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灵契
燕鸣漄2016-12-16 01:322,713

  北偌叹口气,脑子里空荡荡的,依旧没有回忆起什么,但心里却有什么东西在不断装填着。

  她第一次正视老人:“那您是谁?”

  老人微微一笑:“您自己感受一下吧,关于我们的,关于您的,其实都在您自己的心里。”

  北偌再次闭上眼,神识探上老人虚无的身体,他的模样浮现出来,比亲眼看见得还要清晰,而一条条发光的丝线正连接着他们。

  如果说拿出八榕及轮回剑她还是有些疑惑,那么现在她是没有什么理由再怀疑了!因为这个老人绝对不会骗她,就算全天下人背叛她抛弃她,这个老人也会永远留在她身边!

  因为,他是她的守护灵!

  灵魂为契,永生永世,不离不弃,誓死守护!

  “您叫什么名字?”北偌哭着说,“对不起,我忘记了!”

  老人微微鞠躬说:“老夫姓金名兰,您都叫我老金。除老夫外,您还有四位守护灵。老夫在他们其中实力最弱,又只是孤魂野鬼,无法保护主人,实在是惭愧!希望他们早些苏醒,保护主人才好啊!”

  五个守护灵!?这个八榕皇疯了吗?

  修仙境界,以人境而起,十段后分别为御之三境,魂之双境,之后便是白日飞升,晋入仙界。

  而这灵魂契约,只有一方到达魂境第一境灵魂境才能做到。

  灵契以灵魂为契,双方成主仆关系,仆人誓死效忠主人,主人却也需要付出魂力供养仆人,且这种消耗是不可控制的。

  因此没有强大的灵魂和足够的魂力,就算达到灵魂境,也不敢轻易签订灵契。

  普遍来说一个灵魂无论多强大,能承受的灵契最多也只有三个,这个八榕皇却多达五个,此番壮举想必连史上第一仙帝无上帝也无法做到吧!?

  见北偌流露诧异之色,老人金兰嘿嘿笑道:“您是在想灵契的事吧?老夫自称博古通今,古今中外无所不知,但与您相处百年,老夫也不曾知晓您是如何承受我们五人的灵契消耗的,真是惭愧。”

  北偌低头看向手上的荒古轮回剑,温柔地抚摸它,一遍又一遍,似乎永远不会倦怠。

  突然,有一点微明出现在脑中,紧接着密密麻麻的一堆文字划过脑海,一时过量的信息令北偌眼前一黑,片刻才恢复正常。

  “主人,您怎么了?”金兰难看的老脸凑近,担忧地打量着北偌。

  “春风化雨,夏日烈阳,亡舞秋月,冬寒鬼剑……四季轮回剑法!”北偌喃喃自语,突然持着轮回剑跑出房间,连鞋也没穿,便在庭院中舞起剑来。

  金兰慈爱地摇头:“主人,起码将鞋穿上吧。”

  东方露出白肚皮,一轮橙红的旭日自东升起,清晨撒下的第一缕晨光闪耀在零星晶莹的晨露上。

  一道金色剑气铿锵射出,院里那棵老青松狠狠震了震,树干上一道剑痕清晰可见。

  背后传来瓷器碰撞的声音,北偌转过身,南穹正倚在石桌旁,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桌上放着托盘,是一碗清粥和几个馒头。

  不得不说,这家伙长得真的太俊美,随随便便的站姿都那么风流潇洒,更不提他那张丰神如玉的脸了。幸好他不爱笑,否则那般魅力何人可挡?

  北偌对南穹有不同的反应并非是因为他惊人的相貌,而是那种熟悉的感觉。排除这一点她能自诩定力极佳,面对如此优秀的人,也可面不改色心境平和。只是希望他没注意到她手上的剑才好。

  北偌不动声色地将轮回剑负于背后,淡淡问:“你来干什么?”

