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落难
燕鸣漄2018-04-03 16:312,855

  北偌震惊不已,此时人已在半空,倏然间身体好似被捆绑上巨石,猛地往下坠去。

  重重落地后,她甚至来不及唤出轮回剑,那名男子以灵力隔空控制一柄长刀,犹带兽血的刀刃稳稳搭在她脖颈上。

  这般差距,还能如何对抗!?

  御气境乃御之三境第一个境界,此时修士的内力已转变为灵力,并以气的形式出现,修士凭此可自如控物御物。

  这男子便是以自己的灵气攻击北偌,并控制她的身体迫她下坠,此时更是隔空以刀威胁她。

  御气境的修士相当于拥有神力,是凡人眼中的剑仙,人境的修士却还在人的行列,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什么人?”那御气境的男子眼神甚为冷漠,好像在他眼中,北偌和叶诚也不过是两只普通的妖兽罢了。

  叶诚不觉将脸埋进北偌脊背里,害怕得啜泣起来。

  “这位大哥,我们是进山脉采药的,无意走到这里,打扰了各位,还望见谅。”北偌镇定自若道。

  男人眼底闪烁着狡黠的光,不紧不慢地问:“那个是你弟弟吗?年纪挺小啊!”

  “家父重病在床,家中却无钱医治,我便想着能否进山偷采点灵药。弟弟不放心,硬是要跟来。”说着,北偌还低头悄悄叹息着,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

  那边对踏焰天猴的折磨并没有停止,但因为北偌他们的出现,节奏放慢了些许。

  有一人走上前在男子耳边低声提醒:“当家的,天快亮了!”

  男子沉吟片刻,收了搭在北偌脖子上的刀。北偌以为自己骗过了他,哪知他转过身看着踏焰天猴,却冰冷干脆地说道:“全杀了。”

  得到命令,离北偌最近的一个男子没有任何迟疑,手上一搭腰间大刀,“铿铿”之声伴着寒冷的刀光响起,高大身影纵身而来,大刀化作银光迎头砍下。

  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干脆利落,带着浓浓的血腥之气,绝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身手。

  电光石火间,一道璀璨金光乍现,北偌冷笑的脸瞬间消失于刺目的光芒中。

  男子大叫不好,同时有“铛铛”声响起,是铁链被斩断了。他狠狠一凝眉,搜索着北偌的气息,不待金光散去便独自追进林子里。

  “小子,早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了!但就凭你人境的实力还想从我手下抢东西,你是不是太狂傲了!”男子的冷笑从背后传来,一句话的时间,他已经追上,只在北偌两三步之外。

  北偌咬牙加速,将内力全部调动起来,脸涨得通红,却依旧无法甩掉对方。

  御气境果然不简单!

  “北偌哥哥,怎么办?”叶诚整个人像树袋熊一般缠在北偌身上,竭力不影响她,但依旧无法控制恐惧,哽咽着问了一句。

  “会有办法的!”北偌尽量说得有把握以安抚叶诚,只要巡山的不应门弟子发现这里的动静,他们就有救了!

  似乎是看穿北偌的心思,她怀里的踏焰天猴低沉优美的声音虚弱响起:“这里是山脉腹地,没有巨大动静,巡山的弟子是不会到这儿来的。”

  话音刚落,脊背倏然一阵寒凉,北偌下意识地用力一蹬改变方向,一道无形的刀气险险与她擦身而过。

  她重新在树上站好,幽暗不明的林子里,男子一双如狼似虎的眼与手上的长刀却看得分外清楚。

  “小子,将妖兽交出来,我留你们全尸。”他森森地说。

  北偌攥紧手上的轮回剑,低喝一声“做梦!”,又猛地朝他跃去,同时挥动轮回剑,春雨篇顺势而出。

  但她带着叶诚与踏焰天猴根本施展不开,剑光化作的千百剑雨大半失了准头,男子更是轻蔑一笑,懒洋洋地举刀迎击。

  十几回合后,他空出的左手突然曲爪一扯,竟是瞄准了叶诚。叶诚尖叫着,身子不受控制地飞离北偌的背。

  北偌立刻回身,却只抓住了叶诚的手。没有片刻的喘息,男子冷笑一声,毫不犹豫便朝北偌的手臂砍下一刀。

  不能放手!

