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青衣若莲,情义遮天
秦青词2016-12-16 01:352,823

  通幽入微,虚空生莲,天涯咫尺,转瞬间,便已至丹霄殿。

  黎陌遣守门弟子去通报宗主,自己带着黎兮兮在大殿中等候。

  这期间,黎兮兮一直低垂着头,只能看见头上两个小包子,和嘀铃铃响着的碧水清心玲。

  黎陌以为小女娃是不喜来道歉,心里默默叹息一番,也不曾说些什么。

  其实这真的还是错怪了黎兮兮,都几百年前的恩怨了,她哪里还记得这么清楚,她明明是在怨念头上那两个小包子好不好,她都好几百岁了,还让她顶着这个小包子卖萌,人家也是有羞耻心的好不。

  而且上辈子祖父明明是将碧水清心铃当成手链送给她,为何这次就变成发饰了。

  她楚楚可怜的看了一眼正眼观鼻,鼻观心,一派清雅冷峻的祖父,又继续盯着地上灰扑扑的地板,仿佛能用眼睛在上面盯出一朵花来。

  心里不停默念:“祖父开心就好,黎兮兮,这几百年你什么都没学会,脸皮也已经学的够厚的了,只要祖父开心,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面小女童正在做心里建设,另一边丹云宗宗主已经迈着沉重平稳的步伐走了进来。黎兮兮竖耳听见声音,心中不由微恼。

  丹云宗是仙道中丹道宗派,仙丹灵药流通天玄九州。

  宗门中宗主一向只有八面玲珑,会治理门派的人才能胜任。因此千百年来,丹云宗的宗主修为因俗物缠身,一直低于其他三脉的脉主,此时亦不例外。

  只是就算此代的宗主是修真界中万年无一的废柴,也不可能半点修为也无。就算是引气初期的小娃娃也能让自己的脚步声若蜻蜓点水,雁去无痕,来去无声。堂堂丹云宗通幽期宗主却做不到,不是给他们下马威,还是什么。

  “黎殿主,不知此次来找本宗主所谓何事?”男子身穿金白二色宽袍锦绣正服,衣服表面几笔金丝勾勒仙云环绕,仙鹤长鸣,畅游白云间,古树神木绿意盎然,一股玄之又玄的道之气息萦绕全身。衬着李春秋宽额浓眉,更显正气。

  纵使李春秋因为心疼自家女儿而心中微恼黎陌,在黎陌身前也不敢托大。

  只因为这黎陌不止是丹云宗三大通幽中期中的一位,还是丹云宗的地级炼丹师。这地级炼药师在三宫六宗中都是稀有的,自己这一宗宗主还是万万的罪不起的,想想都万分憋屈。

  “这是九转玄幽丹,昨日听闻宗主爱女不幸跌伤,刚好今日开炉侥幸得了一枚灵丹,因此特意送给李姑娘医治身体。”黎陌自储物戒中掏出一枚碧玉丹瓶,挥手送与李宗主身前。

  瓶子全身呈碧色,是以禁灵玉中品质最好的玄水碧玉所制而成。瓶颈与瓶底间有白色符文,在清澈的阳光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流光溢彩。

  看着丹瓶,李春秋隐藏在锦袖下的手不由微微颤抖,竟然是九转玄幽丹,有了这枚丹药自己就可以冲击通幽中期,这个宗主之位也算是实至名归。黎陌此次能拿出这种丹药,可见是有备而来。而且你那句是刚开的炉,碰巧炼制而成,有谁信?

  浓密的睫毛遮住眼底的隐晦,李春秋伸手正打算接过玉瓶,再说几句小孩子家家玩闹的话语,再顺水推舟收下九转玄幽丹。

  没想到此时,一声清脆的童音突兀的打破殿内寂静。“祖父,这九转玄幽丹不是可以令通幽老祖进阶的灵丹吗?而秋彤姐姐不是自己不小心摔下云梯的吗?不是应该送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物就好了吗?”女童睁着迷蒙的大眼,轻灵的双目满是疑惑的看着李春秋,一副疑惑期待解答,娇俏可爱的模样。

  闻言,黎陌不由蹙起眉宇,曲衣衣明明是说兮兮推了李秋彤一下,才让李秋彤跌落云梯。

  这其中,难到还有什么隐情……

  黎兮兮看着祖父思考的表情,微抿薄唇,掩饰嘴角的冷笑。都是因为幼时自己特别喜欢曲衣衣,才让祖父对曲衣衣多了几分疼爱,破例收为记名弟子,更甚至真传弟子。

  她到要看看,从今以后没有自己喜欢,曲衣衣哪来祖父的青睐。毕竟祖父最疼爱的是自己,前世自己那般不堪,让祖父为自己费透了心血,伤透了心,这一世,绝对不会重演!

