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激战
燕鸣漄2016-12-16 01:322,989

  北偌可不是什么善类,别人对她动手怎可能不还击,只是看在易晓鸢是南穹师姐的份上手下留情,只抓了她的手以示警告。

  易晓鸢却咬牙切齿道:“别以为你打败我师兄和白茉师妹便是天下无敌了!你还不是靠着师弟才取胜的!谁不知道你就是那个连给弟子倒夜壶都不配的贱奴!被人打被人骂也不敢吭声,装哑巴这招倒是高明得很啊!我不应门能治你的人多如牛毛!今日便让你尝尝我易晓鸢的……”

  她厉害二字还未出口,一只大掌突然抓住她的手,将她在背后偷偷拔出的短剑强行按回了剑鞘中。

  南穹居高临下看着她,深不见底的眼睛黑得可怕。

  “师……师弟……”易晓鸢颤抖着,一股寒冷自脊背冒出,深深浸入心底,恐惧更如滔天巨浪般席卷而来。

  她想要挣扎想要逃跑,南穹的手使的力道却奇大,她根本无力反抗。

  “师姐,这不知是哪位前辈遗留下的洞府,我们行事还是注意些吧。”他的声音冰冷寒凉,饱含的怒火却是显而易见。

  易晓鸢惊惶失措地点头,待南穹松开手离开几米远,她瞬间松了一大口气,脸色苍白,仿佛刚才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南穹为帮她解围甚至违抗了师姐,北偌很是愧疚,跟上去低声向他解释:“上面有颗妖蛋,出生时有些不顺,放在上面供养有好些年了,一被惊扰很可能就前功尽弃。”

  那是宾沮的孩子,同样以惊雨天河锤的生命之气养了一百多年。那些珍贵的灵药灵石是宾沮为了浓郁灵气与生命之气,在一百多年时间里一点一点搜集起来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北偌终于醒了。但或许是初生生命太脆弱,这个孩子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宾沮是个能为一丝一毫的微薄希望付出一切的人,就算再等一百年一千年甚至是穷及一生,他也会毫不犹豫坚持下去。

  北偌一直很敬佩他。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身为修士,谁又没有几个秘密呢?”南穹抿嘴,流畅好看的眉眼染起温柔的笑意,与方才面对易晓鸢的他判若两人。

  北偌不禁看得呆了,南穹相貌本就是不同寻常的出色,这一笑更是将这份俊美无限张扬开来,魅惑众生算什么,恐怕连仙界那帮自诩高尚的仙人都要为他叹息了!

  蓦然间,一道凛冽的破空之声响起,危机感似猝然划破黑夜的闪电猛地在北偌脑中爆炸。

  紧接着在南穹身后,一抹银色刀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驰而来,以其速度及力道,一举穿过南穹与北偌的身体不成问题。

  北偌根本来不及提醒面前的南穹,只能拼尽全力将他推开。

  然而就在电光石火之间,他却抢先伸出手,一掌将北偌推到一边,同时身体也跟着偏移。

  那刀光实在太快,根本躲不掉,只能尽量避开要害部位。

  须臾之间,已度生死!

  一柄长刀贯穿他的胸膛,鲜血铺撒满地,染红了他一向干净舒爽的蓝袍。

  北偌望着他中刀的样子,心疼得仿佛自己中了千万把刀千万把剑,她自诩处变不惊,泪水却滚滚而下,连呼唤他的力气也没有。

  易晓鸢却是撕心裂肺地喊叫着师弟,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却不敢碰他,只能一味哭泣。

  南穹跪在自己的血汇聚的血泊里,缓缓向北偌转头,强挤出一抹微笑:“傻瓜,哭……哭什么,我没事,小伤而已!”然而不觉一口鲜血吐出。

  易晓鸢哭骂道:“师弟,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逞什么强!”

  “本想将你们一下都杀了的,看来还是低估你们了。那么快的速度,居然还能提前感知并躲过要害,不愧是不应门最年轻一代的精英弟子啊。”一个猎人打扮的男子自梅溪破开的洞口跳下,正是陈示同。

  陈示同的出现反而令北偌冷静下来,她眼泪也来不及擦,冷着脸站起,将南穹身上的长刀拔出,而后点住他的穴道护住他的心脉。一套动作干脆利落,易晓鸢甚至来不及阻止她,回过神来时,南穹已经忍着剧痛坐好,开始运功疗伤了。

  “你干什么,这么重的伤,刀是可以随便拔掉的吗?万一师弟出事了怎么办!”易晓鸢气得揪起北偌的衣领。

  “我自有分寸。”北偌冷冷地将她的手劈掉,散发出一股极为威迫的气势,原本气势汹汹的易晓鸢吓得连连后退。

  北偌转向陈示同,不怒自威的气势测漏无遗:“你想怎样?”

