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宝藏
燕鸣漄2016-12-16 01:322,618

  大殿中有八根白玉石柱,只有天花板及墙根有雕刻装饰,整体装潢极简,殿中空无一物,仅中心设有一座高台,看着空荡荡的。

  那高台上堆满各色灵药灵石,远远看去好似一座药石堆起成的小山。

  对于修真者而言,这便是一座决定命运的真正的宝山,叫天下修士见了就双眼发红拼死也要争夺到手的宝山!

  因为如此多的灵药灵石,都够一个修士滥用个三五十年!天资再差也能硬生生靠灵药轰炸改良过来,而魂之双境以下无论哪个瓶颈都不再是问题!这样的好处,试问谁还能把持得住?

  北偌却一贯地冷静着,那些灵药灵石在她面前仿若草芥,她只是愣愣看着那方似床的高台。

  那是她醒来的地方!

  她在那里躺了一百多年!

  那晚自宾沮带她离开这里,她再没回来过。或许宾沮觉得这里太冷太孤寂,也不想她回来了吧。

  那时她昏昏噩噩,对什么都没有记忆,对什么都不在意,也就不记得这个洞府的位置,遑论路线了,没想到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回来。

  “这么多灵物我都禁不住想据为己有,你居然无动于衷,心志果然不同凡响!”梅溪突然冒出一句话。

  北偌并未因梅溪的夸奖而有所喜悦,或许她真的是八榕皇吧,见惯了血雨腥风,见多了天材地宝,所以一切都见怪不怪了。

  “现在能和我说关于叶诚的事了吗?”北偌问。

  梅溪闭上眼睛道:“在那高台之下,有一件神兵名曰惊雨天河锤,我们此行的目标便是那个。”

  “惊雨天河锤?”

  好熟悉,在哪里听过吗?

  梅溪点点头说:“叶诚体内封印着另一件神兵日月神锥。据史籍记载,这两件神兵本是一体,由零帝赐予九皇之中排名第三的七殇皇,而日月神锥应当是在一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遗失于凡界。”

  惊雨天河锤与日月神锥以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气著称,作为零帝的十二神器,它们的威力自不必说,而其特别之处在于能为主人提供生命之气,只要不死无论多重的伤基本都能治愈。

  原先叶诚伤口能快速愈合便是日月神锥的功效!

  而她是在此台上醒来,或许一百多年前身为八榕皇的她,因为那场大战已是奄奄一息,宾沮以惊雨天河锤的生命之气供养了她一百多年,才将她硬生生从奈何桥上拉了回来!

  她是八榕皇,她真的是八榕皇吗?

  没有觉察到北偌的异样,梅溪继续说:“日月神锥本是被封印着的,毕竟以叶诚的身体无法承受神兵的强大威力。日月神锥也一直很安静,我们便靠着它对惊雨天河锤的感应来到了这里,后来撞上了伏山狼犬。叶诚受伤那日是日月神锥的第一次骚动,并不是我做的手脚。”

  北偌沉吟着,梅溪却意味深长地凝视北偌,声音低沉优雅:“神器之间相互皆有感应,日月神锥突然骚动,你说会不会是它感受到了什么熟悉的气息呢?”

  被他灿烂得不象话的眼睛紧盯着,北偌莫名发慌,下意识捏紧拳头,徒劳地欲将右手小指上的八榕印记藏起来。

  无休止的沉默里,昏迷的叶诚无意地呢喃一句,北偌与梅溪不约而同朝他望去,僵硬的气氛这才打破。

  梅溪低笑一声,边走向高台边说:“还是找找有没有可以用来炼制的灵药吧,这样我便不必向禁地那人讨要了。”

  然而,他的爪子刚触及一株药材,整个大殿突然震动了一下,一人一猴立刻警觉地环顾四周。

  警惕了半晌也未发生任何异变,但谨慎起见,北偌还是准备将叶诚抱过来。

  才行了几步,只听梅溪失声惊叫道:“北偌!”

  北偌闻声回头,一个硕大的蛇头瞬间占据了全部视野,黄色的竖眼比她的人还要高,就那么冰冷又近在咫尺地将她望着,嘶嘶吐露的血红蛇信已经触碰到了她的鼻尖。

  黑暗伴着腥气瞬间笼罩下来,是巨蛇向她张开血盆大口,她这才下意识地要召唤荒古轮回剑,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身子突然一倾,北偌感觉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耳朵靠着那人的胸膛,心跳的节拍就在耳边,快速清晰,暧昧不清。

  黑暗里有利器的破空声响起,巨蛇狠狠惨叫着猛地缩回身子,光明重新降临。

  南穹右手一招,一道绿光自巨蛇口中退回,在他手中化作一柄绿柄的匕首。

  隔空控物,御气境?!

  不对,南穹虽然厉害,但与北偌一样,都还只在人境九段到圆满的样子,这个阶段可生剑气,但内力还未转化为灵气。

  问题在那柄匕首上!

  只见他拔出背后长剑,乘胜追击,躲过巨蛇因痛苦不断甩动的身体,一剑刺入巨蛇头颅,另一只手向一根白玉柱掷出那柄匕首,巨蛇瞬间停止了挣扎,更奇怪的是,它居然凭空消失了。

  这时,一道被截成两半的黄色符咒自匕首处飘飘而落,原来那巨蛇是启动符所化,符咒被破,它自然便消失了。

  轻松取胜,南穹站在原地,一身蓝袍飒飒飞舞,剑绦飘飘扬扬,真是说不尽的潇洒俊逸。

  他远远看了北偌一眼,墨色的双眼是一汪汪嵌着星河的清潭,清澈又幽深,神秘又美丽。

  只是这叫人赞叹不绝的瞳仁此时含着怒意,北偌想起自己偷偷带着叶诚离开的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南穹边收剑边朝北偌走来,立了大功的匕首则乖顺地回到他手中。

  “小北,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他不紧不慢地擦拭匕首。

  北偌低头咳嗽一声:“你救了我两次,我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报答你,我……”

  “那便以身相许吧。”

  “啊!?”

  北偌瞬间瞠目结舌,呆呆看着他。

  南穹自顾自收着匕首,面色平静,不知方才那句是他认真还是开玩笑的,北偌也不敢多问,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

  这时,一声惊呼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哇!好多灵物啊!天哪天哪!发财了发财了!”

  一个蓝衣少女几乎是扑进那堆灵物之中,颤抖着手抓这拿那,恨不得多长几只手多生几只眼睛才好!

  唉,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啊!

  “北师弟,你真不够义气!发现这么大的宝藏不告诉我们,却一个人偷偷来,是想独吞吧!心挺大啊!枉费我和我师弟千里迢迢追来救你!哼!”易晓鸢畅游在宝物堆里,不忘回头挖苦北偌一番。

  北偌用余光瞟瞟南穹,一面希望南穹也这么认为,一面却又不愿他误会自己,心情复杂纠结着,她不觉叹了口气。

  易晓鸢在底层便发现了一大堆二品灵药及灵石,狂喜间欲望不觉膨胀,迫切想要瞧瞧顶部的情况。

  她正要一跃而上,北偌见势立刻将她拦住:“不准上去!”

  易晓鸢冷笑道:“北师弟,这么着急啊!上面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对不对?”

  “这里的东西足够你用上十年突破至御气境,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哼!我该说你傻还是城府太深!这天底下有谁会闲自己钱多的?我看你是想将至宝据为己有吧!”她如花容颜瞬间狰狞起来,“给我让开!”说话间一掌拍向北偌。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激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