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启动符
燕鸣漄2016-12-16 01:312,776

  裁判奇怪地瞟着北偌与南穹。

  虽说这箫声有影响作用,但是有到让他们两个眼睁睁看着白卒准备秘技,而未有所动作的地步吗?还是他们刚刚也是用了什么秘技才暂得胜势,此时已经是气力用尽了呢?可是他们的状态看着还行啊!

  左思右想就是不明白,身为裁判他又不能与选手交流,心里真是憋得慌。

  片刻后白卒开始有了变化,只见他的身体散发绿光,生命之气稀稀疏疏地透露出来。那绿光快速膨胀,最后在白卒背后形成一个高大模糊的人影,其透出的强大气息即使在训练场最外围的人也能真真切切感受到。

  “这是我们俩兄妹的底牌,输在这招上你们也不冤了!”白卒自信地喊着一边向北偌他们全速奔跑,然后猛然跳起在空中做呐喊的姿势。那威武高大的绿色人影也是同样的反应,但它早白卒一步落地,巨石般的双拳轰的一声砸向地面。

  “威力超出你们的承受能力范围了!快退后!”裁判迅速挡在北偌他们面前。

  南穹却似没有听见,身子一闪已在最前方,顶着刺目的绿光和扑面而来的狂风,一步一步走上前去。

  北偌看见南穹只是伸出一只手轻轻推出,那形似山岳势如破竹的巨人居然突然停下动作,砰的一下跌跪在他前面,就仿佛最忠实臣子的对帝王的俯首,心甘情愿地卑微发自内心地敬畏,而后如烟散去。

  那绿色巨人散发出的光芒太过强烈,甚至连施展者白卒都没有看见最后那难以置信的一幕,更不必说场外的人。

  绝大多数人目睹的只是南穹出现在四散的烟尘中,英姿飒爽、意气风发,而几步之外是跪倒在地、面如死灰的白卒。

  “裁判,不宣布结果吗?”南穹默默提醒。

  裁判这才从震撼中反应过来,半梦半醒地说:“比……比赛结束,南穹与北……北偌胜。”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败!怎么可能!”白卒缓缓站起来,歇斯底里地叫喊,双目通红,盯着南穹的眼神满是怨毒。北偌看见此时几欲疯狂的白卒,心中也是一凛。

  “是不是你出手帮他们的!是不是你!”白卒指着裁判狠狠地骂道,几乎想要扑上去将对方生吞活剥了。

  “白卒,请注意你的言辞!罗某怎么可能偏袒一方!罗某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毕竟自你入门以来,一直是同辈之中的翘楚;但习武之人心境乃极为重要的一环,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不应……”

  “够了!别给我讲什么大道理!我不想听!”白卒大吼道。

  这一番粗鲁的言行举止顿时惹来弟子们的指指点点,白卒这个大师兄今日可算是脸面丢尽了。一旁的白茉也忍不住想上前制止哥哥,南穹却先她一步在白卒耳边说了什么。

  白卒闻言后低头不语,气氛瞬间诡异得死寂,北偌有很不详的预感。

  而后便见白卒从腰间迅速抽出一张黄色符咒,低语几句后将符咒撕碎,紧接着一团血红色的巨大光球猛地出现在擂台上空,所带的庞大气息不知比刚才的绿色巨人强了多少倍。

  “去死吧!南穹!”

  “啊!”全场瞬间被笼罩在一片可怕的血色中,大部分弟子由于修为过低,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压迫,连连吐血倒地。

  “立刻疏散弟子!”江寅面色一沉,话音未落身影已消失在原地。

  “是!”一众师父长老立刻以最快速度跃下楼,保护弟子安全撤离。

  而事发的擂台上,那巨大的血色光球所过之处皆是一片狼藉,其所含力量的恐怖可见一斑。

  那裁判知道这攻击已经快到御气境的威力,心中正有拼上性命保护场中弟子的决断,就见北偌向南穹那跑去。

  “北偌!你……”

  “小北!别过来!”裁判的喊叫被南穹打断,北偌却依旧没有停下。

  又是惊人的一幕!

  北偌一跃而起,手上轮回剑快速变长,最后的长度居然可及那血色光球的半径,她却依旧能灵活挥舞。

  北偌娇小的身影被血光吞噬,南穹瞪大眼睛嘶吼道:“小北!快回来!”

  他正要抬脚奔去,腰间突然被人一搂,江寅严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走!”

  “可是师父……”只是短短的两句话功夫,南穹再回头,那边血光已与轮回剑的金光碰撞重叠,北偌早已被淹没在了那绮丽又恐怖的异象中。

  恍惚间,在场所有人仿佛看见一轮金红色的火球如太阳缓缓升起,四周的温度急剧上升。

  那火球慢悠悠地压向那血色光球,看似几乎没有速度和攻击力,偏偏有将那血色光球吞没的趋势。

  “轰”的巨响,巨大的冲击波以不应门为中心,荡漾在整个不应山脉。

  ……

  空气里弥漫着无尽的硝烟味,旗帜被狂风拉扯着,猎猎的响声盘旋在灰黑的苍穹。

  城墙上,两道身影静静伫立。

  “榕,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两人的对话如同他们的身影那般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黑暗中。

  北偌睁开眼,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爬起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身上多处被绷带包扎,看来伤得不轻。

  “醒了?”南穹走进来,他只是脸上有些皮外伤,状况比北偌好多了。

  北偌皱眉,突然想到该不会是南穹帮她处理的伤吧?想想又不太可能,他已经知道她的身份,而且门内又不是没有大夫。但若是其他人,那她是女孩的事不是被更多人知道了?

  “怎么?哪里不舒服?”南穹见她脸色异样,忙问。

  北偌咳嗽几声:“没事,只是有些饿。”

  “我去给你弄吃的。”

  “不用不用!比起吃饭,我更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南穹想了想,还是坚持出去给北偌弄了一碗粥。

  “白卒不仅违规使用启动符,且于裁判宣布比赛结果后攻击我们,因此被囚五年,此外还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处罚。白茉则判无罪。”

  符咒是一种通过灵力发挥出各种不同功能效用的工具,但只有内力转化为了灵力的御境之上的修士方能使用,符咒本身也是十分昂贵的东西。

  白卒修为只在人境,内力未转化为灵力,即使有符咒也无法使用,但比赛那天他启动的并非一般的符咒,而是启动符。

  启动符,顾名思义就是已启动的符咒。只要在一定条件下就能自行启动,不需要耗费持有者的灵力,也就不对持有者的能力有所限定,因此启动符比符咒还要贵上起码一倍。

  实力不足的暴发户修士经常用启动符来越两三级对战,这也导致了对战的不公平,因此在正式比赛中是不允许使用启动符的。

  但其实她不是想问这个。

  “那么我……”

  南穹微怒着打断她:“你整整昏迷了一天,大夫说你醒来后还需要修养半个月。”

  “哦。”其实她也不是想问这个。

  南穹见她语气没有忏悔的意思,没好气地白她一眼:“那可是快到御气境的攻击符咒,你还想跨一个境界打不成?”

  北偌自然知道不可能了。

  最后那一击是四季轮回剑法第二篇烈阳篇,最被称道的就是犹如夏日烈阳般狂暴惊人的威力。但现在北偌修为不足,想充分发挥还为时尚早。

  南穹脸色越发不好看:“以后再有这种突发状况,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着,谁要你帮我挡了!”

  “这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要我一个人逃命吗!”

  “那最好!”

  北偌气得抄起身后的枕头丢过去。南穹也不躲,任由那木枕头砸在身上。

继续阅读:第九章 宾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莲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