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争执
燕鸣漄2016-12-16 01:322,948

  梅溪默了默:“我没有见过他的真容,听声音是个男子。他以灵药与我做交易,要我将你带到禁地去。我猜他可能受到一定限制,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活动,但此人其修为绝对非常高深,即使我在全盛时期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北偌心中一凛,到底是谁千方百计想要见她?对方又是敌是友?

  一人一猴沉默下来,山洞里一时寂静无声,洞外的无根雨水一直乐此不彼地倾倒着。

  “你需要什么灵药?那是你和叶诚进山的原因吗?”

  “我的伤在火中运功便能恢复。但痊愈后我便只能以人形出现,无法隐藏妖族特征和不同于人类的气息,因此我迟迟不敢治疗,也因此才会被几个连御之三境都不到的人类欺负!”他隐隐透出不甘与愤恨,“那个人给我提供的灵药可让我暂时完全化为人类。”

  那么他进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北偌发现梅溪兜兜转转,一直在回避这个话题。

  不会是想释放法阵中封印的东西吧?但冒险带叶诚来又是为了什么?北偌知道关于这件事,梅溪是无论如何不会说了,便知趣地不再问。

  时间流逝如水,北偌不知不觉靠着山壁睡去,却越睡越冷,最终被冻醒,山洞里已是一片黑暗,外面大雨还在无休无止地下。

  北偌揉揉眼睛,在角落寻到一团微弱的火光。

  “梅溪?”

  有轻微的响声。

  “怎么?”梅溪站起来,四肢上跳动的蓝色火苗在它圆润但锋利如刀的眼中映出美丽的幽深。

  “你还好吗?”北偌靠过去。

  他撇过脸:“没事。”这极富磁性的声音,与它的萌态实在很不登对啊。

  北偌觉察到它在颤抖,不知是寒冷还是虚弱。

  “是不是需要火?”北偌发现能烧的都烧完了。

  “我都说了没事!”它又蜷缩起来,“我睡了。”

  忽然之间,身体被抱起,它反应过来时已经落入一个柔软温暖的怀抱。

  北偌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它虚弱得连火焰都快熄灭了,实在无力挣脱,只好老老实实躺着,北偌温热的气息就在头顶,心跳隔着薄薄的衣物传递着暧昧又欢快的节拍。

  绷紧的尾巴泄漏了它的紧张,半晌,它木讷回答:“这样没用,我需要火。”

  “那就当相互取暖吧,至少你不会被冻死。”北偌笑笑,将它搂得更紧些,顺便运转内力温暖他们的身体。

  沉默片刻,它又开口,语气稍显怪异:“你知道这样是算毁清誉,是……是要……”它欲言又止,北偌感受到它毛茸茸的身体里狂跳的心。

  哦,她倒忘了自己是女扮男装的,梅溪是发现她的身份了吧。

  “放心吧,我没那么古板。而且我也不想给你生猴子!”北偌摸摸它的脑袋说,“睡吧梅溪。”

  不知过了多久,茫茫黑暗里突然有一条条银蛇陆陆续续地出现,它们嘶嘶吐着蛇信,争先恐后钻进北偌的身体里,她不害怕,只是随之而来的寒冷令她蜷缩起全身。

  禁不住颤抖,她恍惚意识到那些蛇是侵入身体的寒冷。她想醒来,却无论如何睁不开眼。

  一抹微蓝忽然从天而降,银蛇惶恐地四散而去,温暖包裹全身。她觉得无比安心舒适,甚至贪恋这份温柔不愿苏醒,光明却渐渐撕开黑暗,蛮不讲理地侵袭而来。

  “小北,小北!”

  魅惑如歌的呼唤在耳边响起,北偌迷迷糊糊睁开眼,幽暗里一双冰晶般晶莹的瞳仁以霸道的姿态闯进视野,令她浓重的睡意瞬间一扫而空。

  “南穹!”她惊坐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微微一笑,摸摸北偌凌乱的头发,手掌宽厚温暖:“发现你和叶诚不见了追过来的,以为你们会去禁地呢。我到了禁地入口发现不对,听见你们被追击的声音赶过去,终究是慢了一步。不过好在你平安无事。好了,天亮了,走吧。”

  北偌发现自己身上披着一件蓝衫,又看看少了外套的南穹,心跳顿时紊乱如麻,忙将衣服还给他。

  走出洞穴,温暖的阳光投射下来,空气带着雨后的清新芬芳,清爽又舒适。

  “叶诚,好孩子,姐姐让师父收你为弟子,不需要考核直接进入不应门如何?”

