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密林
燕鸣漄2016-12-16 01:312,816

  突然间,疼痛收敛不再剧增,耳边嗡嗡作响,隐约听到一连串卑微的道歉和逃也似的脚步声。

  北偌恍恍惚惚的,手臂突然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而后身子被轻轻扶起。

  渐渐清晰的视野里是一个少年微皱着眉的脸,他穿着核心弟子的蓝色长袍,代表的是不应门最出色的年轻力量。

  少年年纪与北偌相仿,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却长得很是俊美,一张脸庞好似刀削细刻的,剑眉锋利得意鼻梁立挺,双唇纤细凉薄。长相这样出色的人连北偌都不觉为之赞叹,恍若只是在梦境里见过。

  不过最让北偌在意的还是他的眼睛,那双眼好似倾注冰潭的星河,寒冷疏凉却幽美诗意。

  倨傲,坚毅,强大,因此难免孤独。

  北偌认真地、毫不避讳地凝视他的眼,越看便越觉得熟悉。

  他背上斜负一柄长剑,蓝色剑绦柔柔飞舞,整个人似夜里的深湖,惊不起半分波澜,语气也是淡淡的:“还好吗?”

  没有一丝温情,一直沉寂着的情绪却莫名翻涌起来,她鼻头发酸眼眶湿润,委屈伤心以及屈辱宛如掀起的海啸狠扑向她整个人,一下子令她处于崩溃的境地。

  少年见她呆呆站着,好看的眉毛拧得紧了些:“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他自怀中取出一方白净的手帕递给北偌。

  她不敢抬头,却只是不愿少年看见她这副鼻青脸肿的狼狈相,她居然还因为这副模样而感到羞愧!?

  北偌不愿承认这种情绪,同时觉得烦躁,闷闷拍掉他的手,一瘸一拐走过他,拾起不远处掉落的扫帚。

  少年的声音又传来:“我叫南穹。我经常在前面那片林子闭关修炼,都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吧?日后那几个人若还找你麻烦就告诉管事,不要任人欺负。还有,你身上受了许多伤,若没有药的话我……”

  北偌忍无可忍,回头冲他喊道:“我怎样关你什么事!”

  南穹微愣,拿着药瓶的手僵在半空。北偌恼火地吐口气,摔了扫帚蒙头跑下了山。

  可恶可恶!

  面对无数白眼遭受无数不公正待遇她都是安之若素,甚至被人打骂她也能做到淡漠冷寂,为什么只是一个陌生少年几句话就能将她搅得混乱无章,连她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了!

  那个南穹,到底是什么人?我们曾经见过吗?我们又是不是认识呢?

  北偌的身手体力不同常人,甚至比普通的不应门弟子还要好,待她发泄式地跑完路,回神才发现自己无意间已来到了山脚下,正对着森林的入口。

  宾沮的嘱咐在耳边适时响起,她立刻止住了步伐,静静看着几步之外的密林。

  似乎能感觉到丛林之中的茂密幽静,偶有的鸟鸣也会很凄凉,兽嚎更教人胆战心惊。葱郁的参天大树如擎天巨伞,层层叠叠足可遮天蔽日。

  视听如此真实,想象中头顶垂下的树叶甚至抬手便可触碰到,或许里面她去过也说不定。

  停下来后,被殴打所致的伤口传来疼痛,且愈加强烈。她揉揉肿起的脸部,想了想,还是抬脚进入。

  与想象几乎无差的所见所闻,走在密林之中,北偌甚至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下,晚风吹来带着丝丝寒意。

  倏然间,北偌停下脚步,回头望着身后鬼影般伫立的灌木丛。

  死寂。

  猛然间,高大葳蕤的灌木丛里冲出一个小男孩,扶着的左臂鲜血直流,一张小脸惨白惊恐。

  他一见北偌,似将死之人看见了最后一丝生的希望,用尽最后一口气哀求道:“救救我……”语毕便应声倒地,不省人事。

  一点明媚的火光紧随而来,窜动的火焰立在不远处的树干上,俯瞰着北偌与男孩,竟是一只燃烧着火焰的猴子!