  李春秋握住玉瓶的手指一顿,垂眸正式看着旁边的粉衣女童。

  巧目盼兮,灵慧如雪,可那双直视自己的眼睛却缺少了敬畏。骄纵无礼,无视尊长,令人生厌。

  他冷哼一声道:“兮兮此言,意思是你秋彤师姐自己跌落云梯?你虽为幼童,但我丹云宗人最尊守言、守诺、守行六字,若你说谎,伯父可也会秉公执法,绝不留情!”说道最后,浓黑的眼帘微眯,竟带着一丝恐吓的味道。

  黎兮兮在心中不屑的瞥了瞥唇,李春秋这口腹蜜剑,当面一套 背后一套的本事,她几百年前早就已经领教过了。现在还不是想吓吓自己,让自己承认是自己将李秋彤推下云梯,至于真相是否如此,重要吗?毕竟当时的那一幕场景可是有很多门下弟子看到了,百十人认定的事实,哪是一名幼女就能解释的清楚的。

  想到此处,黎兮兮不由瞪大眼睛,晶亮的瞳孔浮起水雾,不一会就红了眼眶,口中糯糯的说道:“秋彤姐姐虚长兮兮六岁,一直待兮兮很好,兮兮怎么可能将姐姐推下云梯嫩。而且秋彤姐姐已经练窍三年,都已经可以御灵飞行了,而兮兮才引气中期,怎么可能推的动秋彤姐姐。”说话时,她的表情一面由孺慕再到羡慕,再变成委屈定格,多变纯真的表情,好生惹人怜惜。

  这一番引证修为的话说下来,哄的两个元婴老祖一愣一愣的。也对,这练窍期和引气期不说是天差地别,也是犹如清水与寒冰之间,高山仰至止般的差距。看着无辜又委屈的黎兮兮,李春秋疑惑,难道真的不是她做的。

  其实是黎兮兮在宗门中一直骄纵霸道惯了,大家一听她将李秋彤推下云梯的事情,就潜意识里相信了,根本不曾深思过,可见她的名声有多差。

  黎陌眼底闪过一丝愧疚,心中责怪自己不该不问下黎兮兮的真实情况,就带着她来道歉,让她受了委屈。其实黎陌老祖也是灯下黑啊。

  黎兮兮经常惹祸也不曾解释过,而他又因为黎兮兮是个女童不忍苛责,才造成如今一出事情,就不动声色的在后面擦屁股的现象。当然,所谓的道歉也只是拿灵药摆平事情,所谓的道歉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毕竟自己都舍不得责备的女童怎会带到别人面前卑躬屈膝。

  李春秋黑着一张脸,簇着眉看着黎兮兮。身为一宗宗主,怎好意思和一个小娃娃争辩事情,而且小娃娃也说的有理有据。可这是,九转玄幽丹啊。

  “秋彤至今还躺在床上,若凭你一面之词的说法也不妥当,毕竟当初那一幕是门下众多弟子眼见耳传的,这件事就等秋彤醒来再说吧。”李春秋无法辩解女儿是否真是黎兮兮推下云梯的,毕竟女儿自昏迷后还不曾醒来。只能暂时使用缓兵计,等女儿醒来再说如何。

  黎兮兮眨了眨泛着水雾的大眼睛,笑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脸颊两颗深深的梨涡笑着说道:“希望秋彤姐姐能早日康复,然后还请宗主昭告宗门,还兮兮一个清白。”

  “好。好。”李春秋噎住了,含糊的回答黎兮兮的话。若是这一点点小事就昭告宗门,他这宗主威严还往哪放!

  “黎陌替兮兮谢过宗主。至于这九转玄幽丹便赠与李姑娘,希望她能早日醒来,查明真相后昭告宗门好还兮兮一个清白。”说完,黎陌轻甩衣袍,裙摆翩飞,若青莲徐徐绽放,凭生一股风流清雅,伸手握住黎兮兮的小手走了出去。

  徒留李春秋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好不诡异。最终他目光移至身前的玉瓶上,目露喜色,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继续阅读:第四章: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