  “不行不行,小猴子就是小猴子,不是我的小猴子!”

  “叶诚!好叶诚!你就答应姐姐吧!姐姐拿兵器法宝还有灵药与你交换好不好?你喜欢什么任你挑选!”

  “不行就是不行啦!”

  “叶诚,好叶诚!”

  洞穴外的小片空地上,一个小男孩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表情很是认真决绝,一个貌美女子则蹲在他身边,晃着他的小手不停哀求着什么。

  而他们面前有一只在红焰之中打坐运功的小猴子。

  “叶诚!?”北偌惊呼。

  叶诚听见声音,喜滋滋地撇掉易晓鸢激动地跑过来,甜甜地叫道:“北偌哥哥,你醒啦!”

  “你怎么逃出来的?”北偌连忙上上下下将他细细看了一遍,没发现什么皮外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南穹哥哥救了我。”叶诚顿了顿,笑容无意收敛许多,“还有晓鸢姐姐。”

  易晓鸢略带着不满:“北师弟可算醒了!我师弟冒着被师父责罚的风险来山脉腹地救你们,还与陈示同大打出手。你倒好,自己窝在洞穴里睡觉,还要师弟亲自叫醒你!这清福可不是一般得会享啊!”

  北偌自动过滤易晓鸢其他的冷嘲热讽,抓住唯一有用的关键词,抬头望望南穹:“陈示同?”

  “与你们发生冲突的不是什么普通偷猎者,他们来自不应山外的陈家,在他们所在的羌岩镇势力可不小。昨夜领头的便是陈家当家陈示同,但他不是最可怕的。据说陈家之中有一位几百多岁的老祖宗,已达御之三境第二境:御灵境。实力可怕非常,可能连师父也不是对手。”南穹道。

  乍一听不应门处境貌似岌岌可危,北偌却并不担心,江寅或许不是那个陈老怪的对手,但对于宾沮来说只是抬手一晃的事!

  “他如何了?”北偌指指梅溪。

  “南穹哥哥给小猴子吃了油球果,小猴子便烧到现在,还好没什么事。”叶诚担忧地说。

  油球果是一种长于山林中的非常普通的植物,果实中含有大量油性物质,野外露营的人经常将其作为燃料使用,十分实用方便。

  给梅溪吃油球果等于给他体内灌注燃料,的确是个好方法。只是若他控制不好体内的异火,内脏器官很可能受损,那可是异常危险的。

  不过看梅溪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可没有半点危险的征兆。

  念及此,北偌不禁瞟瞟南穹,这个家伙,到底看出了多少?

  说话间,梅溪缓缓收掌,烈焰渐渐褪去,化为四肢与额头的火苗。

  “还好吗?”北偌俯身问。

  有外人在场,梅溪不好开口,只眨了眨眼微表回应。

  易晓鸢一见梅溪解了火焰,迫不及待跑过来,绽放一个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笑容,声音也是柔美动人的:“小可爱,让姐姐抱抱好不好?哎呀,你真的是好可爱哦!”

  完全能理解易晓鸢的反应,梅溪的本体实在太萌动了, 简直堪称少女杀手,心志如北偌也有些把持不住想要抱抱他,更何况是易晓鸢呢?

  但梅溪毕竟不是妖兽,相反是个性情比北偌还要清冷孤傲的人,任你易晓鸢再美再撒娇,他也能果断无视。

  果不其然,梅溪连看也不看她,径自跃上叶诚的肩头。易晓鸢却不死心,又对叶诚软磨硬泡,居然是想叶诚将梅溪卖给她。

  叶诚被烦得不行,只好求助地看向北偌。

  “易师姐,叶诚这只灵宠是绝对不会卖的,你就死心吧。”北偌面无表情,说得很绝,看易晓鸢那张怒容,便知道自己已经得罪死了这个易晓鸢了,但她可从来不在乎这些。

  眼看易晓鸢要将矛头指向北偌,南穹适时开口道:“好了,陈示同很可能会找到这儿来,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他拉起北偌,连余光也未在梅溪身上停留,一人一猴间却产生了一种莫名怪异的氛围。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奇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