  那猴子看起来尚在幼年,大脑袋小身子,棕色皮毛蓬松柔顺,虎头虎脑的十分讨人喜爱。它一双火红的大眼睛,眼白极少,犹如一双自遥远海岸线升起的金乌,金红似跳动的火球般明媚灿烂。

  它眉心与四肢上各有一丛金色的小火苗,宛若灵魂地规律跳动着,高贵又神秘。

  小猴子静静看着北偌,神情是不符它憨态的清冷与威仪。

  她正要察看小男孩的伤势,紧接着地面一阵震动,一头人立足有两人高的棕色生物嗷叫着从灌木丛里冲出来!

  妖兽!?

  妖兽不同于一般的野兽,它们也能像人类那样吸食天地灵气进行修炼,而且是一种本能行为,从而达到开启灵智、口吐人语、化成人形之类的境界。

  不过它们修炼的速度极慢,难度也比人类大很多,单是开启灵智就要以千年计的,这还是在灵气灵药充足天赋尚佳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

  而面前这只形似狼却大得过分的棕色生物便是一只一阶妖兽,名为伏山狼犬,比普通的野兽危险许多。

  眼神如同它的两排森白的利齿那般凶狠,健壮的四肢和尖利的爪子昭示着它卓越的捕杀能力。其咬合力堪比成年鳄鱼,速度直追猎豹,且野性十足,盯上的猎物即使天涯海角也要捕杀到手,执着得教人胆寒。

  且不说普通人或者同阶妖兽,即使是人境五段的修士,没有什么特别的法宝在手,也不敢去招惹它。

  这段信息清晰浮现在脑海里,她在不应门的三个月里从未有所听闻。北偌意识到或许是这只妖兽激发了她记忆的恢复,也就是说她的记忆没有消失,只是被封锁起来了?

  这么说只要她继续接触和从前有关的东西,她便能恢复记忆了吗?念及此,北偌不觉感到一丝欢喜。

  心中喜悦,北偌逃跑自也不怠慢,立刻背起昏厥的小男孩狂奔。

  树上小猴子蓦地化作一团火焰,好似迸发的闪电般猛然击中伏山狼犬的面部。那火焰虽只有常人拳头大小,威力却大得吓人,那狼犬立刻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压倒一片灌木丛,给北偌争取了逃跑的时间。

  不知蒙头跑了多久,最后一次纵身跃出时,前方突然没了可以踩踏的枝桠,视野倏然开阔,幸而北偌反应迅速,短暂的惊讶后忙稳住身体曲腿落地。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借着星光,北偌勉强看清远处重新冒起的丛林幽影,在她周围几十丈范围却只有浅草覆盖,不见一株高些的植物,好似一条故意开辟出的隔离带。

  难道前面有什么吗?她重新看向前方的森林,越发觉得诡异。

  燃烧的小猴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前方,正蹲在森林入口处的一棵树上,直勾勾望着北偌,身上的火焰在黑夜中明亮得好似海上的灯塔。

  “嗷”的一声巨吼,一头巨兽猛地窜出,狰狞的兽面面露凶光,森然可怕,正是方才被击倒的伏山狼犬。

  北偌暗暗咬牙,这伏山狼犬这般穷追不舍,真不愧是出了名的小心眼!

  没有武器在手,还要保护小男孩,北偌只能选择继续逃跑,虽然憋屈却也无可奈何。

  她瞄一眼身后,眼下无路可退,真的要进入那林子吗?

  狼犬一步步逼近,与北偌静默对峙,最后突然咆哮着纵身跃起,庞大身躯似一块磐石猛地阻断他们去路。飞溅的土石还未落下,又是大爪破空挥来,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看来它是动了真怒,不杀了北偌他们誓不罢休。

  连续几个时辰的奔跑躲避,北偌精疲力尽,反应不觉慢了一拍,眼看就要被打中。

  电光石火间,一道冷光从天而降,直接穿过狼犬的身体,令它动作猛然停滞。

  顾不上诧异,北偌连忙躲开,而那伏山狼犬好似一尊石像僵硬着倒下,一动不动,看来是死绝了。

  少了狼犬的遮挡,璀璨星空重新铺展在眼前,少年蓝色的剑绦衬着莹凉的长剑,与袍袂一同飞舞在晚风里。

继续阅读:第三章 八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