  “咔!”

  男子长刀落空砍在树上,北偌则带着震惊与不甘摔下树去,消失在浓浓树丛间。

  “呃……”无法控制身体,北偌沿着山坡一路滚下去,到得坡底已是伤痕累累,四肢百骸好似散落一地,疼得甚至无法感受到它们的存在。

  冰冷酝酿出麻木与恍惚,心底好像有一首催眠曲奏响,她顺应这种迷蒙不清的感觉,疲惫地闭上了眼。

  蓦然间,一个球形的东西被塞进嘴里,入口后化开,苦涩的味道刺激着同样昏沉的味蕾,一阵芬芳清凉的药香弥漫唇齿间。

  没有强烈的效果,意识却开始恢复,整个人清醒不少,身上的感觉也渐渐回来,虽然依旧很疼,但至少能动弹了。

  北偌吃力地睁开眼,看见漂浮着的五丛火焰,绝望的心倏然感觉有了一丝依靠。

  她支撑着身体起来:“你给我吃了什么?”

  “缓解疼痛的丹药。能动了吗?”他问。

  她点点头,望望四周高处耸立着的树影,它们好似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死死困着他们,她心头突然涌起一股无力感。

  想起叶诚还在独自面对那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她愈发焦躁不安。

  当时是叶诚撒手,那个男人一刀才落空,北偌与踏焰天猴才逃到了这里。

  对叶诚的舍身相救,北偌只觉五味杂陈,他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啊!

  “他们要抓的是我,只要有叶诚在手,我们就会回去救他,所以他暂时还是安全的。”踏焰天猴冷静分析说。

  北偌不置可否。

  他身上的火焰有熄灭的趋势,明灭不定地跳动着,风吹过时甚至会变成蓝色的微弱火苗。

  “你……”

  他看看自己的四肢叹气:“伤势加剧了。”他又在虚空之中嗅了嗅,一向冷静的声音含了一丝着急,“真是祸不单行,要下雨了!”

  “什么?”

  “快找个地方避雨!”

  一滴凉雨落在北偌鼻尖,紧接着,大雨好似冲破天穹倾泻而下的天河之水,哗啦啦势地泼下,似要彻底洗刷一切。

  踏焰天猴宛如被这大雨压倒,脆弱得一下倒在地上,竟毫无招架之力,虚弱地呻吟起来。

  “喂!你怎么了?”北偌唤了他半天,他只是蜷缩着,没有丝毫反应。

  北偌终于知道事态严重,慌慌张张寻找避雨的地方。

  金兰飘出去老远,终于在附近寻到一处被野兽遗弃的山洞,她忙抱起天猴跟着金兰跑进山洞里,怀里的天猴一直在颤抖。

  “老金,怎么办?”

  金兰褐色的身影出现在幽暗的洞穴中,只听他道:“他身受重伤,又淋了雨,待他身上的火焰完全熄灭,他的生命也将宣告终结。”

  “那可如何是好?”

  “想办法生火,如今只有火能救他。”

  北偌赶紧往山洞里扒了扒,意外发现一堆树枝枯草,许是野兽用来筑巢保暖剩下的。她仿佛得到一份天赐的大礼,欣喜若狂地将天猴抱过来。

  但没有点火的工具啊!

  北偌又焦急地四处翻找,黑暗中,突然燃起一小团火焰,枯草堆渐渐烧了起来。

  踏焰天猴艰难地爬进火堆里,有模有样地盘腿打坐运气。

  北偌又跑去将山洞里所有的树枝枯草全数抱过来丢进火焰里,尽量延长火焰燃烧的时间。

  “好些了吗?”北偌问。

  “嗯。”他简单答应,半睁开眼,金红的瞳仁比火焰更加明亮夺目,“我叫梅溪,多谢救命之恩。”

  北偌耸耸肩说:“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叫北偌。那些人以为你是妖兽所以才猎捕你的吗?”

  梅溪点点头说:“他们追我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他们绝不是以偷猎为生的猎手,很可能是进山寻什么东西,只是多日寻找未果又碰上我,才另打上了我的主意。”

  “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在禁地等我的人是谁了吗?”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争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