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八榕
燕鸣漄2016-12-16 01:312,937

  “你怎么在这儿?”北偌远远看着他,心头不争气地一紧。

  南穹还剑入鞘,动作潇洒自然,他走过来道:“前方是山脉禁地,任何弟子甚至长老都不得入内。”

  北偌却似未闻,皱着眉头追问:“你一直跟着我?”

  “你身上有伤,怎么还敢一个人进这密林?”他反而责备起北偌,而后无视她的不满,转头瞟向那只树上的猴子。

  小猴子与南穹对视,气氛莫名升涨至剑拔弩张的地步。小猴子火红的瞳仁凝得深邃难辨,唇角若有若无地勾了勾,而后自行窜入那所谓的禁地之内。

  “不应山脉诡谲危险,以后莫要进来了。”南穹说着,蹲下来检查小男孩的伤势,“不过你的身手很好,白天被那样殴打怎么也不还手?”

  北偌神色漠然:“我答应过人绝对不和人动手。”

  “那也不能一味挨打啊。”南穹说着,点了男孩几处穴道,又输了些真气给他,他死灰的脸色才有所好转。

  南穹又取出一些药为小男孩处理鲜血淋漓的伤口。

  “那禁地里有什么?”北偌问。

  南穹将她望了望,又低头继续手上的活,声音低沉缓慢:“不应门与八榕皇有些渊源,听说里面有八榕皇布的阵法,封印着不得了的东西。”

  “八榕皇?那是谁?”脑子猝然一疼,有什么仓促掠过,北偌想抓住却只剩一点微妙的感觉。

  南穹怪异地看着她,好像在说“你是五域大陆的人吗”,嘴上他还是淡淡解释道:“听过零帝九皇的传说吗?仙界零帝被称为自无上帝后最强的一位仙帝,手下九名仙皇则以十二神器及无可匹敌的实力叱咤整个仙界。这十人以他们的强大统治制衡着整个仙界,可谓是人人敬仰,盛名无限。八榕皇便是九皇之中实力排名第二的仙皇。但大概在一百年前,八榕皇不知何故叛变,零帝陨落,九皇不知所踪。八榕皇也在修真界留下了个乱臣贼子的骂名。”

  “那个八榕皇杀了零帝?”

  “世人以讹传讹,真相到底是什么谁又知道?一百多年了,也只当个传说听听吧。”南穹环顾四周,似乎在找出去的路。

  北偌拧着眉,胸口莫名发堵。她低头思考着,无意间看见那个小男孩眉心居然有一点银光闪烁。她弯腰去触摸,刚触碰到那点银光,便似有一道电流自指尖蹿进全身,她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对不起!呜呜……”

  一个模糊的哭声冷冷清清地盘旋在广袤又空荡荡的天地间,有液体滴落在脸上,湿热温暖,北偌还能闻到血战后遗留的硝烟味,感受到灰黑的大地上飘荡着的不甘的怨念!

  心里浮现出一片废墟一般的天地,北偌迫切地想要亲眼看一看,费力地睁开眼,却只是普通的房梁。

  北偌用手支起身子,动作牵动脑袋,疼得似裂开了一般。她龇着牙坐起,发现这个房间很是陌生,不是自己住的近似柴房的破茅屋,看条件至少是客房级别的。

  她极力回想发生了什么事,但记忆到自己触碰那银光后就中断了。

  那个小男孩有什么古怪吗?

  北偌掀开被子想要下床,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主人您身体未恢复,还是躺着休息吧。”

  北偌闻声猛地抬头,床边虚浮着一个老人,正对她嘿嘿地笑。

  这个老人身着褐色布衣,稀疏的白发束成髻,微躬着身子,双手互拢在袖子里,獐头鼠目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他嘿嘿笑起来时,满脸堆起老树皮一样的皱纹,小小的眼睛里闪烁的冷光直教人毛骨悚然,真把阴险狡猾两词诠释到了极致。

  这是个长得极不讨喜的老头!

  可怕的是,老人的身体呈半透明状,小腿以下甚至几近虚无,就那般飘浮在虚空中,诡异非常。

  北偌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定力,看见这么一个近似鬼魂又长得这么吓人的老头突然出现也只是颤了一颤,往后缩了缩,防备地问:“你是谁?鬼魂吗?”