  “哼,你觉得不应门知晓这些事,我们还能善了吗?”陈示同残忍地笑起来。

  不应门对偷猎者是有底线的纵容,但陈示同一行人显然不是普通的偷猎者,怀抱的目的也不单纯。

  更重要的是,他与不应门弟子发生了冲突,还伤了南穹,那性质就完完全全的不同了。

  陈示同看了看高台方向:“好东西可真不少啊,可惜,你们没有福气享受了!”话音未落,又是划破虚空的刀光。

  金光乍现,北偌也早已蓄势待发,荒古轮回剑散发着迷人金光在空中翻转一周,只听“当”的一声,陈示同的长刀直接被斩断。

  “好剑!好剑啊!小子,除了命,顺便把剑也给我吧!”盯着轮回剑,陈示同露出了贪婪的眼神。

  “那就看你是否有福消受了!”北偌持剑而上,动作妙曼如翩翩起舞,看似柔美的剑招却组成了令人胆寒的金色剑气,丝绵绵春雨般轰击对手。

  陈示同没有武器,只能以短剑配合灵气护体相抵,但春风化雨篇所施展的剑气就如它的名字,如春雨般连绵不绝,无孔不入。

  只几下功夫,陈示同身上便布满了细长又密集的血痕,看着很是触目惊心。

  但北偌知道,这一击看似战绩不差,其实她根本没有给陈示同造成什么致命伤害,那些都只是皮外伤罢了。

  若她与陈示同处于同一境界,春雨篇早就把他打成筛子了!

  “不错!不错!哈哈!”陈示同擦擦脸上的血痕,身子突化成一道黑影。

  人未到,气先至!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迎头压在北偌身上,她瞬间弯了身子,咬紧牙关挣扎着要站起来。

  这便是人境与御气境的差距!任你剑法出神入化,御气境的强者甚至不需要靠近,便能扼住你的喉咙,这根本是人与仙的无谓抗争!

  “死吧!”

  北偌艰难地抬起头,陈示同狰狞的脸打着扭曲的笑容,丑陋又冰冷。

  怎么办!无计可施了吗!反抗着身上的灵力,眼看着即将落在脖子上的短剑,北偌绝望又拼命地寻找着救命之法。

  千钧一发之际,腾于半空尚未落下的陈示同突然停住了,就那般持着短剑狰狞着面孔做砍杀状,诡异地悬在空中,好似时间静止了一般。

  身上的灵力骤然消失,心还在跳动,北偌知道并不是时间停止了。

  她立刻站起闪到一旁,陈示同闷哼一声,木头一般垂直掉在地上,再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谁救了她?

  这时,一抹鲜红如火的长袍飘逸而现,随风而动的及腰红发同样如燃烧的火焰般明亮灿烂。

  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巍峨山岳般的眉,金红似火的眼,高挺的鼻纤细的唇,额间一朵火焰状的花田妖娆性感。

  无论哪一处都是精致绝伦,如此绝美的男子,恐怕只有南穹能与之媲美了吧。

  北偌愣了愣,试探着问:“梅溪?”

  “是我。”那个优雅又冷淡的声音,是他没错。

  “你怎么恢复的?”

  “我随身带着疗伤药,只是碍于妖修身份一直不敢恢复。”梅溪见北偌尚有疑惑,便说,“我早便感觉到此人的灵力波动,知道你们无法应付,便躲起来疗伤。你救过我,我们两清了。”

  虽然他说得很疏远,北偌还是很感动。

  “以后你怎么办?”

  “这里有的是灵药,炼制出暂化人类的丹药不成问题。”

  北偌点点头,看看生死不明的陈示同:“你杀了他?”

  “没有。在人类的地盘,我们尽量不杀生。不过他已经没有威胁了。”

  没有威胁?不会是废了他的修为了吧?那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北偌不觉多看了梅溪一眼,这个人一生与火相伴,一颗心却比寒冰还要坚实冰冷。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孵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