  南穹眉宇间染上一丝笑意,整个人闪耀得令初升的太阳也黯然失色:“这可是我的院子。”

  北偌顿时愣住了。

  几个时辰前她才得知一连串关于自身的惊天秘密,后又得了轮回剑的《四季轮回剑法》,兴奋之余练了一夜的剑方才停歇,一直没有时间好好想想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何处。

  她有些尴尬,指着自己睡过的房间:“那是你的房间?”

  南穹点点头:“我与那个孩子在别院将就了一夜。”

  “为什么不把我送回去?”

  “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三更半夜我也不可能到处打听吧。”

  南穹将自己的房间让出来,显然是知道她是女儿身了,虽然人家很体贴很周到,但北偌沉浸在尴尬里没时间赞美或感谢他。

  捕捉到南穹的笑意,北偌扭过红透的脸说:“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把我随便丢在一旁就行,不用管我了。”语毕,她逃也似地跑向院门口。

  “喂,你没穿鞋。”

  “不关你事!”

  “我特意给你带了早饭。”他指指石桌上的食物。北偌紧皱着眉,取舍间还是回去坐下。

  南穹坐在她对面,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连粥的米香也无法掩盖。北偌的心跳微不可觉地加速。

  “那个孩子如何了?”为掩饰自己的异样,北偌问道。

  “被那伏山狼犬伤了,伤势挺重。昨晚门内的师父已经看过了,虽然还在昏迷,但目前没有生命危险。”南穹的声音依旧冷冷清清,却格外悦耳动听。

  北偌简单“哦”一声。

  “你方才的剑舞得不错。”他说。

  北偌抬眼望望南穹:“我不是不应门弟子,这不算偷学外门武学。”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曲起,关节在石桌上有规律地轻敲,“我们来几招如何?”

  北偌啃着一个馒头,疑惑地望着他,他又认真地点头。她想想只是来几招,权当练练手也无妨,便答应了下来。

  核心弟子的住宿条件就是好,北偌在大澡盆里舒舒服服洗了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才屁颠屁颠跟着南穹去西门的林子里练剑。

  荒古轮回剑太过显眼,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北偌还是向南穹要了普通的剑。

  北偌拿着南穹给的剑挥了挥,手感差太多,这才切身体会到神兵与普通兵器的差别。

  说了只是过过招,北偌也未认真对待,哪知一上来南穹就毫不客气解了北偌的兵器,眼底浮现令北偌非常恼火的挑衅。

  北偌怎肯服输,捡回剑便拼了八成力气与他过招。

  北偌四季轮回剑法第一篇春雨篇使得几乎炉火纯青,细密的攻击化成银银剑光刺向南穹身体各个要害,他挡得游刃有余,嘴上却也连连叫好。

  两人放到凡世江湖上都是可以随意称霸武林的角色,内力深厚,于是便这般打了一整天。

  虽然最终还是以北偌的失败告终,但她不得不承认这剑练得很是酣畅淋漓。

  晚上回去时,金兰中肯评价说南穹的剑法刚中带柔,肃正有曲,已有自己的剑意在其中。

  “百年之内必登仙位。”这是金兰给南穹本人的评价。

  北偌将自己第一次见南穹的印象告诉金兰:“……总觉得认识他,很熟悉很熟悉。”

  金兰想了想说:“您坠落凡间已有一百年之久,或许他是您哪位故人的孩子吧。”

  北偌不置可否,但也不愿再深究,一切等宾沮回来再问他吧。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事情的来龙去脉相信他也不会再隐瞒了。

  但是,北偌在心里叹息着,她真的是那个忘恩负义、被世人唾骂的八榕皇吗?

  并不是不愿承认自己是那样的罪人,只是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即使手握八榕,她也觉得自己所听所闻很不真实。或许宾沮没有告诉她,是觉得即使说了她也难以接受甚至相信吧。

  无论如何,她必须想办法恢复记忆!

继续阅读:第五章 妖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