  老人苦笑道:“主人,您果然不记得老夫了吗?”他脸上的悲悯令北偌有些动容,她淡淡摇头说:“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老先生,您认识我吗?”

  他不答,而是指指北偌的右手说:“主人,您看看您右手小指上是否有一圈符文。”

  北偌闻言,借着月光抬手看了看,如老人所言,她右小指上有一圈淡金色的晦涩难懂的符文,远远看去好似一枚戒指。

  “这是何物?”

  他张口吐出一句咒语似的话,说:“请您在心中默念这句咒语,感受那股力量,不要排斥,顺应它。”

  那咒语显然不是她如今掌握的语言,但北偌却只听一遍便了然于心,好似早已烙印在心里,只是如今回想起来罢了。

  被这种奇怪又熟悉的感觉的牵引,北偌依言照做,在心中默念咒语。

  只是一瞬间的,一道金光猛地自身体深处窜出来,直通北偌的右手。待她意识到,右手上已持了一根二指宽一尺来长的细木棍,棍体上浮动着金色繁密的花纹,高雅又美丽。

  鼻头莫名发酸,一股悲凉似决堤的洪水冲过躯体的每一方每一寸,浸入灵魂的深处,北偌攥着那木棍颤抖着哭泣起来。

  半晌,她啜泣着问:“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老人深吸一口气,模样自豪,语气似在赞颂着一个流芳百世的伟人:“您是我们的主人,您是仙界人人敬畏的仙皇,您是这个世间的至尊仙帝最器重最偏爱的部下,封号八榕!”

  北偌顿时止住泪水,肃然望着那老人,冷冷道:“老人家,您这玩笑可开大了!我连个修士都算不上,更别提还是个翻云覆雨的仙皇了。”

  老人对北偌的反应早有所料,他也不急,不紧不慢道:“您手上的法器便是八榕,取自一种神秘的上古神树,零帝当年赠予您的三件神兵都封存其中。试问您若不是八榕皇,八榕又为何会在您体内?”

  “谁知道你搞了什么鬼?”

  老人温和一笑:“多说无益,便让事实证明吧。您可以闭上眼睛感受一下八榕之中的三件神兵。不过自那场大战后,您不仅失去记忆,实力也跌落至厮,那三件可能无法全部取出了。”

  北偌将信将疑地闭上眼,精神凝聚于手上的八榕,微弱的神识好似突然掉进一个无底洞,完全无法自已。待她想挣扎着出来,眼前又倏然一亮,幽暗的房间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处敞亮雪白的空间。

  在她面前有三尊半人高的石柱伫立,石柱上从左至右各有金、灰、红三个光球浮动。

  北偌靠近第一个金色光球。光球之中是一柄长剑,造型简单古朴,散发着古老强大的气息,从银亮的剑体看便知是一把绝世好剑。剑柄上刻着一个字,并不是如今通用的文字,北偌却一眼便认出写的是“荒”。

  心底被震撼了一下,好似出生入死的战友相见,北偌不觉湿润了眼眶。不知是不是因为视野被泪水模糊的原因,那柄剑好像也在静静颤抖着。

  再看另两个光球,向里望去却不见一物。北偌想起老人的话,难道是后两件无法取出使用的原因所以无法看见吗?

  念及此,北偌大着胆子伸手进金色光球之中,手掌触及冰冷的剑柄,古剑的震动化作万般情绪传至北偌心间。

  她不再迟疑,一把将其取出。

  眼前景物猛地撤走,一瞬间又回到原来所在,北偌依旧坐在床上,只是手上的八榕变成了一柄长剑。

  老人热泪盈眶,哽咽道:“荒古轮回剑,真是恍如隔世啊!当年您持着轮回剑血战四方的英姿老夫如今可还历历在目呢!”

  “荒古轮回剑?”北偌细细抚摸冰凉的剑体,感受着指尖传来的寒凉,满满都是沧桑感慨。她不觉喃喃自语:“真的是吗?我真的是八榕皇吗?”

  “没有一路走来沉淀的坚强心志,普通人怎么可能在面对这些震撼时还能表现得如此平静呢?尽管失忆了,您还是那个人人敬畏的八榕仙皇啊!”老人说得老泪纵横,眼泪滑落脸颊后在空中化为虚无。

继续阅读:第四章 灵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