至爱、至怨、至苦、至毒、七绝女投身入炉,引万千怨血而生,方炼制而成。

  七情丝,可勾三魂,动六魄,神惧魔憎。

  没有炼化写出的方法,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

  黎兮兮若有所思的走出青云阁,在微云空中与人擦肩而过。倏然,一声叫唤打破宁静。

  “黎兮兮,你站住。”白衣女子容颜精致,凤眸带火,极速翻涌的怒气令人观而升温。

  黎兮兮回头,小嘴微张,有些惊讶,没想到竟遇到这冤家了。“有事?”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令李秋彤几乎气疯了。那日黎兮兮趁她不备,将她推下云梯,不止伤了身体,还丢了面子,简直是奇耻大辱。谁知此次父亲不仅不帮她讨回公道,还敕令她不许再找黎兮兮的麻烦,这口气不出,难以消除她多日的怨恨。

  李秋彤忍下怒气,语气轻灵的道:“我看师妹竟已御灵飞行,想是进入练窍期了。不如就让我指点师妹几招。”话音刚落,不等黎兮兮拒绝。一方淡黄垂丝锦帕,从天而降,向黎兮兮袭去。

  丝帕如铁,丝须如针,极速旋转,向黎兮兮喉咙割去,锦帕所过之处,有风声呼啸,若狂风之怒。

  黎兮兮暗怒,脚下蓝绸轻跃而起,带着水蓝星光,转瞬便向向锦帕绞去,同时脚下莲足微侧,手中并指为剑,在凄厉的风啸中袭向李秋彤。

  李秋彤微惊,脚下虚踩,飞身后退,面色薄怒,召回锦帕向黎兮兮身后袭去。

  耳边风声呼啸,夹杂着灵气翻涌,黎兮兮登高而跃,避过锦帕,悬与碧绫之上,心中暗自恼恨。我本不想伤你,这是你自找的。脚下灵气涌动,灵气如织网密布,冰蓝长绫应声而碎,化为万千玄冰钢针,森冷密集如雨,剪影极速如剑,向李秋彤疾射而去。空气被撕裂,犹如钢板铮铮做响,带着一股寒凉,如沁骨髓。

  冰针如同霹雳打在锦帕上,李秋彤道了声好险,耳边却传来一声嘶啦的轻响,数枚冰针穿透锦帕,扎进李秋彤的身体里。

  还来不及心疼灵器,自身便被伤到,好疼。脸侧火辣辣的疼,有股血腥味传来,李秋彤吓得花容失色。指尖微触,温热粘腻的感觉传来,耀眼的红,灼伤了她的眼。

  “黎兮兮,你竟敢伤我?我可是宗主之女!”李秋彤大怒,眼圈薄红,她黎兮兮怎敢,怎敢伤我。李秋彤不敢深思,为何初入练窍期的黎兮兮竟已强过练窍三年的自己。她将这份疑惑隐藏在愤怒下,妒恨之火即将燎原。

  “秋彤师姐此言差已,本就是师姐你说要指点切磋一下,刀剑无情,不小心伤了师姐的花容月貌,也不能全怪兮兮对吧。还有师姐,你的脸再不去擦药,估计以后要留疤的呀!“黎兮兮咧唇笑道,明媚春光的脸上,哪有一丝担心。

  李秋彤气急,狠狠道:“黎兮兮,你给我等着。”含着泪水,说完便御灵而去。

  前世,黎兮兮和李秋彤之间也只是些互相攀比,争风吃素,互相争斗而已。现在想来,也不值得深究。因此黎兮兮对李秋彤并无多大的怨恨。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我辈中人、唯剑道,足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